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學院篇完】被摧毀的信任

Oldchild | 2021-09-01 17:52:19 | 巴幣 10 | 人氣 36


「真漂亮啊,煙火——真希望爸爸也能看得到。」

二月進入春天中旬的今天,中央城區、主城區延伸向北的北方城區的街道上人潮絡繹,燈火通明宛若不夜城,米迦勒對於夜晚攤商的禁令被暫時解除為期一個月。

二月的第一天就是如此重要,特別的一天。

大約千年前「三聖」逆轉了亞所蘭大地上最大最惡的浩劫「終焉之光」,在之後生靈塗炭的世界中重新建立起千年之前的榮光,史稱「重生紀元」。

煙火自城堡的塔尖連續射出點亮了星空,四散的七色焰火如同綻放後輕輕飄落的花瓣,雖只有短暫一瞬,卻能讓人銘記於心。最主要是身旁有可愛的妹子在身邊才是原因阿。

米娜今天有特別打扮,還小小化了淡妝,在可愛之中又添了一點氣質。

我因此稍稍看入了神,只有稍稍……

我跟米娜在北方城區一處靜謐無人的山丘上遠遠看著王城區施放的煙火秀;煙火並不是越近看越好,又不是在跨年演唱會,能清晰捕捉到火花絢麗爆發的全貌才是最重要的,氣氛也好,而且……

我跟米娜約好,在與勇者對練中不要逞強,如果有立即的危險就投降;活著回來的話,就獎勵跟「比爾」一起上街逛祭典。

嘛,雖然從她那天有點小失落的臉上看得出來——

「我知道米娜想跟小艾一起來看。抱歉,因為我的關係不能穿上妳為小艾親手縫製洋裝……」

「真的沒關係啦,今天玩得開心比較重要。」

不行,米娜的人生只剩短短五年不到,如果我能像煙火一樣短暫卻能永恆鐫刻在她的心中就好……

為此不得不去冒險。

「那個米娜……我先去一下廁所。」

等到米娜聽到摩擦青草的腳步聲回頭。我變回了艾,換上米娜為我設計的連身裙,跟我平常穿的太陽裙種不一樣,是那種接近正式與非正式場合都能穿的淺藍色雪紡連身裙,提著米娜連衣裙的裙襬轉身展示。

「答啦~~嘻嘻……怎麼樣,好看嗎,姐姐大人?」

「太危險了,小艾。被別人看到怎麼辦?」

「所以我才會選在這裡啊,沒有人、又能看見煙火秀的全貌。而且有帽子應該不要緊,曼陀羅也帶在身上。」

一邊說著,我指著頭上與禮服成套的淺藍色寬邊帽說著,賣弄了一下背後的曼陀羅。接著賣弄外表裝起可憐:

「不會是姐姐討厭小艾吧?」

「不……謝謝妳,小艾。」

背對背景絢暖的火光,她眼睛瞇成一直線笑著,淚水已於眼角準備呱呱墜地,被她的食指抹去。

這跟索菲死前的景色有點像,但這次,

「——我會保護好的,修雷特也好,米娜也好。」

「什麼?」

「不,沒事,只是覺得這雙鞋子穿起來有點彆扭。真討厭,嘿咻!」

藉著不習慣穿著鞋跟有點高的涼鞋,我巧妙打斷對話。我將涼鞋脫了下來,赤腳與米娜並行。

手很自然地牽在一起。

米娜全神貫注在煙火的表演上,我的目光則不停在煙火秀和她的側臉間游移。

如果沒有米娜,我可能會對人類失望吧,我是這麼想。

我確定我是喜歡她,不管是被當妹妹對待也好,當然貪心點能發展成戀人關係更好。

只要她願意親近這樣滿是缺點和謊言的我,就算跨不過這道被鎖死的關係我也無所謂;畢竟,我已經不想看到我愛的人因我而死了。

我想要她活下來。


「真是滿足啊,今天。」

變回比爾與米娜走在夜晚中央城區的街道上。已經不知道吃了多少來自各地的美食,體驗了多少在農村沒體會過的生活。

總而言之是個不錯的夜晚,過得很開心。我沉浸在快樂的氣氛中,群眾的歡呼隨著樂隊的演奏來到高點。
看來是壓軸了。

我的視線沿著城堡天空施放的煙火向天空上升,咦……

城堡塔尖上那是……

煙火爆發,藍紅的光影交錯,塔尖上的人影變得清晰可見。

『火之獄——』

王城區的上空入烈日閃耀般耀眼奪目,搶走了壓軸的煙火的所有風采。所有人的嘴巴驚的都要掉下來。巨大的火海將城堡的一塊吞沒,尖叫聲四起。

我還在注目城堡那邊發生的一切時,

「小心——」

一個衝擊從我背後傳來。

回頭一看我和米娜雙雙向前飛撲出去,我們被人從後面推了一下。

我透過訓練自然地翻滾減少衝擊,但米娜完全跌個狗吃屎,鞋跟還斷掉了。

「你們還好嗎?」

是個軟軟的青少年的聲音。

仰身一看,是勇者莉莉。看到米娜膝蓋破了皮,我瞬間怒火湧上心頭,抓起莉莉的衣領大聲質問道:「什麼還好嗎?到底為什麼要突然推倒我們」

瞬間,背後的建築群發生爆炸,建築倒塌。

……如果不是莉莉先一步推開我們,我們兩個就會被倒塌的建築活埋,我是不會怎樣啦。但米娜就會……

照這個情形看來,我是對救命恩人胡亂發火的機巴人。

場面一度尷尬,但我必須拉下臉道歉。

「對不起,莉莉先生,謝謝你救了我和米娜。」

「呼……這樣就算挺過第一關了……」

他說完後突然陷入恍神。

什麼第一關。不,現在不是管這種無關緊要的話,而是趕快理解發生什麼事。
聽著裡面打打殺殺的吆喝聲,王城區內似乎爆發了戰鬥。

「第五……」

他快速反應回來。

「小心上面!比爾先生!」

在還沒理解莉莉的聲音之前,身體先做出了反應,後翻躲開了從天而降的利刃突襲,接著一個肩撞將突襲者撞進牆裡。

我認出了突襲者,我認識他!

是過去札克時期時拯救的亞人奴隸們。

「喂……」

「我會永遠跟隨札克大人……」

不知道是我給的衝擊太大還是怎樣,他說完這句昏了過去。

札克,所以城堡那邊那個人是札克嗎?

「莉莉,你能幫我保護米娜嗎,我很擔心王城區那邊,先去那邊看看!」

「等等,比爾哥!」

我沒搭理他,跳上了屋頂,用著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

躍上了分隔中央城區與王稱區的牆壁,看到了底下修羅的景色,心臟猛得一跳。

札克一個人在近衛騎士團的包夾中穿梭,其中不乏有上等聖騎士的角色存在。但仍然不敵,被一拳打進土裡,被一爪重創軀體。

一個人不怕死的捨命衝鋒,是上次跟我交過手的崁納利,他已經完全恢復了。他的三連次拳速度雖快拳被偏頭閃過,續集完力量的右拳跟上被札克一記膝跳打斷,飛到了我正下翻的牆裡面。傳來可怖的震度與龜裂聲。

也因此,我跟他對到眼了。他毫不避諱地拿下斗篷,在眾士兵與騎士的矚目中展示了自己的身分。

如歌劇院一樣向眾人大聲說出自己不能出現在這裡的名字:

「我是你們一直最追尋的【大罪人】札克.納馬爾.比楊德.芭斯特,現在就光明正大出現在你們面前,可是你們誰有本事抓住我啊?」

我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高聲喊出:「我來——!」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轉向在高牆上的我。

我實在無法想像他會如此愚蠢,這樣貿然挑釁這個大國只會害得大家不,完全沒有好處。修雷特會遭殃,米娜也因為他受傷。

而且,

如果我能在這把他斬殺的話,我就會成為手刃大罪人的英雄,就有更高的聲量能改變一切,證明貓人都不是王八蛋。

我眼裡只剩下札克。

『體能強化——瞬型.閃光!』

電光火石間我已經向他的身體中線橫斬一刀,沒能破防,被他用手臂擋了下來。他早已用虎種的黑色斑紋武裝自己,雙眼發出危險的金光。

「你在做什麼啊,札克先生!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但我絕對不會停下來,你能在這邊阻止我嗎?」

「為了爸爸,我當然會在這裡阻止你!看招!」

『常型,雨落!』強而有力的正劈落下攻擊頭部,打在他交錯的手臂防禦上如同打鐵一般,黑劍停在他的身上與他的肉體僵持不下。

就這樣保持著交劍的動作下,他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我好失望啊,不要只會說大話啊,比.爾.先.生。」

「嗚」

巨力向肚子襲來,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在牆上了。他用腳踢了我的腹部,光是這樣我的衣服就破了一個大洞,肚子上被不穿鞋的腳的指甲戳出來的小孔不斷冒出鮮血。

札克再度一拳襲來,速度完全在我的『瞬型』的腳程之上,將牆面打得更加破碎。我在那之前蹲下才免於其難,緊接而來的是一記直朝胸口而來的旋風腿,這腳下去牆面完全爆開。

被這打擊力正面打到可不是開玩笑。

『常型.烈火!!!』踏出重步,一斜袈裟斬直接劈往札克的右肩往下破壞。

「好硬。」

反倒是左手從曼陀羅的劍柄上脫手。

他乾脆連防禦都不防禦,張開雙手任由我在彈刀後繼續攻擊,如此輕是我的行為當然不能忍,我憤怒的連續劈砍,可還是完全不能破防。

我的心態快要崩潰了。

「唉……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

一記快爪閃過,我的左肩被削開了三到大口子,充滿力量的崩拳打在了我用作防禦的劍身上,擋是擋了下來,但身體也被牽引轉了半圈,露出了沒防禦的左肋。一鞭腿往那抽去,我被打得當場口吐鮮血,站不起來。

「這麼弱的你還想保護修.雷.特?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太天真了!」

「你這傢伙不要小看我跟修雷特的羈絆啊!!!!!!!」

憤怒使我超越痛苦馬上爬起,祭出了大招『常型奧義.冠突!』

快速突刺打算直取腦門,結果只貫穿路徑上舉起防禦的右臂義肢,停了下來。

「這一擊還不錯,總算當了一會男子漢了啊。」

接著他直朝左胸來的崩拳命中了我。心窩被命中的當下,我整個人動彈不得。

他從容地從腰後掏出一把匕首,直直往我的肚子捅了進去,並扶著我的頭在我耳邊輕輕耳語道。

「看到這個東西,我想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我的意識就這樣停留在了這。


一醒來,我發現我身處篷帳之中,兩邊都是病友,眼前是忙碌的醫生們。

「比爾先生醒來了!」

一名醫生看見我醒來,向篷外大喊道。外面傳來了熱烈的歡呼。

率先到場的是皇宮的一種高臣與神職人員,看他們的笑容似乎是在給我嘉許或鼓勵,但我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心中滿滿都是失敗的落敗感。

「明明都已經感覺變強了……怎麼感覺比之前更弱啊,可惡!」

我捶著地板,嚇到了那些人,他們就離開了。

「札克那傢伙,明明在跟夏普斯決戰時被打得落花流水,但同屬勇者的我竟然無法傷到他一根寒毛……?」

「比爾哥已經做得很好了,至少米娜小姐還活著。」

莉莉在帳篷路口處說著,他身上也多了好幾處繃帶。

「而且我連跟那個怪物對抗十秒的時間都不到,真是慚愧。哈哈哈」他抓著頭髮靦腆地自嘲。

「札克……【大罪人】怎麼了?」

「他短暫和從任務中回來的最強勇者交戰,然後身負重傷敗退了,夏普斯大哥果然好厲害唷。對了,現在正在大量搜捕城內參與這場襲擊的大罪人的同黨。」

「夏普斯……果然不成為最強改變不了什麼的。」

我深深感到無力有點徬徨時,我看到我的病床旁的櫃子上,放著一把不怎麼顯眼的匕首。

我拿起他,說著「我出去一下。」就快步離開帳篷內。

我走出帳篷,這裡是王城區寬敞的庭院內臨時建立的緊急醫療區,帳棚少說有二十個以上吧,裡面都是與札克交戰受重傷的傷員,至少還有救;跟地上躺著的好幾包屍袋比起來的話。

我低著頭看著這把匕首。

刀柄上有獨特的白色小花圖騰。

「索菲自殺時用的匕首。你的意思是叫我不要忘記仇恨嗎……少瞧不起人了,我不會任你擺佈的。」

抬起頭,城堡西側已被札克嚴重的毀損。到城牆上的瞭望太往下望去,有六處街道受到襲擊。

我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札克這不明擺著帶著其他亞人在太歲頭上動土嗎?


果不其然,札克這一行動之後,害得全米迦勒城都產生對亞人的不信任感,帝國方更是藉搜捕同黨的名義逮捕、居留本來就居住在這的亞人,已經不知道有多少枉死的亞人被弔死在各處廣場的絞刑台上,此一現象讓許多亞人為了生存只能逃往南方城區,被性剝削維生。

一個月後,為了社會安全起見這座城市頒布新的法令「亞人集中管理法令」,將主城米迦勒的亞人全部帶往集中營。

甚至……向科莫諾王國以懷疑藏匿【大罪人】的名義,要對多處地點實施報復性攻擊,包括「凱蒂奈可城」。

札克,你到底想做什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