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26 鎮魂曲即是序曲

奇箱 | 2021-08-21 22:20:47 | 巴幣 1016 | 人氣 78


 
        「注意!」
 
        大晴天,航行順利。
 
        某艘船隻正逕直的開往,不應存在的島嶼。
 
        「接下來的島嶼便是我們對compubrain所在地的線索進行分析後,推斷最有可能存在的位址。」一名穿著黑色西裝,推估應是黑手黨幹部一般身分的男性,對在乘坐於船隻,總數共十七人的部下,用廣播說道:「各位想必也知道這compubrain的重要性,並不要求各位將戰利品上繳,如果找獲到compubrain的話,或自行攜帶,或上呈給組織,端看找到的人如何處置,請各位加油。」
 
        廣播就此結束。
 
        黑西裝的男性,並不是甚麼善類。
 
        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是與黑暗無緣的,但總有一些人像是被詛咒般,從出生開始就必須要與鐵血為伍。
 
        並不是注定,他們沒有被環境壓迫而成為殺手或黑幫份子。
 
        他們從小就不會去想與殺手有關之外的事情。
 
        這不僅僅只是這名男性至今為止的人生,還是這艘船另外十七名部下的人生。
 
        就算用強光去指引他們黑暗的人生,他們也不會理解到光芒的可貴,就是這樣一群人。
 
        「叩叩。」
 
        「請進。」
 
        在西裝男正要離開廣播室時,自己其中一個部下進入了房間。
 
        「…這可不像你啊。」
 
        察言觀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要統領中小隊伍的話,個人的心理與生理狀況都需要把握才行。
 
        西裝男很快就發現到眼前的人與平時比起來,作為殺手的肅殺氣氛完全被壓抑下來了。
 
        「就算你在這次旅行中一再建言,也不會影響最終的決定。與其繼續消沉下去,還不如趕快提振自己精神,否則接下來的探索可能真會回不來。」
 
        行規中,上對下與委託契約是絕對的。
 
        這種事情雙方都知情,然而即使如此,男子他還是再來廣播室。
 
        「既然這麼清楚…為什麼還要這樣做!」建言的男子之前就連說話也失去勇氣,但這幾句話卻比平時還要鏗鏘有力:「那座島實在太不尋常了,我已經在那座島周圍放哨了一個半月,為什麼上報這些事實,上頭還打算要強行進入島嶼啊。」
 
        「上頭必定有自己的考量。」西裝男打官腔說道:「過去也有許多次看似無法執行的任務,不也一一撐過來了嗎?」
 
        「我都說了…那些東西很有可能是那個被稱作為compubrain的東西製造的產物,已經多少人被吞噬了你知道嗎…」
 
        提出建言的男子雙手狂亂的抓著自己的雙臉頰。
 
        他看到了。
 
        在那一個月中他並不是看到了地獄,也不覺得那有多大威脅。
 
        單單沒人再出來過還不足以令人恐懼。
 
        「你的報告上說compubrain疑似控制入島的人們,才提出放棄的建議吧。」西裝男子說道:「雖然我也看過影像,但還不是我們不能處理的程度。」
 
        「你們…你們都不懂啊…那座島…對…要比喻的話…」提出建言男子開始語無倫次的說道:「屍體被拖進土壤中,被殺掉的人活了過來,那已經不是用高科技能解釋的東西了…只能說是鬼在作祟…不,像是土地上的亡靈,地縛靈那樣,那絕對不是我們能處理的東西,不是該視為獵物的東西啊。」
 
        「…」
 
        看到自己屬下慌亂的樣子,西裝男沒有任何反應。
 
        本來這種事情接受於否都是因人而異,但不管特例再怎麼多,能成為殺手的人於心靈上都有一定的強韌,至少不是看到三五具屍體或是滿屋肉末就會反胃的程度。
 
        能夠讓人喪失戰意的風景,那座島到底發生了甚麼?
 
        「兩周前,你作為唯一堅持盯梢到最後的人已經有十足的貢獻,雖說我不能允許你臨陣脫逃,至少留下來看船這種程度的作業應該還能忍受吧。」
 
        「既然這是最大的通融…」
 
        建言男子稍稍平復心情,西裝男心想這下總算是告一段落了吧。
 
        但是對方的臉色隨即又變為慘白。
 
        「不見了…」
 
        「不見?」
 
        西裝男順著對方的眼神,從窗戶外往島嶼方向看去。
 
        「那東西不見了…」建言男子指向島嶼,彷若惡夢再臨一般的說:「不行…不能靠近那座島啊…不能靠近不能靠近不能靠近…他的白絲已經可以辦到吞吞吞噬島外物體體體的話,說不定現在就…」
 
        「…冷靜點!」
 
        「怎麼可能冷靜。」建言男子大吼說:「停機坪的屍體與壞掉的直升機…全部都那麼乾脆地消失…這一定是島做的…我才沒盯梢十幾天就已經…」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哦~~~你看到『我』,把『我的直升機』毀掉的時候了啊。」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诶?」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那聲呢喃,遠比慌張怒吼中的下屬還要細小。
 
        但氣氛這種東西卻這麼容易被控制住了。
 
        「…不是長…官?」
 
        速度出乎自己平時的水準。
 
        建言男子一瞬間拔出自己腰上的槍枝,想也不想地連續開槍。
 
        「…你是誰…你是誰啊!!」
 
        速度僅僅是自己平時水準。
 
        『西裝男?』早在對方拔槍時便消失在槍管前方。
 
        「到底是甚麼時候…難道那種操控屍體的技術,已經突破島嶼的限制了嗎?」過度的恐懼,反而使建言男子抑制自己的慌張進入狀況了。
 
        「就算不知道電極compubrain,只要透過觀察島嶼一兩個月的話,也能猜到這種程度啊。」
 
        西裝男轉頭面向建言男子。
 
        但就像是為了配合他的語氣轉換,她的臉頰正一點一滴地扭曲變形。
 
        「我記得你…」建言男子手扶著門把,一方面暗自抓了數個手榴彈,另一方面恨恨地說:「在島嶼停止活動前進入島嶼的最後兩人,直升機的司機…但你沒飛行載物,又是怎麼來這裡的。」
 
        會變成這樣的狀況,就代表他也死掉了嗎?
 
        「嗯…密閉空間的熱風與爆炸殺不死我喔。」
 
        「诶?」
 
        他知道我想做什麼?
 
        「殺手這一種職業的資料,在我腦中可是多到想捨棄了。」
 
        船上些許嘈雜的談話聲,瞬間消失殆盡。
 
        就像是對方在一瞬間殺掉了除了自己外的所有人一樣。
 
        「不過既然是殺手就該知道吧,殺手只有在完成任務時,才能愜意的走在屍體上面。」
 
        「換句話說你會這樣出來,代表在你眼裡…我已經是屍體了?」
 
        不妙。
 
        超級不妙啊。
 
        那個地縛靈,就在自己眼前啊。
 
        「這也難怪呢,原本以為對方在冬眠中,卻直接碰上最終大魔王,我都不禁為你留下兩滴淚水了。」
 
        「…還有手段。」
 
        已經顧不得什麼compubrain了。
 
        建言男子覺得就算要同歸於盡,也不能放任這東西亂來。
 
        他還能用大量炸裂物來開闢一條血路。
 
        只要把位於船底的地板炸掉的話…
 
        炸掉…的話…
 
        咦…
 
        動不了了…
 
        「『十字架』」
 
        男子此時竟自身喃喃說道。
 
        「把僵硬的記憶重現在人體上,讓身體無法動彈,似乎消耗的體力比較少呢。」西裝男說道:「雖然暗殺前面幾人時比較直接,果然定身有定身的好處,足以應用在製造些許意外事件的設計上呢。」
 
        「記…憶?」
 
        此時太陽閃爍,使建言男子發現了。
 
        一條白絲,從對方的額頭牽引到自己的胸前。既不堅韌也不像是纏繞在自己身軀上,但卻因為僅僅觸碰到自己,四肢與肌肉便無法動彈了。
 
        「這艘船的燃料與食物很充足,正好我很需要呢,重現survive直升機飛翔的記憶實在太勉強,硬是把島嶼存的化學能耗盡了。」
 
        「你在…說甚麼?」
 
        「不過你是以炸船同歸於盡為目的的話,最後得到的結局不是炸死就是溺死呢…但我還想把這艘船當作是回程用交通工具,毀掉的話我也很傷腦筋,不如直接溺死如何,正巧我身體裡也缺乏這種體驗。」
 
        對方毫無邪念的說出天真的請求。
 
        現在他說的還是人話嗎?
 
        那像是把死亡當作是收藏品一般的說法,甚至自己也不在意自己生命的說詞,就是世上唯有十六個compubrain所塑造的人物嗎?
 
        「我不能…放你在這裡…」膽小的殺手無法做出任何事情,只能說出像是喪家犬一般的威嚇:「就算任務是帶回compubrain…也不能…」
 
        轟!
 
        話還未說畢,男子的肉身便受到強烈打擊。
 
        他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突然衝破天花板,像是飛翔一般漂浮在天上。
 
        只見船隻在他落下的期間稍微轉向,駛離了男子的降落地點。
 
        他依舊無法動彈。
 
        就算落到水中,也無法動彈。
 
        然後他就永遠無法動彈了。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真傻呢,明明是稍微想想就懂的事情。」
 
        像是釣魚一般,臉部被一大片黑色皮膚罩住的男子,握住自己手上的白線。
 
        十七條白線。
 
        破碎的廣播室中,那不請自來的殺手不禁嘆一聲氣。
 
        「殺手這種身分,怎麼可能拯救得了人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