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1】再會卡莉絲塔

Oldchild | 2021-09-03 16:23:47 | 巴幣 10 | 人氣 64


「啊!謝謝妳,大姐……卡莉絲塔小姐。」

望著桌上的佳餚,還有卡莉絲塔小姐和藹有氣質的微笑;心臟碰碰碰碰的狂跳不止。

真沒有想過還能有機會與她重逢,也沒想過會在剛認識的第一天被邀請回家,也沒想過她會為我親自下廚,更沒想過接下來會有幸與她同居。

回想起當初,與她的相遇並不怎麼浪漫——那時,第一次與她目光有所交集的我騎在她身上。


會發生這樣的事要說回一個月前,札克對神聖中央帝國的首都米迦勒中央的皇城進行恐怖攻擊,並單方面爆揍我一頓後,反亞人是國內主流的聲音,任何發出反歧視、反戰的異端分子現在都被「晴天娃娃」在廣場中央。

聖皇們頒布詔令,要給出產【大罪人】的科莫諾王國一點顏色瞧瞧,一直覬覦科莫諾王國的克羅斯帝國表示贊同並願意提供軍事上的幫助。

報復地點有「布巴斯提特」、「普西」、「凱蒂奈可」、「麥奧」。

這四個地方全都是貓人數量最多的城邦,而且修雷特人就在凱蒂奈可。

無論如何都不能放任不管,本來應該丟下這邊的事不管,先一步趕回修雷特身邊保護他的。

不過當我發現,聖皇們任命報復部隊的指揮之中,有卡莉絲塔小姐的名字,我彷彿抓住了希望。

『畢業後就來到我的隊伍吧,或著想從侍從累積經驗就來找我。你叫什麼名字?』

那之後,我找上了卡莉絲塔小姐,在我們相遇的西門旁的農田這。

我站在路中間大喊:「卡莉絲塔大人!請讓我做妳的侍從吧!」

聽起來超像在操場中央,在所有學生的目光下鼓起勇氣對心儀的女生告白的白痴那樣。

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記得你叫威廉對吧,方便聊一下發生什麼事了嗎?」

稍微包裝上個月發生的事,我將自己包裝的跟札克充滿仇恨,上綱到對亞人群體的憤怒。還說出了「我無法忍受與他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希望能夠親自帶隊剿滅他們!」的狂熱台詞。

「……原來如此,因為被大罪人擊敗很不甘心所以想作為侍從一起出征凱蒂奈可。」她托著下巴思考一下,接著表示同意點頭。

「嗯,可以喔。」

這麼一來,第一步就完成了。

「吶——」我聽到她輕聲的呼喚,

「今晚有空嗎?」

「有,請問有何吩咐,卡莉絲塔大人?」

「我想好好了解你。」

花惹……

「那個,不好意思……」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今天能在我家過夜。」

「嗯、欸!@#%?」

我一時腦袋當機,訊息量太大了。

今晚有空+想好好了解我+邀我過夜——

聽起來就像是要在夜晚的床上開闢你死我火的戰場——跟這麼個大美人?

直到剛剛為止,我還沉浸在被卡莉絲塔的那些話,我不是個連「我自己」都遺忘長相的隱形人嗎?

是說我的胸肌到人魚線的曲線在長時間嚴苛的訓練下,的確變得很漂亮。

我躲在廁所裡面讓自己的分身(小頭)冷靜下來後,不斷端詳鏡子裡的人形。摸著下巴得出結論:

「莫非其實我很帥?」

在變回艾與米娜說打算明事情的原委時一直分神,滿腦子只想著接下來的夜晚會發生的事。

「小艾、小艾、小艾!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傻笑,遇到了什麼好事了嗎?」

「沒、沒有啊。」我急忙撇清。

「小艾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姐姐會好好聽的。」

「我要暫時離開這裡,回去科莫諾拯救爸爸。可能要暫時分別了。」

她短暫露出不捨的表情,但還是來回摸著我的頭說:「一定要好好保護妳的爸爸喔。」

「謝謝妳,我會加油的。」

老實講,她對我這麼好,背叛她讓我有點愧疚。我想我現在的表情應該是既慚愧又想笑的表情。

可是,抱歉了米娜,我真的需要體驗那個酷東西。

「對了,姐姐大人。」

我連按兩下腰後曼陀羅的開關,變成比爾問:「妳覺得我帥嗎?」

「變回去。」

她無起伏的語調中只有滿滿的嫌棄。


循著卡莉絲塔小姐給我的地址,我找到了她位於主城區邊緣的家。

我看到門牌,抬起頭有點訝異,她的外表美艷動人,應該是住在中央城區內最華美的豪宅吧。

沒有,

房子是木屋,只有兩層高,與比鄰的其他房屋之間有圍牆隔開,在之中還有流水的小庭院,就也寸土寸金的主城區來說,算是罕見的。

雖然罕見,但屋子本身實在不算高擋。

太親民了吧。

所以她對我來說更有魅力了。

「歡迎,威廉先生。」

還不需我前去敲門,卡莉絲塔帶著熱情的笑容打開門迎接。她褪去經典的聖騎士軍袍,換上較寬敞的居家私服,最主觀的變化,那對我摸過的歐派更明顯了。

果然好大!

「怎麼了嗎,趕快進來吧。」

「遵命,卡莉絲塔大人。」

我戰戰兢兢地站直身體,五指伸直併攏貼齊褲縫。

「私底下可以不用這麼拘謹啦,一直被人尊敬對待的話,會讓我在休息時很不放鬆。」

「可是我豈能直呼您的名諱,那麼能稱您『卡莉絲塔小姐』嗎?」

她苦笑點頭,果然還是好漂亮。

「那麼打擾了,這裡就是卡莉絲塔小姐的家呀。」

屋內的擺設相當日常簡約,沒有任何多餘的華貴裝飾,少數的裝飾只有屋子各處能見到的盆栽。

比起先四處張望,身為貓人的我總是先閉上雙眼用鼻子認識環境,即使是比爾的狀態下也會。

好香。

這個味道我認得……是家鄉的味道。

「是芬菈紅木的味道。」

「真少見,威廉先生竟然知道這是芬菈紅木。」

因為這種紅木只產於封閉又危險的賽勒斯森林,那次雪崩後在市面上又更少了,是稀有的建材。

說出來不就證明我跟那裡有連結嗎,所以我辯解道:「我也是第一次看過這種木材。」

接著蹲下來摸著地板,繼續道:

「表面結實韌性又高,同時會向周圍釋放淡雅的香氣——據說只要適當的保養,可以持續飄香百年以上。卡莉絲塔小姐很注重生活品質嗎?」

「嗯,畢竟作為聖騎士出去一趟任務都要很久而且很危險,如果能有個讓人放鬆的家就會有『啊——我要活著回來』的動力,你也這麼認為吧?」

「噗哈,這還真是有道理啊。」

看著她有活力的演出『啊——我要活著回來』的情景,我被她的反差逗樂的笑了。

「威廉先生的話,武器先放這邊吧。」她指著鞋櫃旁的架子,她自己的武器連帶腰帶一起被掛在了上面。

「然後,客房的話在樓梯上去後的左邊,不好意思不能帶你參觀房間,因為我還要煮晚餐。還沒吃晚餐吧,待會一起吃,好嗎?」

她表示歉意的說著,一邊熟練的用絲帶將頭髮紮成馬尾,戴上圍裙走向廚房。畫面簡直美的不敢想像,是賢妻良母型的。

「好、好。」

臉頰好燙,想必我現在一定是滿臉通紅吧。我不禁摸著綁在左手上她贈與的紅絲帶。

打開客房的門,裡面有一張雙人床,地板鋪了一層不確定是不是羊生產的羊毛地毯,羊毛出在羊身上在這裡可不一定,因為我還不清楚這裡有沒有叫羊的生物,呵呵。

關上門,我在房內獨自整理行李時突然放了空。

「……科莫諾。」

「……爸爸。」

有陣陣的香味從門縫間撲鼻而來,食慾被攪動的我摸著發出咕魯咕魯聲音的肚子。然後聽見門外的她敲門呼喚著我。

「威廉先生,行李整理好了嗎,差不多可以吃飯囉~~」

我才發現我手上拿著平常艾作為睡衣的白色太陽裙。我趕緊藏到身後,輕笑著回應回去:

「好,馬上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