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學院篇10】小艾、救出

Oldchild | 2021-08-31 15:58:26 | 巴幣 10 | 人氣 64


「我已經看著妳很久了,艾。」

在他脫下帽子那刻我一度以為照到了鏡子。

棕色蓬鬆的頭髮,金色的雙瞳,殘缺的雙耳,跟修雷特神似的面容,只是臉頰上多了一條疤。抱胸的雙手有一隻還是木製義肢。

札克,的確是札克。

知道了他活著的事時,之前的違和都能得到解答。

索菲墓前的花,是他放的。

卡特村大量死去的士兵,是他殺的。

小艾那個「啊啊」的口型,大概是在極度害怕的情況下把他看成了爸爸沒錯。

還有他仍在活躍的事蹟也是真的,不是假訊息

「字跡跟日記上一樣,無疑就是你本人。可是為什麼……你應該跟我在七年前一起死去了才對啊!?」

將信重拍在桌上,我還是無法相信,眼前的事情太衝擊了。

「你認為跳樓摔得死我們貓人嗎?」札克嗤笑著回答。

「說、說得也是,所以……為什麼只有我死掉了?」

「那時候的你已經放棄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我就把你趕出去了。」

「所以我就死了?」

「恩。」

他都知道阿……那麼,

我深吸一口氣,接著吐出:「那些事,你都還記得嗎?」

「全.部——你在我的身體裡期間的事,全部我都記得。」

我無顏面對他,垂下眼簾。

「索菲的事……我很抱歉。」

「姐姐的事不是你的錯,如果是我來做也不行,你也不行。只是曾經僥倖過以為靠著你的力量能改變什麼,真是搞笑。」

沒想到札克跟修雷特一樣善解人意,不愧是他的哥哥。

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也許這就是被救贖的感覺吧?

可是,

「搞亂你的人生,都不會恨我嗎?」

我確實希望得到原諒,但更希望得到責罵還有否定。

「不會,我反而覺得你做得很好。」

「我做得很好?你在說什麼嗎啊……我可是一氣之下就把人剁碎的惡魔誒?」我惱火地說著:「快點責備我啊!說我是個瘋子!一個侵佔別人身體的變態!」

他從辦公椅上站起慢慢走到我的面前。札克的身高真的很矮,大概只到我的胸口,所以我必須低頭俯視他,他則必須仰望我。

「那是我跟你的共同決定。你確定——那時只有你在操縱這具身體嗎?」」

「你說什麼……?」

「在你決定用我的力量之後,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所以你做的一切等於我做的一切,我不會責怪你的,我們是夥伴啊!不如說,我很崇拜你啊!」

「我這種人,有什麼好被崇拜的……」

「你還記得你殺死的第一個人嗎?」

「梅森。」

「在你幾乎瘋狂的用小刀瘋狂穿刺他的身體時,看著他痛苦扭曲的表情我才知道,原來可以用這種手段懲罰這些人類。」

他此刻臉上的笑容扭曲的令我發寒,令我不恥的行為竟然讓他崇拜。

他接著如惡魔呢喃般在我耳邊低語。

「吶,我有個提議……一起毀滅世界吧,這是姐姐的願望,我的願望,也是你自己的願望。」

我的願望……?毀滅世界,我?

「別開玩笑了!我現在總算知道了,你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我大力地推開了他,身形嬌小的被遠遠推到辦公桌那。

「小艾在哪裡,我現在就要帶她離開這裡!」

札克突然開始狂笑道:「呵,哈哈哈哈……真是偽善啊你,【大罪人】!哈哈哈哈……別忘了你的罪行『殺害了本無罪的人』,【大罪人】,你跟那個小女孩無冤無仇,結果你卻為了斬斷仇恨殺了她!」

那個女孩——

「嗚噁」

我感到惡寒遍佈全身,腿一軟跪倒在地。

強忍胸口灼熱的不適感,我在彎腰的情況下抬起頭看向了札克的面容,他笑得極為扭曲,眼神像是嘲諷我一般。

「都別再說了,我只是……」

札克像是讀懂我在想什麼,在那之前打斷了我的想法,將嘴湊到我的耳邊,一字一句給予我致命的一擊:

「一個偽.善.者對吧?」

我無言反駁,只能咬著牙無能懊悔。

「然後呢,仇恨有被你還有你一個人的自殺斬斷嗎?沒有,因為半吊子的你還做得不夠徹底!」

因為我做的不夠徹底,新卡特村的大家才會痛苦……?

村民的亡靈好像都在背後看著我,好難呼吸……

看著我痛苦的表情,札克說:

「所以啊……只要把世界全部毀掉,就不會再.痛.苦囉。」

把所有人都殺光,就能不再痛苦了嗎?

我低下了頭。

看到了金光閃閃的手鐲在提醒我,我豎起了小指。

我笑了,因為有個人還在背後支持我,我還不至於對世界絕望。

只要有他還在,不管什麼痛苦我都能忍受!

要是世界沒了,就不能再看到那個人了!

所以……

「我拒絕!我不會再逃避了,過去犯下的錯雖然不會消失,但我全都會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償還……因為我相信爸爸!」

「哈,你用這個樣子喊他爸爸我覺得很奇怪欸。」

他一句話就讓氣氛尷尬起來。

「重點不是那個好嗎,真是的,我不會加入你的愚蠢計畫的,死心吧。」

我再次鄭重拒絕他,這次口氣比較好一點。

看我如此堅決,他的態度也軟了下來,用鼻子嘆了口氣。

「好吧,在你答應之前就先擱置吧,這個計畫只有我一個人也做不到,而且你很快就會懂了。」

我伸手向他討要我丟失的東西。

「趕快把小艾交出來。」

札克指著辦公桌旁邊的門,跟牆壁的顏色一致相當不起眼,不仔細看還真的看不到。

「她就在那裡面。」

「我還以為你把小艾賣到奇怪的地方。」

「我才不會出賣自己的家人呢!」

我正想開門,他叫住了我。

「不是我要軟禁她,是她在上面看到你在外面亂跑時,她突然氣沖沖地說『不想見到你』然後跑進那間房間裡不出來的,而且看起來超生氣的,你注意一點。」

「什麼鬼?」

我一邊像對小動物說,「小艾,要回家囉」一邊轉開了門把。

打開門的一瞬間,一個巨大的力道直直朝我的腹部而來!

「唔——」

「出去!!!!!!!!!!!!!!!」

我抱著肚子,跪了下來,接著迎面而來的門板把我轟飛出去,我確定我的臉印在了門板上。

札克在背後冷嘲說:「提醒過你了。」

我有點生氣,起身去轉門把,不料被對面具地的握力箝住,轉都轉不了。

「快開門!」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那不要怪我生氣囉。」

聽見門後的她歇斯底里的喊著,我拿出了真本事,用上她在比賽中用過的體能強化二強化了我的筋骨與蠻力。

贏了!

「妳到底在鬧什麼脾氣啊!」

門後的她鼓著臉頰,氣憤地看著我,簡直就像小朋友。

小艾身上穿著的學院藍袍被換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襯衣加一件小外套配上過膝裙。從外觀上看她衣衫乾淨整齊,沒有外傷,也沒有消瘦,應該是沒有受到什麼可怕的對待。簡直就像童話故事中,被困於高塔之上的公主。

「唉……我來接你回去囉,小艾。」

我伸出手抓住她纖細的上臂,急著想要離開這裡,結果被她拍開。

「不要!人家討厭你!」

「蛤?」

她踮起腳尖一把拎住我的衣領強制讓我彎腰,對我破口大罵:

「人家真的沒想過自己會是你這種人渣。那時候明明向你求救了,為什麼不救人家!」

「等等!妳明明也是我,應該要理解我的作法才對啊。」

「如果當時是比爾你在場上,一定就不會這麼想了。」

「那時,人家身上的偽裝被解除,然後被聖騎士攻擊時……人家真的很害怕……會場中,能就拯救人家的,除了自己以外就沒有別人了,可是你!」

她一把甩開我的領口,皺著眉頭、氣憤地全身緊繃,瞪著我的眼睛已經充滿淚水。

她舉起她的小拳頭瘋狂捶打我的胸口:

「明明人家都已經向你求救了,但你卻打算犧牲人家撇過了頭……確實,這可能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

她停下了捶打,而是將頭塞進我的懷中接著不停嚶嚶啜泣。

「人家還想要好好的活下去,還想要繼續偷吃米娜的豆腐,還想要活著回去完成跟爸爸的約定……所以求求你,不要拋棄人家!不要連自己都能隨便拋棄!」

「妳的意思是……希望我別拋棄人性是嗎?」

她在我懷裡點了點頭。

小艾說得沒錯,如果連自己都能隨意犧牲,這太沒人性了。

我到底是什麼時候已經把人性拋到腦後,然後連自己都能隨意拋棄的呢?

差點就讓比爾的理性徹底覆蓋那個「艾.諾莉」留給我的感性了。

被拯救的……是迷失的我。

「對不起。」

我撫摸著懷中的小艾的頭並且道歉,這個「對不起」同時也是在對內心的「艾.諾莉」道歉。

我卸除「勇者化」的狀態,用平等的模樣與面對面前的小艾。

彷彿看著一面鏡子,映照出兩個一模一樣的身影。

不同的是,對方在有跟我相同的思維下,還保留了曾經的天真與善良。

我很慶幸也很欣慰,四個月前的我還是這樣子。

——真可愛。

我也想成為像眼前的女孩一樣的人。

「啊啊……果然人不假借外物是無法看親自己的啊。」

體悟過多的我感嘆道。

我豎起右手的食指、中指以及無名指對小艾發誓:

「我保證,再也不會在拋棄妳,也再也不會放棄自己了。」

小艾圓圓的眼睛弱弱地窺看我,令人憐惜疼愛的聲線問著:

「真的嗎?」

「恩。」我點頭。

「那……我們不是這樣發誓吧。」

「啊啊。」

心領神會,我收起手指,豎起了小指。她伸出小拇指勾住彼此,微微彎起唇微笑道:

「我們約好囉。」

「嗯,約好了。」

她破涕為笑,我們終於達成了和解。

「那麼,人家差不多該回到妳的體內去吧,比爾。」

知道了我有所改變,主動提出回到的體內的想法。

不過——

「不行。」

她錯愕地看著我。

我雙手搭住小艾的肩膀,直視著她的雙眼對她解釋:

「聽著,我要妳離開這個國家,回到爸爸那邊。」

「回到爸爸那邊?」

「對,這是「艾」真正的願望,我不想再讓妳冒險下去了。」

「……可是。」

「就當作是保險,要是我又壞掉,還需要有人能指正我了。」

我說服了她,她張著嘴燦笑,我從來也沒有笑得這麼開心,看到她開心,我也共感地感到一樣的開心,心暖暖的,體內的血液是溫熱的,我不是冷血動物。

我遞出曼陀羅,並且脫下比爾的衣物與對方交換,想讓她使用勇者化後離開這裡。

她接過劍,然後意味深長地說道:「不要忘記人家喔。」

我的大拇指彎向左胸:「啊啊,會放在這裡的。」

她換上了比爾的服裝,正要按下劍柄上的開關。

「等一等!」

「怎麼,反悔了嗎,要吞千針唷!」

「不是——妳閉上眼睛一下,在我說好之前不要睜開。」

「不能做奇怪的事唷。」

「不會啦!」

他照著我的指示閉上眼,然後——

「好,可以睜眼囉。」

「這是——」

她驚訝得睜大雙眼,看著右手上一個金色的手鐲正在發亮。

「這樣真的好嗎……」

「沒問題,小艾才是那個最接近艾的艾喔,回去之後,要好好幫我跟爸爸表達我有多愛他喔,真想看到他看到妳回去時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喔。」

我壞笑,掩飾著心中渴望見到爸爸的情緒。

因為我欠小艾一個大人情,她絕對有資格可以得到爸爸的關愛。

「好,人家答應妳,那麼……」她將用來綁頭髮的紅絲帶放了下來,綁在了曼陀羅的劍柄上,在變成「比爾」後交還給我,然後走出了門外前嚴肅地提醒道:「對了,人家不是很信任這個札克,跟日記上的他差很大。」

「我知道,快走吧!」


「小艾已經走了一個小時,應該可以回去了吧?」

我的自言自語,被札克聽見。

「要走了嗎?」

「差不多……嗯?」

帶上曼陀羅走出了房間,札克坐在辦公桌前埋頭有模有樣地寫著什麼,好像是……帳單!?

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剛剛因為滿腦子都是小艾的事刻意不去在意,現在小艾人沒事了就可以好好地問了,

「我說,為什麼會挑風俗店——應該說,為什麼你會有這個地方啊!」

「這是我買下的店家。」他進一步解釋道:「資金是克羅斯帝國北方商會會長提供給我的。」

克羅斯北方商會會長?那不是!?

「這是我管理的店家。」他進一步解釋道:「資金是克羅斯帝國北方商會會長提供給我的。」

克羅斯北方商會會長?那不是七年前花下大錢買下許多貓人的人嗎!?

「等等,你說什麼……?你是說,你接受了那個北方商會會長的資金,那個不斷購買貓人奴隸的北方商會會長?」

「別誤會,幾年前我打算侵入他的宅邸除掉他時,我看到我們的同胞在那邊並沒有受到殘忍的對待。所以我索性開始暗中觀察,經過長時間的暗中觀察,我選擇出現在那個人面前,抱上了【大罪人】的名號。與他實際接觸過後才發現,他對貓人來說算是個好人,花大錢買下貓人奴隸是為了將她們保護在自己的名義之下,住在克羅斯北方可能比待在凱蒂奈可城還安全。還有,我近幾年的行動背後的資助者也是他,知道我要來這邊行動前,給了我這間風俗店的使用權,又撥了一筆款項給我運用,條件是讓它『表面上正常經營』。」

「表面上正常經營?私底下是……」

他直直地看著我,露出了別有所圖的陰險表情,看來是不會無條件告訴我了。

唉,算了,我也不想跟這個了有更多的干係,他給我的感覺很不舒服。

「吶,那個……這個……小艾的事,在怎麼說還是要向你道謝,謝謝你救了她。」

雖然他讓我感到不舒服,但他救了我本應該去救的小艾是不變的事實,所以我還是以心不甘情不願的口吻向他道謝。可是還是很奇怪,會不會對他太溫柔了,

「不過——在得到監護人的同意前擅自把未成年的小女孩帶回家,就算你是他的伯伯,也還算是誘拐喔!下不為例!」

我打開了他背後的窗戶,一隻腳已經跨了出去。

「哎呀,妳要這樣出去?」

「不然要變成比爾在大街上裸奔嗎!?」我譏笑反問。

札克走到辦公室旁的衣櫃裡拿出一套衣服丟了過來。

「穿上這個吧,這樣你會比較安全吧。」

我接過衣服,認得那是樓下酒保穿著的制服,就是非常普通的白襯衫、黑色背心、黑色緊身西裝褲外加一條黑色蝴蝶領結。

「你還會姪女著想的嘛,伯伯,謝謝。」

「不客氣。」

他突然變得很親切,跟剛剛想使我墮落的惡魔比起來,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變回比爾,換好衣服,這次可以直接走正門出去。

在我拉開門的時候,他突然叫住了我:

「對了,妳現在還聽得到『那個聲音』嗎?」

「聲音……啊啊,穿越到這裡後莫名其妙聽到的女聲嗎?沒有。」

「沒事了,你走吧。」

他現在還提著那個聲音是因為還聽得到嗎?

那個女生的哀號。

本來只是猜測,但現在可以肯定他就只是腦袋出了問題,真可憐。

然後很不幸的附身在這樣的他身上,犯下了那些罪……

「啊,好刺眼。」

我伸出手遮住陽光。

街道間箱夾的縫隙看出去的天空好藍,雨也已經停了。

思考的東西太多,都沒注意到已經走出這裡啦,沒想到竟然有一天我會進到風俗店呢。

「嗯,那個是——」

街上看起來有三個人在爭執,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正出手強拉一個女人纖細的手臂。

「陪大叔去喝一杯吧,可愛的小妞。」

「都說了,我在等人!」

是米娜,她被兩個醉醺醺的怪人纏上,看起來很困擾。

我握緊拳頭,不急不徐的步伐就像散步一樣。

然後一個箭步上前,一拳、兩拳,怪人們人仰馬翻。

「你們在對我的女朋友做什麼!!不好意思喔小米娜,讓妳等我這麼久,回家吧。」

「呿,不是妓女啊,難得有這麼個有姿色的貨色的說……」

宣示主權的行為讓失去興趣的他們摸著臉頰站了起來,憤然離去。

「小米娜~沒事吧?」

「比爾先生,別那樣叫我,有一點噁心。」她一臉厭惡道。

「如果是艾這樣叫妳呢?」

「沒有問題!」

「差別待遇啊!」

真的是長相問題嗎,雖然不起眼但也不到醜的地步才對……而且幾個月的訓練和飲食控制下也有胸肌的說。這具身體如果想體驗脫處的感受的話,該不會要拿分身來用吧?如果『我』的意識在分身身上的話……想想就噁心!而且好可怕!

「嘻嘻嘻……不要皺眉頭啦,比爾沒有長很醜,但也說不上帥氣就是了——嗯……跟比爾交往的話四年恐怕……」她看起來的確在認真地思考,露出了艱難困擾的表情,但一下子燦爛一笑:「不過變成艾永遠當我妹妹的話就完全沒有問題。」

「被這樣說是該開心還是難過呢。」

我尷尬地苦笑,意思是「完全沒有機會」。

「該不會比爾先生過去都沒有交過女朋友吧?」

「啊啊,那又怎樣——」

被刺到痛處我有點小惱火,她這句話之後一定會譏笑我!

「……就當一會你的女朋友也可以。」

看,果然在笑……欸?

「什麼?」我瞪大了雙眼。

「我說,再回去的路上,暫時當你的女友也可以唷……我們可以繞路去逛街嗎?」她嬌羞的請求。

喔,有戲……才怪!

之後我懂了,她根本就只是想給之後的「艾」買衣服把我帶過來問意見,順便當工具人,可惡……

但,至少這個人不會因為我特殊的身分討厭我,看她認真挑衣服的樣子其實也頗可愛的。

「吶,米娜,小艾的事……抱歉,她不會回來了。」

她依然專注挑著衣服,一邊回答。

「不,你已經達成了約定,小艾已經把你為她做的一切告訴我了。」

「你遇到她了?」

「嗯。謝謝你,艾,讓我最後能跟小艾好好道別……」

她正挑起一件淡黃色的洋裝,發自內心的讚嘆:「啊,妳穿這個一定超可愛。」

「呵,哪裡,你為小艾做的一切才是沒齒難忘,把她變成這麼一個善良又堅強懂事的孩子。」

米娜得意地挺起胸膛,「哼哼,看來你是認同我做姐姐的能力囉。」

「哈哈哈哈,真的是敗給妳了,這下感覺虧欠你更多了!」

我捂著臉,對她對妹妹的執著認真地好哭又好笑。

「虧欠……?」

「小艾對我來說就跟妹妹一樣,身為兄長的我沒能照顧好她還要勞煩你擔心……我卻對妳,哈哈哈哈……」

我習慣傻笑想矇混帶過,把那個講出來恐怕我的結局就在這裡了。

「對我……?」

「那個不能說。」

那種事情怎麼能說出來……

「在我動用魯索家傳秘術『記憶操手』之前,我覺得你還是自己講出來比較好。」

「記憶操手,那是什麼……聽起來就超侵犯隱私的啊!?」

「給我說出來——」她面色一沉,壓低了聲音恐嚇道。

「吚咿……那個……我有小艾,那個,跟妳生活一個月的記憶,那個……」顏神飄移,聲音越來越軟弱無力,過程間還玩起自己的手指。

「我是男生嘛,所以就幻想過……跟妳……」

用性暗示的手示取代最後那個「做」字。

意識到自己在幻想中被如何意淫,米娜雙手抱胸,再度對我投以看垃圾的表情。

無論如何,自爆的我只差沒有在大街上跪下來磕頭了。我猜米娜在心中已經把我抹殺掉了。

「對不起——」

「我是覺得該考慮一下我跟妳的關係囉……對了,小艾剛剛還提醒我一個好點子。淘汰賽時給我許願的機會還記得吧?」

『……給妳兩個願望。』

「啊啊,記得好像還剩一個。」

「還記得啊,嘻嘻,我現在決定要使用了,準備好了嗎?」她一抹壞笑,好可怕!

這個表情……不好的預感。

「我正式宣布,艾只能永遠當我的妹妹,要叫我姐姐大人。」

「欸?」

「不會、不會再讓小艾跑掉了。姐姐會…會把小艾變成姐姐最喜歡的樣子,嘿嘿嘿嘿……」

她摸著自己的臉頰,神情扭曲的跟中邪一樣狂笑。


札克扶著窗戶,看著比爾跟一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離去。

「等到她再次聽到那個聲音時,她一定會回來找我們的,對吧,露米妮塔……」

札克轉過頭,向後面的人問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