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夏夜狐狸畫》肆繪 戰約 -4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08 19:00:09 | 巴幣 24 | 人氣 90


「我知道其實你們心裡有很多疑惑,但不知從何問起,那麼就姑且安靜的聽我說吧!我若沒提到的,即使你們追問,我也還沒打算要說,現階段你們只要了解我即將告訴你們的已是足夠。」

這場對談並沒有耗費太長的時間,簡單來講在胡萱來訪的那天夜裡,和喜久便已預料和沐凡跟夏七七兩人,勢必將捲入紛爭之中。因而請和奶奶以及和熙妍於隔日早晨,立即動身拜訪「青龍」一脈,尋求傳授的資格。
「爺,教我們不就得了嗎?」
「對啊,喜久爺爺可是玄武宗主呢,何必去找青龍幫忙。」
和喜久澹然一笑。

「呵,既然有更合適的人選,就無須勞駕我這把老骨頭啦。要拜師當然要找『最強』的不是嗎?」
「我是知道『青龍』素來有六大宗脈中最強一脈的稱號,但是他們會同意嗎?再說六大宗脈的招式,還是有所不同。應該不會輕易外傳才是啊?」
「身為最強的青龍,豈會如此小家子氣。而且據傳青龍一脈流傳下來的招式高達三千餘種,即使想偷學也要有能耐學得起來啊。」
「三千種!」夏七七驚訝的拉高了音量。和沐凡同樣難掩震驚。
和喜久用食指抵住嘴唇:「小聲點,別吵醒了鄰居。」
「對、對不起。」

和沐凡問道:「那我們明天就要動身前往青龍家嗎?」
「教我們的人又是誰啊?」夏七七也忍不住好奇心,探詢起了情報。
「負責擔任你們師傅的人,是青龍一脈的第七代傳人,同時也是聯合國旗下的知名機構『環球通靈人協會』,所公認的世界三大通靈人,『三神人』之一的『冰帝.李靜雨』。」
乍然聽到這個名字,兩人心中頓時為之一凜。

「我聽過這個名字……」和沐凡嚥了口唾液,穩下急促的心跳。「這個男人,是台灣最強的通靈人,不,或許是世界最強的通靈人也說不一定。」
「哇,這個人是我小時候的偶像耶。」夏七七興奮得大叫。
和喜久不禁莞爾一笑:「真是的,我不是說要安靜一點嗎?」

「這麼厲害的人物,真的願意當我們的師傅嗎?」
「已經徵求到他本人的同意了,話雖如此,實際上也只有一個月的修煉時間。能夠得到幾分真傳,就看你們本身的努力跟造化了。」
夏七七握拳道:「我一定會拚命修煉的。喔、喔、喔,燃起來了啦!」
和沐凡盯著自己攤開的手掌,然後緩緩握緊。
「我也會把握這次機會提升實力,不會再讓要守護的人從我手裡溜走。」

看見兩人展現的決心,和喜久露出欣慰的神情。
「李靜雨,已離開青龍家旅行多時,目前人在花蓮逗留。明天你們就前往花蓮拜他為師,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吧!」
「是。」和沐凡、夏七七異口同聲回答。

同樣的夜幕下,繁星黯然月輪冷照,映在林壑虛掩深處的「搗練洞」裡,格外有種揮不盡道不出的淒涼,隨著晚風淺淺遞送。

搗練洞的冰玉床艙內,胡萱逐漸恢復意識,睜開眼後一抹身影漸趨清晰。
「妳醒了。」雛姬用手撫摸胡萱的臉龐輕柔道。
胡萱聲音仍是孱弱:「姐姐,對不起。不但沒能讓阿沐治癒我的傷,還差點害得好不容易到手的寶物,可能被奪了回去。」
「我的傻妹妹啊,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到了醫治妳傷患的妙藥,安心養傷吧。接下來我還需要妳的戰力。」
「是什麼藥?」
「二仙膠越鞠丸,是從『山鬼』哪裡得來的。」
「山鬼!」胡萱顯得有些不安,不知道雛姬是犧牲什麼來換取了自己的生機。急得想掙扎起身,卻被雛姬壓回床上。
「躺下。不用掛慮,為了妳和山鬼無論交易什麼,都是值得的。」
「姐姐……」滿懷感激的淚在胡萱眼眶打轉著。
「神前提出了以『鬥樹』來決勝負的辦法,為了取勝我得佈下因應之策,必須先前往王殿議事,等等再回來看妳。」
「嗯,為了姐姐,我一定會儘快將傷養好。神前就交給我來對付。」
雛姬捉著胡萱的手拍了拍:「有這份心就夠了。」
鬆開了緊握的手,雛姬轉身揚長而去。望著這血脈相連霸氣而又溫柔的背影,胡萱慢慢闔上了眼,讓疲憊的身軀再度沉入夢鄉之中。

搗練洞王殿上,蜮、媼、蠱、魈分列兩側佇立。十數名護衛隊則手持長槍鎮守於王座旁邊及殿內各處,莊嚴肅穆的氛圍迂迴在王殿內,凝而不散。

忽見王座上花瓣飄舞,轉瞬間雛姬已臨王座之上,用手撐著臉頰,以睥睨的眼神冷蔑著在高台下的所有,這是王者的尊嚴以及不可侵犯的威儀。
魈將右手掌貼在左胸口上並微微低首行禮,率先打破了沉默。
「雛姬大人,恕我冒昧。吾主山鬼早已將二仙膠越鞠丸送至搗練洞,為何還要讓胡萱小姐前往玄武家犯難?現在反而暴露行蹤,甚至招惹了多餘的戰鬥。」

「嗯!」雛姬將妖氣釋出,使得整座王殿竟然開始搖動,仿若強度地震來襲。突來舉止使得蜮、媼、蠱、魈以及護衛隊士,全體單膝跪地屈身俯首。
「請雛姬大人息怒。」眾人同聲道。
震動隨之停歇。
「魈,雖然你是山鬼暫時借調給我的部下,但本座治下甚嚴,假如犯我軍規必將嚴懲,只怕到時還給山鬼的不是完整的你啊!」
雛姬目光狠瞪著伏首的魈,眼神雖未接觸,魈已可感強大壓力如山嶽般壓在身上,此刻自己彷彿被五指山鎮壓的孫猴子難移分毫。

魈內心思量道,所謂軍規該是指忤逆雛姬任何的言行,雛姬的本身就是軍規,任何質疑、挑釁等大不諱皆不容存在。觸碰了逆麟的怒氣,唯死可消。
但魈並非畏戰之妖,原本張開平貼在地的指爪逐漸收攏,劃過殿上紅毯,緩緩握緊了拳頭,壓抑的妖氣在反和不反間拉扯煎熬。
「你不滿?」雛姬笑容裡充斥著傲慢。
魈並無立即回答,這時候腦海裡卻浮現出了山鬼的模樣。
「本座給你一個僭越的機會,三十秒內我不出手,若能傷到我,從今爾後你和本座平起平坐,在這王殿上暢所欲言,來去自如如何?」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8-09 12:36: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