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21】暴風的一日

Oldchild | 2021-09-27 22:25:52 | 巴幣 0 | 人氣 28


聖皇之怒。

只要是個出生在這個世界的人就不可能不知道的東西。

故事要提到全時界流傳的「終焉之光」相關著作,童話也好、傳說也罷。就是不管是在哪裡,都有被提到的大事件。

終焉之光的聖戰伊始,千年前亞所蘭大地上曾有個種族和諧、像烏托邦一樣的超古代文明,被突如災難一夕摧毀大半。

有云——是戰爭;有云——是魔獸災難;有云——一場足以毀滅大半文明的天災。

不管是哪個版本最終都說是說到創立神聖中央帝國的【三聖】也就是「初代英雄皇、聖龍神、洞悉未來的聖賢者」整合大陸上所有資源,組成聯軍後阻止這個災難。

聖皇之怒被提及大概是故事的中期,那是一段如黎明前的黑暗一般壓抑到喘不過氣的緊張劇情章節。

人類在面對黑暗瘴氣的浪潮時,仰望至背後城堡劃過天際的那道光芒,在落入極黑的中心後點亮了眾人面對終焉的希望之火。

『形同聖者的怒火,響如反擊的號角』

因此得名聖皇之怒。

小時候聽起來像流星,現在聽起來有點像核彈。不過具體形象不明,投放方式不明。

只知道這樣的武器僅一擊就讓人看到希望,如果還有一堆呢?

投入大量這樣的武器讓形勢逆轉,接下來就是如同勇者挑戰魔王城的經典劇情,一路打到終焉的結束。

差點毀滅的世界迎來了重生紀元。

後人瓜分著終焉之後留下的技術爭奪權力,戰爭促使誕生的國家和消失的國家在這終焉後的五百年如雨後春筍反反覆覆出現,也就是各自擁兵自重的混亂年代,持續了五百年。

持續的戰火讓過去的文獻、科技紛紛消失,本就因終焉而脆弱的文明更加倒退。最後剩下跟舊時代的連結,就只剩下各地都有的古遺跡,口耳相傳的故事,還有「勇者祭壇」而已。

沒想到,聖皇之怒竟然也保留在了科莫諾王國的古遺跡裡面。

然後第一次的試爆還被拿去消滅【大罪人】,結果搞錯了,準備用到我的父親,修雷特的頭上。


「可惡!!!!!!!!!偏偏這種時候為什麼聯絡不上!!!!!!!」

我著急的使用通話,卻遲遲連接不上。

是因為距離太遠了嗎!?還是那裡的自然游離魔力稀薄?

看信上的時間,只剩下不到1天的時間。

「冷靜一點,艾。這時候慌張也不能改變現狀,好好冷靜思考現在能做什麼。」

騎馬?飛船?這些都不能在一天內到達。

越想,我的身體越是顫抖,最終漸漸發不出聲音。

「薛律,我好害怕……如果趕不上的話,我、我……」

「有個方法,要看妳要不要賭,願意相信我嗎?」

他的手掌拍在我的肩膀上,對著我說。

我弱弱地點頭。

他二話不說拉著我的手跑到城外。

「等、等等,具體要怎麼做啊!?」

什麼都沒說的他,另一隻手已經默默拿出他的武器,櫻花。

他控制森林裡的藤蔓,聚集起來構築成巨大的亥伯龍。

「如果用我的藤蔓把妳包覆起來,再用『亥伯龍』以四十五度仰角射出去的話,應該能夠幫妳爭取至少三百公里的距離。但是,亥伯龍的威力實在太強,我不確定妳是否撐得住——」

他放慢聲音,看了一眼我想確定我的想法。

「當然是值得試試啊。」

「說得也是,畢竟是妳。好,我一定會把你送到父親身邊!」

他情緒激陽的提高音量,握緊拳頭振奮了精神。

「謝謝你,薛律,你真是一個好人。」

我爬上亥伯龍,藤蔓開始從旁邊包覆住我。

「對了,薛律——」

「幹嘛?」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這個世界的成年年齡是十五歲。」

也許是我的聲音漸漸出不去,他大聲的喊著:

「什麼意思?」

「也許十五歲時我想通了,還算是蘿莉的我也不是不能考慮你喔~~~」

「哈哈哈,那還真是……那在救出修雷特先生時,記得說我幫了很大的忙啊!」

「啊啊。」

球體包覆完成,周圍一片漆黑,有股除草時發出的草味。

「雖然藤蔓的選材上選了特別柔軟的材質當緩衝,但發射出去時要保護好脖子和頭喔。」

手摸在構成周圍結構的藤蔓上,還分泌粘稠又滑溜的液體,好像具有強烈吸收衝擊的能力。

「發射倒數,三……」

雖然這麼久過去,還是不知道三國為了什麼決定不惜與南方諸國聯盟為敵,也要徹底消滅大罪人,大罪人只不過是造成社會恐慌的恐怖份子而已。

「二……」

但那不甘我的事,我只想留在有修雷特在的世界。

「一……」

等等我,修雷特。

「零……」

我變身成比爾,坐在地上護住頭部。接著難以言喻的衝擊從背部襲來,強大的G力讓我動彈不得後,我的意識隨著衝擊甩離了身體。


【薛律的視點】

就像發射煙火一樣讓那顆運載強烈情感的球送上天空,我知道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地方。

回想起第一天來到這個地方,所有人都以期待的目光注視著我,熱烈的掌聲完全停不下來。

聽著聽不懂的語言,只能從語氣知道他們似乎很開心。

我在作夢嗎?

然後我是誰、住在哪裡、在哪裡做著什麼我完全忘記。上一秒,我似乎手握染滿鮮血的刀,才捅死了一個人。但我還搞不清楚他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殺他之前,就已經來到了這裡。

眼前看起來像神父和騎士的人笑容可掬,畢恭畢敬的迎接我走向馬車。

為了取得資訊,就沒有猶豫的上了裝潢華麗的馬車;看來我應該是穿越成這裡的大人物之類的吧。

我錯了,我雖然因為穿越成為了有著強大力量的勇者,但只不過是作為「工具人」,不,應該說是作為一件「武器人」被使用。

他們給我套上名為「命運」的項圈,逼迫我學習戰鬥。

同期的勇者中,我擁有最強的攻擊能力,很快被帶去執行第一次任務。

平定主城南方的暴動。

現在想想,那些人暴動的原因是因為【天災】造成收成不佳導致飢荒,得不到幫助的情況下還被課徵重稅。為了生存,他們舉起農具起義,領主無法平定一切就要求動員軍隊,將他們定義為叛軍。

我在身受生命威脅的情況下,向著人群和民宅施放櫻花的常態絕招,亥伯龍。

一錘定音的攻擊,這裡鴉雀無聲。

隨著軍隊進入毀壞的街道,風中殘留混濁的煙塵,灰塵隨風撞擊物體的沙沙聲。

啪答啪答——腳邊踏出水聲,但那並不是透明的水,也不是單純的血水。

血池上漂浮的皮膚與碎肉,以及遍地的殘肢、斷臂還有大量受損的軀體。

受擊最嚴重的正中央,我敢保證,這裡是我看過最恐怖的地獄。

跟前面還有完整人類屍體的程度不同,這裡的地板上完完全全是以殘肢、斷臂還有人體內部的臟器、骨頭為主。因為衝擊而與周圍的斷垣殘壁融合的人體組織,在各處疊成一團團不可名狀的血腥肉牆。

我幾乎當場就要吐出來,為這裡染上另一種噁心的色彩,這裡簡直太瘋狂了!

事後,倖存的暴動者——全村民全部被拘捕,最小的大概只有十歲,他最後惡狠狠地瞪著我這個屠夫。

這時,我的天賦覺醒了。

巨大的雜音攻進我的腦袋,我抱著頭,頭痛欲裂。

雖然聽不懂他們語言,但我知道他們填滿內心的都是負面的情感。

不堪負荷的我側身一倒,死死的昏過去。

第三次任務是我的轉捩點。

我遇到了生命中的天使,艾。

講白了,如果沒有遇到他(她),身心都快壞掉的我可能會在任務中襲擊控制我的傢伙與他同歸於盡。

起初,看見比爾身下那身象徵帝國聖騎士修劍服的行頭,我是非常敵視他的。

出乎意料,他非常自信的報上名號。

『以我自由的勇者達特拉的名字發誓,我能夠拯救你。所以,是要被我拯救還是斬殺,自己選擇吧!』

然後向我伸手。

雖然他長得不帥氣,可以說是非常普通。但就算只是騙我分心,說著這樣的帥氣話對身陷泥沼的我來說,要是我是女的話應該會無可自拔地愛上這個英雄吧。

由於受人逼迫,無可奈何的我與我的英雄一戰。

我相繼祭出限制敵人的收束鳥籠和亥伯龍,被他華麗的紅色身姿衝出包圍。

被扭斷了手腳的他高吼著變化形態,變成了「她」,往我臉上轟出小小的拳頭。

雖然我有放水,但做得好!

先是物理上削弱我,再來就是精神上拯救我的完美套餐。

『夠了!薛律——你已經不用在戰鬥了。』

她殺死了我的飼主,然後一邊笑著將我的命運交還給我。

『啊啊,命運什麼的,果然要掌握在自己手呢——不要再用丟囉!』

最終在她笑著、給了我這個世界上最溫暖的擁抱,我成為她的俘虜。

雖然一方面她真的長的很可愛就是了。

更大一方面是我能看到她的真心,一顆沒有任何意圖、想幫助我的真心。

雖然後來的卡莉絲塔也擁有這樣的心,但遠遠比不上「第一」這特別的存在。

那刻,我暗自發誓就算與世界為敵,也不會背叛她,如果我的存在能反過來幫助到她則是我的榮幸。

「好了——我能幫上她多少忙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