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二章‧無間的軌跡(二)

雪爾帕斯 | 2021-03-20 00:27:37 | 巴幣 0 | 人氣 57

  接受感應的機器人,會依照鑲嵌在機體上的韌體程式演算應有的反應,對以胸部為主體的中樞系統下達指令,經由位於腦部的記憶系統轉譯,透過機體內傳輸線和微電波刺激等各種傳輸系統,到達負責執行引擎與關節的驅動系統,機體才依程式的指令進行動作。這一切都在分毫之間完成。
 
  於是,機器人的死亡通常取決於程式衰變的程度。程式衰變到無法讓機體配合運作,導致機體無法維護程式,進而讓程式加速衰變,惡性循環的最後是程式和機體都終止運作,即是機器人的死亡。死亡過程或長或短,藉由外力製造機體的損毀是最容易造成程式的衰變,尤其是中樞系統遭受破壞時,幾乎會讓程式直接停止運作,傳輸系統的破損──如作為動力源的電解液流失──和記憶系統的損壞,也會造成程式無法對機體下達指令而衰變。
 
  「這位狩獵者的傳輸系統被破壞,電解液大量流失以致求生機能啟動,機體自行切換成待機狀態,將中樞系統的使用率減到最小。」基地分部的走廊上,醫官用他的一貫表情陳述,「那些蟲子把外漏的電解液和被電解液腐蝕的零件吃掉,減緩機體毀損的速度,不然蔓延到中樞系統就沒救了。」
 
  「有查出他的身份嗎?」傑洛問道。
 
  「用DNA跟中央資料庫比對,沒有資料。」
 
  「是沒有登記的非正規狩獵者嗎?」艾克斯說道。
 
  「你們可以進去問話,記得別讓病人太激動。我去處理你們帶回來的那具屍體。」
 
  艾克斯點點頭,敲門後進入房間,馬上就看到躺坐在修復床上的深藍色狩獵者,鵝卵形的臉上有著傷痕似的交叉記號,頂著鑲有圓晶體的頭盔,麥色的頭髮在後面綁個尖刺般的馬尾,一雙茵綠色的眼珠對著進門的兩人流轉。
 
  「好一點了嗎?」艾克斯坐在修復床邊問道。
 
  「嗯。」
 
  「怎麼稱呼?」
 
  「我、我叫亞克塞爾(Axl),嗯……」吱唔一陣,「謝謝你們救了我。」
 
  「不客氣。」
 
  「這個……我要去中央的邊境部隊的基地,你們知道怎麼走嗎?」
 
  獃了一下,眼前的兩人同時笑了出來。
 
  「有什麼好笑的?」
 
  「沒什麼,只是……你已經到啦!」艾克斯保持笑容地說道,「這裡是邊境部隊的基地分部。我是艾克斯,這位是傑洛,都是邊境部隊的狩獵者。」
 
  聽到名字後換亞克塞爾獃住。艾克斯?傑洛?這兩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
 
  「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
 
  「……啊?嗯。」
 
  「請問你是不是紅色警戒的成員?」
 
  看到驚訝大於疑惑的眼神,艾克斯知道自己說中了。
 
  「我們在偵查的時候發現你,艾克斯堅決要先把你送回來治療。」傑洛插口說道,「你怎麼會離開你的基地這麼遠?」
 
  「……基地受到襲擊,雷德去赴約一直沒有回來,同伴們叫我到邊境部隊……」
 
  「赴約?」
 
  「嗯,之前我們接到挑戰書,雷德說要親自對付……對了,你們有看到雷德嗎?就是拿著雙頭鐮刀那個……」
 
  對話的氣氛突然中斷,艾克斯噤了聲,傑洛轉開視線,亞克塞爾頓時明白事情不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雷德怎麼了?」
 
  艾克斯拿出抽屜裡的傳輸線,一端插在自己的通訊匣,將另一端遞過去。亞克塞爾遲疑了下,接過另一端插好。
 
  「準備好了嗎?」
 
  「……嗯。」
 
  兩人閉上眼睛,頭盔上的晶體閃動,開始傳輸記憶影像。艾克斯將自己看到的景象,藉由傳輸線播放在亞克塞爾的眼簾。
 
  沒多久,「啊!」
 
  「他是雷德嗎?」
 
  「……對,他是雷德。」亞克塞爾睜開眼睛,影像中斷,「可是,怎麼會這樣……」
 
  「我很遺憾。」
 
  「不對,他不可能是雷德……他不是…不可能……」
 
  傑洛無聲地走出去,輕輕把門帶上。
 
  「難過的話,哭一哭也好。」等傑洛關上門,艾克斯才開口。
 
  「我沒有哭,我才沒有哭……」可惡,眼球好燙、好難受,「雷德說過不能哭,因為……」
 
  「因為『眼淚是透明的血液,不斷哭泣就會死去』,雷德是這樣說的吧!」
 
  「你、你怎麼知道?」
 
  「這是源自『故鄉』的諺語,每個機器人都知道呀!」
 
  故鄉──對機器人而言是遙遠的稱呼,是距離幾千萬光年的發源地,是失落的航線才能抵達的夢土。對失去家園的人們來說,更是充滿記憶的代名詞。
 
  不由得,亞克塞爾猛力抱住艾克斯,哇哇大哭起來。
 
  
 
  穿過幾條走廊,傑洛踏進充滿儀器的手術房間,「雷德的初步診斷如何?」
 
  「剛做完腦部檢驗,空無一物。」
 
  「什麼意思?」
 
  「那個。」醫官指著碟子裡的東西,「銷毀晶片。」
 
  有些領導級人物為了不讓自己死後機密被讀取,多會在腦部加裝一些防護用的晶片,銷毀晶片是其中之一,在機能停止之時發動,瞬間清除所有腦部資料,達到完全的保密。
 
  「記憶影像也被銷毀了,無法得知死者最後看到什麼。」
 
  「早就料到。還有呢?」
 
  「肩膀的傷痕推測是尖銳物造成,力道很大,連裡頭的零件都扭曲變形。」
 
  「機動裝甲嗎?」前陣子才見識過,那玩意兒的確可以在盔甲上造成傷痕。
 
  「這要送到基地本部去才能確定。」說著一旁的將文件板遞過去,「這是剛剛從本部傳來的電子郵件。」
 
  「新任務?」上頭有著總監的親筆簽名,只有機密文件才需要如此,不然直接用通訊傳達就好了。
 
  「內容請自己看。」
 
  
 
  草原之都──翡塔拉。擁有著綠色的結界,遠看像是草原上的山丘,不過結界裡的天空依舊是藍色。在第一太空港建立之時就開始發展了,至今貨物流通相當發達,平均三人就有一人開店做生意,在都市規劃下集中在特定區域,用雙向移動走道貫穿。由於佔地面積近乎都市一半,所以翡塔拉又稱作「翠綠色的購物都市」。
 
  儘管什麼都買得到而且價格具彈性,但不代表每個人都會因此高興。
 
  「一群懶人!」壯闊有力的怒罵穿梭在移動走道,「什麼重要任務?這種事情也要我們去做!難道基地連跑腿的人才都沒有了嗎?只會躲在裡頭吹冷氣等生銹,到時候就被當作古董挖掘吧!」
 
  「搭檔,小聲點……」艾克斯小心翼翼地提醒渾身發抖的傑洛。因為是「任務」中,艾克斯還是用了稱呼。起因是那張電子郵件,頂端的任務欄是說到翡塔拉尋找必須物品,但內容寫的全都是消耗品,吃的穿的用的無一不有,分明是購物清單!想也知道是基地裡那群懶得出門,索性把事情丟給已經在外頭的兩個。當面要求絕對會被拒絕,用電子郵件就無須溝通,因為總監的簽名具有強制性,口頭拒絕毫無作用。最重要的是,艾克斯和傑洛根本不會把這種「功績」拿去登記,完全符合重要任務中的「保持機密」。
 
  不過再讓傑洛吼下去,恐怕就等著被警衛請出去,也就別想結束任務了。艾克斯拉著傑洛和裝滿各種物品的手推車──進入購物專區的必備品──步下移動走道,停在咖啡專櫃前。
 
  「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我要買艾莉雅要的咖啡,你去醫療專櫃拿幾支手術刀好不好?」
 
  「為什麼不直接過去拿?」
 
  「那條巷道很窄,推車不好過去,何況我們也只需要手術刀而已。我在這裡等你。」
 
  「嘖!真是麻煩。」傑洛煩躁地拍一下手推車,大步走去。
 
  希望櫃檯人員不要當作來搶劫的……艾克斯暗自祈禱,在咖啡專櫃裡頭搜尋,抬頭找到清單上的咖啡罐,伸手去拿,無奈放在最頂端,個頭不夠高的艾克斯用力掂腳,卻連架底都沒摸到,正思考要不要等搭檔回來再處置時,一隻粗闊的手掌越過頭頂,輕鬆抓下咖啡罐懸在艾克斯的臉頰旁。
 
 
  「謝謝……」接過後回頭道謝,才發現幫助他的人非常高大,披著偌大的斗篷顯得更加碩壯,影子幾乎把自己籠罩。雖然到斐塔拉購物的人什麼類型都有,艾克斯也不是沒看過更龐大的身材,但還是嚇了一跳。
 
  「剛剛那個脾氣火爆的傢伙,是你的搭檔?」聲音充滿磁性而黏稠,有如長年歷經鬥爭的古老戰士。
 
  「是的,不過他只是今天心情不好而已,平常不會這樣。」
 
  「這樣呀!」沒搭理地回答,那人轉身揚起斗篷,踏著撞擊似的有力步伐離開專櫃。進入另一條購物巷道,接著兩種頻率的竊語微渺地飄進通訊匣裡。
 
  ……我剛剛似乎有點多話了。
 
  啪的一聲,一大把手術刀飛入手推車,「這樣應該夠用了吧!」
 
  「你、你怎麼買這麼多?」
 
  「沒限定數量不是嗎?」
 
  感覺是傑洛在報復,但艾克斯也沒得反駁,「應該都買齊了,我們回去吧!」
 
  「那麼『任務』結束了嗎?」
 
  「不,得把東西送到他們手上才算,搭檔。」
 
  
 
  艾克斯沒料到自己會弄得這麼晚。
 
  回到基地本部,除了把買來的東西分配、做完早上說好的地板打蠟之外,艾克斯接著要擦拭窗戶和螢幕、整理基地外部的環境、幫忙道格拉斯維修設備、和艾莉雅調整狩獵者的訓練課程表。等到不耐煩又沒事可做的傑洛說要先去基地分部,對生還者亞克塞爾作筆錄。直到艾克斯把所有事情做完到基地分部時,外頭已經是星星和月亮們懸吊天頂的午夜時分。
 
  停好車,艾克斯提著葉片編成的籃子迅速入內。一步入大廳,就看到一個人躺在軟墊上玩著自己的長髮,一雙眼睛像是盯著獵物的野獸。
 
  「真晚。」
 
  「傑洛,你一直躺在這裡?」
 
  「你怎麼弄到現在?」
 
  「沒辦法,基地的事情好多,」提著籃子自顧自地找位置放,「簡直忙得要死。」
 
  傑洛彈起身,一把將艾克斯的臉轉向自己,「你忙得要死,我閒得要命!」
 
  「好啦!我知道了。」聽就知道他早早就把筆錄做完、看完基地傳來的資料、躺在軟墊上乾等多久。「要不要吃宵夜?」
 
  「最好夠吃,因為我這裡有一堆事情要告訴你。」
 
  沒過一會兒,桌上就擺滿了從籃子裡變出來的各式點心,還有一壺特調咖啡。
 
  「首先,關於那個小鬼……」
 
  「小鬼?你說亞克塞爾?」
 
  「對,就是他。」傑洛抓起夾心酥球,「根據他的說法,三天前的早上他們接到一封信件,聽說是挑戰書。雷德認為其中有異,也許跟非法組織陸續消失有關而去赴約,結果當天晚上就遭受攻擊,雷德也一直沒有回來,小鬼的同伴認為雷德可能有難,要他到邊境部隊求救。」
 
  「通常這種說法,是他們推估雷德已經遭遇不測。」艾克斯切著提拉米蘇,輕巧地放進碟子裡,「亞克塞爾知道赴約地點嗎?」
 
  「雷德沒給小鬼知道赴約地點,八成是不希望他跟去。」
 
  「有說明敵人的模樣嗎?」
 
  「沒有,記憶影像顯示他的同伴都不讓他出戰,只知道來襲的人群長得很奇怪。」
 
  「什麼意思?」
 
  「從他的記憶留聲聽到的,說什麼妖怪之類的……」記憶留聲是記錄所聽到的聲音,包括自己的發聲,是僅次於記憶影像的有力證據。「基本上沒有什麼用處,大概是太棘手才會這麼說。還有現場的環境分析出來了。」
 
  先前傑洛在現場拋起的球狀機械,是道格拉斯新開發的環境掃描器,應用自由落體的定律,由上往下斷層掃描,經過處理輸出成環境立體影像。
 
  「這次道格拉斯弄的東西總算沒有出差錯。」傑洛喝了一口咖啡。不愧是特調,苦得夠勁。「破壞範圍約六十萬平方公尺,邊緣呈現淚滴型,所以是遠處發射的。找不到類似彈殼的殘骸,發射武器應該是類似光束砲那樣的東西。」
 
  「光束砲打出來的?」艾克斯差點把奶精濺出。雖然不如位於人造衛星上、用來破壞隕石的粒子砲,至少要有數十平方公里的破壞程度,但光束砲要打出這種數字,所需能量不是一般設備可以凝聚。
 
  「這種砲擊通常不是有深仇大恨就是純粹炫耀。」傑洛把嘴裡的泡芙吞下,「拿非法組織當靶子,這主意是不錯,但這樣和戰爭就沒有什麼差別了。」
 
  艾克斯攪動咖啡,看著奶精漂浮旋轉,有點像白色的奧茲星系在褐色的宇宙中繚繞。太空拓荒時期結束已經過了三十多年,儘管中央收納了大部分的狩獵者,但由此脫穎而出的非正規狩獵者卻成了非法者的精英。在歐帕羅這樣的星團邊疆地帶,中央的勢力沒有特別突顯,加上菲利歐德也不是心甘情願……
 
  通訊匣有了反應,是來自基地本部的訊號。
 
  「我是艾克斯……好的,傳過來吧!」
 
  「什麼東西?」
 
  「艾莉雅要把雷德的初步檢驗報告傳過來,桌子收拾一下。」
 
  兩個人七手八腳地把餐盤移開、把桌面中心空出來,敲擊邊緣處,桌面中心發出聲響、緩緩開起,裡頭的液體飛起變成液晶螢幕,顯示檔案內容。
 
  雷德胸膛的致命傷是光束射線──推測是雷射所致,背部的傷口大於胸前證明是從前方射穿,角度計算是從上方射擊。兩個肩膀的痕跡繪出類似手掌的爪狀物,邊緣有著顏色不合的金屬片,成分卻不是機動裝甲會使用的。
 
  「疑點真多。」傑洛說道。
 
  「的確。」艾克斯點頭。雷德是S級狩獵者,想要突擊都不容易,怎麼會從正面遭到攻擊?是什麼讓他分了心?還是說是隱藏武器所以沒有注意到?如果爪狀物是凶手暗藏的爪子,扣住對方肩膀再行兇……可是這樣凶手的雙手都在做事,又該怎麼殺害對方?難不成是兩個人一起行動,一個抓著給另一個殺?這樣未免太多餘了。
 
  「真不搭調。」傑洛叼著笛捲,指向螢幕上的註解,「居然還有花粉。」
 
  「可是還不知道是什麼花朵的花粉。」不然就可以從這條線索,找出決戰地點或是凶手曾經待過的位置,但也有可能是在紅色警戒開的花,只是遭到砲擊燒掉了。「現在除了等更精確的分析報告外,我們還能做的是……」
 
  「等他們下一次犯案。」
 
  「這樣好嗎?」
 
  「不然還有什麼方法?」舔了舔手上的點心碎屑,「犯案的次數越多,越容易露出破綻。只要不把目標轉到我們身上,我們就有機會抓到人。」
 
  「你都直接把對方給劈了,還說什麼抓到……」
 
  「跟我講一聲我就會留意呀!」
 
  「每次都這麼說。上一次分開前提醒好幾次,最後還不是把對方劈成四塊。」
 
  「那是對方自找的。」
 
  
 
  
 
  夜裡的草原上,又有一群人不得安寧了。
 
  框啷一聲,斷成兩節的機器人從半空墜落,看到死狀悽慘的同伴不禁失聲尖叫,沒有悲泣和憎恨的激動,只有哀嚎和驚慌的逃亡。
 
  寬大的墊肩和斗蓬遮住了月光的光線,比夜晚更漆黑的影子佇立。
 
  「真是無聊的一仗。」雙眼發出不屑的閃光,提起鐮刀往反方向離去。
 
  在巨大的光亮之後,一切又恢復夜晚該有的沉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