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長篇恐怖-《窺》41.重組

月雨海魅 | 2021-06-27 17:44:33 | 巴幣 8 | 人氣 110


41.重組
  周遭景物快速飛馳而過,在拐彎穿過下個十字路口後可看見右側有座大型醫院,而此處正是準備到達的目的地。
  車子一停下,周孟欣便立刻下車迅速奔入醫院,知曉將要前往哪間病房的她詢問櫃檯後穿過來來往往的病患與醫護人員,直接跑上樓梯來到目標樓層,接著很快就找到張晨高的病房。
  不過周孟欣沒有馬上開門入內,反而是先停在房門前深吸一口氣後才打開門扉,隨即便看到裡頭除了躺在床上的張晨高外,還有另外一人坐在床旁。
  「你……」
  雖然此時是上午,但外頭陰鬱的天色使房內在未開燈的情況下格外昏暗,在確認張晨高仍在沉睡以及另一人的身分後,周孟欣伸手按下電燈開關。
  而在電燈因通電的閃爍過程中,原本坐在床邊的人影,卻於光源完全亮起前突然消失,但周孟欣見狀反而是鬆了口氣。
  「孟欣,妳來啦!」
  聲音自身後傳來,叫喚周孟欣的是才剛打開門準備入內的老高。
  只見這名折骨案調查小組前成員手上提了便利商店袋子經過她身旁,落坐方才人影消失的椅子上,接著一臉疑惑打量著後輩。
  「怎麼了?妳不是比我早來嗎?怎麼一副見到鬼一樣傻站在那裡。」老高一邊哭笑不得問道,一邊遞給周孟欣罐裝咖啡,並拉出另外一張椅子。
  一時難以啟齒的周孟欣先是拒絕咖啡,接著也坐到病床旁。她的臉色有些蒼白,即使不久前是跑進醫院的。
  「謝謝。學長情況怎樣?他也……遇襲了嗎?」
  老高改倒了一杯水給周孟欣,然後未開口前就先嘆了一口氣。
  「這是個也會難倒醫生的問題。以身體狀況來看是沒什麼大礙,精神面的話就要看他醒來的情況了。
  根據昨晚送他入院的同仁形容,以及那時候有先趕來醫院的我來看,那根本是一副徹底嚇破膽,連組織語言跟聽人說話的能力都喪失了吧?所以醫生最後也只能先幫他打安定劑。這也是我要妳今天再過來就好的原因。」老高語畢後,開啟了罐裝咖啡喝了幾口,接著語氣轉為嚴肅。
  「當然,我相信在場少數同仁跟醫生不會知道晨高身上發生了什麼,但其實在知道一同被送來的署長情況,對折骨案有些了解的人很快就了然於心了。」
  「兩人都撞鬼了。」
  老高篤定明述在折骨案發生至今,無論是警方內部或外界都有的共識。
  「其實如果不是署長的傷勢,同仁大概也不會當機立斷要送兩人都進院吧?」
  「從電話聽學長你說署長還活著?」
  老高點點頭:「嗯,不久前搶救才剛結束,大概還要一些時間才會開放探視。當然不是家屬的我們不會在第一順位。不過……若是以我知道的來看,署長就算能撐過這幾天,之後也無法再回到正常生活了吧?簡而言之,你們的最高直屬上司估計要換人了。」
  周孟欣聞言後陷入沉默,目光先停留在外頭大雨欲來的陰暗天空,之後移動到尚在沉睡的警官身上。
  「署長在此次事件中扮演十分關鍵的角色。當然,我這裡指的是干涉折骨案的搜查方面。晨高學長昨晚應該就是為了從署長那邊套出什麼情報才正巧遇襲的。畢竟現在能直接證實署長干涉案件的證據還沒找出,這時候利用話述技巧或別種方式找出線索就顯得格外關鍵。」周孟欣像在自言自語般地說道,最後更是夾雜一句接近氣聲的呢喃。
  「時間點……也剛好重疊了呢。」
  由於周高兩人距離很近,所以老高自然也全聽在耳裡。雖然周孟欣也沒有想要隱瞞的意思。
  「孟欣,妳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而且妳剛才也提到『也遇襲了嗎』,難道署長跟晨高的遭遇其實妳早就有底了?」老高眉頭緊蹙的望向周孟欣側臉,然而對方卻是搖搖頭。
  「並不是這樣的,但也可以說我沒想到會這樣。」周孟欣神情痛苦的緊咬下唇,接著說:「學長,這也是我今天要帶來的幾個壞消息跟好消息。」
  周孟欣在提到好壞消息時,終於抬起頭來與對方四目相交,老高略帶激動的情緒聞言後才稍稍平復,接著又是發出無奈的嘆息。
  「我也有個消息要告訴妳們姊妹還有晨高呢!結果現在卻只剩我們兩人了。至於另外那件事目前還在進行,估計這兩天就會有消息了吧。」
  「嗯。學長,這也是今天我姊沒辦法前來的原因,而且是跟驅魔大會的準備無關,也就是第一個壞消息。跟剛才我提到與晨高、署長他們遭到襲擊時間上的重疊有關,我姊她……已不在人世了。」
  極具震撼的最後一句話使老高幾乎化成石像,只差沒讓手中的罐裝咖啡掉到地上,但接下來他也沒有激動地以大嗓門質問是怎麼回事,反而像全身虛脫一樣嘴巴張合。
  「念欣小姐她……她也被帶走了嗎?死了?」
  「抱歉,學長,這個……其實你也沒說錯,她的確是被帶走了,被帶到幻境之中,鏡子中的幻境。」
  又是一個無論過程還是結果都難以解釋的情況。
  的確以目前來看,被帶入鏡中幻境的周念欣已不在現世。畢竟若以幻境屬於亡靈跟死者的世界為前題,似乎也無法定義進入其中的活人究竟是生還是死的狀態。
  周孟欣以前面這些話述說姊姊遭遇了什麼,並同時闡述姊姊在察覺自己遇襲後的行動過程,老高這下才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其實跟我們常聽到的沒見到屍體就不能證明已經死了,沒消息就是好消息一樣。我知道這不是什麼安慰的話,無論是安慰妳還是安慰我,但應該也不能就此證明念欣小姐……嗯,妳知道的。何況,這還是她做出的決定。
  以現況看來,念欣小姐應該不會做這種狼入虎口的行為;如妳所說的,是她計畫的一部份。」老高話說到此突然腦中閃過一個想法。
  「難道……署長能活下來是因為念欣小姐?」
  周孟欣聽到老高的揣測後睜大眼睛,短暫思考後也表示認同。
  「的確,以同樣遭遇過往折骨案相關死者的嚴重全身複雜性骨折,署長竟然還能留一口氣,這如果不是奇蹟就只能說是姊姊真的有暗中介入了。更別說晨高學長竟然也能全身而退。顯然『三女主體』這次是打算將我們這些接近事件核心的人一網打盡呢。
  只不過,從這也能看出姊姊即使介入其中,憑現在的力量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顯然主體已更接近成魔的狀態了吧?」
  「這的確很令人絕望呢。不過,只要之後聚集全國通靈者、靈媒、法師等人的力量應該還是能將其剷除,所以也不是說已到山窮水盡的地步。這一點倒是凸顯警界高層的遠見,事先就下令把重點擺在驅魔大會;如此一來,魔能除,真相也能就此帶入土中了呢!」老高嗤之以鼻道。
  「那麼接下來就是好消息了吧?」
  周孟欣喝了口水,語氣回歸平淡並給予否定:「還是壞消息。這是第二個壞消息,唯一倖存的男大生鄭泉泓,也在昨天晨高學長與署長遇襲,以及姊姊被拉入鏡中幻境的同個時間在醫院失蹤了。就是在這間醫院內。」
  「什麼?」這次老高就真的激動地站起身來了。「這麼重要的事我怎麼會不知道?」
  「學長,你已經不是調查小組的一員了啊!連我這個現任負責人也是在跟你通話後才收到消息的,也是剛才我為什麼會傻站在那的關係。
  因為我在進來房間前就感受到裡頭有股異樣氛息,果然一開門就看到鄭泉泓背對著門口坐在你現在坐的椅子上,並且看著晨高學長。」
  老高聞言後緩緩轉頭看了一眼剛才因激動站起撞倒的椅子,他決定從現在開始站著說話。
  「不對!我記得鄭泉泓不是被三女的其中一人原諒了嗎?念欣小姐是這樣說的。」
  「對,所以才說現在的主體早已入魔,連原本的人性面……估計連怨念本身都扭曲成干涉現世的能量之一,膨脹變成始料未及的恐怖存在。之後我們也必須有面對對方不按牌理出牌,甚至不選擇相關事件者的屠殺行為的心理準備。就像分局大屠殺一樣。」
  「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果然還是得走上徹底讓它魂飛魄散的那一步嗎?」老高不敢置信地靠在牆上。
  「估計是無法避免那樣的結果了,但我們幾人也確實決定要在結果來臨之前,將所有真相公諸於世不是嗎?我想,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死去的鄭泉泓,仍然想見我們最後一面才出現在這裡的,無論是心懷感謝或怨恨。」
  「那麼,接下來就是好消息了吧?」老高用手抹了抹臉,感覺隨時都會倒地不起的樣子。
  然而周孟欣再次搖頭。
  「也因為署長跟鄭泉泓的事,上頭早上通過會議下達了最新命令,要驅魔大會在三天後舉行,所有的調查程序也要隨驅魔大會的落幕後結束。」
  「什麼?太扯了!這是今天所有壞消息中最扯的一個!簡直比怪力亂神跟失蹤案還要扯!」
  「學長,小聲點!這裡是醫院。」
  見老高放飛自我的怒吼,周孟欣趕緊比了噤聲手勢,還順便查看張晨高是否被吵醒了。
  「肯定是被逼急了準備豁出去了吧?先別說調查是否能完善,全國各地的法師跟通靈者能否三天內全數聚集到本市也是個問題啊!何況現在也還沒找到新的法會主持人。」老高接著想到了什麼,話鋒一轉回到周孟欣身上。「那調查小組這邊怎麼做?雖然我知道上面也不管你們這邊了吧?」
  「因為直屬長官遇害,所以調查小組改由副署長全權指揮,基本上方針沒什麼變動。不過,我卻也因此得到一個不好的消息。」
  「天啊……已經是第四個了,妳說吧!」老高表示投降揮了揮手催促著周孟欣。
  「警方高層會在三天後將舉辦記者說明會,屆時會將折骨案偵結與相關消息公告全國,那些高層長官也會一同出席記者會。」
  「時間點抓得真好,真不愧是我們的『官』!辦事效率就是迅速果斷,然後死的都是下面的人。死的……等等等等一下!」
  老高此時終於發現為什麼周孟欣會將這個消息定義成壞消息了。
  「是的,學長,你也注意到了嗎?」周孟欣此時沉下臉來,同時外頭也下起了雨。「我敢肯定──」
  那一天會上演至今為止最大的屠殺秀!
  「的確,如果屆時那群人中有涉及介入折骨案的狗官在……可是,那是驅魔大會過後,也是女魔被消滅的隔天啊!」
  「學長,如果消滅三女主體的驅魔大會失敗呢?又或者,它運用了什麼手段騙過所有人,讓我們以為儀式圓滿落幕呢?不然也有一種可能,它可以抵禦一切任何迫使它現身的手段,自始自終藏匿於暗處。」
  「不、不可能!如果是驅魔失敗我倒還會相信,但要說它能躲過法師跟通靈者的追殺,這一點我……」一想到這老高也沒自信了,接著提出他的最大疑問。「難道成魔後的鬼怪,就能隨意殺害不相干的人嗎?」
  「如果是在某種『關鍵』情況下或『共有的條件』存在,也不是說不可能。」
  就在老高提出常人對鬼怪既定認知衍生出的疑問同時,一道乾澀的女性嗓音傳入病房,周高兩人同時轉頭望向門口位置。
  「呦!初次見面高警官。周小姐,因為院內沒車位了,所以我們繞了好久才找到收費停車場,拖到現在才過來。」
  接著說話的是同時進房,也是昨晚出現在周家廟堂與周家姊妹共同歷經驚險遇襲過程的莊名實,但下一秒其爽朗的笑臉卻因身旁略矮一顆頭,一身黑色裝束並盤起長髮,看起來有一定年紀的女性使出的肘擊擊中腹部而瞬間扭曲,整個人就這樣護住肚子躺向一旁牆壁。
  「抱歉讓兩位久等了。」女人一邊說話同時,一邊打量這間病房。期間收斂起和善笑容,最後將目光回落至周高兩人身上後才又展開笑顏。
  「這裡前不久應該還有一個『人』吧?當然,不包含周小姐身上的那位。」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老高頓時被這番話嚇得不輕,聞言後僵硬的轉過脖子看向周孟欣,但是……什麼都沒看到。
  「學長,這就是我帶來的好消息。」這是周孟欣來到這裡後第一次露出微笑。
  「張天師,也是接手姊姊驅魔大會主持任務的代理人。旁邊那位則是她的徒弟莊名實先生。這位是在來的路上有跟你們提到的高警官。」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6-28 16:34:20
月雨海魅
非常感謝獲此殊榮![e13]
2021-06-29 09:58:48
西嘎歪斯斯
這部作品的警察死亡率持續攀高XD 越看越覺得出場角色注定全軍覆沒,三女是最後贏家的悲劇性收場。作者對長官似乎有特別怨念,雖說好死不如賴活,署長全身粉碎性骨折,是要他後半輩子怎麼活o(*≧▽≦)ツ
2021-07-11 01:17:05
月雨海魅
你知道的太多了XD(?) 我想作者對於上級的怨念應非一日之寒,畢竟現實中沒辦法給那些XX教訓嘛~
其實我有先想向署長活下來,然後以那種樣子跟其他人物對話的場景,除了獵奇,還覺得......挺詼諧的?[e1]
2021-07-11 15:28: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