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參拾陸、請仙(下)

月雨海魅 | 2021-04-25 19:41:07 | 巴幣 16 | 人氣 70


參拾陸、請仙(下)
 
  如前面所述,我們房間無疑是不可久留之地;雖然如此,我們任何一人也不敢鼓起最後勇氣衝入其中,將那名因被女鬼盯上,受極度驚嚇而動彈不得,唯一一個還留在現場的室友給救出,三個大男人終究只是自顧自地倉皇逃出。
  果不其然,這期間的動盪引來同樓層,甚至是居住在上下樓層的其他人注意。
  在我到達走廊,勉強能藉由牆壁撐起身子時,我察覺周遭傳來了騷動,不少人走出房間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記得前面我提到因正值考試週,又是在接近半夜進行這場「禁忌遊戲」吧?所以很快的,不管是看熱鬧,還是因專注於準備考試,被打擾感到不悅的人,此時皆聚集到了走廊上。
  之中我當然有聽到不少抱怨的聲音,不過,有幾位交情還算不錯的同學仍上前關切詳細狀況,更有人直接進入我們房間。
  而就在我想要阻止這群迷途羔羊誤入地獄同時,一陣淒厲的慘叫聲突然響徹整棟宿舍。
  「今天晚上是怎樣?所有人都撞邪了是不是?」
  我聽到有人如此嘶吼道,只差向對方脫口而出──真的就是如此!
 
  這下現場所有人更是摸不著頭緒了,騷動範圍亦跟著擴大。
  我可以感覺到彷彿整棟宿舍都沸騰了起來,期間我跟一起逃出房間的兩名室友面面相覷,我猜他們多少跟我浮現一樣的擔憂。
  這個擔憂就是「莫非宿舍的其他人,因為我們這群始作俑者也受到池魚之殃了嗎?」如果真是如此,這恐怕就不是退學就能解決了吧?
  而這期間我也留意到一件事,那就是原本那幾位我來不及阻止,以為進入我們房間的同學,也會出現因看到同樣的可怕畫面,出現倉皇奔逃或發出慘叫的反應,沒想到結果卻出乎我預料;在第二聲慘叫出現後,我們這裡反而陷入詭異的寂靜,其中也是因為不少人已紛紛趕往「第二現場」了。
  如果我沒聽錯,第二聲慘叫發出的位置,應該是下方樓層。
  對了,剛才並沒有先向您提到這點。
 
  那時候,我們所居住的房間是位於五樓,而整棟學生宿舍共為七層,所以您就知道當我們四人目擊到那顆女人頭「伸入」房間時有多麼震撼了吧?
  即使外頭的確有一個僅能一人站立的小陽台,但女生宿舍是在五十公尺外的另外一側,我們這群沒有女人緣的臭男生,也不可能在裡頭藏著一名女性,更遑論一開始就有人帶入這種可能。
  另外,還記得我前面有提到的,其中一名室友在進行這場遊戲前,打開了窗戶,所以如果一開始就有人藏在那裡,我們也都會發現才對。
 
  沒錯,正因為是不可能,才讓我們嚇破膽。
  
  但是,在第二聲慘叫出現後,這令人無法理解與不安的鬧劇也沒有到此為止。
  我可以形容,那天晚上簡直就是一場災難,我更有是不是整棟樓因為我們開啟了禁忌遊戲,被帶入了異世界,才會使我們接連遭遇超乎常理的事態,因為我曾在倪匡老師的小說中看過類似情節。
  若真是如此,對於那個世界的居民而言,我們才是真正的侵入者,他們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警告我們罷了。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這一切的確是發生在現實世界的真實過程。我可以說,直到隔天面對考試後,我才恢復原本該有的實感,因為科目重修比鬼還要可怕這個事實衝擊更大得多。
  至於為什麼我會說在那天晚上第二次慘叫後,也不是整起事件的結尾,因為就像那場遊戲點燃了連鎖反應的烽火,第二聲慘叫出現不久後,第三、第四起撞鬼事件緊接而至,而且皆分別出現在不同位置,最後總計包括我們一開始的房間在內,總共有五間房的學生都撞見相同的景象,樓層則從二樓涵蓋到五樓。
  這起事件的後續效應持續擴大,更是在期末考週後到達高峰,那也是我們住在同棟宿舍中的這群當事人,決議成立「靈異真相調查組」的開端。
  我那時真的沒想過,這起事件比想像中還要嚴重跟詭譎,而且受波及範圍之大,最後甚至連警方都介入調查。
  是的,連公權力都介入其中了。
  這裡我就說明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前面如我所提到,這起靈異事件牽連到二至五的樓層,然而,其中是不包括三樓在內的,也就是說,真正撞見「那女人」的人,所居住的房間僅在二、四、五三層樓內。
  而前述我有指出總計是五個房間內的人遇到這種狀況,只是有趣的是,他們的房間分配是這樣的──
  五樓,我們的房間一處;四樓兩處,最後則是二樓兩處。
  更離奇的還在後頭,其中分布的房間所在處,若從整棟宿舍立面看過去的話,除了我們所在的五樓,其他是平均分散在「對稱」的左右兩邊的。
  對,我沒有胡說,真的就是這樣,但更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頭……
  雖然我說所有人都見到了「那個女人」,可是這樣講其實只對了一半,應該說,是所有人都撞見了「那個女人身體的其中一個部位」!
  這當然也是之後眾人在討論時得出的結論跟察覺的巧合,在警方跟校方介入之前。
 
  一開始我們這群住在五樓的人,看見的是一名女性頭顱,而住在四樓兩處房間的同學指出,他們是個別看到一隻蒼白的手伸入房內,並迅速的於地板蠕動,住在宿舍右面四樓房間的人則稱,他們是目擊一隻蒼白的手,像條巨蟲般,在落地窗上爬行。
  而住在這兩間房的人,他們所看到的分別是左手跟右手。
  至於剩下的二樓部分,則是發現左腳跟右腳突然掉落床上跟「走入」房內,以上時間皆與我們五樓撞見異象後相隔不到一分鐘。
  統整可知,在我們四人看到那顆女首出現後,彷彿其身體其他部位也被解除封印般,陸續出現在不同樓層。
  以這樣來看的話,估計這女人的身體是被肢解後,分散在這棟學生宿舍內,當然也不排除另一種可能──
 
  就是這個女鬼的身體尺寸是超乎我們想像的。
 
  「巨女」一說,有段時間於校園內流傳,但是對面臨過真實情況的我們這幾位當事人,倒是認為比較接近身體被肢解後,分別藏匿各處這種可能。
  畢竟我們所看到的這些「部位」,其尺寸其實跟常人無異,如此一來就推翻巨人假說了。
  但是,卻無法解釋另外一點,也就是──為什麼被肢解的各個身體部位,會被如此平均,左右對稱的藏在宿舍內呢?如果這女鬼真的是被人殺害後分屍,那這名兇手的行為到底又有何目的?
  就只是單純有著常人所想像不到的癖好跟堅持嗎?
  對了,您有注意到我故事說到這裡已經涉及到哪個層面了吧?是的,我們這群學生從這裡開始,就已經推敲出兇手、藏屍、分屍,這幾個牽涉到兇殺案的可能假說了。
  這些說法一開始的確只是我們天馬行空的猜想,但是,之後卻因警方的介入調查後,潛移默化為現實。
  這也是我們為何成立了「靈異真相調查組」。
  至於後續發展如何,就如我一開始向您提到的,結果是不了了之;雖然也不排除是被刻意隱瞞的結果。
  只不過,據我所知,警方最終也沒在那棟宿舍找出什麼死者骸骨。該宿舍並不是老舊建物,在我入住時,記得才剛完工不到兩年。
  當然,警方沒有因為是新建物就放棄鑿壁調查這個動作,只是之後我們這群人就此沒有再回到那裡,往後幾年間,持續住在那時學校臨時為我們安排的另外一棟宿舍內。
  至於那幾個房間之後有人入住嗎?沒有,即使學校辦過幾場安撫人心的法會,但最後仍因沒人敢住的緣故,不是改成儲藏室、庫房,就是持續擱置。
  另外,當時在我們逃出後,進入房間的同學有看到什麼嗎?
  也沒有,「那個女人」就像惡作劇般,突然出現,也很快就消失了,但我想,最清楚這過程的,莫過就屬一開始被我們放生,沒有及時逃出的那位室友。
  只不過,也如我前面所說,他之後過上了一帆風順的人生,而那時候的記憶也彷彿被永遠雪藏一樣,再也回想不起來。
  而這起事件,據我所知的部分就到這裡為止。後續當然有被學校懲處的部分,但那些說起來令人心煩,姑且就不提了;只不過,即使過了五十多年,我還是想跟您提到一件至今我仍想不通的事。
 
  那時候,那個女人身體各部位的確都出現在我們面前,就如同一場恫嚇般的宣告,但是──
  卻沒有人看到祂最主要的「軀幹」部位。
 
  所以我們這群人有會想,因此逃過一劫的三樓,是否本來是會看到那女人的軀幹呢?然而,那晚那樓層的人,確實沒人撞見到那一幕。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吧?
  那個女人的軀幹,估計沒有被藏在那裡,而是另外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
  至於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東西,是否跟碟仙這場遊戲有所關聯呢?我想,那只是一場契機吧?
  祂因為這個遊戲被喚醒,想要藉此傳達什麼,只不過,我們這群當事人沒有取得更多線索跟資源,找出其中的真相罷了。
 
  真希望有生之年間,我可以知道這件事的真正後續到底是什麼。
 
  對了,之後我會把當初我們這群調查小組共同寫的筆記寄來給您,裡面充滿了各種不可思議的猜想,還有我們對案情的推理,以及不少挾帶其中報章資料、歷史文件,我想我這個糟老頭留著也沒什麼用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