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本該毀滅的世界篇2】妳冰冷的口吻對我說「死吧」

Oldchild | 2021-09-04 14:53:19 | 巴幣 10 | 人氣 30


「啊!謝謝妳,大姐……卡莉絲塔小姐。」

桌上盡是些是家常菜,注重顏色的同時還兼具營養,重點是親切到不會讓我感到壓力。

「吶,威廉先生,你對『四型』的掌握程度如何呢?」

她說的四型,也就是對於劍術的稱呼。

也就有了,

瞬型——注重腳程速度與爆發力,講求一擊斃命和重創對手的套路。

常型——注重腕力,連接各劍術的樞紐,保證後續的輸出與威力。

幻型——透過改變握劍方式,不限於砍或刺以外還包含投、摔、打攻擊敵人,善於超近身戰纏鬥下取勝;還有些流派是以出奇不易的攻擊取勝。

守型——注重防守、被動,尋求反擊取勝一刻到來的劍術。

劍術不管是哪個世界,還是遵循「米」字型的九條劍路。每個劍術大多都有各自的九條劍路,以及額外的派生劍路,稱為「式」。
當然不止單純砍或刺這樣。

運用這些劍術,我不需要出很大的力氣就能砍爆大石頭,甚至俐落的將其分為二。

除了我本來的勇者之力增幅威力之外——我懷疑,這些劍術就像詠唱咒文那樣輔助引出魔力來增幅攻擊力,因為連續使用的情況下會感到非常疲勞,體內的魔力會減少,但會大幅增幅攻擊力,就像體能強化和武器附魔。

不過體能強化的情況下也能更進一步強化劍術,所以我猜是不同的強化系統。

「嗯……『瞬型九路三式』和『常型九路』精通,『幻型五式』還過得去,但『守型』對我來說就有點苦手了,到現在也只會岩鐵一招而已」

我輕撓後腦勺,苦惱的傻笑著。

「威廉先生的話,我記得才進學院學習一年不到吧?」

「是的。」

「很有天分啊。我覺得你應該對自己有點自信比較好。」

「……」

我傻笑著。

我本來其實還滿有自信的。

但接連碰上夏普斯爆揍開著「虎種」狀態的我,看著米娜的堂哥在和小艾戰鬥中占上風,最後還被我自認了解的札克單方面爆打一頓後,難免覺得自己的戰力很不上檯面。

不過這都要算上我大部分的時候沒辦法用「分身」搞群毆,在跟札克對決時也沒使用魔法攻擊;雖然連我擅長的近身攻擊都沒辦法破防的情況下,魔法會不會對他有用都還是個問題。

突然話風一轉,她開始問我「對科莫諾王國、【大罪人】的看法。」

我停下了手中的餐具。

『這一定是在考驗我對神聖中央帝國的忠誠。』

這麼想著的我不由得正視起這個問題,花了一點時間構築回答:

「我覺得藏匿【大罪人】的科莫諾王國就應該要為他們的選擇負責,所以即使被世界唾棄、被神毀滅也不能說什麼。再者,【大罪人】對我們兩度公開挑釁,坐實科莫諾王國對於罪人的放縱與怠惰,以及【大罪人】的傲慢,罪不可赦。」

「原來如此,你是這麼想的啊。」

她點了點頭。我的眼角餘光突然掃視到她的臉色一沉,但轉瞬又恢復原狀。

接下來,我們就再也沒有對話。

是我讓氣氛冷場了嗎?她看起來在想些什麼?難道我回答的不夠好嗎?

這個問題直到我洗完澡,覺得渾身睡意回客房前都沒有答案。

然後,突然有一隻手拉著我的手臂將我拉進客房旁邊的房間中。

「嗚哇!」

我失衡踉蹌的跌坐在地上,

房間很黑,我視野內有一雙腳。我一臉茫然的抬起頭。

那個把我拉進這間房間的人,正是卡莉絲塔。

她黑著臉至上方俯視著我,看起來超生氣。

「卡莉絲塔小姐?」

難不成是她都暗示(想要發生關係)成這樣,身為男方的我都還沒有任何作為而生氣?

這樣想的話卡莉絲塔小姐意外是個可愛的女生。

才怪!

我全身寒毛突然豎起,立刻感覺事情的詭譎。

她散發著某種不可名狀的「殺氣」。

這種感覺只有在想置一個人於死地時才會爆發。

在感受到殺氣後,我挪著屁股慢慢退到門邊,打算偷偷開門然後伺機逃跑。

她卻一健步到我面前,抬起腳將門踢上順便把我「門咚」。

被絕世美女強硬霸氣門咚固然心跳加速,但時機絕對不是現在注意到她手中有把匕首的現在。

她晦暗的眼神裡充滿堅決的殺意。本來溫柔的聲線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嘴裡吐出兩個極為冰冷的字眼:

「死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