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與白篇06】扭曲的憎恨

Oldchild | 2021-10-31 04:11:12 | 巴幣 4 | 人氣 58

連載中星之亞索蘭物語
資料夾簡介
碰觸到爸爸藏著的劍後,變成了大罪人,展開的冒險故事。

並肩同行來到這裡,麗妲和馬被留在不遠處的地方等待。

走在只有比楊德們知道的路徑上,現在知道的人又多了一個,其名為卡莉絲塔,是跟比楊德有深刻干係的人。

『還有……對不起。』

九年多前,那個女人道歉後在自己面前自刎的場景在心中依然震撼。刺進脖子的匕首不只送走了一條人命,也帶走了札克的人生和世界的秩序。

明明一年多前造訪這裡,這裡四周遍布倒塌的樹木上都還光禿禿一片,如今已經布滿青苔。作為索菲亞墓碑的石頭覆蓋上薄薄的青苔,看來自那之後就沒人打理過這裡。

「這位就是索菲亞小姐對吧?」

「嗯。」

小艾扶著裙子蹲下獻上了野花,閉上雙眼,雙手合十誠心祭拜。

沉默的只有蟲鳴的世界中,低頭注視著墓碑的卡莉絲塔為圍張唇,開口道:

「雖然我不認識索菲亞小姐,但我不認為妳可以配的上艾。」

當卡莉絲塔和索菲亞見面時,雖沒有直間接觸,空氣中卻產生了無形的火花。

「啥?」

小艾立刻脫離被過去束縛的憂傷的情緒,不敢置信地看著卡莉絲塔。

「不願弄髒自己的雙手,將一切的責任全部強塞在她身上擅自離去,太過分了。」

『妳又懂索菲什麼了?』——心目中重要的位置被醜化,就好比否定過去癡情而瘋狂的自己一樣。小艾的脾氣上來,就要上前跟卡莉絲塔起爭執。

「所以能配得上艾的人,只有我而已。一樣是亞人、一樣冒險滲入敵後、一樣滿手鮮血的惡人,只有這樣的我能站在與妳對等的立場一起生活,所以,請妳放過艾,讓她跟我攜手向前。」

聽見這番話,小艾停下腳步。

「啊啊,到底是怎麼樣的好男人,才能讓女孩子為人家吃醋呢?」

理解卡莉絲塔是想透過與逝者爭鋒相對宣告艾在心中的重要地位。之後小艾雙手撐著頭望著頭頂的烏雲密布的天空,自戀地感嘆。

「該走了,讓麗妲孤拎拎得太可憐。」

一回頭,前方一個白色長髮的少女手捧著鮮花背對森林而立,她也正看著這邊。


「比爾——」

「呦,這還真是……看見妳還活著,真開心啊。」

少女憂鬱無神的臉抬了起來,本來標緻可愛的小臉,都被散亂的瀏海蓋住。

風起,揚起了面盤上又長又亂的髮絲。冷漠的雙眼下黑眼圈很深,嘴上時常掛著冷酷的冷笑。

艾漫步意圖來到墓前,小艾和卡莉絲塔自己退到一旁給她讓了路,放上了花束。看起來就只是途經這裡為索菲亞獻花時,恰好遇上了一行人,沒有別的意圖。

不過,既然遇到了,艾自然不會放過機會。她無視卡莉絲塔,伸手鄭重邀請:

「一起把這本該毀滅的世界毀掉吧,這樣就不會痛苦了。妳身為第二、也是最強分身的力量絕對不能少。」

小艾聽完伸出了手,朝她走去。

「人家拒絕,而且要在這裡為妳愚蠢的行為畫下句點。」

說著,狠狠拍開那隻手。

低頭望著被甩開的手,艾錯愕地低問道:

「為什麼……難道爸爸的死妳不會感到痛苦嗎?」

「痛呀——妳的心痛我都明白,因為妳我都是同一個人。但,人家的內心都被爸爸的愛填得滿滿的,感到非常幸福。所以呀,比爾,即便他已經不再世上了,只要回憶著生活的點滴,就有動力繼續活下去——不要在報復社會了,跟人家一樣放下仇恨回到這裡,大家的身邊,好嗎?」

「非常幸福?」

把心中想傳達給另外一個自己的祈願送了出去,小艾摸著胸口帶著柔情的微笑,注視著迷茫中的艾。

結果,

「呵」艾帶著哭腔咧嘴笑出聲來。

「回憶?哪有那種東西!?」

艾吼著抬起頭,睜大的雙眼裡留著濃厚的憎恨和嫉妒,衝擊著眼前感到幸福的孩子。

小艾感到顫慄地退卻幾步,一連退到樹邊沒有退路。

「我也不是沒想過放棄所謂的大義,回到修雷特身邊。想坐在他的懷裡,想被他背著時調皮地玩弄他的頭髮,這些——妳都做過吧!?」

告白著夢想的輪廓,瞪著小艾悲憤地質問道。

沒錯,小艾都做過。那是在新家展開新生活時,在不熟悉的溪邊採野菜時,不小心跌倒用傷膝蓋時。修雷特在自己面前蹲下,讓出了不是很寬的背。


「恩?妳是不是變重啦?」

「蛤?你是說我變胖囉!?」

「不不不,我沒有那個意思……喂!不要拉我頭髮。」

「前進!目標是家裡,GO!GO!」

小艾拉扯著修雷特的頭髮假裝是韁繩,前前後後操控著修雷特,而且動作非常確實,因為艾在還是札克時就學過騎馬,教她的人還是修雷特。


這些是小艾眾多幸福時光的一個,然後——

比爾都不曾體會過,遠在天邊貫徹夢想努力著。

「比爾——」

小艾其實很早之前就察覺到了。

當從夢天堂離去時,看著自己的微笑,還是離別那晚對自己的歡笑。之所以來看起來堅強,全部、全部,

「全部的堅強都是扼殺自己——扼殺年幼純真的艾真正的願望去成為『比爾』的強顏歡笑吧。」

小艾喃喃著,不禁同情地看著眼前悲哀的孩子。

「我放下個人的慾望,只希望修雷特能快樂的活著,把他託付給了妳……很開心嘛,很幸福是吧!妳拿什麼報答我!為什麼痛苦的永遠都是我一個人!索菲、安娜、修雷特……爸爸都死了啊!」

「——沒有,什麼都沒有。」

已經得到如此多恩惠的自己,竟然站在高位者的立場指責對方,小艾慚愧的低下頭。

「真後悔把修雷特託付給妳,如果是我的話……」

「做不到的,爸爸還是會死,別忘了妳我都是一樣的。」

小艾先是殘酷地丟出事實,艾無法招架而語塞。

「但也別忘了還有其他愛著我們的人。」

仍想喚回艾的良知,不料,

「閉嘴閉嘴閉嘴閉嘴!!!!!!!!!!已經夠了,不想再用心去愛著誰了……不想要痛苦……後悔了……我累了。」

艾蓋住耳朵斷開外界,並不斷發聲阻止對方傳播。並在後續的語句中,闡述自己對世界的絕望和生命的消極。眼神裡已經不甘到失去理智,極力否定眼前的自己。

剎那間,那恨意化作銳利的殺意突襲小艾。她突然從腰後抽劍斬向小艾,目的地很明確就是脖子,是要置人於死地的攻擊。

小艾連忙後仰閃避躲過艾的斬首攻擊,但還是被劃傷了右眼上方的額頭。

「快住手,這麼做是錯的!」

呼喚中,小艾祭出右手利爪企圖牽制艾,不料艾果斷棄劍騰出手箝制住小艾的手同時躍起,雙腿夾住小艾的右手,關節技瞬間成形。

「竟然是飛身十字固!?」

肘關節咖答一聲被卸了下來,瞬間因為劇痛放聲尖叫。

艾冷酷地起身,反手撿起地上的曼陀羅,壓住配重球。

是強制命令!要是發動,我就會被迫融合,然後就不再是我——小艾想到這裡,恐懼爬上脊椎直達腦海裡,渾身劇烈的顫抖。

「不要,人家還想跟卡莉絲塔一起活下去,還不想要消失!!!!!!」

求救聲喚來白金的劍身先一步抹過艾纖細的手臂,打落了黑劍。

卡莉絲塔將鉑金星辰架在艾的脖子上威脅。

「這樣好嗎?如果殺了身為本尊的我,分身的小艾會怎樣呢——要不要試試看呢?」

艾不止喪心病狂的用言語恐嚇卡莉絲塔,更進一步向前靠近,鋒利的劍鋒割開皮膚血流了下來。最後還笑著嘲諷道:

「動手殺了我呀!成為英雄呀!」

卡莉絲塔面露苦色,她下不了手,放棄地垂下手臂。

「害死爸爸,妳也有份。因為妳的提議,我才沒能在第一時間趕上。我知道我對妳很重要,所以故意讓妳親手殺死我的分身。很痛苦吧?這就是我對妳的報復。」

這句話狠狠戳傷出於好意反倒害得艾吃盡苦頭的自己,難得地露出脆弱的表情。

「太過分了!妳這是遷怒!」

小艾抱著斷臂艱難地站起來。

「人家承認都是世界的錯。但是如果世界毀了,和卡莉光明的未來就毀了,所以……艾、人家的名字是艾.諾莉.比楊德.芭斯特,是要成為糾正世界錯誤的英雄!」

「英雄,哈哈哈哈,失敗這麼多次的我們是要成為什麼英雄?太可笑了!」

「也沒有人說不行呀,人家想要改變一直逃避的自己。」

「啊啊,我會期待妳的大話成功的那刻,這個就當做約定交給我保管到所謂成為英雄那天……前提是世界沒有先毀掉。」

「什麼時候……?」

艾用手指旋轉一個金色圓環。小艾瞪大眼睛看著自己斷掉的右手,不知什麼時侯,手腕上面的金手鐲被搶了過去。


濕潤的空氣讓氣氛凝結到極點,反符要令人窒息才肯罷休。轟隆一聲雷響,自天上的雨露開始落下,造訪了大地。

雷光下,又有一個人影從艾身後悠悠出現,

「札克……」

看來他們已經聯手,並且接下來的一幕讓兩人都不敢相信。

「不好意思打擾了,姐姐。」

進入虎種狀態下札克的手伸進了索菲亞的墓地中,接著一撈,土塊都被刨了出來,索菲亞的遺骨敞開在露天中,手上的手鐲被當著所有人的面奪走了。

「住手!!!!!!!!!!!!!!」

小艾大叫著阻止,無奈心有餘力而力不足;卡莉絲塔受到艾的箝制,也無法大展身手。

「太過分了——她不是妳的姐姐嗎,札克!?」

小艾絕對不相信在日記上重視家人的札克會做出如此瘋狂偏激的行為,還有曾愛著索菲亞的自己的本體能夠漠視這樣的發展,畢竟他們可是因為她不惜成為離經叛道的【大罪人】。

「為什麼,難道……」

敏銳的小艾從艾右手手腕和手指上轉的金手鐲瞬間理解可能的原因。

「跟你們摧毀世界的目標跟手鐲有什麼關係嗎?」

「妳們不需要知道。」

札克冷冷地回應,反而成為確信手鐲跟毀滅世界有關聯的證據。

「是你指示艾這麼做的吧!大罪人!」

「不,是艾從克羅斯的寢陵裡出來後向我提意這麼做的。」

面對卡莉絲塔嫉惡如仇的質問,札克道出了讓人痛心的真相。

「人家、人家……我怎麼會,不可能!你騙人!!!!!」

「小艾——是真的。看清楚了嗎,妳我的本性就是如此。」

一句話徹底破壞了小艾的心防。

提議破壞初戀墳墓的人,是本應最理解的自己。

眼前的少女已經不是自己能理解的存在了,更可怕的是,自己源自於她,顯然自己的人品受到了很大的考驗。

小艾蹲了下來,用手遮住了崩潰的面容。

「即便如此,我還是相信艾的善良不是假的。」

挺身站出來的,是卡莉絲塔。

論關係,比起曾經同為一體的三人,卡莉絲塔就一局外人。

小艾紅著眼眶,靜謐地看著取下首飾變回湖人的卡莉絲塔。鉑金的劍身在地上畫過界線,彷彿會讓越線的敵人受到懲罰。

「是呀——適時展現自己的弱小能勾起女生的母性之類的,但不能總在心愛的女人面前示弱,偶還是要堅強一點吧。」

小艾打起精神抬起頭,觀察著,

從三條白動中的狐狸尾巴中央看見了關鍵,

「啊啊,為什麼,比爾要在左腕上戴著卡莉的絲帶?」

小艾喃喃地問道。

「用象徵能遇上好人的護身符,遮蓋手上醜陋的傷口,難道不是希望能遇上好人,拯救痛苦的自己嗎?」

艾露出嫌棄的表情扯掉手上的絲帶,拋向空中:

「才不是呢,笨蛋。」

風將絲帶吹了過來被小艾跳起來接著,緊緊握在手中,

「人家會拯救妳的。」

「夠了,既然達成目的就快走吧,我也不屑她這份分出去的力量。」

艾推著札克的背催促他趕快離去。

「對了,妳叫卡莉絲塔對吧。妳追尋的東西一個在克羅斯的寢陵裡。『量產劍聖計畫』,能告訴妳的就只有這樣了。」

札克特地從左邊回頭,刻意亮出他左眼紅色的子彈時間之眼,用引導著卡莉絲塔追問下去的口吻說著。但一說完,他們便頭也不回離去,留下了事件過去才驚魂未定喘氣的小艾。和面色凝重的卡莉絲塔目送兩個世界的亂源離去。

創作回應

寒月
第六篇好像重複了
2021-11-04 11:06:55
Oldchild
可能是上傳期間出bug重複上傳了[e27]
2021-11-06 18:30:20
寒月
刪一篇即可
2021-11-06 18:33: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