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三章‧午夜的遙想(一)

雪爾帕斯 | 2021-05-08 00:27:35 | 巴幣 0 | 人氣 11

  在星空中找尋你的身影,是很困難的。
  
  因為宇宙對我們來說,實在太浩瀚了。
  
  
  
  
  
  雖然贏了,卻也是破破爛爛的勝仗。
  
  艾莉雅的傷亡報告出爐:四百多名狩獵者約有一百六十名陣亡、兩百三十名重傷,其中近六十名需要更換機體,其他的皆為輕傷,已經修復完畢回到崗位。內務員大部分充當醫療人員和修復人員,空出房間讓傷患住進。
  
  席格納斯招集高層幹部,討論接下來的行程時刻表。雖然是重要集會,但六名高層幹部沒有全員到齊。不久前艾克斯才由醫官和艾莉雅修復機體、重新開啟治癒機能,現在躺在修復床調養無法出席。除了艾克斯,醫官繼續待在醫務室處理傷患,道格拉斯忙著做基地維修,所以這兩人都不克參加。然而理當只剩三個人的會議室之所以有四個,是因為多了一位非屬邊境部隊的狩獵者。
  
  這也是這次集會要討論的內容:該如何處置亞克塞爾?中央託付邊境部隊的機密──艾克斯的真實身份,是絕對不能透漏於外人的。
  
  「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我?」亞克塞爾坐在椅子上略顯尷尬地問道。其實在被帶回基地之前都有機會逃跑,只是在那天的戰場上,眼睛遭到高射砲的光線照射,沒戴上眼罩保護使視覺機能受創,要跑也跑不了多遠。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亞克塞爾根本沒想到這一層面,順理成章地被當作傷患送進醫務室治療。現在已經痊癒,茵綠色的眼睛對著每個人閃動,假裝堅強不畏懼任何判決。
  
  「有兩個方案給你選擇:」艾莉雅說道,「第一,重新做人,我們會為你找到安身的地方,然後你就自由了,但是要洗掉關於你在邊境部隊所知道的事情,包括這次事件的所有經過。第二,加入部隊,成為邊境部隊的一份子,但要接受成為中央狩獵者的部隊訓練。」
  
  「沒有第三種選擇嗎?」
  
  「不然讓我賞你一刀也行,什麼麻煩都沒有。」
  
  「傑洛,那是違規的」席格納斯提醒道。傑洛是亞克塞爾的認證見證人之一,按照星團法規定是不可以傷害被見證人的,雖然在特殊狀況下也許能例外,但席格納斯不打算提醒傑洛。「照預定的修復進度,大約半月後就可以進行總部遷移。亞克塞爾,這段時間給你好好考慮,我們不會干涉或強求你做任何決定。請儘早答覆,邊境部隊向來很缺人手的。」
  
  「缺搬運的人手。」傑洛沒好氣地哼了聲。
  
  
  
  臨時配置的房間內,亞克塞爾坐在床上。邊境部隊沒有監禁這名知道過多內情的狩獵者,只要在基地範圍內,依舊有很大的行動自由,但亞克塞爾很清楚自己其實無處可去,以前認為會一直留在紅色警戒裡,在雷德的帶領下和同伴們終日胡鬧、刺激而安全地生活,但現在必須為自己的茫茫未來作初步的打算,這是他從未想過的問題。
  
  要是離開,我一個人過得下去嗎?要是留下,我受得了部隊規則嗎?不管如何,日子都不像以前那麼自由,至少要選擇一條不會後悔的未來,可是未來也不是現在就可以預測的……
  
  怎麼辦?亞克塞爾往床上一倒,陷入循環式的懊惱。
  
  
  
  基地的恢復情況良好,幾天下來外部牆壁和內部道路都完成補修,除了細節以外基地已無大礙,邊境部隊不需要再連夜趕工,逐漸恢復原來的作息。到了夜晚,除了晚班的成員以外,基地大部分的人們相繼熄燈,回到闊別許久的安心睡眠。
  
  在無論何時皆燈火通明的醫務室裡,青藍色的狩獵者已經從重傷用的修復床移到一般修復床上,做痊癒前的最後調養。
  
  「你們應該知道醫務室除了藥物以外,是不可以放吃的。」艾克斯對著床舖雙邊的兩人說道。
  
  「連探望用的都不行嗎?」傑洛咬著夾滿餡料的潛艇堡,「醫生不是都標榜『病人優先』?總不會是講好聽的。」
  
  艾克斯無可辯駁,因為他手上也有一杯傑洛塞給的熱奶茶,某種程度上已經是共犯了。「可是你為什麼要拉亞克塞爾一起來呢?打擾別人睡眠不好吧!」
  
  「那小鬼才沒有在睡,還去找吃的。」本來想今晚艾克斯就會清醒,想帶些東西再去探望,結果撞上抱滿食物的亞克塞爾,當場連人帶物一起拎到醫務室。
  
  「肚子餓就吃東西,這不是常識嗎?」坐在修復床另一邊的亞克塞爾把嘴裡的甜餡包子吞下去。一直告訴自己明天要想出答案,但都已經快到期限,還是沒有任何頭緒。「吃飽一點也許讓我想出辦法來。」
  
  「什麼問題讓你這麼煩惱?」
  
  「是關於邊境部隊機密的問題。」傑洛說明那天早上集會的內容,「再過幾天基地就要遷移了,要他趕快答覆。」
  
  「也許沒那麼急,這次應該會再拖個兩、三天吧!」
  
  「為什麼?」
  
  「這次有葬禮啊!」
  
  不說傑洛都忘了,這次任務不只是他們,而是整個邊境部隊全體動員,有許多狩獵者在這次戰爭中失去搭檔,於情於理都要為他們處理後事。
  
  「已經很久沒有舉行大規模的葬禮了,希望他們已經開始規劃。」
  
  「你們有葬禮?」
  
  「有啊!亞克塞爾沒有參加過葬禮吧!」艾克斯說道,「我們的身體還無法自然分解,需要多幾個步驟處理,還要替活下來的人們舉行追思會,幾乎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呢!」
  
  「真是拖拖拉拉。」
  
  「在嫌人拖拖拉拉以前,請記得先檢討一下自己。」
  
  「我可不記得我有延遲的記錄。」
  
  「是只有戰鬥記錄上沒有吧!」
  
  「這叫取得先機、殺敵於措手不及。」
  
  「那這次遷移我就不插手幫忙收拾囉!」
  
  趁著這對狩獵者搭檔若無旁人地對辯,亞克塞爾端視艾克斯的身子:原本青藍色的盔甲已經差不多恢復原位,只剩下還未安裝手砲的手臂呈裸機狀態,兩條纖細的胳臂彷彿湛藍的銅線,完全不像發動毀滅砲擊的破壞之手。
  
  艾克斯感覺到視線,「怎麼了?這樣盯著我看。」
  
  「……我還是有點懷疑,你真的是殺戮者嗎?」
  
  「你不是已經看到了嗎?」
  
  「是看到了,但一點都不像。」
  
  「哪一點不像?」艾克斯逗趣地回問,「你認為我和殺戮者哪一點不像?」
  
  亞克塞爾沉默了三秒,低頭繼續啃包子。
  
  「R級是最強等級的稱號,也是追求強勁的狩獵者嚮往擊垮的目標。」傑洛吸掉手上的醬汁,「人們對『最強』都會有不切實際的想像,殊不知殺戮者不過是一名個頭嬌小、還會裝瘋賣傻的傢伙。」
  
  「不過再怎麼裝傻,最後還是被傑洛揭穿,被抓到把柄只好跟著他囉!」
  
  「我沒強迫你呀!是你自己要跟著我的。」
  
  「傑洛一開始就知道艾克斯是R級,才跟艾克斯成為搭檔的嗎?」亞克塞爾問道。R級只有一名,也只有S級可以相配,「鬥神」傑洛的確有資格。
  
  「怎麼可能?我剛加入部隊的時候完全沒聽說,還把艾克斯當打雜的。」
  
  「什麼?這麼沒有眼光?」
  
  「這不能怪傑洛,」艾克斯搶在傑洛發作前解釋,「R級狩獵者是機密,連中央都少有人知道,而且那時候邊境部隊的人數還很少,我就充當雜役了。」
  
  「這麼慘?」
  
  「是呀!那時候的基地,連結界都沒有呢!」
  
  
  
  
  
  那一年的那一天,邊境部隊的海濱基地,淹水。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不過是當初建造基地的時候沒計算到大幅度的漲潮現象和雨季帶來的豐沛水量,等到將近完工時,才發現一旦海水倒灌就會淹進基地內部,水位高達半公尺不等。位於邊疆,所分配到的經費不夠拆掉重建,索性將錯就錯,於是這個會淹水的狩獵者基地,變成一個有特色的邊境部隊駐紮地。
  
  感應器偵測到來客,純白的隔離門一層層開啟。原本多層的目的是不讓外面的風沙吹入,以保持內部整潔,結果現在變成像是水道匣門的作用。傑洛拖著被水絆住的腿,金色長髮掃得水面環環波紋,逐一穿過迴廊來到空蕩蕩的大廳。那裡只有一個人,悠閒地邊哼歌邊打撈浮游物。歌詞內容是說有個人夢想著天空有座城堡,可以在那裡快樂地遊玩,不必再擦拭永遠擦不完的地板,這首歌應該是在哀嘆辛苦與無奈,可是那人臉上卻帶著笑容,非常不符合情境。
  
  敲敲桌子,引起那人的注意,「總監辦公室在哪裡?」
  
  「往那裡直走,到十字路口右轉、上樓梯就可以看到了。」
  
  「這裡沒有警衛嗎?」居然沒有警衛或設備來驗身,隨隨便便就放人進來,不是很危險?
  
  「沒有,」那人搖搖頭,「不需要呀!」
  
  這話是什麼意思?不過傑洛先把問題擱著,去找這裡的總監報到要緊。
  
  
  
  「歡迎加入邊境部隊,我是總監席格納斯。」站在茶几旁的黑色軍官說道,「對這裡有什麼感覺?」
  
  「歐帕羅是屬於開發階段的自然星球,交通設備上有所斟酌,要早點適應長途旅行的疲勞。」
  
  「沒錯,你會這麼想我就放心了。那麼對基地本身有什麼感覺?」
  
  「人數很少,而且安全方面需要加強。」
  
  「噢?怎麼說?」
  
  「我進來的時候完全沒有受到攔阻,只有一個人在大廳,非法者要是進攻未免太容易。」
  
  「哈哈,如果真有本事打進來,我也認了。」席格納斯像是聽到笑話似地笑出聲來,步回座位坐了下來,「我大致看過你的履歷,有很多欄位空著。」
  
  「是。」
  
  「搭檔那欄也是空著。似乎是你不斷淘汰搭檔,是吧!」
  
  「是。」
  
  「正好,這裡也有一位找不到搭檔的狩獵者,要不要試試看?」不待傑洛反應,席格納斯按下桌面的對講機,「艾克斯,到總監辦公室一趟。」
  
  過了一會兒,身後的自動門左右打開,接著走進來的是先前在大廳看到的人。
  
  「有事情嗎?席格納斯。」
  
  「艾克斯,你還缺搭檔吧!」用眼神指了下傑洛,「這位如何?S級,也愁著沒人可搭。」
  
  就是他?傑洛以為這個人只是要被吩咐傳喚狩獵者而已,因為這個人除了有穿著戰鬥用的盔甲外,根本沒有狩獵者的模樣,還不如說是穿著盔甲的雜役。
  
  艾克斯眼睛望向傑洛,話對著席格納斯,「那要看他願不願意讓我當他的搭檔?」
  
  
  
  飛越金色的沿岸,進入黑色的海域。在陽光著照射下,鐸溫海域彷彿抹上一層油光,金碧輝煌的岩石是航線的指標,無論白天黑夜都為迷失的人們指引方向,不過一旦海岸線消失,眼前的世界就只剩一望無盡的黑海藍天。
  
  一對臨時組成的狩獵者搭檔乘坐舊式飛機出動,任務是調查鐸溫海域上一座「會移動的島」。既然會移動即是人工島嶼,但在菲利歐德和中央皆沒有登記紀錄,推測很有可能是建造從事非法作業的非法人工島嶼。這是傑洛來到邊境的第一個任務,也是給新來的狩獵者是否有能力駐留的測驗,傑洛的狩獵等級是S級,會被分配到稍具難度的任務也是理所當然,只是可憐了這個臨時上陣、充當搭檔的B級狩獵者。
  
  「席格納斯也真是的,也不給個明確的地點。」艾克斯看著螢幕上的地圖,小聲地抱怨。螢幕上顯示的是鐸溫海域,有各種未開發的島嶼遍佈,只是資料提供的移動範圍就囊括近海域四分之一,要在其中找一座會到處跑的島嶼,未免太強人所難了。「可能需要點時間搜尋了,島嶼實在太多,需要一點徵兆才能確定。」
  
  「嗯。」坐在軟墊的傑洛只應了聲,繼續玩弄自己的金色長髮。
  
  飛機內經過好一段時間的沉默,艾克斯打開話匣子,「來認識一下吧!我叫艾克斯,B級狩獵者,射擊型,三年前來邊境部隊就職。你呢?」
  
  「我叫傑洛,S級狩獵者,格鬥型。」
  
  「是怎麼到邊境來的?」
  
  「中央要我來的。」
  
  儘管對方不願意多談,但艾克斯還是努力找話題,「你之前的搭檔如何呢?」
  
  「死光了,常有的事。」
  
  「常有的事?」
  
  「我已經換過很多個搭檔了。」傑洛翻個身,尋找舒適的位置,「我原本以為有搭檔可以省掉很多麻煩,應該會很方便,所以覺得跟誰搭都可以,只要能出任務就好,結果都在拖累我,讓我很失望,最後想乾脆就不要算了……」
  
  「是、是這樣啊!」艾克斯強撐著笑顏,試著找句子接下去,忽然機身一陣搖動,窗外成群的黑色飛鳥過境,有如漆黑的烏雲與飛機擦身而過,張著嘴似乎在啼叫。
  
  「那些是……芭德布(Badb)?」艾克斯認出其名,那是一種擁有高頻率尖銳叫聲的黑鳥,光是一隻啼叫起來不單是令人難以忍受,高頻率的震波甚至會讓聽覺機能受損,這麼一大群齊鳴,要是在飛機外頭,聽覺機能恐怕會直接報銷。「這種鳥是不會輕易離開地盤的,飛得這麼急是受到驚嚇了嗎?」
  
  「你不是要點徵兆嗎?」傑洛哼笑了聲,「就查看看牠們打從哪裡冒出來的吧!」
  
  
  
  那些如烏雲般的鳥群是來自一個平凡無奇的小島,墨綠樹林將其團團包裹,只有幾棵較為高大的椰樹嶄露頭角,招手似地搖晃。然而旁邊那座彷彿直衝撞上、有著朱紅樹林的島嶼,一端翻滾的浪花,如同船隻末梢的引擎在水面所激起的模樣。海面上成群結隊的馬形生物希波坎普(Hippocamp)提起生長在四肢的鰭,受驚似地往四面八方奔騰。
  
  空中的飛機發出開門的聲響,一輛新款機車「傑巴爾」躍出機艙從天而降,就要突入朱紅樹頂之際,騎乘之人抽出背後的紅鑽刀柄,吐露而出的螢色刀鋒披荊斬棘,排除障礙順利落地,飛馳而去。
  
  「有磁波干擾,這座島有結界包覆。」飛機上的艾克斯看著螢幕上的偵測報告,聲音傳進傑洛的通訊匣,「這很有可能就是我們要找『會移動的島嶼』,不過是否有非法者或非法行為就得深入確認。」
  
  「廢話,不然我下來做什麼?」催動油門加足馬力,「接下來沒你的事了,留在那裡等我的指示。」
  
  「可是……」
  
  「給我待著,你這種程度只會拖累我。出任務已經夠忙了,沒時間替你收屍。通訊完畢。」
  
  傑洛硬生生切斷通訊。
  
  
  
  敲敲門,「總監,有事報告。」
  
  「艾莉雅,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席格納斯坐直身子,「新來的資料調出來了嗎?」
  
  「是的。」艾莉雅提起手中的文件版,「正規狩獵者傑洛,狩獵等級S級,製作者、製作地點、製作日期皆不詳,配帶武器為光束刀。換過四十八名搭檔……」
  
  「這麼多?」
  
  「有幾名搭檔只配合幾天就解散了,可能因為這樣的記錄,連中央都找不到願意與他配合的搭檔。」
  
  「難怪會被調到邊境來。」
  
  「不過值得特別提出來的是,」艾莉雅觸碰版面顯示註記資料,「關於他『鬥神』的封號,是從艾福隆(Alfheim)開始稱呼的。」
  
  艾福隆是位於奧茲星系內圈的國家,統治星球數九個。內戰是在中央成立前就已經開始,為了爭奪統治權,各王儲不惜花費巨額聘請狩獵者,戰火延燒各地,境內幾乎都成為戰場,最後的勝利者也難以收拾殘局,國力迄今都還沒有恢復。
  
  傑洛是在那種地方脫穎而出,實力自然不言而喻,但在品行方面會不會還維持著那時的態度?狩獵者畢竟是為戰鬥而生……
  
  「如何呢?總監……席格納斯。」艾莉雅放下文件版,「中央是不是給我們一個麻煩人物?」
  
  「那倒未必,」席格納斯十指交合,「別忘我們這裡還有比他更麻煩的人物呢!」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