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37.閉鎖

月雨海魅 | 2021-05-17 10:11:52 | 巴幣 16 | 人氣 47


37.閉鎖
 
  老高的臉色相當難看,就像吃進辛辣物的反應。
  只見他手仍拿著幾秒前才剛結束通話的手機,正靜靜仰望遠處被雷光照耀的雨夜天際線。
  然後他嗅聞到一股濃厚的菸味來到身旁。才剛從吸菸室走出,穿著白大褂,身材高瘦,理著一頭短髮的年輕男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高警官,怎麼臉色比剛才跟我說話時更難看了?雨感覺越來越大了呢。」
陳法醫跟老高一樣望向遠處雨景,只是看起來更像一名體弱多病的詩人。
  「晨高估計遇到棘手的狀況了。」老高低聲呢喃。
  雖然方才通話被匆忙切斷,但在此之前,他的確聽到那個人的聲音。
  那個人的聲音他不會記錯也不可能搞錯,即使他跟張晨高隸屬不同單位,但仍有機會與那個男人碰面;也正是在幾週前,他跟張晨高同時在病房中,接收到這個人親自至他們面前下達退出「折骨」等後續事件調查小組的命令。
  「雖然是預料中的事,也知道時間上很緊迫……嘖,好吧!或許現在這個點上碰到署長也不是壞事,但晨高準備好了嗎?」
  老高一邊思索著,接著視線不經意對上身旁的法醫,同時也在心中問了自己同樣的問題。
  「沒什麼,晨高剛好遇到署長……」也罷,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自己也不能再拖拖拉拉了吧?
  老高沒有把話說完是想看陳法醫會有什麼反應。畢竟剛才通話中,張晨高有提出或許陳法醫也不能信任的可能,結果沒想到眼前被他懷疑的男人卻只是一派自然的問自己肚子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到附近共進晚餐,更表示自己前不久才剛完成驗屍想要放鬆一下。
  「抱歉、抱歉,每次做完驗屍我都會想吃點東西,反正剛好時間也晚了,就一起過去如何?等我東西收拾一下在這裡集合。」
  「喔……好。」
  目送白袍身影的離去,老高兀自懊惱在刺探人心方面果然不如自己好友。不過實際來講,陳法醫剛才的言行舉止確實沒有任何偽裝,如果真的有刻意掩蓋什麼的話,那就真的只能說是精神狀態異於常人了。
  這時候,老高又想起那一天突然拿到自己兒子日記陳法醫知道後的反應,總感覺要是什麼事都去懷疑的話,那大概就沒完沒了了吧?
  如果陳法醫跟警方高層連成一氣,那就無疑是屬最具備絕佳演技的角色了。
  「雖然跟陳法醫不是沒有一定交情,但現在仔細檢視這個男人,彷彿像看到林庚呈的影子一樣。」
  老高就這樣恰巧帶著與兒子生前一樣,對林庚呈與陳法醫兩人人物特質異常相近的想法,於大雨中跟對方到了附近麵館用餐。
  「果然屍檢後的牛肉麵特別香。」
  看著眼前說出常人無法理解話語的年輕法醫正大快朵頤筷中肉塊,老高盡量克制自己朝某方面做聯想。
  「老實說,我也不想懷疑陳醫師你,畢竟我們也合作這麼多年了──」老高決定還是直話直說。
  「關於這點我不會感到意外,畢竟你們那位署長也不是這一兩年才上任的。」
  這位聰敏的法醫果然早就看穿自己想法;言下之意也是在指張高兩人將涉入「折骨」等命案的關係人中所懷疑的對像,也網羅到警方高層。
  而且,被懷疑的對象並不會因為交情或資歷就令他們的立場有所動搖。
  「不愧是你,應該是從我問小高手機的事,還有剛才那通電話推斷出來的吧?」老高點的水餃在這時候才送上桌來。
  「嗯……可說是,也不是。」
  果然在含糊帶過這點,陳法醫跟林庚呈不相上下。
  「高警官,被害人,不,高宇文警官被送來的屍體中,沒有現代人理應帶在身上的東西,難道我不會感到懷疑嗎?」
  聽聞對方如此一說,老高睜大眼睛,只是陳法醫不讓他有開口的機會。
  「別說我沒有做什麼上報動作,想想高宇文警官的屍體是在那種情況被發現的,所以手機遺失也是有可能的;再說他失蹤前,曾歷經一場詭異的汽車自撞意外,也不排除手機是在其中一個現場不見的,又或者是被將其埋入土中的人索取走,這些可能性我都得去想到,所以我才回答你『可說是,也不是』。
  或許該說,直到今天你特地為了問我這件事而來,我才真正讓自己的假想塵埃落定。」
  「的確,若要排除真的遺失這點,不能有過於偏頗。」老高思考陳法醫的論點呢喃道。
  只是陳法醫因為自己沒有向其說明小高的屍體會在公路邊坡發現,其中還伴隨靈異現象這些資訊,所以才假設是有人將小高屍體埋入土中的。
  意思就是說,如今再繼續追究自己兒子的手機是如何不見的已經沒有意義了嗎?或許真是如此呢,但不代表這條路是不可行的。
  「跟宇文同行的其他兩位警官的手機總不可能也不見了吧?」
  「倒是都還留在身上。」陳法醫話說到這笑了一聲,然後用筷子夾起麵條。「但裡面沒有什麼令人在意的內容,關於這方面的資訊我可以另外提供給你。話說回來,高宇文警官的手機一開始就沒找到這件事,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吧?如今又回來追究,不也證明其代表著某種關鍵的意義,又或者是會有令人聯想到什麼的內容了。」
  的確,如果從這一點聯想,確實也能得出他們正在懷疑警方內部有人將手伸入命案的結論,眼前這男人比自己想像的還要敏銳,或者說是……可怕?
  不過,如果真從這層面去思考的話,不就代表陳法醫更有可能是警方高層的人馬嗎?一直沒有任何作為則是要等如今他們的上鉤?
  是又如何?確實也沒有退路了。
  「快吃吧!水餃都涼了。」
  「所以我可以認為你就是署長那邊的人嗎?當然,如今我們也落入陷阱了,但至少讓我知道你的立場吧。」
  陳法醫聽完老高這段話後放下手中筷子,因為敲擊桌面的力道不小,發出了響亮聲響,見此,老高不經意的嚥下口水。
  然而,身旁的男子只是拿起碗,將湯給一飲而盡。
  「或許現在我說再多也無法證明自己清白吧?你們也可以持續把我設定成灰色,但在這裡,我還是想先說說自己的態度是如何。
  對我而言,我就不過是個跟你們警方合作多年的代理法醫,畢竟法醫工作不是我的本職,也因這樣,我不會對案件發表太多意見;或者是說,我認為自己只要做好屍檢工作就好了,那也算是我的興趣。沒有提出任何疑問或是上報我感到奇怪的地方,除非是我的法醫分內工作須提出的,其餘我會認為並非是我該去留意,你們也應該要知道的,例如:被害人的遺物。當然,除非他們的遺物是被塞入屍體之中。」
  陳法醫喝了口水,接著神情從容地說:「所以我不會說自己站在哪邊,你們問我什麼,我就回答跟提供什麼,只要我知道的,就不會刻意隱瞞;所以我才承諾你,稍晚會提供其他兩位高宇文警官同組警官的手機物證給你,雖然這並不在我業務範圍,但既然你提出了,那我也就只能照辦,同時將我的想法也告訴你。」
  聽完陳法醫坦白自己心境的這番話,令老高不禁有點慚愧,只是現在的他仍無法放下懷疑任何人的態度。
  「但這都沒關係,因為我知道你們警察的工作就是要懷疑任何可能性,對此我也是一樣的,所以這頓晚飯就讓我請吧!辛苦了,高警官。」陳法醫站起身來,很快就做完結帳動作,再次拍了拍老高的肩膀。
  「記得我剛才說的吧?關於法醫份內的事,我是會主動告知你們的。」
  斯文男子在離開麵館前,仍保持一貫行事調調,留下這句令人興味十足的話,最後僅留下腦袋當機的老高跟一盤早已涼掉的水餃。
  而這時候他才發現對方竟忘記將一只牛皮紙袋給帶走了。
  「等等!這難道是──」
  就在老高準備將其拿起時,他腦中閃過剛才陳法醫離開前留下的那段話,瞬間恍然大悟,接著他很快的將晚餐用畢。
  在考慮到之前住家可能已遭人入侵搜索,自己所在的分署內估計也不安全,更不用說現在周遭是否有人監視前提下,老高小心翼翼的檢視麵館內情況,並以刑警嗅覺想找出可能的跟蹤者或便衣警員,最後他決定進入麵館後方的廁所。
  「果然廁所是偷懶跟保密的最佳場所嗎?但我相信現在如果出現靈異現象肯定會先嚇掉我這條老命。」
  進入廁所前老高先做一番自嘲,另外想到陳法醫大概也是知道麵館內無其他可疑人物,才會這麼大膽的把這東西留給他吧?好吧!假如對方真的是身分中立而且有思考過的話。
  接著老高將牛皮紙袋內的資料抽出,眉頭隨即一皺,神經因眼前文件內容出現亢奮。
  「這……是最後一名被害人的初步屍檢報告,分局長的兒子,王……王霖文?的確,這對現在無法得到相關案件資訊的我們有很大的幫助。」
  死者王霖文,死亡導因為頸脖短時間內受異物、繩狀物壓迫纏繞,導致休克性死亡;間接死因為全身閉鎖性骨折,造成神經、血管及肌肉受壓迫使壓力升高,最終致使血管灌流不足,導致組織缺氧壞死的腔室症候群,發生部位為頸部以下的全身各處部位。
  「喂喂喂!現在是怎樣?這是一個法醫會寫出來的東西嗎?」
  老高因為屍檢內容感到詫異,不自覺發出無法理解的怪叫,但很快便留意到自身處境趕緊冷靜下來。只是他依然整張臉皺在一起,持續檢視這份連對屍檢都有一定了解的他也感到詭異至極的報告。
  不過,很快的他便將心態做出轉換,因為此時若還以世間常識跟科學邏輯看待這一連串事件才是真正的不智之舉吧?
  「所以這小子的死亡不是完全在於自殺?不,肯定不是自殺吧?」
  間接死因的確是出乎老高一開始的預料;不過同樣死於分局大屠殺中的分局長也算是警方中高層人員,而且是全身扭曲的被塞入置物櫃中,如果說其子也跟案件有關的話,那麼現在會有這種不自然的死因似乎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因為要在一個死者被吊死同時,在半空中以無法從外部被觀測到的情況下,將其全身骨頭於體內進行扭轉跟凹折,怎麼看也知道不是人為所致。
  是「三女」的手法!就跟其他死者相同,那麼這就證明了王霖文跟折骨後的相關事件脫不了關係了吧?
  不對,或許事情沒那麼簡單,別忘記這些事件也跟四年前的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多少有連結。
  老高懶散的腦袋此時快速運轉著,接著他想起分局長屍體於置物櫃裡被發現時,眾人還目擊其中伴隨著「小女孩靈體」的出現;也就是會在事件現場留下預言塗鴉,引發分局大屠殺事件的主要元兇。不但如此,也算是目前屢次出現於事件現場,形象最具體,而且會說話的唯一兇靈。
  「等一下,閉鎖性骨折、鐵櫃內部……晨高提過宇文提交的案件報告中曾指出的冰箱,冰箱……陳予仁死在租屋處冰箱上層,現場曾錄到小女孩的聲音,還有、還有男大生死在電梯內,電梯……道路上空棺木中的塗鴉?」
  老高似乎明白了什麼,再次怪叫出聲,差別在於這次他已無法按耐自身激動情緒,整個人坐在馬桶上,手心因興奮而滲出汗水。
  「所以那個小女孩幾乎每次都會出現在密閉空間中?難道是因為生前被關在什麼地方嗎?可是……如果是這樣,那不就意味著『祂』是直接鑽入王霖文體內,進行殘酷的虐殺行為?
  不,小女孩沒有辦法做出預言死亡之外的折骨虐殺行為,但其出現總是伴隨折骨死法的產生,還是說……是因為死者身分而有所區別?不行!還需要更多的思考!這點也需要問周家姊妹才行吧?」
  刑警全身顫抖,詫異自己的突發奇想,也算是意外發現,然後他此時早完全脫離腦部支配的手,仍無心的繼續翻閱著資料。
  直到屍檢報告即將到最後一頁同時,他全身突然一震,接著快速翻回第一頁,在他看到上頭的死者照片後倒抽了一口氣。
  「原來是這樣!就跟宇文留下的那張照片……一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