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1章 張孝義的賭注

謎猴兄弟 | 2021-11-12 06:12:16 | 巴幣 0 | 人氣 39


    華清池旁五間廳,會客大廳內,江仁平滿臉怒色,聽著一名身著軍裝的漢子匯報,這漢子不是別人,正是參謀長錢正文的傳令官,周衛山。江仁平怒道:「章漢毅這小子,我待他如同手足,他竟然如此不知好歹!」一旁的張孝義,問著周衛山道:「周副官,你們是何時傳電報給姚龍俊?」周衛山答道:「大約是早上十點十分左右?」張孝義又問道:「那你們是傳到哪個電報站?」周衛山答道:「是一個叫溫縣的小縣城?」張孝義吩咐左右道:「拿地圖來!」
    一張西安附近的地圖呈現在江仁平等人的面前,張孝義拿著一支筆,找出溫縣的所在位置,並在腦中估算姚龍俊可能到達的時間。張孝義估算時間的同時,江仁平對著周衛山說:「回去告訴錢正文,說這一次多虧了他。我江仁平若能逃過此劫,必有重謝!」周衛山笑道:「委員長言重了,這都是我們的分內之事…。」兩人談話間,張孝義說道:「接到錢參謀長的訊息後,姚龍俊的行軍速度必然加快,如果姚龍俊的部隊可以日夜兼程,我預計,可能明天早上清晨五六點,就能抵達西安。」
    江仁平皺眉道:「孝義,那你預估,接下來章漢毅那小子,可能採取什麼行動?」張孝義說道:「章漢毅已經錯失了最佳時機,接下來,我們只能死守五間廳,等候姚龍俊的支援。」江仁平一聽要死守五間廳,顯得憂心忡忡,又問道:「死守?我們守得住嗎?」張孝義搖頭說:「當然守不住!」江仁平一愣,問道:「守不住?這…。」張孝義解釋道:「雙方兵力太懸殊,如果按照正常情況是守不住…。」說著,轉頭看向周衛山,問道:「周副官,你對這附近的山區,可熟悉?」周衛山點頭:「還算熟悉,這裡可是西安遠近馳名的景點,所以來過許多次。」張孝義問道:「如果我們要往後撤退,可有甚麼路線可以選擇?」
    周衛山心道:「我記得你剛剛可是說要死守的,怎麼變卦要撤退了?」雖然心中這麼想,但周衛山可不敢如此回答,恭敬的說道:「往驪山的方向撤退,共有兩條路徑。第一條是回到西安市區,但距離頗遠,可能要走十個小時,而且路徑崎嶇難行。第二條是通過驪山山區,往藍田縣方向行走,但這條路很長,具體要走多久才能走出山區,我卻沒有概念…!」張孝義繼續問道:「你說,走回西安市區的那條小徑,只要是本地人,都知道怎麼走麼?」周衛山想了一下,搖頭說道:「不是,我剛剛說過,那條小路崎嶇難行,所以走的人少,並不是本地人都知道有這條路徑的。」張孝義點頭,向江仁平說道:「委員長,我想,我已經有個讓你可以逃脫的方法了…。」
    章漢毅辦公室中,楊湖塵與章漢毅兩人,一臉焦急地看著李子因。李子因則說道:「為今之計,只剩下強攻五間廳了。」章漢毅問道:「那你評估,張孝義會怎麼做?」李子因沒有回答,而是向門外士兵道:「拿地圖來。」不久後,一張西安附近的地圖攤在章漢毅等人的面前,李子因劃出五間廳的位置,並問道:「兩位可否知道,五間廳往驪山的方向撤退,會有甚麼路徑可以選擇?」章漢毅側頭一想,說道:「據我所知,有一條小徑往藍田縣的方向延伸,但是,似乎很長,沒有個把月,應該出不了這小徑。」楊湖塵補充說道:「不只一條路徑。這華清池,我也帶著老婆孩子來過幾次,上次發現了一條密道,根據帶領我們去玩的當地士兵說,這條小徑可以走回西安,但十分崎嶇難行…!」
    就在此時,一名守門士兵進來向章漢毅報告說:「副司令,有一個名叫周顯陽的人求見!」章漢毅此時心情很差,皺眉道:「這傢伙這時候來攪甚麼局?不見…。」正當士兵答應,要走出辦公室時,李子因阻止了那名士兵,跟章漢毅說道:「周顯陽雖然是姚龍俊的手下,但似乎一直想找機會對漢毅表達忠心!」章漢毅不屑道:「不過是牆頭草。」李子因說道:「有時就要靠這種牆頭草,才能出奇制勝…。」李子因把上次到監牢裡救出伍智平,卻遇到周顯陽一事,簡單的說了出來,又道:「正當我們發動兵諫的敏感時刻,這傢伙卻此時求見,說不定要透漏什麼訊息給我們,也說不定!」章漢毅點點頭,叫士兵讓他進來。
    周顯陽一進門,看見楊湖塵與李子因也在,並不覺得意外,而是有禮貌的向兩位問好。章漢毅問道:「顯陽,你找我什麼事?」周顯陽對著章漢毅說道:「副司令,既然您們三位都在這裡,那我就直說了吧。我家姚龍俊老大傳電報給我,說你們正在籌劃一場兵諫,讓我去支援張孝義!並且…。」說著,轉頭看向李子因,道:「讓我確認李子因是否策畫此事,如過是,可以先殺了…。」章漢毅等人聽聞此話,無不背脊發涼…。章漢毅並不怕姚龍俊知道此事,而是在想,到底是誰洩密?而李子因清楚姚龍俊身為情報頭子,必有許多消息來源,知道這場兵諫或許不足為奇,但令李子因心涼的是,姚龍俊全然不顧兄弟之情、救命之恩,難道在姚龍俊眼中,真的只有國家大事,全然沒有私人感情嗎?
    章漢毅見周顯陽說得直白,他也沒有掩飾,問道:「兵諫一事的確有,但我想問問,是誰傳訊息給姚龍俊?」周顯陽搖頭說:「這個我是真不知道,姚老大只讓我知道有這件事,就沒有說其他的事了。」其實在場三人對姚龍俊都十分熟悉,知道這的確是姚龍俊的行事風格,沒有必要讓屬下知道的事,他是一件也不會提。李子因則問道:「據你所知,姚龍俊何時會到西安?」既然姚龍俊對李子因無情,李子因當然也不在稱呼他為大哥。周顯陽說道:「如果姚老大的部隊馬不停蹄,日夜無休,應該是明天早上七點左右到。」章漢毅點頭,又問說:「既然姚龍俊讓你去支援張孝義,那你來找我是何意?」周顯陽轉頭望向李子因,李子因則說道:「別這麼看我,我有把你上次跟我說的話,轉告了副司令…。」周顯陽感激的向李子因點了個頭,才向章漢毅說:「屬下厭倦了這種情報特務的生活,只想全身而退,希望副司令成全…。」章漢毅說道:「今日承你通報之情,你的事我安排一下…。」兩人又說了幾句,章漢毅確定周顯陽沒有其他事情,才讓他退下。
    等周顯陽走出辦公室,楊湖塵拍桌罵道:「原來如此,難怪我們布局如此縝密,竟還是讓人逃走,原來是有內奸。」章漢毅也自言自語道:「到底是誰透漏消息給姚龍俊知道的…,子因,你怎麼看?」李子因說道:「不肯配合發動兵諫的,都被軟禁了。所以應該是早上跟我們開會的這一群人,有人表面上配合,實際上背叛了咱們!」楊湖塵罵道:「這叛賊,別被老子逮住…!」李子因說道:「現在可不是抓叛賊的時機,如果沒有在姚龍俊的人馬到來之前,擒住委員長,接下來的事情會十分棘手…。」章漢毅說道:「沒錯,言歸正傳。子因,剛剛我問你,張孝義接下來會怎麼做,你可還沒回答?」李子因答道:「死守五間廳!」楊湖塵不屑道:「就憑他手上那一點人馬,五間廳守得住嗎?」李子因搖頭說:「當然守不住,但還是得守,直到姚龍俊的人馬到來…。」楊湖塵疑惑道:「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以張孝義這等聰明,明知守不住,難道不是趁早開溜,豈會笨到留在五間廳等我們攻破…。」
    李子因解釋道:「張孝義必然知道,我們有人在五間廳外監視他們,他也成功的利用了這一點,讓監視的士兵傳假情報給我們。因此,他們一有後撤的舉動,我們在五間廳外的弟兄會傳回訊息,並且追擊,所以他們就算撤,也不會是白天,再過幾個小時,等天黑之後,才有可能撤退!」楊湖塵還是不解,問道:「可是你剛剛說他們會死守,他們怎麼又會黑夜撤退…?」李子因說道:「如果撤退,他們就要面對茫茫深山,加上他們是外地來的,對地形並不熟悉,如果我們派大軍搜山,他們遲早會被我們擒住。張孝義如此聰明,不會不知道這個道理!」與張孝義對弈數次,李子因慢慢理順了這個最大勁敵的思考模式,繼續說道:「所以,我料定,張孝義必然會自己與大部分的人馬,守住五間廳,並向我們揚言,如果把他們逼急了,他們所有人,包含委員長在內,必將以死殉國。我們發動兵諫,是想擒住委員長,逼其停止內戰!所以投鼠忌器,我們必不敢強攻。他們則拖延時間,等候姚龍俊支援。但委員長真的會在五間廳內,等待時機殉國嗎?必然不會,張孝義不會拿委員長的生命當賭注,所以,他會派少數幾人,送委員長逃往驪山…。」楊湖塵興奮道:「既然已經把張孝義那廝的思考模式摸得如此清楚,現在還不出發,要乾等到何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