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參拾柒、老村廣播(下)+公告

月雨海魅 | 2021-06-12 03:08:47 | 巴幣 14 | 人氣 66


參拾柒、老村廣播(下)
 
  晚上七點半,用完餐後我跟醫生朝位於這座偏僻的臨海村莊東南面的廣播塔前進。
  早醫生一個小時就先到村子的我其實有先熟悉一下環境,遵循從網路上下載的觀光地圖走過部分區域,期間還因發現不少地圖上沒有的羊腸小徑,使體內的探險慾望高漲。
  然而,我並沒有提起勇氣走入那些未標註出的神秘地帶,並非是聽聞那些曾住過這裡的故事主角向我敘述的詭異情節而芥蒂,單純只是害怕迷路罷了。
  不過也由於親自體驗村莊環境,給了我一點觀察心得。
 
  如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樣,一離開公車站準備進入這座村子瞬間,就可嗅聞到沿海地帶的鹹鹹海風。雖然與公車站離前往防波堤的路段比較近有點關係,但我可以說入村後這樣的體感仍持續存在著。
  對於一直居住在中部山區內陸地帶的我,很少離開家鄉到外縣市,而且是靠近海邊的地方,所以剛抵達這裡時,我的心情是有點亢奮的。
  當然,我沒忘記此行目的並非觀光。
  因為錯過早班車次,所以我來到這裡時已經是下午。基本上我有在外頭過夜的打算,只是如我前面所說的,在大致瀏覽過村子後,我發現這裡除了真的如所得資訊,幾乎見不到青壯年人口外,也沒有找到民宿或旅館等可以過夜的地方。
  再次透過網路查找後,我才發現此村還真沒有提供給外來客過夜的住宿地,除非是厚著臉皮詢問當地居民是否能借宿,雖然還真有網紅跟部落客這麼做呢。
  看得出來曾在此村過夜的人沒有如電影或小說所描述的不是失蹤就是被殺害,但不善與人交流的我還是對借宿一事感到猶豫,最後甚至打消這個念頭。
  而在遇到醫生之前,我則選擇先在村裡走走。
  我順著主幹道到達村子南面,路旁有幾間現在幾乎已看不到,販賣菸酒的古董級雜貨店、一間派出所,還有村中唯一的小學。估計就是那些帶故事給我的人們當初就讀的學校吧?
  接著我朝東北方向前進,在靠近村子邊緣地帶有一顆綁著紅繩的巨大榕樹,看得出來是在村子出現或更早以前就落地生根了吧?
  然後我來到了廟口廣場,在這裡我總算見到那座傳說中,孩童被父母警告不可隨意靠近的神祕廟宇。
  要說這座廟有著不尋常或是瀰漫詭異氛圍嗎?我其實是不這麼認為的。因為在我觀察下,這座廟其實跟網路與地圖上敘述的相同,是一座供奉知名神明的中型廟宇。
  外觀維護的不錯,在準備進入廟宇的前排階梯是以大理石鋪設而成,一旁還有部分施工架沒有拆除,應該是不久前還在進行整修作業。
  另外,無論是外頭石獅子像、廟門門神彩繪,閩南式建築的屋瓦梁柱看起來都有固定在整頓維護。隨時代演進之下,仍保留其傳統雕刻藝術、木架結構與柱斗美學,可說是在體驗檀香之餘還令人賞心悅目,配合上此村的樸實風貌,說這裡不會吸引觀光客與愛拍照打卡的旅人前來才是騙人的吧?
  接著我放慢步調穿過空巷、屋舍,這段時間我如沐浴森林中的登山客,感受沿海小村的悠活氛圍,重新回到我公車下站位置的村莊入口。
  因為我所選擇的某條巷弄終點與入口主幹道交會,才會回到一開始的起點。
  當然,這過程我也留意了那些說書人口中提到的空屋跟廢墟。
  看來真的是因這座村子年代久遠,確實有不少空屋跟荒廢的建築。
  我看見它們有些僅剩斷垣殘壁,有些則被雜草吞沒,但卻沒意外地發現門口處有什麼奇怪的東西,例如人類白骨或詭異的黑白照片。
  另外,直到我遇見醫生之前,都還沒找到那間出自《無的悲劇》男主角口中,那棟居住著不似活人的女性跟一名鬼婆婆的房子。
  雖然我認為不過是自己還未到達那一帶罷了。
 
  「所以老師沒有試著詢問住在這裡的居民嗎?蒐集關於我們前來目的中的任何情報。」
  「還真的沒有。其實從這兩個小時的交談,你大概也知道我是什麼樣的個性了吧?」對於自己不善社交的個性,我怯生生的對醫生說:「更不用說村人幾乎都是以異樣眼光看待我這名外來客,感覺這裡很排外的樣子。」
  「傳統眷村或是鮮少與外界往來的村落較常見這種情況。即使時代進步,人的生活方式與觀念都是很難去改變的,雖然這也是比較常出現在影視或文學作品中的情節。因為這樣一來,作者在交代角色跟設定上就能花費較少的心思。」醫生這麼說,但我有注意到對方目光有短暫掃過我身上。
  果然是名精神科醫師,這時候竟然還顧慮到我的心情,難道我會不知道自己不修邊幅的打扮跟詭異行為如同生人勿近的警告嗎?
  「怎麼了?感覺妳有點不高興。」
  「有嗎?醫生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單純因為現在這個時間點去廣播塔感覺有點晚罷了,果然今天我們到這裡的時間都太晚了呢。」
  「的確。」醫生在簡短回應我後停下腳步,接著思考了一下後繼續前進。
  咦?怎麼跟我想的不太一樣?
  「如果我小時候的記憶沒錯話,廣播中心的人員值班時間是到晚上八點。當然,這是以值班規則從以前到現在沒變的前提下。」
  結果不是要改變主意前往醫生的老家過夜,而是打算繼續朝真相前進嗎?哼!
  「所以醫生是認為直接問值班人員最清楚囉?」
  「這是在順利的情況下。」醫生此時一邊說道,一邊從口袋拿出一個前端有著黑色球狀構造的白色物品。
  「這是……」
  「音頻偵測器,依我看無論詢問結果如何,今晚都用得。」醫生對我笑道,路燈剛好照亮他略帶病態的容貌。「老師,還記得我的病患對我說過那段詭異廣播是在什麼時候出現的吧?晚上十點過後。」
  「這也是之所以我們要現在行動的緣故啊……」看來沒有認真做事的真的是我。回想起踏入這座村莊後的自己種種行徑,更感覺我是單純來探險的。
  然而,醫生是真的想找出詭異事端的真相。
  「到了,看來還有人在。守舊的村子也是有它的優點在的。」
  於對話期間,我們到達了村子東南角的廣播塔下的執勤中心,這裡亦被標柱於觀光地圖中。但在今晚我第一次來到這裡以前,也僅從村子的天際線看過這座高聳且佈滿鏽跡的紅色廣播塔。而塔下執勤中心應該有經過重新翻修,是一座白色的一層樓長方形建築物。
  我與醫生進入僅有一名值班人員在的廣播中心,比起外觀,裡頭仍在使用上時代的廣播設備,我甚至還看到錄影帶撥放器;但有台四十吋螢幕的數位電視倒是很突兀的放在一旁,而該名值班人員在察覺我們進入後才把視線移開螢幕。
  「請問有什麼事嗎?外來的觀光客?要住宿的話沿三號線道路出去有民宿,這裡只有鬼屋跟老宅,假如你有興趣的話我是不介意。另外,這裡不收留旅客,再十分鐘我就要下班了。」
  這名有著大肚腩,卻有著一頭宛如剛染出來烏黑秀髮的中年男子一見到我們就劈哩啪啦說了一堆教戰守則般的開場白,其態度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接著醫生只是簡短介紹了一下自己跟我,並老實說出來意。
  只見中年男子先是聽到醫生是原本住在這裡的居民露出親切微笑,但在得知我們是為了調查奇怪的夜半廣播聲而來時瞬間垮下臉來。
  「我就相信你小時候真的曾住過這裡吧!雖然我對你沒什麼印象。」對方似乎在說這些話同時,還試著回想醫生以前是否跟自己有一面之緣。
  「但我可以很明確的跟你說,我在這裡已經執勤二十幾年了,更是住了五十年以上,都沒有聽過你們兩位都市傳說調查學者口中的怪異廣播。」
  「原來林先生一直都住在這裡,另外我是一名醫生,是出於好奇──」
  「哎呀,我知道啦!你是精神科醫生。」中年男子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然後看了一下時鐘,距離他下班剩不到五分鐘。
  「那是否有曾在這裡值勤的前輩還住在村內呢?當然,我們是打算明天去拜訪。」
  沒想到聽完醫生的問題後,中年男子這次幾乎是同時就給了答案。
  「早就死光了!頂多就剩已經癡呆的前村長會使用廣播吧?所以看得出來我是村子無可取代的人才了吧?」
  我實在是不想當面吐槽這個男的。如果依剛才他所講的待在村內廣播中心的時間推算,那對方不就是在三十幾歲接下這個閒缺的?所以是因為在外頭混不下去才透過關係得到這項職務嗎?能在這裡幹這麼多年的確是個人才。
  「那那些前輩是否有提過奇怪廣播這件事呢?即使是謠傳也無所謂。」
  醫生這次的問題倒是讓對方思考了一下,只見其站起身來再次揮手,同時搖晃身軀去關閉廣播設備電源,下班時間到了。
  「沒有,我沒任何印象。」然後中年男子翻開一本破爛的泛黃冊子寫了一下後闔上,連同一旁的電視機電源也關上。
  「林先生很遵守執勤規定呢。」醫生此時一邊說一邊朝男子所站位置走去,過程不斷打量那些老舊機器。「想到這些老骨董還可以用,就如同掉入時光隧道中一樣。」
  「別看我這樣,現在還知道執行跟設備操作流程的只剩下我了吧?至於這些機器還能用,當然是之前的人維護的不錯啊!哈哈。之後我是為了解悶才又買了這台電視的。看我為了守護這座村子尚存的舊文化做出的努力。」
  然後這位對村子很有貢獻的男人,在同時與醫生打哈哈之際還不忘送客,最後迅速關上電燈、鎖上門,頭也不回的騎上腳踏車揚長而去。
  「簡直是薪水小偷吧?醫生,雖然這是村內傳統文化,但實在不必花維護費跟養米蟲的錢。」
  「沒想到不善交際的老師卻有著一口毒舌,雖然我不討厭就是。」醫生走過我身旁,看起來十分從容,緊接著我目擊不可思議的一幕。
  「醫生,你什麼時候──」
  「這個嗎?這是調查真相的必要物品。當然取得必要物品需要非常手段,妳也有看到裡面是沒有電腦的。雖然我本來是有打算以隨身碟複製裡面的舊資料。」
  我沒想到這位知識分子竟然此時手持剛才男子書寫的破舊書冊還悠哉地對我說這些不似他身分會做出的行為,而且還是一開始就盤算好的!
  「這這這……」
  「這本工作日誌能替調查添增不少助力,只可惜我在抽屜僅找到三本。」醫生緊接著又脫口而出不可思議的話,還一邊從外衣內側取出三本如回收紙製成的日誌本,見此我簡直快暈過去。
  只是對方沒有察覺我的崩潰,早深陷探求真相的思緒中,正快速翻閱著手中冊子。
  「果然不會有什麼好紀錄的事項,光是這三本工作日誌,時間就跨越了四十幾年,估計也沒有給上級審查過吧?」醫生停在路燈下說。
  「代表這裡很和平,而且沒有想像中充滿妖魔鬼怪,甚至是什麼靈界入口之類的。」我揉著太陽穴。
  「其實剛才從對話中我有想到一些可能;例如在廣播中心值勤的每任職員,都會遵循不把某些狀況回報給上級或交接給後繼者的潛規則,所以林先生是知道有奇怪的廣播聲這件事且刻意隱瞞的。因為他的前輩也是這麼做。」
  「如同一脈單傳的功夫口訣嗎?但我不太相信是這樣就是了。感覺他是真的沒聽過或是不知道。而且如果真的要隱瞞的話,醫生你偷拿的這些日誌也派不上用場才對。」
  「以奇怪廣播聲這件事來講的話確實是如此。」醫生闔上日誌笑道。「當然,這些工作日誌中不光只記錄工作事項,我相信也包含村中其他事項紀錄。透過記錄內容,我們可以釐清一些事件的時間軸,甚至找到相關的關係者。假如這些人都還健在且住在村裡的話。」
  的確!我竟然沒有想到這麼深遠,真不愧是知識份子。
  「當然,這些也要等回老家後再仔細研究,至於要怎麼解釋這些日誌在我們手上,就是明天之後再去思考的問題了。」
  我也沒想到這個知識分子會沒思考怎麼將工作日誌歸還。
  「另外,我也有思考其他奇怪聲響之所以從廣播塔發出的原因,例如那些設備是在人為忘記關閉情況下,於人員下班後仍繼續運轉,期間接收到某些同等波長的雜訊,所以才會有不少聽起來像是人的對話。」
  「但是剛才林先生有說自己一直都有遵照規定操作呢。當然,人難免會有遺漏的時候,而且也不可能一年到頭真的都是他一個人在值勤。」我回想剛才在廣播中心林先生下班前的動作並提出自己的觀點。
  「老師妳說的也沒錯,但雜訊這一點仔細想其實是不太能成立的。」醫生領著我重新走回村子。
  「首先妳也有看到廣播中心所在地是在村子東南邊這個數十公尺範圍內都沒有任何建築物的空曠地帶,加上這座村子居民的作息時間,要在晚上十點後收錄到有人活動的聲響機率應該不高。假設有的話好了,那為何每次都只發生在晚上十點後?而且根據我的女病患所提到,還有間隔了幾年出現的情況,廣播中心的設備總不可能會挑對象跟選擇時間收錄聲音吧?」
  「嗯,這有點道理。但是對象──」
  「老師妳說到重點了。其實我們沒有針對那奇怪的廣播聲只會傳入特定人耳中這點去做推想,而是如林先生一樣認為那些人不過是幻聽罷了。」
  「的確,反向去思考就會得出針對性的結果,前提是承認這整件事就是一起不可解的詭異事件。」我與此同時凝視夜晚村子彼端的黑暗,微微感到一陣涼意。
  因為今晚我就在這起詭異事件的發生地。
  「如果那些音頻會選擇對象的話,也可以結合剛才我所提出電波干擾的說法;意思就是,奇怪的廣播聲並非出自設備本身,而是廣播塔接收到的音頻共鳴。」
  「正是因為產生了共鳴,才會轉而從廣播塔送出,而村內也只有部分孩童因為可以接收到那些音頻,所以多數同為孩童,例如醫生你跟林先生,才因此沒有聽過那個聲音?」
  醫生聽完我的話後點點頭,接著說:「但我相信還是有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隱瞞說』是暫時不能去除的假設。我的病患也有提到,她所認識的同鄉同學的長輩,似乎對這件事很敏感,而且口風緊密。」
  而且那位病患的同學還在說出自己聽到廣播的一個月後就搬家了,最後甚至還失去性命。
  「如果那個聲音會選擇對象,並且只被特定孩童接收到的話,那也就意味過去於年幼時期聽過廣播的人可能還住在這座村中,期間還可能因聽到廣播後發生了什麼狀況。假如是需要村人協助的事件,會因此紀錄在廣播中心的日誌,這就不受隱瞞聽到奇怪廣播不可公開的限制了。」
  我對這樣的結論感到訝異,但更令我吃驚的是身旁這個男人竟然一開始就是基於這點去廣播塔的。
  還真是……不簡單呢。
  「老師,怎麼一直看我呢?」
  「沒、沒事!」差點又要失態了,我趕緊冷靜問道:「所以現在我們要先回你的老家嗎?」
  「不。」只見醫生在簡短回答我後轉過身,目光重回廣播塔。「接下來就是要驗證假設的時候了。」
  醫生所指的是我們準備在廣播塔附近待命,等到十點過後利用音頻偵測器找出是否真有那道不正常的音頻。
 
  只是我可以很明確的先給各位答案──
  什麼都沒有發生,我們失算了。
  
  但是,這一夜還沒結束。

-----------------------
雖然在關於奇怪廣播的主體解謎暫告一段落,但對於引發神秘廣播的背後真相,兩位主角還會繼續調查下去,之後也會於這部短篇集中連載後續故事(會有標註是關聯的後續)。
估計之後亦將有獨立的中長篇連載出現(以作者的作風來看機率頗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