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學院篇9】斗篷之下

Oldchild | 2021-08-29 16:01:09 | 巴幣 0 | 人氣 38


幾天下來,我與米娜兩人在城內四處溜達,為的就是尋找被帶走的小艾的下落。

也曾偷偷回到競技場附近試著將米娜近期教我的魔力感知開到極限,然後感官變得太敏感,噁心到吐。

除了擂台周圍還能感知到些微的魔力氣息,離開競技場後就再也追蹤不到他們的魔力,彷彿這兩人從這個世界上蒸發一樣。

我幾乎想放棄,但是米娜拿著把柄牽制我:

「在找到小艾前,不準給我放棄,不然就把你拱出去。」

就像是被米娜拿刀架住脖子一樣,只能聽命於她、任她宰割。雖然她敢這麼做的話,也會因為「真王復興會」的關係跟我同歸於盡就是了。

看來她是鐵了心要找到小艾就是了……老實講還真的有點開心。

本來想利用曼陀羅的特性,製造出第二個小艾交差。

但這一定不行,現在製造出的小艾是基於現在的我製造,跟被帶走的基於四個月前的我製造的「小艾」會有氣質上的差異,要形容的話就是超級直男與半個小女孩靈魂的小女孩吧?

為什麼會這樣?

啊啊,一定是班上那些臭男人帶壞人家,恩,一定是這樣。

所以拿這種東西交給米娜,怎麼想都是妥妥的BE結局(壞結局)的徵兆阿;甚至已經可以看到我們兩因互控各自的秘密雙雙被絞死,被當晴天娃娃的未來。

我們還是漫無目的地尋找,甚至認為小艾已經不在這個城鎮內了。

直到今天早上。


早上,城內下著暴雨,路上是一點人煙都沒有,而且預定的比賽都被那天的事件打亂,大部分的學生都窩在宿舍中休息。

米娜幫我把頭髮紮成馬尾,儘管之後我還是會進入比較安全的【勇者化】狀態,但她仍堅持要這麼做,那已經是她每日的日課。

望著外頭的暴雨,我嘆了一口氣,或者說鬆了一口氣:

「今天應該是出不了門了,抱歉了,米娜。」

「沒關係,只要不放棄就行了。」

她把絲帶拉緊打成蝴蝶結,滿意地笑著:「完成了!」

看著鏡中的自己,也滿意地露出笑容。

「謝謝。」

「妳啊,只有在這個時候會變成小艾。」她捏著我的臉頰。

「是嗎?」

感覺跟米娜住在一起後,自己的身分認同障礙與性別認同障礙又變嚴重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想法每天都在不停較量。這樣算是人格分裂嗎?

叩叩叩叩叩,

突然有人在門外猛敲我們的窗戶,頻率很快、力道又大,聽起來超級不耐煩。

這個既視感——

我轉過去。

濕漉漉的玻璃上被黏上一封信。

「啊啊啊!啊……」

對鬼十分膽小的我直接軟腳,唯一的貢獻是指著窗戶驚聲尖叫,甚至險些昏過去。

「咦,這裡可是五樓喔?雖然好像有些方法可以爬牆啦……」

米娜毫不畏懼徑直走向窗戶,艾則躲在她的身後。

「米娜,要小心一點,說不定是陷阱!」

拿到信,上面大大寫著:『致艾.諾莉.比楊德』

「不是懷特?也不是我的字跡,而且這個字跡……」

這世界上知道我全名的人,除了爸爸、小艾還有米娜以外應該沒有其他人才對,這個人到底是誰?

我小心拆著信,先前還用手搧動氣流將味道送入鼻子,沒有奇怪的味道,應該沒有毒。

信上字有點被水暈開,但還能識讀。

米娜的樣子看起來看不懂信上的字,很正常。

「這是只流傳在貓人間的文字,我翻譯給妳聽。」

我很快就讀完了信上內容,因為內容很短,也沒有任何主旨,就像是下指令一樣。

內容如下:

『艾.諾莉.比楊德小姐,請妳一個人來到南邊城區的「夢天堂」』

然後就沒了。

「……什麼跟什麼啊?」

我想我現在是滿頭黑線。

雖然資訊很少,但我覺得這個人肯定就是那天的「斗篷人」,他一定知道小艾去哪了。

看米娜的表情,我確定她也這麼認為。

不過說到主城的南邊城區,我好像從來沒有去過呢,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吶,米娜,這個南邊城區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這個城鎮最不好的地方,小艾居然被帶到那個地方。」

如此斬釘截鐵地形容,如此恐怖的表情,到底是什麼樣的鬼城!?

「具體來說?」

我做好了心理準備,繼續追問。

「那裡是米迦勒的不法地帶,最多的就是妓院。」

妓院。

……妓院。

欸?

不知道是我變得純潔還是怎樣,一時半會無法理解這兩個字的意思。

「就是那個……那個花錢獲得肉體上的娛樂場所對吧?」

「恩。」

「還……好阿,沒有想的危險。」

不如說聽到是肉體碰撞的場所還有點興奮。

「很糟糕阿!想想看這麼可愛的小艾被帶到那樣的地方會被怎麼樣!」

會被怎麼樣?

我試著認真思考一下。

妓院和可愛的小羅莉。

欸!?這不是超級糟糕的組合嗎——

我記起在櫃子中無助的自己聽到的話:『如果是個小女孩就好了。貓人小女孩現在行情很好,可以賣個好價錢。』

我臉一黑。

被做那種事的機率,還真的非常有可能!

『不要阿,太大了根本進不去的!會壞掉的。呀啊啊……嗯,好痛、好痛啊,叔叔!』

我彷彿可以看到小艾嬌小的身體被尋求療癒的陌生的大叔壓在身下,無視小艾的哀求,被跟曼陀羅劍柄一樣的玩意殘忍破防;一度感覺下體隱隱作痛而夾緊雙腿。

想著感到一股噁意上來的我摀住了嘴,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一方面是不能接受跟自己長一樣的小艾被男人的那根侵犯,我早就決定好只跟女生發生關係,我又不是同性戀(心理上)!

而且要是真的發生最糟糕事態後,她回到我的身體裡面等同於自己經歷過那遭遇,絕對會腐朽我的精神。

像索菲、像媽媽那樣……一直活在恐懼中。

「我們趕快走!!!!!!!!!」

光速拿起曼陀羅跑了出去。


「要趕上啊、要趕上啊!」

即使外面的雨勢很大,我還是在雨中奮力地奔跑,遠遠甩開了後面的米娜。

穿過了學院所在的中央城區;繞開了不能通行的王城區;經過了商業繁榮的主城區後,終於來到了充滿人性各種慾望的南邊城區,當然也可以稱這為「紅燈區」。

一踏足這個充滿慾望的街區,即使是雨天,也有很多嫖客投入金錢尋求肉體的歡愉,一堆娼妓在所屬單位拉客。在娼妓中不乏雛妓以及亞人,以出賣自己的肉體來換取生存下去的權利。

更糟糕的是被強迫在這勞役的「性奴隸」,她們看向窗外的眼神根本毫無溫度,明明離自由只有一窗之隔,卻被脖子上的項圈束縛住了身體,還有靈魂,淪為悲慘的洩慾工具。

這裡沒有配備任何警務人員、衛兵、憲兵,是主城中的法外之地。

「要是能鍵入搜尋地址就好了……」

走了好一段路,走到暴雨都停了才找到信紙上指定的店家……「曼陀羅」的「地圖」在這根本沒有用!複雜的建築群跟像素點一模一樣。

結果我一直都搞錯了,盲目地認為上面指定的店家大概是南邊城區最不起眼的店家,所以繞開了南邊城區最精華的中心,一直圍繞外圈尋找。

結果繞了外圈兩趟都沒有找到,於是抱著嘗試的心態走去中心地帶看看,結果立刻就找到了——那斗大的招牌「夢天堂」就掛在這金璧輝煌大樓的上方。

這棟高樓拔地而起,是南邊城區中最高也最顯眼的。

看著即將進去這棟建築,「哇~~」是最符合我現在心情的狀聲詞。

我再次打開信封,拿出信紙檢查自己有沒有看錯。

「沒有,就是這間了。啊啊,這還真是……跟隱蔽稱不上的地方啊。」

信封中除了信紙還附有一張硬質小卡,這大概是一種類似貴賓卡、會員卡的東西;這接下來應該會用到,我順手收到口袋中。

我來到那棟建築的門口前面。

因為這裡沒有任何警務人員,所有店家的門口都有配備幾名武裝保全站在門口。

「先生,這邊請。」

這時那張卡就派上用場了,透過給路口保全查閱這張貴賓卡,我被保全帶進店內。

一樓是酒廳,酒保、舞女、酒女、牛郎什麼樣的人都有,當然還有許多人是消費者。很多人都在這裡喝酒,享受左擁右抱的感受;也有人是在物色今晚的對象,然後帶著他們前往二樓開房間,享受充滿激情的夜晚。

保全將我和那張貴賓卡交給內部服務人員後,服務人員隨即引領我往更高的樓層前進。

「這是要去哪呢?」

「這位客人,你指定的房間是在鄙店的頂層。」他恭敬地說著。

不得不說,這棟建築不止外觀奢華,連內裝也一點不馬虎。而且隨著樓層的增高,奢華程度也不斷提升,隔音效果也在不斷提升。

二樓「啪啪啪啪!」

三樓「啪啪」

四樓「啪!給我叫!」

五樓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肉體碰撞聲與激情的喘息聲。

這段路對一名健全的男孩還真煎熬啊……為什麼要選這種鬼地方見面啊!!!!!

終於,我們到達了頂層,那名服務人員推開門後,我第一個感受就是。

是個正經的辦公室欸。

隨著視線的延伸,我總算見到了寫信給我的那個人、那個帶走小艾的人。那個人就坐在正對門口的辦公桌後,而且還一直帶著兜帽。

他開口說道:「等你很久了,艾.諾莉.比楊德小姐。不對,現在應該要叫你威.廉.先.生,對吧?」

然後斗篷下面露出了一抹神秘的微笑。

這聲音……

「你就別再把斗篷蓋在頭上裝神秘了,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拿下來吧。」

「哎呀哎呀,注意到了?」

「啊啊,再遲鈍也該注意到了。」

他發出鼻息的嗤笑,兩手緩緩取下兜帽。

「怎麼,很意外嗎?」

「意外嗎……恩,能跟你這樣面對面說話是很意外——『札克』先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