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38.破壞

月雨海魅 | 2021-05-29 20:04:46 | 巴幣 16 | 人氣 76


38.破壞
  彷彿踏足在清晨杳無人煙的山村小道上,濃烈塵霧瀰漫眼能所見之處,身體還能感受到微涼的濕氣。
  然而這團迷霧不久就迅速消散,傾刻間,周孟欣嗅聞到從小就熟悉的神明桌案拂香,回頭才發現自己原來正柠立於廟壇正殿,方才被濃霧壟罩的眼前光景也轉為清澈,是自家所經營的廟宇正門。
  這裡只有她一人,周遭安靜出奇且瀰漫著一股不同尋常靜默的詭異氛圍;然而,她的雙腳仍不受控的向前走去,向那扇虛掩的廟殿門扉走去。
  突然,一道身影跑過身旁,周孟欣在認出那道身影的後才猛然驚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怪異。
  她看到自己正穿著當年就讀高中時的制服,而剛才跑過身邊的是自己姊姊,也就是不久前為了從鏡中幻境救出她,最後卻沒有跟著回到現世的周念欣。
  周念欣跟自己一樣也穿著制服並且朝正門跑去,接著周孟欣看到原本虛掩的大門如同有生命般的緩緩打開,她看到外頭有著夜色般的黑暗;只是那片深不見底的黑令周孟欣湧生強烈的不適與顫慄,感覺若是久盯,三魂七魄就會被帶走一樣。所以她下意識地喊住姊姊,想阻止對方繼續前進,只是,她卻沒想到門後緊接出現另外一位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人物。
  「妳們兩個快過來這裡啊,過來媽媽這裡。我等妳們很久了喔!」
  那是她們已失蹤許久的母親,一名身穿白色薄外衣與米色長裙,長相與自己兩個女兒極其相似的婦人。只見她伸出一隻手臂穿過門縫,正面帶微笑的向她們兩人呼喊道。
  只是,周孟欣卻感覺不到那個人有著自己所熟悉母親溫柔賢淑的氣息;或許該說,從那氣若懸絲的語氣,臉色有著如病容般蒼白的對方身上,她感受不到「活人」的氣息,即使她有張母親的特徵,還有些許感應到部分母親的個性。
  「姊,不要過去!她不是──」
  然而,方才因為聽到周孟欣呼喊才停下腳步的周念欣,在知道母親正等待自己後,直接回頭繼續朝門口前進,這無疑是受到蠱惑後的行為,周孟欣這下也不得不跟著跑上前了。
  只是伴隨這一幕出現的強烈既視感片段,與此同時也灌入她的大腦,如同那時候在鏡中幻境的屋內一樣,她當下所看到的畫面再次跟某一些光景重疊。
  她看到姊姊不顧莊名實的反對,為了自己進入鏡中幻境。
  她看到自己狼狽地的將臉從馬桶中抬起,從被水模糊掉的視線中,看到身材高大的男子,緩慢地朝因恐懼發出顫抖的小女孩方向走去。
  然後,她又看到一名身穿制服的女學生視線正不斷被土壤掩蓋,直到從僅剩的細小土堆縫隙中,看到一名男性帶著嗤之以鼻的笑離去。
  「這、這是……」
  閃過幾幕交錯腦中的畫面片段後,周孟欣的意識再次回到廟中。
  她仍然在往前奔跑著,只是自己與廟壇正門的距離卻極其詭異的正不斷被拉長。
  她看到周念欣正迅速離自己而去,眼看剩不到五步就會與門外的「母親」接觸。
  而正當她想再次呼喚對方停下動作同時,她感覺右肩傳來一道既厚實又溫暖的力道;這股力量將她抓住,然後,往後推離。
  就像周念欣在鏡中夢境的最後推離自己一樣。
  「孟欣,還有更重要的事在等著妳,其他就交給我們吧!」
  一道低沉渾厚的男性嗓音傳入周孟欣耳中,並且跑過她面前,原本思緒還處在混亂狀態下的她,卻迎來如當頭棒喝般的清醒。
  迷霧也在這時候再次壟罩所見之處,這瞬間,周孟欣也發現似乎有某個東西劃過肩膀掉落地面,而她也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三人一同奔出門外,最後皆消失在那片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而她也在即將從這場夢境清醒前看見,即將關上的門扉後方,出現一個靠在母親腰間,且用細長雙臂環抱對方,並從如布簾般的黑色長髮後方露出灰白臉龐露齒微笑的女性。
  「唔……我睡多久了?」
  「放心吧,大概過了兩小時左右,還沒到午夜呢。」
  周孟欣於沙發上甦醒過來,對剛才夢境的最後一幕仍印象深刻。
  她知道自己並非第一次做這個夢,所以沒有殘留太多震驚情緒,倒是在她醒來瞬間下意識自問睡著多久後聽到的回應,才真正令她感到訝異。
  「嗯,現在是晚上八點左右。」周孟欣看了看手腕上的錶,接著起身坐在沙發上語氣冰冷的開口:「莊名實先生,雖然很感謝你的協助,但對於我昏睡後你仍留在我們……家這件事,我還是有點無法接受,今晚還是先請你移駕至附近旅館;至於其他關於驅魔大會準備事宜等到明天再說,我也得想看看要怎麼跟警署那邊說明--」
  「喂、喂,別這麼無情啊!話說也是因為我要協助兩位師姐處理剛才的後續才留下來的,我也不是就只做出一直坐在沙發旁為了關心妳的狀況這種會被警察逮捕的事啊!」突然闖入周家廟壇的通靈男子手忙腳亂的幫自己做出辯解,卻迎來對方充滿鄙視與質疑的目光。
  「因、因為誰叫周小姐妳剛才突然昏倒,所以我才不得不將妳移動到室內。妳放心,這過程兩位師姊都有全程參與!妳身上被雨淋濕的衣物也是她們幫妳換下來的。」
  「原來如此。對了,我忘記跟你說,我的身分跟我姊不一樣,就是你口中的警察。」
  「周小姐妳不要用這麼平靜的表情說出這麼可怕的事實好嗎?關於妳的身分,剛才兩位師姐已經有跟我說了,所以我才沒有做什麼──」
  「也就是說,今天如果換成是我姊的話,你就會不安分是嗎?好,你說的話都會變成呈堂證供。」
  莊名實眼看將被以性騷擾未遂逮捕歸案,在看到兩位師姐入內同時就像是遇見救命稻草般,趕緊跑到兩人身旁請她們幫自己解釋,眼見這一幕,不禁令心情沉悶的周孟欣笑了出來。
  「好啦!開玩笑的;雖然剛才突然看到你還在我還真的有點想這麼做就是了,但我可沒忘記你是姊姊託付銀鈴的重要人物;至少今晚你可以先住在這裡,等你師傅明天過來。
  當然,也是因為我對驅邪這塊領域沒有很深入了解,所以也認為目前至少留你在身邊會比較有保障。」周孟欣正色道。
  「言下之意,是希望至少在今晚我可以當妳的保鑣嗎?的確,我也比較適合當個黑暗騎士。」電影通的莊名實在聽到周孟欣如此允准自己留在廟壇一晚後,立刻又裝模作樣了起來。
  真不知道這男人到底是可靠還是不可靠,姊姊到底是哪裡看上他了?
  等等……感覺這樣講,好像就變成是對姊姊選的對象不滿意的樣子;國文多元的文意表現還真容易使人誤解,果然還是逮捕他會比較好嗎?
  「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對這塊領域不是很了解……另外也不能說你的解讀是錯的。」周孟欣思考了一下,然後詢問莊名實:「就如同我也沒料想到會在回到家後就被帶入幻境,所以我是否可以問被姊姊託付的你,今晚我再次遇襲的機率大概有多少?」
  「周小姐果然是位警官,講求資訊跟數字嗎?講認真的,以我來看,至少這幾天對方不會再對妳出手了吧?但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而且我是指針對妳的部分。」莊名實落坐沙發前的木椅上,神情也轉為認真。
  「哦?我還以為只有今晚,你的回答有點令我意外。」周孟欣這時從其中一位師姐手上接過熱茶。「我想應該是跟姊姊的作為有關吧?」
  莊名實點點頭:「周小姐也認為今晚所遇,無非就是一場對方策劃的陷阱吧?」
  「我想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姊姊也早就知道了,但她仍然選擇救出我。」周孟欣喝下一口茶,沒有將最後那句「因為姊姊就是那樣的人」給說出口。
  「所以念欣小姐因此將計就計,實行了除了進入幻境將妳帶回,另外也為了削減對方的能力,使妳現在的肉身不光只有妳的靈魂,還有一名死者的魂魄。」
  聽到莊名實這麼說後,周孟欣下意識的輕拉仍披在身上的令旗。
  「只是最後雙方都沒有真正達到完全的目的,因為那名女性的靈魂被妳姊帶出幻境,而妳姊也為了避免最壞的狀況,事先將銀鈴託付給我;也正因為念欣小姐預料到自己有很大機率會被留在那裡,所以她不會讓好不容易削減對方能量這件事化為烏有的。」
  「你是想說,姊姊為了這個最壞的結果,其實還有做另外的打算,而那個打算是自己留在幻境中才會奏效?」周孟欣這時想起了在最後姊姊對自己所說的話。
  我們會再見面的。
  「姊姊不會讓自己的行動徒勞無功……」
  看出對方思緒的莊名實再次點頭,接著表情放鬆地說:「那個主體將念欣小姐拉入幻境的目的,除了是為了除掉自己的威脅,另一方面就是要壯大自己能干預現世的能力了吧?我想念欣小姐不會不知道那個主體的目的,所以勢必在下定決心進入前會做些預防措施,例如將銀鈴託付給我這其中一件事。她被留在幻境中雖然是最不好的結果,但可能也非單是如此,所以她才會肯定的跟妳訂下承諾,認定妳們還會再見面的。」
  「果然喜歡讀取別人心思是你的嗜好。」發現自己思緒又被看見的周孟欣露出厭惡神情。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正因為姊姊在『裡面』牽制住對方,所以至少可以肯定有段時間我是不會再受到攻擊,對吧?」
  「當然,我也希望念欣小姐可以撐到集合所有人力量拯救她回到現世的那時候。」
  莊名實難得語重心長的道出內心不安,這倒是讓周孟欣回想起昏迷其中所做的夢境。
  那個夢雖然並非第一次體驗,但是結局似乎跟現在的處境如出一轍。
  先是父親失蹤了,接著母親也失蹤了,然後現在是姊姊被那名女鬼帶入幻境──
  只是這次的夢與過往有不同之處;或許該說,這個夢一直都是那一晚父親為了保護她們與母親,勇於面對門外之「物」的記憶,而發生這件事的那年,正好是她與姊姊就讀高中的時候。
  那一天晚上門外突然出現一個跟母親樣貌、聲音相同的鬼怪,並打算帶走她們姊妹,最後是父親挺身而出才解除危機的。
  可是,父親卻在之後的某一天為了承接某件案子,離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從此這段記憶就不時會化成夢境出現。
  然而,如前面所說,剛才體驗的夢境內容有著與過往不同之處,那正是這次夢中的姊姊跟母親都步出門外,僅剩她自己一人留在周家。
  難道多年前發生的這件事是反映如今她現況的預言嗎?
  當然,現在的她也不打算否定這樣的猜測了,畢竟前不久她才在幻境中親身體驗到「時空交錯」的過程。
  一想到剛才的夢與鏡中幻境的體驗,周孟欣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筆記紙片!」
  「紙片?什麼紙片?」莊名實見原本還在沉思的周孟欣的驚呼,一時感到疑惑。
  「我在剛才的夢中看到的!我爸在拉住我後,有個東西從我肩膀掉到地上,那是一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紙片,我想應該是某種暗示。」
  「周小姐現在就變得像我們這群怪力亂神──」
  不待莊名實話說完,周孟欣就起身離開沙發,接著進入雙親臥室翻找物品,估計就是她所提到的紙片。
  「那個夢會在這個時候又出現,而且掉落紙條這一幕過去都是沒出現過。如果說這是父親想要留給自己的提示……」
  周孟欣一邊思考一邊翻找房間每個角落,最後她發現床頭櫃的最底層抽屜被上鎖了。
  「看來就是這裡了。」
  「周小姐,妳找到了嗎?」
  看到莊名實正好非請自入的來到臥房的周孟欣沒有回答,直接就是抓住對方手臂,然後提出一個不合裡的請求。
  「踢壞最下面的抽屜!這個木製抽屜已經年代久遠,我想應該很容易就能踢壞。」
  「周小姐,妳是在開玩笑嗎?會不會我今晚要睡派出所了?」莊名實語氣明顯正在顫抖。
  「少囉哩囉嗦的!踢就對了!」
  眼見身旁警官大人突然暴怒,莊名實只得照辦,果然老舊的木製抽屜經不起幾下的強大腳力,很快整個被踢到支離破碎,裡面的物品也因此灑落出來。
  周孟欣立刻蹲下翻找,最後找出一本封面與紙質皆已泛黃,約莫B5尺寸大小,上頭還有父親簽名的小筆記本。
  接著她翻開筆記,發現裡頭果然有一頁被撕下;雖然與夢中所見有所差異,但仍可從被撕下的殘頁中看到一些文字。
  「『福建』、『電商平台客戶』?這是父親要去找的客戶嗎?難道跟他的失蹤有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