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40.纏融

月雨海魅 | 2021-06-14 20:48:47 | 巴幣 32 | 人氣 56


40.纏融
  撼動大地萬物的雷聲在一連串的雷光閃現後才姍姍來遲,期間驟雨狂瀉、強風呼嘯,但更令人感到驚駭的是照映入警署茶水間前黑暗長廊內的雷光宛如來自不同世界,在隨舞動的女性鬼魅迅速靠近張晨高及其長官同時,就像不停按下快門的閃光燈,同時女鬼也已來到張晨高面前不到半公尺的位置。
  緊接著,一切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方才過程彷彿只是南柯一夢,此刻才是真正的現實世界場景;然而冷汗直流的張晨高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只有緊抓住他肩膀,與前不久還跟自己進行爭辯時的高姿態模樣判若兩人的署長以為危機已經解除,正心有餘悸的環視這片黑暗空間。  
  他還以為自己跟下屬仍在原來的茶水間。
  「晨高,這應該不是正常情況吧?」
  聽得出來署長在反覆觀察這處黑暗環境後才遲鈍的察覺真實情況,語氣顫抖的詢問身前救命符。
  而剛才確實就是張晨高及時從口袋取出周念欣於咖啡廳談話中,交給他們幾名參與人員的護身符紙,才躲過突如其來的危難。此時張晨高仍維持舉起符紙的姿勢一動也不敢動。
  「署長,這不是顯而易見的嗎?雖然不排除能離開這裡或者等到救援。要不要臨死前將所有事情交代清楚呢?當然是要說真話。」張晨高轉動眼珠警戒周遭,依然不想放過任何可以挖出線索的機會。這種因貫徹自身立場換來的冷靜,令他不禁失笑。
  畢竟眼下沒有什麼比活下來這件事更重要了。如果這點都無法實現,還談什麼真相大白呢?
  難道「三女」的靈體認為既然已成魔,真相如何也無妨了嗎?
  似乎也是。如果她們已經成魔,也就不能以人性面去揣測其思維了吧?
  但如果以剛才對方的行為跟署長反應,「三女」顯然是衝著他們兩人而來的。若要說這是一場隨機選擇的襲擊,就算他自己不是警察也認為解釋不通。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被帶入某個非現世的空間中嗎?但也並非沒有得救的可能?」
  面對這隻老狐狸迴避臨死前吐露真話的建議,確實令張晨高徹底折服。
  雖然也是因為自己前兩句話給了對方轉移焦點的機會,或許該說是不可能得救的。
  可是如果無法得救,也意味沒有說真話的必要就是了。
  還有從剛才署長回應的話聽來,張晨高認為這位上司似乎對靈學本就有一點概念。
  「如果配合剛遭遇女鬼脫口而出的那句話,連結上其跟林庚呈的關係,嗯……」
  就在張晨高還在對一連串跡象與線索做思考同時,他感覺手指傳來一陣被火灼燒的痛處。接著他看到原本握在手上折成奇特形狀的黃色護身符紙,竟正迅速炭化,這迫使他不得不趕緊將其脫手。而一旁的署長也因見狀慌亂了起來,還下意識的推開張晨高。
  「又來了嗎?」
  雖然置身在黑暗空間讓張晨高知道自己尚未得救,但現在見護身符紙也被摧毀,隨時會喪命的不安更加強烈了。
  現在看來,至少保全性命在這裡等待周念欣他們來救援,從一開始就是一廂情願。
  而且在符紙炭化後,比剛才還更強烈的壓迫感也緊接而至。
  「晨高,想想辦法!啊啊啊啊──」
  沒有對策,也來不及想對策,張晨高很快就聽到身後署長發出淒厲慘叫。轉身才發現被符紙逼退的女鬼早已整顆頭貼在署長臉旁。死者灰白的面容與嚇到面無血色的活人臉孔,一時間沒什麼差別。
  接著他又看見壟罩在女鬼與署長身上的黑暗物質如同蛇狀生命體般緩慢蠕動,仔細觀察後才發現那是女性髮絲!
  署長就這樣被從髮絲縫隙中伸出的無數白色手臂抓住四肢、軀幹和頸脖,而且還被從髮絲內露出的幾張死者臉龐注視著。
  「學……長……」
  「不是我……」
  「求求你……放過我……」
  「啊啊啊啊啊……我不是故意……不救……」
  「她的身……可口……」
  「執行長……喜歡……」
  這些臉孔在不停扭動跟呻吟著。他們有男有女,似乎都還深陷在生前記憶或殘留的痛苦情緒中。
  有些睜大雙眼或是嘴巴歪斜,其中張晨高更看到已經死去的徐敏翰警官;網路恐怖文章寫手陳予仁;折骨案最初的被害人,也是林庚呈的公司員工顏梓依;百貨公司分屍案死者許孟謙,江家三口等其他不知名的死者。
  見到這如同地獄繪圖的張晨高不禁癱軟在地,在此之前還撞上一旁的茶水間桌椅。
  「晨高,你想聽什麼我都告訴你!快救我!」
  即將成為活祭品的長官已不顧自己身分,其發出卑微的請求同時流下眼淚,嘴巴卻也同時吐出鮮血。
  原來在他被女鬼無數隻手纏上全身時,就注定要歷經劇烈痛苦而死去。
  張晨高眼見那些手正往不同方向扭轉、凹折著,這也令署長在被長髮吞噬同時,體驗被絞肉機捲入的絕望過程。他看到長官身體各處慘烈的噴出血液,白森森的骨頭也穿刺血肉而出。
  「你們是要讓我看你們如何殺害過往的被害人嗎?這就是『折骨』的真相?」
  只是在張晨高往後退卻手觸碰到椅子同時,令他想到署長還不能現在喪命。接著一股不知哪來的勇氣促使他站起身來並起椅子朝女鬼奔去;椅子雖然砸中目標,但卻也出現令張晨高感到震驚的景象。
  只見被椅子砸中的位置出現蜘蛛網狀的玻璃裂痕。
  原來剛才張晨高擊中的女鬼是鏡中倒映出的影響,而原本還趴在署長肩上的女首也終於抬起臉來正式與張晨高對視。
  從他的視角看來,那是一張四分五裂且被長髮蓋住半張臉的恐怖女性面容。
  接著女鬼張大嘴巴發出難以辨識的囈語,始終無法拼湊出完整的句子,就連聲音也斷斷續續;只是張晨高能聽出那並非女性之聲,而是無數的死者正透過那張嘴發出聲音一般。
  即使如此,張晨高還是在最後聽到了一句既熟悉,卻也瞬間使他湧生極大恐懼的話。
  「謝謝。」
  那瞬間,女鬼笑了。
  張晨高不認為這是出乎預料的一幕,當然也沒有因為那是這段期間第一次見到女鬼的笑感到震驚,令他產生極大恐懼是那一瞬間他明白了這句道謝的背後含意。
  就像那時候他在分局屠殺現場,因特勤隊大隊長打破鏡子而得救,這次他卻沒有因同樣的行為救下署長,甚至脫離幻境所產生的想法一樣。
  「如果是這樣,那也就是說──」
  張晨高此時才想到要回過身去。因為如果剛才他所看到的是鏡像,那麼署長跟女鬼的真正所在位置應該會是在身後才對。
  果不其然,在他轉過身後,署長深陷死亡漩渦的可怕過程仍在繼續。
  這時候他的長官已經沒有再發出聲音,只有骨肉受到凹折及血水噴濺聲充斥於黑色空間;至此,張晨高已絕望下跪,他確定一切已束手無策。
  而且他也知道,下一個就是自己了。
  果不其然,這個想法才剛略過腦海,他感覺到腰間傳來一陣手臂纏繞的觸感,接著他低頭看到一名女性正環抱著他,對方正巧也與自己對視。
  諷刺的是,他對這名女性並非陌生。即使瞬間感到錯愕,但他還是認出了對方是誰。
  這名女性身穿沾滿血的白色薄外衣與米色長裙,即使臉色灰白,仍看得出與周家姊妹長相神似,張晨高曾經在失蹤者檔案中看過這張臉。
  她是周家姊妹失蹤的母親,周雪琳。
  「妳,也已經……所以現在成他們的一分子了嗎?」
  只見周雪琳從頭到尾就只是直勾勾抬眼盯著張晨高,然後緊抱住他一直後退,不知道準備將這個活祭品拉到什麼地方,估計是身後的黑暗深淵吧?
  過不久,自己也將成為他們的一部份,然後加入獵殺更多無辜生命的行列,真正成為失去自我意志的殺戮工具。
  但似乎也能因此見到那些曾在身邊,來不及珍惜跟守護的同事和親友了,不是嗎?
  當然,前提是他準備被帶去的終點是它們所在的地方。
  「張警官,還有更重要的事在等著你,其他就交給我們吧!至少現在你不能就這樣被帶走。」
  突然,張晨高耳裡傳來周念欣的聲音,頃刻間,他看到原本的黑暗環境開始出現閃滅光源,雨聲、雷聲與警署內部空間陳設在這期間也跟著陸續出現。
  這時候張晨高才發現,原來剛才原本沒有被帶入黑暗環境的茶水間桌椅是股徵兆。不久前,周念欣的力量早就悄然進駐此處。
  然而,張晨高也同時出現懊悔情緒,而始終未出現的周念欣卻能讀懂他的心思般的給予安慰。
  「沒關係的,張警官,那不是你的錯。即使它因此能將自己的力量完全滲透到現世,但在終結之日到來前,我們也會盡力阻止的。」
  「周小姐,妳為什麼會在這裡?難道──」張晨高話語未落就想到了最壞情況,而周念欣也直白的給了答案。
  「現在我也在這裡『共存』著,但這也只是暫時的。估計母親的樣子將會是我的結局,張警官你猜想的沒錯。」周念欣語帶遺憾的如此說道,接著又說:「如果最後我回不去的話,請你帶這些話給孟欣。」
  周念欣的聲音迴盪在這處光源明滅、虛實交錯的空間,在場景交錯期間,還能聽見一道微弱又尖細的銀鈴聲,最後在銀鈴聲消失同時,周念欣想要張晨高幫忙轉達給周孟欣的話也剛好交付完畢。
  此時,張晨高才發現腰間的女鬼早已消失,而方才還緊纏著署長的可怕靈體,也在環境一明一滅的快速閃動下,最終伴隨閃過的雷光消失無蹤。
  回到現世後,警署內的光源已悉數恢復。方才發生於停電期間的驚悚經歷令張晨高感覺如同虛幻,然而周念欣的話猶言在耳,身體早已不成人形橫躺在血泊中的署長慘狀也真實無比。
  待張晨高回過神來,他已看到數名同事衝入茶水間。有人查看署長的生命跡象;有人觀察傷勢,有人則是聯繫救護車。
  而張晨高也知道將他扶起身來,安撫在座位上的幾名同事正嘰嘰喳喳的詢問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關心他的身體狀況,但他的雙耳如同被人蓋住般,什麼也聽不見,只有一道嗡嗡作響的聲音充斥著。
  「署長還有氣!還活著!救護車呢?」
  混亂間,同仁的這句話喚醒張晨高,接著他魂不附體、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連被交到手上的茶水也打翻了。
  「晨高、晨高,你要去哪裡?喂!」
  張晨高對同事的呼喊置若罔聞,往前狼瘡的走了幾步後,一隻手按在牆壁上,並兩眼無神的發出呢喃。
  直到被送到醫院前,他不停的複誦這句話。
  「全都……在一起了。」

創作回應

二日夾
哇~更新更新~
2021-06-14 23:55:45
月雨海魅
XDDDDDDDDD
2021-06-15 11:45: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