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二章‧無間的軌跡(五)

雪爾帕斯 | 2021-04-10 00:52:40 | 巴幣 0 | 人氣 53

  室外雖然危險,但室內也不一定安全,尤其是在基地上半部被開了一個大洞的時候,醫務室出現僅次於例行檢查期限前的人潮,但重傷躺在修復床的都是內務員,沒有一位狩獵者。
 
  「這是怎麼回事?」在醫務室的特別房間裡,傑洛問道。
 
  「事情就發生在你們出去後沒多久。」艾莉雅說道,「我們收到一封中央寄來的電子郵件,依照程序檢查後送進總監室,過不久總監室發生爆炸……」
 
  「真是嚇死人了!幸好總監室在上半部,基地才沒受到什麼太大的損傷。我剛才把通訊系統修好。」道格拉斯擦著沾滿灰塵的護目鏡,「真奇怪,中央寄來的怎麼會有病毒呢?」
 
  「那是假的。一般檢查程序不會分析拆解過後的程式,只要一開啟就會讓程式重組,變成病毒啟動引爆程序……」艾莉雅摀著臉,「是我太大意了,以為是中央寄來的就不會有問題……」
 
  「連中央的名義都敢冒用,非法者的手段真是越來越囂張了。」
 
  「誰跟你們問這個?」
 
  「你不是在問這裡亂七八糟的狀況是怎麼回事嗎?」
 
  「我是在問艾克斯是怎麼回事!」得到文不對題的答案,傑洛只想給這裡多添幾名傷患。艾克斯在喃語過後就失去意識,傑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帶回基地本部檢查治療,不過自己的機車已經報銷,只好很辛苦地騎著僅存的一台亞迪恩,前面放著艾克斯、後面載著亞克塞爾,為避免超載意外的慢速回去。結果抵達基地就看到一團亂的景象,重傷用的修復床全被佔滿,只好讓艾克斯躺在一般的修復床上。
 
  「艾克斯沒事。」醫官說道,「他的程式運作超出機體承受,負載過度造成假性當機。我將他的機體切換成待機狀態,休息一陣就行了。」
 
  「是誰讓艾克斯變成這樣的?」艾莉雅問道,一般攻擊無法造成精神上的傷害。
 
  「總之不是這次事件的傢伙。」傑洛把後面的疑問打斷,省得答不出來又節外生枝。雖然那傢伙……喚作「龍」是吧!攻擊方式跟犯罪現場留下的爆炸痕跡很像,但沒有輻射的味道,而且他是直接把死靈軍團化為灰燼,不可能像現場那樣留下殘骸。為什麼要幫助我們?又為什麼盯上艾克斯?
 
  「你們,是不是都忘掉我了?」席格納斯在床上揮揮手,他才是這個房間的使用者,「總監室爆炸,最需要慰問的應該是我吧!」
 
  「沒死沒重傷,慰問什麼?」傑洛蠻不在乎地回應,「總監室幾乎炸爛,居然只癱瘓掉一條腿,運氣太好了。」
 
  「我受過訓練,一發現爆炸的可能就要就地掩護,沒想到現在還會用上……好痛!」插滿線路的關節嚓了聲響,走火般地亮了下,「為什麼不把我的痛覺關閉再做治療?」
 
  「會痛代表還活者,死人才沒有感覺。」面對上司的質問,醫官沒多大反應,「痛覺是警示系統的一環,提醒哪裡有問題並要求解決,對身體機能是有益無害,沒有必要不應該關閉。」
 
  席格納斯的示威宣告失敗,隨即轉移話題:「咳咳!各位,你們沒有想過這次事件,中央為什麼事發這麼久才通知我們?」
 
  道格拉斯歪歪頭,「這樣想起來,的確不對勁。」
 
  「我也這麼認為,所以我以貝爾黎亞草原為中心往前推六個月,將犯罪狀況調出來,發現這段期間組織性的爭鬥明顯減少。繼續追查下去,許多是非法組織都是突然消失,然後再發現首領人物的完整屍體,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資訊,像是被封鎖似的。」
 
  這時才想到一個盲點:邊境部隊所獲得的情報都會經過菲利歐德的資料庫。
 
  「我請艾莉雅用了一點方式,從菲利歐德的資料庫調出邊境部隊的出動資料,這才發現他們的數據比我們的多出許多,甚至有我們根本沒去過的地方。把兩件事連起來,我大概可以判定那些人有菲利歐德支持,才會橫行無阻。」
 
  星團疆境是混沌不明的危險地帶,菲利歐德本身又沒有強勢的戰力,尤其是歐帕羅的治安幾乎完全落在邊境部隊手上。中央也為避免武裝干政之嫌,賦予菲利歐德對邊境部隊的監控權以分散權勢。菲利歐德相信中央,卻不信任邊境部隊,認為邊境部隊的存在是在嘲笑他們戰力虛弱,但歐帕羅的非法者人數逐年增加證明事實如此,像「修羅獵人」和「紅色警戒」等能力甚強的非法組織更是他們的頭痛對象。
 
  「凶手該是一個團隊,與菲利歐德達成協議,所有責任都歸於邊境部隊,這樣得利的都是他們雙方。」
 
  「只要中央不要出來干擾。」艾莉雅說道。
 
  「對。中央該是發現歐帕羅的狀況不如所想,錯付權力又不好收回,只好直接對我們下令。」
 
  雖然除了中央補助之外,邊境部隊的所有資料都要經過菲利歐德才能取得,但如果中央允許,就可以無視當地政府採取任何行動。不過這也不代表有優勢,邊境部隊雖然是中央的機構之一,但在中央和菲利歐德兩個核心勢力的灰色地帶裡,既不會受人尊敬也不會被人歧視,因為邊境部隊也不過是中央對星團疆境佈局中,一個比較重要的團隊而已。
 
  「說了這麼多,你們還是沒說到出來砍人的凶手是哪號人物。」傑洛實在沒耐心聽這麼多,平時都是艾克斯幫他精簡濃縮跳結論,現在只能自己來。
 
  「現在要說重點了。道格拉斯,說明你的發現吧!記得說重點就好。」
 
  「好的。我去總監室觀察爆炸情況的時候,發現只有螢幕破碎,但主機並沒有壞掉,所以我想凶手應該是想留訊息……知道啦!說重點,我把螢幕修好,上頭寫著顯示著時間和座標,時間是五個月亮掛在天空的時候,座標的位置是青凌河道。」
 
  「弄了半天,原來是下戰帖,無聊透頂。」傑洛哼聲道。
 
  「追求刺激和一無所有的人就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席格納斯說道,「但這名凶手的確有追求刺激的本事。」
 
  傑洛眼睛一瞥,「有可能是『殺戮者』嗎?」
 
  「R級狩獵者嗎?雖然是中央賦予的名稱,但他不屬於任何一個組織。也許是過膩了和平的生活,再出來打殺也說不定。歐帕羅的確是個好地方。」
 
  「如果是他的話,那整件事情就會變得很有趣。」
 
  「在你的搭檔醒來之前,哪裡都別想去。」
 
  
 
  人群來往每個房間,儘可能地修復破損的基地,都沒有特別注意坐在大廳沙發的外來狩獵者。
 
  亞克塞爾的身體輕微地顫抖。在他被傑洛留下之後,原本只是想到處看看災情,趁眾人不注意變身成一名部隊成員,抱著探險的心態沿著路標前進,在醫務室發現傑洛等人,卻在門外聽到心驚膽顫的消息。
 
  雷德曾經說過:R級狩獵者是最強的狩獵者,完全為了戰鬥而生,甚至可說為了屠殺而存在,進而衍生出有別於狩獵者的名號──殺戮者。沒人知道他從何出現、從何消失,只知道他現身過的地方總是屍橫遍野,難以忍受的死亡氣息會在當地永遠飄揚。
 
  是個殘忍無情的狩獵者……
 
  握緊雙手,亞克塞爾暗暗下了決定。
 
  
 
  夜晚的地下迴廊,道格拉斯在做線路的最後整理,艾莉雅則半監督地在一旁遞修理工具。以往艾克斯有空就會幫忙,讓道格拉斯省下不少力氣。只是現在艾克斯正在療養,助手位置就暫由艾莉雅頂替了。
 
  一個長髮的人影跑進來。
 
  「傑洛?怎麼了?」艾莉雅問道。
 
  「艾克斯不見了!」
 
  「什麼!」
 
  「在基地裡頭找不到,我想出去找。車子借一下。」
 
  「那要告訴總監申請外出許可……」
 
  「來不及了,他傷還沒好啊!」
 
  「……好吧!」艾莉雅抓著螺絲起子到另一邊,在牆上的紋路劃動,遠處傳來開鎖的回響聲,「第四十二區第三台,速去速回。」
 
  「謝了。」說完直奔而去。
 
  道格拉斯聳聳肩繼續工作,對傑洛的破例行動早就習以為常。「艾莉雅,我記得傑洛是在妳之後才來的對吧!」
 
  「是啊!」
 
  「那妳跟總監、還有艾克斯,誰先到歐帕羅來的?」
 
  「我還是新進人員的時候,席格納斯就已經是總監了,艾克斯也比我早來這裡。怎麼突然這樣問?」
 
  「沒什麼。只是,」甩甩出力許久的手,蓋起牆面,「我不知道咱們總監以前是戰鬥型的。」
 
  「席格納斯以前是戰鬥型?怎麼說?」
 
  「我聽醫官說的,席格納斯其實是把辦公桌翻起來擋住爆炸的衝擊波,幸好桌子夠硬才會只傷到腿,這不是打過仗的才有這種反應嗎?」
 
  「席格納斯是軍官,基本戰鬥應對還是有吧!」
 
  「不不不,軍官其實是文書型,著重情報蒐集和思考演算,而且都在大後方坐鎮,所以身體才會又大又重,實地戰鬥資料只有一點點,頂多用來自我防衛。遇到炸彈第一個反應確實是趴下沒錯,但打仗的話就要有其他反應。席格納斯把桌子當盾牌用,絕對是打過仗的反應。」
 
  「就算是也不意外,星團初期的官員大都是戰鬥型出身。」艾莉雅把玩著手上的工具,「何況職務類型也是中央後來分類出來的,以前沒分這麼清楚。不過從戰鬥型換成文書型、還調任到治安不太好的邊境來,這種情況確實比較少見。」
 
  「妳呢?是怎麼到邊境來的?」
 
  「就……原來的地方不想待了,聽說這裡有空缺就報名看看,然後就過來了。」
 
  「哈哈!我也是,聽說醫官也是這樣。」
 
  腳步聲從車庫方向傳來,艾莉雅和道格拉斯聞聲望去,只見青藍色的盔甲從黑暗中慢慢浮現。
 
  「艾克斯。」艾莉雅認出來者。「你去哪了?醫官有說你可以活動嗎?」
 
  「……」
 
  「哈囉!你還好嗎?」道格拉斯在艾克斯面前揮揮手,「我比幾隻手指頭?」
 
  「……五隻。」
 
  「這樣呢?」
 
  「兩隻。謝謝,我沒事。我只是到外頭走走而已。在醫務室待得有點悶了。」
 
  「你最近神遊得很厲害。」艾莉雅記得之前還看到艾克斯拿著抹布對著窗外看,叫了好幾聲才回應。「有問題要講,有煩惱更要說。」
 
  「艾莉雅,妳的口氣好像醫官。」笑了笑,轉個話題,「我聽說總監室發生爆炸,幸好沒有人身亡。雖然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但我想聽聽你們的想法。」
 
  艾莉雅先把他們在醫務室討論出來的結論說了一遍,「其實這樣也好,這樣就有理由向中央要到好一點的資源。拿那個電腦來說吧!我想病毒的目的是讓電腦癱瘓,好讓挑戰書完全顯現在螢幕上,只是太舊了負荷不了才會爆炸。不過防爆措施應該不是電腦該有的配備。」
 
  「嘿嘿,說到這個,我早就有構想了!」道格拉斯突然變出一張不知道什麼時候畫的設計圖,「部隊就要用部隊的電腦,看我這個全方位配備陶瓷複合的裝甲電腦!耐張力、抗高壓、特殊外型降低雷達反射、光學迷彩全面上色!這樣的電腦絕對能防止爆炸病毒的破壞!」
 
  「這個設計不錯,但地板可能會承受不了噢!」艾克斯提醒他得意忘形的同事,「而且上迷彩的用意是?」
 
  「其實我還想加上履帶變成真正的外用電腦,搞不好一整排下來還可以當移動式防護線呢!」
 
  「叫傑洛劈劈看就知道你是不是誇大其詞。」發明這種莫名奇妙的電腦,艾莉雅完全不感興趣。「對了,艾克斯,傑洛出去找你,你要不要傳他回來?」
 
  「傑洛出去找我?我沒有……等一下,」壓住通訊匣,「我是艾克斯。」
 
  「你這個混帳東西──!!」
 
  驚天大吼不但傳到外頭,還在艾克斯的腦子裡反彈,「傑、傑洛?」
 
  「我不過離開一下,回醫務室就不見你的蹤影!醫官說你可能回房間去了,結果到你的房間還是找不到人!用通訊也聯絡不上,害我把整個基地都找了一圈,還去問那個小鬼有沒有看到你,搞到現在你才開通訊!跑去哪了?受傷還亂跑,下次把你綁在床上,看你怎麼跑!」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艾克斯等搭檔罵完才開口。
 
  「沒事,問你要不要去決鬥而已。」
 
  「什麼?」
 
  「我們調查的事件還沒釐清,凶手自己找上門來了。時間地點都寫了,接不接?」
 
  「當然不接呀!」這很明顯是陷阱嘛!「你該不會想接吧?」
 
  「如果你想接,我就奉陪。」
 
  「真是沒事找事做。」
 
  「反正現在節目也沒什麼好看的。」
 
  「……等等,艾克斯,借問一下。」道格拉斯插嘴道,「傑洛一直在基地裡面?」
 
  「他應該是這個意思。怎麼了?」
 
  「那、之前來借車子的傑洛是誰?」
 
  一陣錯愕,艾克斯豁然驚醒,「亞克塞爾!」
 
  
 
  騎著亞迪恩、在貝爾黎亞草原上奔馳的身影發出白光,飄逸的金髮變成尖銳的麥髮,盔甲從鮮紅轉為深藍,額上的晶體由角化圓,交叉記號從臉上浮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