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與白篇3】無法逃避的責任

Oldchild | 2021-10-15 02:50:37 | 巴幣 0 | 人氣 49

連載中星之亞索蘭物語
資料夾簡介
碰觸到爸爸藏著的劍後,變成了大罪人,展開的冒險故事。

「九年前,人家逃避了。一切都要從那天看見的雙月開始,人家作為降臨失敗的勇者附身在札克
身上……喂喂,才剛開始就已經用一臉不解的樣子看著人家,後面會更複雜唷。」

正要說明前因後果就看見卡莉絲塔的表情一副天要塌的表情看著小艾。

因為已經是預料之中最好的開始,沒被一刀劈死,小艾苦笑玩笑道。

冰冷沒感情的機器繼續道出她不為人知,但又廣為人知的過去。

「初來乍到失去了部分記憶以及還沒覺醒力量的人家,也就是札克,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在森林裡重傷了。在萬分絕望情況中拯救人家的人,是左右人家一生……兩次人生的一家人,姐姐索菲亞和弟弟修雷特。之後為了生存,作為札克的人家佯裝失憶住了下來,然後……無可自拔愛上溫柔的索菲亞。」

小艾苦悶的表情裡真情流露出一絲開心。

「人家永遠無法忘記那一天,祈神祭前夕,所有男人們都在外面準備祭典的木材,結果不幸遇上雪崩,被困在山上好幾天。就只是這幾天的空檔,村內遭受強道入侵,留守的人不是被帶走就是被殺掉了。」

卡莉絲塔頓悟到比爾那天之所以對【雪崩】保持敵意,甚至到了不理智地步,原因就是這個。

「作為村內唯一會魔法的人家,很快前去救援被帶走的芭絲特(貓人)們,可是……還是來不及。那時的人家沒能保護好重視的索菲,也沒有保護到修雷特最愛的小安娜——她們都遭到梅森那個人渣侵犯,那天也是人家……第一次殺人。」

小艾用著不像平常對父母的稱呼,道出了悲劇的第一幕。

「回去的路上還碰上最強勇者追擊,以一隻右手為代價,還是讓大家成功會合。」

如果故事斷在這裡,那麼札克的故事就是一段黑暗的反英雄故事,闡述他對至愛的癡情以至於違背本來的良心也要救出心目中的公主。

但,札克的定位可是故事裡的反派。

「那時的人家鼓起勇氣向索菲告白,不,應該說是求婚。啊啊,怎麼著,她在我的面前舉刀自刎而亡。很好笑吧,第一次告白就害死自己最愛的人,啊哈哈哈哈哈哈……」

拿著自己的痛苦開著玩笑,小艾幾近瘋狂的嘲笑自己;卡莉絲塔聽著是一點也笑不出來。

「她死了之後,我很快設好一個新目標……懲罰傷害過索菲的壞人,順便查明為什麼要迫害貓人,然後,不用說了吧——成為了你們口中的……大罪人。」

一陣長長的沉默。

「大罪人……我一直追尋的大罪人原來就是妳呀……」

她俯首黑著臉起身,好像有種情緒散發出來。

大概是要殺了我吧,嘛,也算是給予她說過「罪該萬死」的我應有的制裁了——小艾這麼想著,也就坦然的接受了。

結果臉頰受到柔軟的擠壓,她無預警地被擁進了卡莉絲塔傲人的上圍中。

「嗚,卡莉絲塔小姐,這是?」

「抓住妳了,不會再讓妳逃走了……我們的緣分原來就是這麼開始的。」

她笑咪咪地說著,有點俏皮。

「人家可是貨真價實的大罪人唷?」

「笨蛋,被世界針對任誰也會反抗吧。我也看得出來,艾一直是個溫柔善良的孩子。」

小艾有點無法置信。

無法承受世界上沒有索菲的事實而墮落成魔的自己,把世界攪和一團亂後逃避的自己,竟然被修雷特以外的人輕易諒解。

所以無法相信。

「謝謝妳,卡莉絲塔小姐,得到妳的諒解人家真的很開心。可是——人家還是不能陪妳去阻止比爾。多次的失敗讓人家總算明白,自己只是一個什麼都做不好……不對,是把事情越用越糟的廢物。如果要對她們贖罪,就是什麼都不要做,好好待在這裡就好。」

不領情地撥開卡莉絲塔的手。小艾兩手一攤,搖著頭說著放棄的喪氣話。

彷彿擺爛,「我就爛」的態度,實則是經歷這麼多事的坦然和妥協。

在她兩段人生中,已經把能做的都做了。

一度懷疑是自己的能力不足,索菲亞、安娜也才相繼離去,所以用比爾的身體發瘋似地鍛鍊過肌肉,小艾的身體則發了瘋似的精進魔法;結果還是落得修雷特死亡,全世界的人都不好過的現在。

內心在多次失敗中已經定型自己為「失敗者」,是連自己都不需要的廢物。

所以,放棄了一切。

「妳這哪是贖罪!明明就是為了逃避和不負責想出來的冠冕堂皇的藉口!」

卡莉絲塔突然叫道。

這裡大聲的爭執引來周遭小孩的目光,然而兩人完全不在意。

「不然人家能怎麼做?人家已經試過反抗全世界了!但世界仍以絕對的惡意否定至經為止的努力。這樣的世界……讓比爾完全重置或許才是對的!」

被卡莉絲塔一句強烈的訓斥正中天元,喪志的小艾鮮少露出了受傷的情緒,為了保護自己的立場第一次向卡莉絲塔大聲辯護。

「妳就要因為這樣放棄還在妳手心裡的羈絆嗎?」

跟小艾強烈的語氣相反,卡莉絲塔的語氣輕而慢,言語卻有著更有力的力量。

「薛律、莉莉、麗妲、米娜——」手覆在胸口,說:「我!我們每一個人都愛著艾啊!」

雖然小艾和有一個人(莉莉)她根本不認識,和另一個人(薛律)的羈絆不是很深,但小艾還是被話語感動的摀著胸口。

噗咚——

是心臟跳動的感覺。

但,

現在的她不想有活著的感覺,因為活著會很痛苦。

所以小艾蓋住了自己耳朵,搖頭著否定一切:

「別開玩笑了……愛我們?大家一定都恨透我們這個失敗者了!」

「妳們不是失敗者……」

「妳又來了……」

再小艾完全說完前。卡莉絲塔抓住小艾的雙肩,認真的看著小艾說出:

「是逃避一切的膽小鬼。」

小艾啞然,眼睛瞪得大大的。

「逃避痛苦、逃避現實的妳,不只大家…連那位偉大的父親留給妳的愛都忘記了嗎?」

『滴答』

頃刻間,淚水縱橫……

閃瞬而過修雷特過去的一言一行,從初次見面的冷漠到成為父親後的溫柔;前世分別前不捨裝作堅強的臉再到現世重逢時真摯感動的臉。

在深刻感受到愛的那刻,分別時帶來的衝擊就有多大。

感覺空蕩蕩的胸口突然有了被萬根針刺過的劇痛;但又同時暖暖的。

「嗚……啊啊……」

小艾跪了下來,抱著胸口像個孩子哇哇大哭起來。

眼前灰白的世界被重新上了濃厚的顏色,皮膚漸漸感受到溫暖。

修雷特死後封閉的心靈,停滯的時間再次流動起來。

很痛、真的很痛,幾乎痛得要死了。

「原來……人家連這麼重要的東西,都逃避了……」

卡莉絲塔眼睛裡也轉著淚水,抱住小艾,順著頭髮的方向輕輕撫摸。

「痛嗎?」

「嗯……」

小艾帶著啜音點頭。

「後悔嗎?」

小艾用力搖了搖頭,否定道:

「不,雖然痛苦……但是人家的內心都被爸爸的愛填得滿滿的,人家也為了回應這份愛全心全意的努力過了……」

臉頰泛紅,小艾帶著淚水的臉上揚起幸福富足的微笑。

「縱使永遠失去,羈絆與愛也會永遠留在心中。在過於漫長的五百年歲月裡不斷失去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說著這句話時卡莉絲塔顯露出憂傷,但臉上同時帶著一絲笑意。她果然很神祕。

「啊啊,可是一個人活在這樣的世界,人家還是很不安。」

小艾垂下了耳朵和視線,害怕地抱住自己發抖的身體。

修雷特在她的心目中重要的程度如同星系的恆星之於行星。

修雷特是慈愛地給予溫暖的太陽,艾是圍繞著太陽轉的行星。如果沒有太陽,那麼行星就會變成漫無目、沒有溫度的流浪行星,直到來一場盛大的行星碰撞之類才能結束生命;或著……在流浪的途中被其他恆星接納。

「呵……跟妳爸爸說得一樣,艾很依賴別人,總是要有人陪伴才能拿出勇氣。」

軟弱的樣子被看得一清二楚。

小艾覺得害羞,但又覺得無比輕鬆。脫下面具後的自己,是個無法獨自面對黑暗,在失去光亮會歇斯底里大哭大鬧的膽小鬼。

「不嫌棄的話,我來成為讓妳盡情依賴的重要人物吧。」

「——」

「我保證絕對不會丟下妳不管,無論妳是什麼樣姿態我都能全部接受。而且武藝高強的我還不會隨隨便便就死掉,沒有誰是比我更好的人選了,對吧?」

「真令人安心——才怪!這算什麼!?只是口頭承諾這樣空泛的保證,要人家怎麼去相信呀!?就連名義上是姐姐的索菲,還有身為父親的修雷特都丟下我們不管,自顧自地走了!」

小艾激動地喊叫著。

不是不想信任,只是對於口頭的保證,當年就有被索菲這樣坑過的經驗。

「原來如此……明確的關係嗎——呵,這樣的話……」

被如此說著,卡莉絲塔摸著下巴思考後,對內心的想法認同地點了頭。她做出了選擇,扶起小艾的臉龐,無預兆的對準嘴唇親吻下去。

小艾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驚訝地瞪大雙眼,在瞬間還是如溫馴小貓順從的閉上雙眼,好好感受唇間的感受。

好柔軟——

雙唇分離那刻,牽起了涎線。

先臉紅的是小艾,還在吃驚中摸上自己還留有餘香唇峰。

「這就是我的答案,能夠相信我對妳的感情嗎?」

小艾恍惚間點了點頭。

「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我……人家不覺得自己能給妳幸福——」

小艾抬眼卑微地疑惑著,沒有自信,對自身充滿懷疑。

就太陽來說,卡莉絲塔太過耀眼,如機械降神般不講道理、毫無瑕疵的完美。

「為了所愛之人與世界為敵的這份情操很浪漫呢。我怎麼說也是個女人,也希望能被這樣的人愛著、守護著,接下來的日子肯定會很幸福——」

「人家是個膽小鬼,大罪人,這樣不堪的我真的有資格能永遠待在妳的身邊嗎?」

小艾弱弱的問道,幾乎沒有發出聲音。

得到了卡莉絲塔溫柔的首肯。

「五百年——在我因為人類的私慾失去所有家人,找不到未來的方向時,做出了與妳一樣的事。憎恨著人類,殘殺過人類,留下一個滿目瘡痍的世界獨自後悔。我之所以一直追殺大罪人,或許動機只是潛意識想殺死那個不成熟的自己而已吧。但,現在已經不會了,我想拯救妳,也想拯救我自己。」

她向小艾揭露人生路上的悔悟。

聽起來,和自己的過去有幾分神似,愣愣地眨了眨眼。

「人家都沒有聽妳說過——」

「妳也不會跟誰都說自己是大罪人吧?」

「也是——」

「能理解互相的痛苦,有著一樣沾滿鮮血的雙手、一樣衝動犯下無可挽回的過錯的過去,只有能站在同樣立場上的我們能肩並肩攜手邁進,對吧?」

「啊啊,妳也是壞人真是太好了。」

對自己將塵封的罪惡坦白,讓小艾覺得真的被信任,心裡感到安心不已。終於不是因為悲傷、自嘲,而是真的感到開心而燦爛的笑出來。

不惜搬出黑歷史也要站在同樣地位的決心,算是感受到了。

黑暗的底部,自己不是一個人。

「妳的父親跟我說過關於妳的名字的由來——妳的母親祈願妳即使身處黑暗也能如天上的后和妃們發亮,成為身處黑暗中徬徨無助的人的伊歐(IO),艾(Iah)。」

原來如此,人家只聽過媽媽說過名字的由來是來自天上的星辰和月亮。原來我被這麼期待著,祝福著,並不是被詛咒不幸的孩子——小艾這麼想著。

「呵——」

仔細想想,他們取名還真是精準。照亮夜空的月亮也是需要太陽才能發光。

「與祈願之神同名的祝福名,是祝福妳能完成自己的願望。即使品嘗過挫折仍不斷往目標前進、祈禱著,夢想一定能開花結果。小艾有什麼夢想嗎?」

「有啊,但不巧的是,想創造跟修雷特一起活著的世界的夢想已經被毀掉,不可能實現了——」

『去完成妳們沒有完成的事情。』

修雷特臨終前的話語穿過腦海,小艾想起了最初沒完成的事。

復仇、搞清楚迫害貓人的世界真相,都不是。

「對阿!最初沒完成的夢想是——成為英雄。」

露出牙齒笑著,小艾伸出纏著繃帶的右手,做出V字手勢向信任的卡莉絲塔正式的自我介紹:

「人家是艾,艾.諾莉.比楊德.芭斯特。小小的我有大大的夢想,是要成為受人景仰的英雄的男……噁不對……女……總之就是要成為英雄的人。」

雖然耍帥時有點掉漆,但心意足了,也恢復了往日的積極。

小艾放下玩笑的臉,望著卡莉絲塔,很認真的問道:

「能陪這樣弱小不堪、沒有人陪伴就會孤單的要死的小貓,完成她天方夜譚的夢想嗎?」

「是。」

溫柔地守候在身邊,卡莉絲塔回答道。

「英雄是要拯救世界的存在對吧?雖然開局的第一步已經被自己搞砸了,而且還是這樣毀掉也無所謂的世界呀……唉——無可奈何,人家就是誕生在這個世界……」

手插著腰,無奈地吐出牢騷,仰頭看著漸漸沒入黑夜而變的紺藍的天空。

仰頭的姿勢漸漸誇張,最後變成下腰,頑皮地看著身後守護著自己的卡莉絲塔。

「不過能守護這個與妳相遇的世界,也不壞呢,卡莉~」

「卡莉?」

卡莉絲塔歪著頭一臉不解。

「稱呼暱稱可是親暱的象徵唷~~可愛吧。」

恢復正常的姿勢,她回頭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顯然,卡莉絲塔很不習慣,尷尬的笑著。小艾對此冷淡的反應不滿的鼓起臉頰。

倒是開心一下嘛~~

為了回應不計過去也愛著自己的女孩的期待,所以,

「既然說出了夢想,就為夢想先踏出第一步吧。嗯,先去找到小麗妲吧。人家不小心把她一個人留在森林裡了。如果她沒有死於那場災害,肯定被收養在孤兒院裡,糟糕一點的話就是被人販子賣到奇奇怪怪的地方,那就很麻煩了;得不斷尋找她的下落,被救出來後也要好好的輔導才能讓她重新綻放笑容呢。」

小艾伸出手指構足成為英雄第一步的藍圖。對於第一步,小艾想得很遠,也有做好最壞的打算的備案。

然而,

「關於麗妲,艾已經找到了她,在死前把她的下落託付給了我,現在正在附近治療受傷的眼睛。」

「才第一步就被打亂啦。」

小艾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

「事事無常嘛。不過,也因為這樣,我確定了艾還是殘留著無法對弱小的生命見死不救的善良。所以,關於第一步,我希望能先拯救還在痛苦中的「妳自己」。」

經過一段日子的思考,卡莉絲塔總算搞清楚了三號艾口中說得「拯救另一個自己」的請託。指的是自己的本體,不是小艾。

「妳的另一個分身,在死前哭著向我求救。『另一個我也很痛苦,求求妳救救她』她是這麼說的。」

「救救她——她是這麼說的吧。」

『要是妳和我哪一個不小心走偏的話,請務必阻止對方喔。』

想起自己和自己為了女宿誰住議題爭執的早上,本體對自己下達的強制命令,小艾揚起了嘴角自言自語道:

「這麼說來,比爾也認為自己做錯了吧——這是人家無法逃避的責任,沒有拒絕的權利吶。啊啊,這樣算是妳自己拿著石頭砸自己的腳吧,比爾。」

隨後轉頭面對卡莉絲塔,向還處於夕陽明亮處的她伸出手道:

「人家一定會拯救她的,但只有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所以,請求妳牽著我的手,將這份祈願傳達出去。」

「恪守妳的願望,如果能將那孩子從悲傷的泥沼中被拉上來的話……」

那隻小小的手被溫暖的手牽住,抬頭仰望眼前嬌艾卻又有不符合外表的強大的女性,再也想不到有比這更安心的存在。

只要有妳在,就有自己什麼都能做得道的感覺,就連成為英雄也不在話下——望著彷彿不會在鬆開的手,小艾感動地幾乎又要掉下眼淚,但還是想在好不容易帥氣的時候繼續保持帥氣。

所以,

「對了,卡莉——關於那個吻,應該不是一個母親對於小嬰兒那樣……而是那個,對吧?」

小艾暗示性的將兩隻食指相互敲打著。

「對於沒有血緣但最堅定的關係,當然是戀人囉。」

欸!!!!!!!!!!!!!!!!!!!!!!

本來心存僥倖,沒想到對方來真的。

「不是,喜歡上一個人總該有個理由吧?」

她可以輕易說出喜歡上卡莉絲塔的二十個理由,還不帶重複。

「從初次見面開始,不管是艾還是比爾,都給我一種奇妙的感覺,也是這個——命中注定的感覺吧?」

羞澀的她聲音越來越小,不斷用敲擊兩食指來分散注意。

想不到五百歲以上的她也有如此天真爛漫的一面。

「這樣呀,說到這個,人家也……是那種令人目不轉睛,忍不住回頭的感覺,對吧?」

「嗯。」

兩人相識歡笑著。

「既然是戀人……」

所以,小艾很直接用雙掌掌腹發出「啪啪啪」掌聲這樣簡直不是暗示的動作,並更深入的問:

「所以這種事也——」

卡莉絲塔身體靠了上來,對著小艾咬耳朵:

「那種事,要等麗妲先睡著之後才行——」

說出來後,她的臉頰上染上嬌羞的紅豔。

——嗚哇,不用以「我家有養貓」、「我家貓會後空翻」就約到了,我真棒。

小艾彎起嘴角,腦海裡自戀地感嘆,然而她發現一件滿重要的事。

她還是只能以「她」稱呼這件事。

要發生夢寐以求的成長,必須把「她」換成「他」。

「嗯,真的很值得把比爾打一頓,然後搶走曼陀羅。」

小艾對於自己的想法認同的點著頭,對於拯救比爾這件事,小艾又有新的動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