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42.歧異點

月雨海魅 | 2021-07-11 15:21:22 | 巴幣 2 | 人氣 55


42.歧異點
  「現在無非是最糟的情況了。」
  張天師雙手抱胸眉心緊鎖,在聽完周孟欣將折骨案發生以來所有相關事件所做的簡單說明後給出這樣的想法。
  而畢恭畢敬站在一旁的莊姓徒弟這時候也因首次了解了事件脈絡而一臉驚異。
  畢竟即使他昨晚就已與周家姊妹碰面,但其實姊妹倆都還未向其細說案件的來龍去脈。
  這除了是莊名實在周念欣感應到妹妹被帶入鏡中幻境後,才恰巧與對方於合作救援行動中有了除規劃布置驅魔大會會場外更深切的交集,由於時間過於短暫中周念欣沒有詳述外;而在周孟欣方面,則是因初見這男人就給自己輕浮印象,加上她也思考這些案件內幕是否能跟一位會偷窺女孩子睡臉的平民全盤托出。
  無論是基於女性還是警察她都覺得不妥。
  不過,如今事態已到了窘迫時刻,似乎也沒必要再考慮警民身分跟科學、玄學之間本質上的不同選擇繼續只讓前搜查小組的相關人員知道了。
  其實現在細想,除了周家姊妹的親族關係,實際上遵循上頭指示案件與驅魔兩件事得分開,情報不共享的前提下,周孟欣早就觸犯這條禁令了吧?
  這可不是用她們關係屬於親族,所以能特例共享情報就能解釋過去的。
  實際上,比起這層關聯,驅魔團隊與案件搜查小組的合作關係,才是令周孟欣想把姊姊拉入小組討論的原因。
  畢竟把案件與驅魔兩件事分開,本就是刻意隱瞞真相的警方上層搞的荒謬劇。
  他們直到現在都還認為,比起威脅到官位的真相本身,更引人注目的鬼怪屠殺事件的平息才是首要任務。這種比起解決問題,先解決引發問題的人反而在這時候變成了他們的正論。
  反正綜上因果去考量的話,現在也不必要顧慮案件情報外洩這種違反規定的枝梢末節了,反而是兩方都以平行線思維去做事的話,才更可能引來全盤皆輸的局面。
  他們就是在人手不足,沒有外援,又顧慮警方上層之下,才使事態演變到如今接近失控的局面。雖然沒把握若是當初所有人都豁出去後結果是否會有所改變就是了……
  周孟欣暗自思忖假如當初他們執行其他作為的可能性,但隨即不免失笑,因為就是沒得選擇才會變成這樣不是嗎?說不定在更多人的參與下,反而會出現更多犧牲者。
  的確,現在已經不須再去考慮太多後悔事了。
  「若要設定公布案子真相在驅魔大會來之前,那我們勢必得在這三天投入更多的人力找出相關證據。雖然以目前所有線索已大致能拼湊出事件全貌了,但總不能以鬼怪作祟的現象當成案件證據吧?」老高用手指揉捏眉心,整張臉幾乎皺在一起。
  「不過,一些電影跟影劇不就是這樣演的嗎?警探透過靈異現象中的蛛絲馬跡找到真相,最終惡人落難,迎來完美破案的Happy ending!例如我看過的──唔!」
  「抱歉,我的徒弟永遠都是看電影的時間大過認真修行,等一切落幕後我還打算安排他去檢查一下腦袋,探討那令人可憎的讀心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讓我們繼續說下去吧!」張天師再次以手肘擊肚率先中斷電影魔人的發言,接著一臉正色道:「看來是連臨時受命為搜查小組指揮官的副署長都不能信任對吧?畢竟三天內破案這種蠢話就是出自他口的。」
  周孟欣跟老高聽聞張天師的話後皆無奈嘆氣,接著周孟欣目光轉向正站在房間一角,準備開一罐新咖啡的老高。
  「學長,雖然晨高學長還沒醒來,但現在應該是我們分享當前所有已知情報的時候了。除了學長你提到的目前還在進行中的那件事,這期間有找到相關的證據或線索嗎?」
  老高聞言後,這時才猛然想起那個他昨晚自陳醫師那裡得到,使他感到吃驚萬分的重要訊息。
  只見他情緒亢奮地從便利商店塑膠袋中抽出一個牛皮紙袋,並很快的將裡頭資料抽出,放在病床桌板上。
  「這是……分局長犬子的死亡報告書?」
  面對周孟欣的納悶,老高將拿在她手上的資料翻到死者資料頁面,並用指向死者的半身照;接著拿出手機開啟他事先從小高日記中所拍下,夾在其中的三人合照。
  周孟欣在發現照片中除了小高以外的其中一人正是報告書上的死者,也就是分局長犬子王霖文後睜圓雙眼。
  雖然曾從姊姊於那次咖啡廳對談後得知小高日記中還夾帶一張啟人疑竇的三人合照,但除了知道其中一人是小高學長,其他兩人的身分尚不明朗。
  如今王霖文之死竟以這樣的方式與折骨案的後續連鎖事件有了交點,確實令她感到不可思議。
  循著報告書內容繼續閱讀,周孟欣在得知王霖文那極其詭異到近乎不可能的真正致死原因──全身閉鎖性骨折,讓她更加確信死者跟案件脫不了關係。
  這是仍將分局屠殺案定義在亡靈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她始料未及的。
  「真不愧是學長,比起我帶來的一大堆壞消息,光是這條線索就足以串起幾乎八成的案件片段了。」此時情緒從吃驚轉為亢奮的周孟欣,就連說話都微微發出顫音,接著又說:「案件發展至此,或許我們也該認為照片中剩下的最後一人也難逃三女之手了吧?此人估計也與案件有關。」
  「關於這點大概就是這三天內我得去釐清的重點了。如果說,此人也早就死於三女之手,那其實要找出來並不難。基本上範圍已經縮小到呼之欲出了。」老高眼睛發亮,似乎對照片中最後一名謎樣人物心裡已經有了底。
  「比起大海撈針尋找近似折骨案的死法,不如先從與我方有關的死者名單去找人嗎?」周孟欣思考道,腦海也閃過了略為清晰的答案。
  「另一方面,從這張照片裡的人物,也能確定一件事。」周孟欣將死亡報告交還給老高,接著臉色轉為凝重。「其實我們重新檢視折骨案,就會發現這起案子一開始就沒有太多錯綜複雜的人物關係。當初警方的初步偵辦方向就以林庚呈私下與女秘書顏梓依有不可告人的關係,最後林庚呈為了擺脫女方糾纏而下了毒手著手;接著便是一連串怪誕的開始。」
  「的確。利用殘忍至極的手法凹折被害人身體並分屍,又以不合理的方式棄屍在顯眼的垃圾掩埋場,但卻無法找出兇手作案痕跡跟監視器畫面,簡直不像是人類所為。我記得宇文那時候就定義顏梓依案跟百貨公司的許家三口分屍案定義在非人為犯案上了。
  不過單以最初的折骨案來看,確實沒有如想像中複雜,是之後陸續出現的死者,以及山道邊坡裡的屍骨被發現與四年前的女學生綁架失蹤案有關後才進入龐大的迷宮。」由於還不知周孟欣想表達什麼,老高只能如此闡述並疑惑的望著對方。
  而就在提及四年前的女學生綁架失蹤案時,他發現周孟欣臉上閃過一陣陰霾。
  並且在那陣陰霾中出現瞬間,他看到似乎還有一張陌生的女性面孔重疊在周孟欣的臉之上,使他一時間啞然失聲。
  此時一旁見狀的莊名實想立刻向前,卻被張天師給阻止了。
  「孟欣小姐,還可以嗎?我們隨時都可以幫忙。」
  張天師雖然面露和藹,但站在其身旁的莊名實很明白自己的師傅已進入戒備狀態。
  看來方才由於聽到關鍵字緣故,暫時被困在周孟欣體內的詹亭瀅的靈魂出現了情緒波動。
  即使周孟欣身上仍有從昨晚就一直包裹著身子的令旗,但難保不會隨時間失去約制力,這也使張莊師徒須時刻掌握周孟欣的狀況。
  然而,只見周孟欣搖了搖頭,並在眨了眨乾澀的眼睛打起精神後,表示沒有什麼問題。當然,對於周孟欣的回答張天師並不感到意外。
  其實她剛才脫口而出那句看似關心的詢問,是同時在警告詹亭瀅別輕舉妄動。
  而被困在周孟欣體內的不安靈魂,也在聽到張天師的話後平息了下來。
  於是話題緊接而下。
  「折骨案的後續發展之所以如此錯綜複雜,正是如學長所說牽扯到四年前的案件緣故。以因果關係要來組合四年前的綁架失蹤案與折骨案及後續等案前,就得先找出『原點』才能將這些散亂的拼圖片段拼成正確的模樣。」
  「妳的意思是……要找出這些案件中最初扮演加害人角色的核心人物嗎?這點不難想像,也正是因為兩案有部分共通人物,所以原本看似沒有交集的那些人才會陸續死於三女之手,這也是我們一直都在努力的目標;但這跟那張照片又有什麼關係呢?」
  周孟欣喝下一口水後,將高速運轉的發熱腦袋稍微冷卻後,道出自己的想法。
  「學長,我想說的是,即使兩案中有部分人物重疊,但勢必有『某件事的發生』才使三女『成魔』;並且如算舊帳般找了過去的關係人下手。
  各位去細想就會了解為什麼如今我要重新把最初的折骨案拿出來講,因為只要仔細思考,其實就會發現除了死法的相似性外,在百貨公司許孟謙一家的分屍案出現後,才挖出四年前的女學生綁架失蹤案,因為許孟謙正是當年的間接關係人。關於這點,小高學長也發現了。那可是比埋在山道邊坡的失蹤女學生遺骨被發現的時間還要早呢。」
  老高在聽聞周孟欣這番話後,腦中關於兒子的日記內容以及最近事件等記憶片段,正迅速找到合適的斷面進行拼湊。
  「這麼來看的話──」周孟欣繼續說:「許孟謙雙親四年前失蹤,只有許孟謙本人活到四年後才被殺害,並且雙親屍體血肉與其軀體交融出現在百貨公司廁所跟置物櫃內這件事,似乎說明了『三女主體』這時候才開始對綁架失蹤案的關係人進行殺戮行為。
  值得注意的是,主體的其中一個亡靈僅讓許孟謙雙親失蹤;以死法而論,分屍、血肉交纏和折骨,才屬三女主體的真正屠殺方式。至於這裡所提到的其中一個亡靈的身分,我想……在場的各位也都知道了吧?」
  那正是四年前死於綁架失蹤案兇手之手的其中一位被害人,也是此刻困於周孟欣體內的女學生亡靈,詹亭瀅。
  「接下來相關案件的屠殺我就不再贅述了,繼續將目光回到一開始的折骨案上。
  林庚呈的秘書顏梓依是第一個慘遭『三女手法』殺害的被害人,然而,她卻是唯一一個與四年前案件無關的被害人,這說明了什麼呢?
  第一,林庚呈無疑與四年前綁架失蹤案的某些人相識,或者有某種程度的連結;第二,林庚呈正是促使三女這個『變異體』誕生的『原點』。但由於主體的主要意識並非由詹亭瀅主導,所以首位被殘殺的對象就成了顏梓依。
  接下來就如同替融入主體中的詹亭瀅復仇一樣,祂們開始殺害四年前的案件關係人;當然,這無非也是因累積諸多的負面能量跟情感後,三女變異體誕生持續突變成殺戮機器的效應。
  但以上這些都只是以邏輯去做思考的推理。畢竟目前我們也還沒有足夠證據證明林庚呈是否涉入折骨案。只不過,林庚呈這個人肯定有鬼,尤其是在知道他可能認識署長這件事之後。然而,若是將此人設定為殺害顏梓依的犯人,那我剛才所作的推理就會成為空談,因為那就代表他不是另三女主體誕生的主要原點。」
  「也就是說,林庚呈可能不是最初折骨案的兇手,但可以確定是使三女主體誕生的禍首嗎?」跟著一起思考的莊名實提出自己理解出來的結論。
  「這就是最關鍵的部份了。」周孟欣微笑道,接著看向老高,並用接下來的話喚起對方的記憶。
  「學長,還記得林庚呈妻女至今還未被找到吧?雖然我不認為林庚呈涉嫌折骨案,但對於林庚呈妻女失蹤的看法我倒是跟小高學長有相同的看法,恐怕她們早就遭到毒手了,也就是被林庚呈殺害了。」
  老高在聽到這起幾乎快被自己遺忘,然而卻也是當初引起兒子留意的失蹤案背後的假設性真相並不感到訝異。
  因為對於林庚呈這個人,他們父子倆其實存有共識。即使自己未真正與那個男人見過面,僅聽過張晨高與徐敏翰的敘述,以及兒子日記中的內容。
  所以他對於周孟欣假設林庚呈殺害自己妻女的行為,不感到違和。
  「也就是說,林庚呈在殺害妻女後才使三女主體誕生嗎?這麼聽來,妳似乎認定主體就是由林庚呈妻女以及詹亭瀅的亡靈所組成的?」老高在說出這些話時表情肅殺,內心湧現一股巨大的厭惡。
  不過,只見周孟欣搖搖頭:「雖然我不能肯定,但我個人認為是八九不離十了。最初提出這個假設的是晨高學長,如今我只是以資訊歸納的方式講出自己的看法。但認真說,我也不是今天才出現這個念頭,相信學長你也是吧?」
  見老高不置可否,周孟欣緊接著說下去。
  「我想之後張天師與集結而來的法師們就能證明這一點了。好,現在我要將重點拉回那張夾在小高學長日記裡的照片。
  我想說的是,因為在顏梓依之後遇害的被害人都是與四年前的綁架失蹤案有關,這就說明照片中除了小高學長,其他兩人都可能直接或間接與該案有關,而那就屬四年前綁架失蹤案的『原點』了吧?所以也不難想像為何分局長會慘遭三女毒手。
  我猜王霖文就是綁架失蹤案的核心人物,分局長則是扮演將兒子的犯罪醜聞壓下的角色,這裡也就解釋了包含署長在內的警界高層為何牽涉入折骨案。
  但其實有一點我們一直都搞錯了,那就是涉入案件的大部分層面是在四年前的綁架失蹤案,而非只有折骨案,他們真正想掩蓋的關鍵是在這裡。
  另外,如果四年前那起案件的開端,並且引發許孟謙雙親失蹤的原因是王霖文引發的『原點』,那如今林庚呈所引發的三女主體變異就該稱之為所有事件的『歧異點』了,也就是兩起案件重合後出現的轉折。
  所以我認為接下來幾天內,我們須著重調查的重點除了那張照片上的三人關係與四年前綁架失蹤案的關聯,並取得綁架失蹤案的原始資料;剩下就是林庚呈跟四年前所有關係人以及警方上層的相關性,林庚呈妻女的失蹤,以及──」
  
  為何四年前包括許孟謙在內等人能逃過詹亭瀅鬼魂的糾纏,還有林庚呈是如何在三女主體誕生後,仍可以平安無事活到現在。
  「對吧?周警官。」
  緊接在周孟欣後道出後續偵查內容的莊名實與對方四目相交,看來這男人又擅自窺看別人的思緒了。
  「關於這點,周小姐其實也有一些想法了吧?」對於接下來涵蓋玄學範疇的偵查重點,張天師在徒弟語畢後試探性地詢問周孟欣。
  只見對方將杯中之水一飲而盡後,正色地望向這位年長道者。
  「我想,我已經拿到那張碎片了。接下來就是需要你們協助我的地方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