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學院篇11】勇者們

Oldchild | 2021-09-01 14:38:41 | 巴幣 10 | 人氣 38


挑戰賽總算是要準備落幕了。多虧小艾的事件爆發,足足延期了一個月。

比爾以超凡之姿輾壓所有同級生、學長,即將成為聖騎士學院首席之前出了插曲。

「新進的勇者需要實戰訓練,希望你們兩位做為聖騎士學院實力牌面的學生能夠貢獻一份力量。」

「遵命!」

行著標準的敬禮,宏亮的聲音回答道。

沒錯,挑戰賽的延誤大大拖累那一天勇者的訓練,差點無法向國民展示召喚來的勇者實力是如何誇張。

而被犧牲的就是淘汰賽,不過其間「謎樣斗篷人」和「貓人間諜」事件已經把學院搞得烏煙瘴氣。得趕快結束這場鬧劇,上面的人大概是這麼想的。所以淘汰賽就變成了勇者訓練成果發表。

(這不是正好嗎……我剛好需要一個舞台,好好測試這具有著完整「勇者力量」的身體能強到哪禮!)

比爾磨拳擦掌,興奮不已。

桌上的卷宗內記載有三個人的情報。「莉莉」、「坎納利.格拉斯」、「薛律.布爾森」。

「莉莉的話就是那一天那個男生,剩下兩個就是另外那兩道光照換來的勇者,『金黃草』和『櫻花』,果然都是花花草草。」比爾心想。


「就是這樣,姐姐大人。」

將今天發生的事全部告訴米娜,艾領到了一通摸頭。

「好棒好棒,已經能很自然說出來了。就算明天的你是比爾,也請務必小心。」

「是的,姐姐大人。」

米娜還住在男宿內,本來是不行的,直到她寫了一封信交給了她的父親。四大家族還真無所不能。

隨然百般不願意,艾已經被調教到會熟練稱呼米娜為姐姐大人。

就某方面來說,米娜也算是比爾意義上最特別的第一個女朋友,當然是過去式,因為米娜從一開始就鎖定艾成為妹妹,不惜跟蹤、對籤筒動手腳,現在還被抓住把柄,艾已經是典型NTR本子的女主角,任人宰割;好險米娜也只是想要個妹妹。活在這種淫威底下,也不是說沒有好處,只要撒嬌賣萌還是有福利可以蹭。只是稍不小心過了頭,就有可能被反過來性騷擾。

這幾乎已經是病態的執迷了。

「吶,姐姐大人為什麼這麼在意艾呢?明明街上也有這麼多小孩子。」

「其他的孩子雖然也很可愛,但只有小艾一個人給我一種感覺。」

「感覺?」

「想要反抗命運的精神。」

見艾還是一臉疑惑,她拍著床,艾坐了過來。

「作為供奉聖龍的魯索家族的長女,就必須有一個覺悟,成為聖龍之祭品。為了國家的守護神聖龍奉獻自己的生命,我出生開始就是這麼被教育的。很不幸,魯索家族在我之後就沒有誕生其他女孩,我的生命註定在公曆千年那一年消逝。」

艾反射地看著月曆,996年01月,距離大限之日還剩五年。

「我一直在想啊『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是我?』,要是有個妹妹的話,我是不是就能活下來了?然後像其他女孩一樣長大,有一個家庭……」

米娜的聲音漸漸不成聲。

「逃跑不就好了!」

艾認真地給出了建議。

「不能逃跑啊……如果我逃跑的話,就會換分家的妹妹們遭殃了!」

米娜看開了,輕輕摸著艾的頭自嘲:

「很矛盾吧,本來想著有個妹妹能當擋箭牌的,結果就變成了如果有個可愛的妹妹就好了,至少能在死前有個珍惜的存在。還想在那之前過上普通女孩的生活,所以拜託了父親大人讓我來到這裡……遇見了妳。」

看過去,艾已經淚流滿面。

艾對於她的故事有共鳴,作為比楊德家的孩子,註定也不能平靜地活著。

所以為善良的她難過流淚,更希望能給她想要的任何東西。

「嗚……姐姐大人想要艾做什麼都可以唷,想要抱抱我還是玩我的尾巴都可以唷?」

「等等,我還沒沒放棄活下去——如果推翻了這個國家,不就不用被犧牲了嗎?」

米娜並未絕望,那苦澀神情中的笑容好似抓住了希望,為改寫自己的命運奮力反抗。

艾擦著眼淚,「所以米娜才加入真王復興會嗎?」

「嗯,就算機率很小,做總比不做來的好,我要反抗我的命運。」

「加油,一起活下去吧,如果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儘管提出來我一定會幫忙。」

「我想想……好,乖乖地當我的妹妹。」

米娜笑得俏皮玩弄起艾頭上軟綿綿的耳朵,艾也被摸舒服享受的閉上眼睛。

就在這時米娜收了手又用柔情的目光注視著「還想要」而微微抬頭的艾。

「我之前問過小艾『如果我死的話,小艾會為我難過嗎?』」

「她說?」

「她很肯定地說:『會』」

「哈哈哈,肯定是因為米娜可以偷吃豆腐,才會這麼回答的。」

她一臉難以啟齒的樣子問著,「那如果我死了的話,妳會為我難過嗎?」

「會。因為妳是那天唯一為小艾哭泣的好人,我都有注意到……所以就,喜、喜……」

「喜……?」

「喜歡妳啦!」

講完這一句話,艾竟然緊緊抱著米娜哭了出來,顫抖的身體並不是想吃豆腐。

「所以不要像索菲一樣離開我好嗎?」

「小艾真是沒安全感的孩子呢,等等……『索菲』?」

聽到女人的名字,彷彿空氣中又可以聞到醋罐子打翻的味道。

艾從她懷疑的眼神中本能地感受到了危機,如果說出「姐姐」這個字眼也許會死,不解釋讓有很強佔有慾的米娜調查自己的記憶也很危險,自己就是札克的秘密還有見過札克的秘密就會曝光;或許她會受不了去自殺吧。

「索菲是我過去喜歡的一個女人。然後我們之間發生了一點事情,在我對她告白後就在我面前自殺了。」

想著,艾還是感到悲從中來,耳朵也無力的塌了下來。

她拉著艾的肩膀,堅定不移地看著艾。

「姐姐是絕對不會離開小艾,所以我絕對要活下去。」

「嗯。」

艾放心的點了頭,尾巴表示放心的自然上舉。在米娜眼裡就是挑釁意味的強調自己的存在。

「對了,剛剛小艾是不是說了『想要抱抱我還是玩我的尾巴都可以唷』。不能當沒聽到,看招!」然後二話不說伸手抓住了她,艾嚇到的表情可愛的讓人想繼續欺負下去。

「米、米娜,不要、不要啊……嗯,姐姐大人,求求妳放過小艾吧!喵哇哇哇!」


看著資料,比爾左手扶著側腰上掛著手半劍走上擂台。

「哇嗚……感覺好兇。」

眼前的男人是典型的下三白眼,目光兇惡不好親近,看就是染金的頭髮,第一眼看上去讓人覺得是個小混混。而他一開口也確實如第一印象所示,目中無人、不友善的小流氓在吼人。

「你看三小啦!幹!」

(唉呦,很兇喔。嗯——年紀大概15歲,應該是那種會在學校裡面偷抽菸的小流氓。)

「咳咳……坎納利.格拉斯,就是你嗎。我叫威……」

面對比爾的提問,他豪不在乎的掏著耳朵,接著雙手擦在口袋站成三七步。

「唉,真麻煩,趕快像剛剛那個娘炮一樣打完收工啦。」

對於他的找碴,比爾有點小火。在怎麼說他也有一點身為見習聖騎士的驕傲。

在用眼神向監管的聖騎士取得同意後,比爾要來了一把木劍跟腰間的手半劍交換。

「對付你,用這個就好。」

但比爾說出這句話很沒底氣,惹來對方的鄙笑。

約莫十分鐘前,選了軟柿子「莉莉」作為對手的那個人,被莉莉精妙的攻擊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動作明明外行,卻像預測未來一樣用他的紅色小刀格擋開第一擊,接下來就是拳頭對準臉部的精準打擊,直到對手暈厥倒下。

聖騎士的臉都丟大了,雖然是對付勇者,但訓練五年的學長面對才剛召喚到這裡,還只停留在學習語言的新手勇者卻慘吞一敗。

所以坎納利會瞧不起聖騎士也很正常。

(但我可不是單純的聖騎士,真實身分是路過的勇者啊。)

面對對方的輕視,比爾以從容的笑容回敬。

接著。

『瞬型——爆發。』

毫無預兆接近他的同時抽出木劍上挑直取下巴,發出直擊下巴的清脆聲響。

效果拔群,對方露出痛苦的表情跪倒在地。

「發什麼愣,都說了是實戰訓練,實戰可不會敲鐘才開始。」

接著連續對跪下的他背後連敲二連。

「很……很痛啊,混帳!」

木劍突然被一分為二,一道白光削破了比爾的臉頰。

抽出口袋的拳頭上是一對帶刺黃金指虎。

失去武器的比爾戰術性後撤,自從變成比爾後的他在戰鬥中往往無往不利,今天後跳還真是頭一遭。不禁抓著後腰的曼陀羅興奮得渾身顫抖起來。

「能力發動——『鑑定』」

只聽到坎納利淡淡的道,隨後還掛著血的嘴角上揚。

「喔,你很不一般呢,力量一千五百、魔力一千,能使用全屬性的魔力。看面板比那些嘴上說說厲害的聖騎士厲害多了,但還是差老子一點。」

「什麼意思?」

「我能看著一個人的臉,將他的狀態和能力質量化——達特拉.萊可利斯。」

比爾覺得棘手的咋舌一聲。

自己可沒告訴他名字,情報就已經被看光光了。

「偏偏是只有勇者名……」

如果說他看得到一個人的狀態,連名字也可以,那身分或許也可以,只是沒有道破而已。

趁著比爾驚慌時,坎納利踏著重步邁進,迅猛的帶刺拳頭朝臉襲來。

絕對不能跟他硬碰硬,比爾偏頭躲避後抓住坎納利的手腕與手肘將他過肩摔,再度後撤。形式不明朗,不是在扣著秘密不用的時候了。
比爾輕輕拿起腰後的曼陀羅取下纏得很緊的白布條,露出了黑曜的劍身。

他看比爾的眼睛抽動一下。

「哈哈哈哈,你那武器是怎麼樣,老二喔?」

「這根雖然長得奇怪了點,但用起來意外的好用,要不要試試看?,」

『瞬型——閃光』

有力的腳法再度發威,比爾拿著曼陀羅奮力揮出,但看到他直接裸手隔擋這帶毒的武器,還是擔心地喊著「小心!」。碰的一聲,曼陀羅竟然在他的左手臂上打出火花,坎納利右手擊出反擊,比爾喊出招式名『幻型——鬼霧』運用半劍技化解攻勢,抓到空隙,反身一腳攻擊身體中段的橫膈。

比爾心想,橫膈受創呼吸一定很困難吧。不料對方拳頭一抬又是一拳,力道相比之前又更快更強。

他一閉氣,雜亂的拳頭從四面八方襲來。

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出拳。

連打速越來越快。

比爾只能疲於防守。用『守型.岩鐵』收緊全身肌肉,採三戰立站穩身體承受傷害,觀察著對方動作出現破綻那一刻反擊。

「在打到你跪下來之前,我不會停下來的!」他吼著。

火花不斷閃爍,要是軀幹還是臉埃上一拳都有得好受。如他所說在他喪心病狂的連拳揮出之後拳頭就沒有停下來,也再也沒有過換氣出現片刻的破綻,攻擊速度也沒有絲毫降低的跡象。

(找不到反擊時機!)

反倒是自己在換氣時露出破綻,挨上了一拳,跪倒在地。

「嗚。」

承受大量攻擊的劍身竟然被打得發紅發燙。另一邊坎納利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疲態,比爾甚至注意到他連換氣的動作都沒有。

「這根本不是肺活量很好的程度了吧?」

「至從莫名其妙來到這裡之後,發現我可以在高強度的運動中也不需要換氣,從揮出第一拳開始就不可能會停下。只要有這種身體,在哪幹架誰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他展示自己的身體,得意地炫耀。

「近身戰無敵的意思啊……不過好像不是不能攻克。」

一瞥他左手的刀傷,比爾竊笑道。

還沒有人能在這猛毒底下存活,不知道對勇者如何。現在能做的只有盡可能拖時間,看看結果如何。

『體能強化』增加了身體的機動力,注重快速接近敵人展開一劍脫離戰術的『瞬型.周割』靠近拔劍畫了個圓,順勢『常型.烈火』從對方的左肩一直斬向右腹,斜向的斬擊。坎納利承受著傷害打出反擊拳被壓低身位閃了過去,抓準空隙對著坎納利的腦袋就是大迴旋踢。

打完收工,後撤。

被一通行雲流水的連技擊倒,他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身上侵入的毒素又更多了。

「媽的,好痛。奇怪……我的左手沒有感覺了。你做了什麼,喂!?」

他最先受傷的左手開始顫抖,毒發了。

而連續使用還不熟練的劍技,比爾喘著大氣。不過臉上是一副計謀得逞而小人得志的嘴臉。

「你該認輸了,是我比較強。」

坎納利突然癲狂的笑了起來,扭腰擺拳,

「本來是不想用這招的,因為手會非常痛,既然拳頭沒有感覺,那就沒有後顧之憂了!『金黃草解放,鏖殺拳』!」

肉眼可睹的鬥氣從他的身體內部往左手聚攏。

拳頭向前一刺,比爾直接被巨大的拳風吹飛,撞破了看台下面的牆壁,出界;留在擂台上的坎納利也趴在地上失去意識,結果為平手。

「咳咳咳咳咳……花惹……我還以為我會窒息,如果被捲進那個真空裡,說不定會死。」

滿臉是血,一瘸一拐地走回擂台,伸手檢查他的呼吸,沒有;心跳;沒有。

心中感慨萬千,「這傢伙只是嘴臭了一點,但還沒有做過壞事……」

醫療團隊進場,把比爾、以及坎納利的遺體帶走。


「咦,坎納利沒有死?都已經沒有呼吸根心跳了!?」

「對啊,他從昏睡中醒來後還很有精神的嚷嚷『要去找那個混帳復仇!』」

坐在休息室中,名為莉莉的勇者靦腆的說著,還學著坎納利的口吻卻又過於溫和而不像,果然很可愛。

「他的身體好像是『不用呼吸也可以的體質』。」

「不用呼吸?」比爾一臉震驚、不敢相信。

就比爾的認知,呼吸是提供人類生命能量的本源,這裡也一樣。人可以幾十天不吃飯、幾天不喝水,就是不能幾十分鐘沒有呼吸。

動用了地球上父親的知識,他記得——

『死亡的定義是腦幹失去作用,心臟跟肺臟失去功能也只不過是少了泵浦而已。』

「不會吧,他的細胞該不會能自己獲取氧氣吧?」

不用肺呼吸,「那跟魚用鰓跟昆蟲用氣孔呼吸不就沒什麼兩樣嗎,好噁心的感覺。」

如果是這麼解釋就通了,戰鬥中對橫膈造成傷害也沒讓他氣絕倒下,只有僵直。他之所以還需要呼吸,也不過就是在放鬆的情況下腦幹反射地幹活。

「我懂了,他穿越獲得的天賦是『能自給自足的細胞』不是『超強的肺活量』,難怪怎麼攻擊都不會累……作弊啊!」

「這就是勇者啊。」莉莉很肯定的點頭。

丹尼跑了過來,看著全身是傷的比爾,開玩笑著調侃:「變帥啦,比爾,這麼帥還是第一次看過。」

「本來是想說無傷完封那傢伙的,左小臂粉碎性骨折、肋骨斷三根、腹膜鈍性挫傷……」

「別說了,聽起來好痛!不過還真有你的,明明只是個學生卻打倒了勇者,莫非你也是勇者?」

比爾心想「哇靠,還真會猜」

尷尬地笑著說:「怎麼可能。」

休息室的門又被打開。

「——啊,米娜小姐。」莉莉看見了米娜率先伸手打了聲招呼。

「怎麼傷得這麼嚴重?」一邊走著一邊來到比爾身邊彎腰在耳邊耳語道:「小艾不會怎麼樣吧?」

「先關心我一下吧……不會有事啦,受的傷不會共通。」

「呼~那就好。」

「才不好,先關心我一下啦。」

又再度被無視,比爾二度抱怨。

「不好意思冒昧問一下,最近看到比爾跟妳走得滿近的,請問一下你們的關係是——」

「女朋……嗚!」

「呵呵呵,只是朋友而已啦。」

對於想聽八卦的丹尼的提問,比爾要面子的說出是女朋友前被米娜一個肘擊重擊肚子阻止,比爾面容發白抱著肚子,想必一定很痛。一旁的莉莉看著這逗趣的發展偷偷笑著。

「我是傷患欸……」

「再吵,回房間後會把妳摸到發不出聲音唷。」

(尾巴是會被橫著摸、還是豎著摸,難不成要進攻人家最敏感的根部嗎!?)

比爾臉一紅,心想的都是自己被摸到會全身癱軟,發出羞恥聲音的地方。

待了許久,比爾覺得休息夠了遂起身離去。並轉頭提醒米娜:「下個禮拜前,我會好起來的。」

「恩。」

「那個……比爾先生!下個月的……」

莉莉從背後起身喊道。

「怎麼了?」

「不……那個……沒事,下次再見吧。」

他果然好害羞。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