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肆繪 戰約 -3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06 19:00:11 | 巴幣 22 | 人氣 53


「求之不得。」
和熙妍露出傲慢的笑,睥睨著景曼。

「好感人喔!」
打轉著淚的夏七七仍緊黏著電視機的螢幕,對於這堂內發生的一切置若罔聞。
和沐凡不禁搔著頭感嘆:「哪裡感人啦?這邊都要開打了呢!這傢伙也太厲害了吧,這種緊張的時候,還不為所動。」
回過頭望向拉門全開外映入眼簾的庭院裡,一場激戰正蓄勢待發。

庭院內的石燈燃起了燭火透亮,微涼的晚風捲翻落葉蕭索,迴廊外側的庭院裡景曼、和熙妍相隔數尺,凝結著的氛圍,在注視的三雙眼下兀自緊繃。
「真是的,感覺像在欺負小孩子呢。」
景曼手裡握著一把長刀,有著菊花紋繩纏繞,似非凡品。
和熙妍雙手插著腰厲聲道:「若以為我是國中生就小看我,可是會倒大楣的喔!我可是『覺醒型』的通靈人喔。」
「掌握了一種天賦嗎?放心吧,對付妳我應該還用不到天賦的力量。」
語畢,景曼笑容竟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鷹般銳利的眼神。

「少囂張了。」和熙妍將右手甩到身後,同時魔法陣憑空劃出,自法陣裡拖出一根標示著禁止通行符號的交通號誌桿。
「『靈具』,吃我一棒吧!」然後奮力揮向景曼。

所謂的「靈具」能力,即是能將生活中實際存在的物品,以靈力創造出來,但力量也跟一般物品相同。和僅限於能創造武器,卻能以靈力加注提升威能的「武裝」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景曼以跳躍移動閃躲著號誌鐵桿的攻擊,儼然游刃有餘。
「竟然能舉起鐵桿,個頭雖小,力氣倒是不小嘛。」
「你懂什麼啦,矮子才符合環保,像你這種高個子根本是浪費布料!」和熙妍以號誌鐵桿做出橫斬動作。
景曼手一撐桿身,竟跳上鐵桿。
和熙妍手一沉,牙一咬,不甘示弱大喝一聲用揮棒動作,將景曼甩出。在半空中翻轉數圈,景曼腳踏在庭院造景的假山上,借力一躍衝向和熙妍。
「笨蛋,自投羅網。」和熙妍往身旁張開雙手,一手掌朝下一手掌朝上,魔法陣再度劃出,一口黑長箱自法陣裡出現,將景曼裝入箱內。

法陣消失,長箱直立落下彷彿就像是人體分割魔術用的箱子。
「It‘s show time!」和熙妍再從法陣裡拖出一把運轉中的電鋸,磨刀霍霍。

和沐凡有些擔心道:「不會玩出人命吧?」
「呵,一段時間沒驗收,這小妮子的招式花樣更多了。」和喜久樂在其中。「老太婆,幫我去廚房拿盤花生出來。」
「你這糟老頭還真會使喚人。」和奶奶一面抱怨一面起身往廚房走出。
「大不了等一下我幫妳按摩來抵嘛。」
「哼,就算你不說我也會逼你這麼做的。」
「順便拿罐啤酒。」
「知道了。」
吐了口氣的和沐凡,吹動眼前瀏海,感覺緊張得半死的自己活像個笨蛋。索性放棄了擔憂,雙手往後撐著,讓身體徹底放鬆下來。
「別擔心,景曼還沒開始認真呢!」和喜久淺淺笑道。

電鋸旋轉的利齒在喧鬧的鳴奏下砍向長箱,才剛嵌入箱中旋即被卡住而動彈不得,一陣僵持電鋸鋸片竟應聲斷成兩截。
「怎麼會?」和熙妍訝異尚未平歇,長箱隨之從內部被切成碎片。和熙妍瞧見刀光本能往後跳開,眼睛卻未離開長箱分毫。

但眼前卻只剩長箱碎片逐次掉落,人卻不見蹤影,和熙妍忽感後方傳來一陣襲人的冰冷,由背脊竄上後腦。
「我手裡的刀名為『菊下恨』,由積層鋼和人骨打造而成,是出自高雄鑄造名匠喜師的閉門之作,一旦拔出必飲血而歸。」
和熙妍緩緩轉身,冷汗不由直冒,一回首只見景曼平舉利鋒,殺氣不言可喻。
「別……太狂妄啦!」
倏然和熙妍鼓動全身靈力,身體周圍滿佈數十個或大或小的魔法陣,從法陣裡生出標槍、交通號誌桿、鍋鏟、指揮棒、電鋸、大槌等各式各樣的器具。
「還不賴嘛,這就是妳的王牌嗎?」景曼將高舉的刀往右下斜揮,讚許道。

和熙妍操控著數十種器具,使其蠢蠢欲動著。
「紛亂吧,蒼穹;飛舞吧,百兵,以靈魂迴轉之漩渦,將無垠黑暗盡皆吞噬,阻擋在前者必遭毀滅!接我這招,『百花撩亂』!」
旋即所有器具夾帶靈力瘋狂射向景曼,恍如漩渦般封鎖了所有退路。

這時坐在堂內的和沐凡吐槽道:「招式名稱前,那段中二病發作的文字,根本是多餘的吧……」
和喜久一邊嚼著花生一邊道:「一般的咒文是以對所借取力量者的宣誓,而這招則是用她自己的靈力發出的,確非必要,但倒也不是毫無意義。」
「因為相信會帶來力量。」和奶奶接續著話,作下結論。
和沐凡笑了笑:「安慰劑效應嗎……」

面對百兵襲擊,景曼倒捉刀鞘使鞘尖朝上,形成一手持刀一手持鞘的態勢。
「二刀流,『百三十六翼斬舞』。」
剎那間,只見景曼身化陀螺般飛旋而出,彷彿周身有著數以百計如翅的刀片,將百兵器具徹底割裂,然後如隕石般朝向和熙妍火速墜落。

感到恐懼逼近的和熙妍用手臂交錯成十字擋在頭前,並別過視線叫喊著。
「哇……」掠過身邊的暴風,使得癱軟的雙腳潰堤,和熙妍因而往後跌坐。

來到和熙妍身後的景曼用刀輕劃自己的手臂,刀飲血入鞘,笑容又恢復如初。
「承讓了。」景曼靠近和熙妍蹲下身來,用手摸著她的頭。「熙妍小妹。」


在激戰結束後,和熙妍氣嘟嘟的繃著臉,對於自己的敗北深感不悅。偶像劇的重播時段,也隨著片尾歌曲響起而劃下句點。

景曼並未久留,和熙妍跟和奶奶在戰鬥後不久也相繼就寢。
堂內再度重拾深宵裡該有的靜謐,和沐凡、夏七七則正襟危坐,面對著以盤腿姿勢坐在褥墊上的和喜久,默默等待著指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