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肆拾貳、屍依

月雨海魅 | 2022-02-07 15:49:46 | 巴幣 14 | 人氣 57


肆拾貳、屍依

  那是發生在半年前的事,而我也在那件事後改變了自己生活上的其中一個習慣。

  當時我為了達到經濟上的獨立,總算下定決心隻身一人到外面租房子並換了一個收入比較穩定的工作,住進一間位於鬧區二樓的獨立套房。
  雖然說終於是下定決心一人生活,但搬出去後才知道各種不便,以及必須在生活開銷上省吃儉用,不過勉強還過得去就是了。
  可以自己一人住獨立套房是不錯,可是由於房子位於市中心,且緊鄰著隔壁樓棟,因此也就沒有陽台這種設施。
  也就這樣,每當洗衣服時,除了得自己拿到樓下自助洗衣店,若要讓衣服穿起來舒適並有太陽的味道,就還得再特地拿上頂樓晾掛。
  只不過,我居住的這棟樓由於沒有電梯的關係,每次我為了收晾衣服,總得爬上爬下;即使每週大概也就兩次,但長期下來仍會感到厭煩,特別是在冬天這樣的季節裡,每當爬上頂樓迎面撞上冷風,總會讓我頭痛不已。
  結果,我開始養成將透過自己雙手洗好的衣物直接晾在房內的習慣,甚至有時會直接以衣架子掛在衣櫥門把上。這樣不僅收晾方便,也不用在我想起哪件晾在頂樓的衣物是我當天的治裝,又特地爬上去收。

  這樣的生活過了約莫半年後,我認識了住在對面的女孩子。
  原本是因時常會碰到面而閒聊個幾句,之後在得知彼此都是獨自出外打拼、年紀相仿的人後,距離很快就拉近了;然後又過了幾個月,我便與這名在禮儀社工作的女孩子開始交往。

  不過,我們沒有因為變成男女朋友就住在一起,這是在於對方考量到自己的身分特殊,怕假如沒有在業務上處理好,或是不小心冒犯到另一個世界的朋友,屆時恐怕就會多一個人入住,處理起來也感覺相當麻煩。
  另外一個理由對方僅以「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不能說」來帶過。
  當然,這樣的說法徹底勾起我的好奇心,我也不下一次以明示或暗示想要了解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可是對方始終守口如瓶,那時候我隱約感覺應該是跟她的工作有關。
  接著,我們很快就迎來交往一周年的日子。
  這一天,由於外頭下雨又正值嚴冬,我們兩人決定叫外賣來慶祝這特別的日子,我也送給對方事先準備好的禮物,一條不算昂貴又老掉牙的項鍊,對方則是送給我一件黑色長板針織外套。
  她第一時間就指出該外套並非是親手所織,我也表示自己不會在意。畢竟現下每個人為了生活都不容易,真的只要有心意就夠了。哪怕對方什麼都沒送我也不會覺得怎樣。
  可是,事情也是從這件黑色外套而開始的。

  還記得我前面提過,由於嫌麻煩,久而久之我養成將衣物都晾在房內的習慣;而這一件女友所送的外套,我也在穿洗過幾次後,就將它掛在衣櫥的門把上。
  畢竟是時常會穿出門的衣物,這樣也方便拿取。
  只是,在幾次收晾下來,我也逐漸察覺其中的不對勁。

  因為我發現每次這件衣服在洗完後,總是還會隱約散發出一股腐臭味。
  又或者,它宛如有了自我意識般,會在我收入衣櫥的隔天早上又重新出現在外頭,就好像打從一開始它被掛在那裡,只是我忘記收進去。

  我不解為何這件衣服會有那有如腐肉般的味道,雖然以除臭劑、芳香劑雙雙加持後還是能帶來改善,讓我省下再洗一次的功夫。
  當然,這也是考量到是女友送的禮物,所以我沒有馬上將這件事告訴對方。不過我倒是想起一點,那就是對方最開始就沒有表示衣服的來源。
  就像她時常掛在嘴邊那此時不可言說,不想要兩人同居的秘密,這接連而來的狀況,令我不禁懷疑衣服的來源並不正常。
  於是在解決衣服異味後,我決定透過深夜錄影來解開衣服為何「穿梭自如」的謎團,我正隨著不斷膨脹的好奇心開始展開一些行動。
  只是我的女友卻彷彿早看穿了我的想法,就在我準備採取行動當天,竟突然無法聯絡上,整個人外出上班後猶如人間蒸發,再也沒有回來。
  但更令我感到訝異的還在後頭。
  在房東太太知道自己的房客失蹤後,她卻只是將對面房間給上了大鎖,使得我想踏入一探究竟的機會也被扼殺。
  不過,我確實有在那扇門即將關上瞬間,看到了「一些東西」。然而,此時我早就報了警,所以也就把自己的天馬行空想像先拋諸腦後,一廂情願的認為女友人不過是失蹤了,而不是「消失」。
  只是到了事情最後,我還是徹底放棄這樣的妄想,同時捨棄那件黑色外套並搬出該租屋處。
  因為那段「深夜錄影」很快便使我從妄想中清醒,且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感到雞皮疙瘩。
  不僅如此,我也將這些日子來的不諧和片段一一連結,之後更是改變了自己的生活習慣。

  為了知道衣服為何屢次會自己重新掛在衣櫥前的原因,我特別將自己的手機偷偷放在床頭矮櫃上的夜燈後方並開啟錄影模式。
  即使這天連續歷經了女友失去行蹤、房東的詭異行徑等,我仍像前面所提到的自欺欺人般,只把焦點轉移到那件古怪的黑色外套上。
  彷彿這樣我才能重新獲得實感,透過另外一件事轉移注意力,減輕其他事物帶給自己的傷害。
  透過證明這件衣物並無任何異常後我才能找回自己與現實世界的連結,只不過,我果然還是太天真了。
  因為隔天我便透過影片對至今種種感到恍然大悟。

  透過前一晚的錄影影像我看到了約莫在凌晨二點左右,有一隻白森森的手從衣櫥門扉後方,深怕驚動我似地緩緩伸出並打開了門。看得出從中走出的是一名女性,卻也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她。該女性正是我那失去行蹤的女友。
  只見她全身毫無血色,赤裸的身軀有著如枯枝般瘦長的四肢,並挺著有如懷胎般的大肚,皮膚呈現灰中帶青。那頭雜亂且潮濕的黑色長髮沾黏在她臉上,同時我還看見她身上正穿著那件送給我的「黑色外套」。
  她就這樣不斷注視著鏡頭,或許該說是注視著我,步伐緩慢的一直往前、一直往前。
  而當下正在觀看這段影片的我,眼角餘光似乎還看到她僅剩下上半身,在穿著那件外套同時,就這樣隨著衣架子掛在衣櫥手把上,如同興奮的孩子般搖晃著……

  原來如此,所以她才交代不清衣服的來歷,因為那件衣服正是隨著她進入棺槨的陪葬物;是她的母親,也就是這棟樓房的房東太太,為了替自己年紀輕輕就死去的女兒找尋好夫君,放入其中,要她送給目標對象的「禮物」。
  沒錯,那天在對面門扉即將關上之前,我迅速捕捉到裡頭擺放著一副老舊斑駁的深褐色棺槨,恐怕裡頭就是我那失去行蹤的女友吧?
  若要說這是十分與眾不同的冥婚方式,大概也是如此了,至少以我長到這麼大為止,還以為所謂的冥婚是讓有緣人撿到紅包跟頭髮來決定。
  或許也是知道即將事跡敗露,所以房東太太才會什麼都沒說,就此鎖上對面的套房,又或者,她認為我大概是跑不掉了,因此認為任務已成功達成?
  但我想,我的女友也不希望以這種方式跟我在一起吧?所以才選擇早我一步離開,並在那一晚見我最後一次,又也許該稱其為最後的親密接觸呢?
  因為自那一晚後,她就沒有再出現了。這段人鬼戀曲終究得無疾而終。

  雖然也不知道對方允不允許我這麼做,但我仍是將這件她送給我的禮物帶到廟宇燒毀。聽廟裡師傅說,對方似乎也了無牽掛了,而我也是將這件事告訴房東太太後才知道原來兩人是母女關係。
  至於對於想透過這如此奇特方式替女兒找尋對象一事她沒有多說,我自然也沒有繼續再追問下去。
  確實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多只會越痛苦呢,就像當初她對於自己的事有所隱瞞一樣。
  即使我有時候也會想,所謂對方所指「現在還不是時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最終我也將付出生命,跟她成為真正的冥界夫妻?
  這確實也讓我聯想到那些古今中外關於妖怪的故事。最後都是其中一方不聽勸告,在不小心撞見心儀之人真面目後悲劇收場。
  不知道我是否也是這種情形?
  但似乎也不重要了,反正我已搬離那裡,且改掉把衣服晾掛在房內的習慣,一切已塵埃落定。
  至於這段日子以來,我到底是跟誰同進同出,甚至是在夜裡交纏呢?
  想到這,我的記憶中總會再度浮現出那副擺放在對面房內的棺槨,猜測那裏頭應該裝有她的屍體吧?

  然後,我便不願再繼續想下去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