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MX同人】星辰‧星沉──第二章‧無間的軌跡(四)

雪爾帕斯 | 2021-04-04 00:13:47 | 巴幣 0 | 人氣 148

  許可文件終於在第二天早晨抵達,在基地分部過夜的三人順利地進入基地本部。結果亞克塞爾一踏進室內,大嘆「中央的設備果然就是不一樣」之後就開始四處摸索,先是跳到沙發上喊舒服,再跑到落地窗邊說景緻漂亮,又繞著書架問有沒有漫畫看。最後是艾克斯端了一盤甜甜圈過來讓他回到大廳好好坐著,才到會議室與眾人會合。
  
  「所以你們就把證人丟在大廳?」席格納斯問道。
  
  「那個小鬼胃口大得很,有吃的就不會亂跑。」傑洛想了就氣,昨晚臨時開的炭烤晚宴,現場大半的食物都是亞克塞爾一個人解決的,而且吃飽就睡,留給艾克斯收拾善後。「花湖的那顆頭和屍體分析得如何?」
  
  「屍體還在醫官那裡處理。」艾莉雅的手在會議桌游移調整,「道格拉斯剛才把記憶影像傳過來,可是有問題。」浮在半空的液態螢幕不斷的閃爍,全都是亂七八糟的影像。「我已經試過好幾次,不知道是在水裡泡太久還是本身就有損壞,記憶影像嚴重扭曲模糊。」
  
  「都不能用了。」艾克斯搖搖頭,從肚子裡掏出來的東西不可能完整。「線索又斷掉了嗎?」
  
  席格納斯手指頂著嘴唇,「艾莉雅,叫道格拉斯把聲音的部分轉錄出來。」
  
  「可是那也有損壞。」
  
  「總比全毀的影像好,傳過來。」
  
  「好的。」艾莉雅按吩咐行事,沒多久會議桌的內圈打開了環道音響,液晶影像則顯示出頻譜圖,撥放出來的聲音就如同損壞的情況不堪入耳,像是抗議聲浪般全部擁擠在一起。
  
  「去掉背景聲音,然後把對話聲音分離出來。」席格納斯指示道,艾莉雅手指滑動,將雜亂的波紋分離出四、五個不同聲頻,留下機器人聲再調整波長,以犧牲音質的方式將內容撥放出來。
  
  先是同伴之間的討論,說他們的三位頭目收到一封奇怪信件,然後其中一位頭目全副武裝地出門。接著是他們受到攻擊驚慌應戰,直到淪陷時出現這段對話:
  
  “頭目都死了,修羅獵人已經完了!”“各自逃命吧!”“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啊?”“真的是殺戮者幹嗎?”“別囉唆了,快逃吧!”
  
  「……殺戮者?」傑洛要確定自己沒聽錯。這不是狩獵者會隨便講出來的名詞,而且只有一種等級的狩獵者才有這樣的稱呼……
  
  自動門的滑動打破短暫的沉默,醫官無視週遭氣氛拿著試管進入。「雷德身上的花粉找到來源了,曇花。」
  
  「月之花?」艾克斯首先發聲,也讓其他人回神過來。
  
  「你們應該聞聞味道。」
  
  席格納斯疑惑地接過試管,一拔開試管塞,濃烈的花香立刻從手中飄散開來。
  
  「這個味道……好像在哪裡聞過。」艾克斯說道。
  
  「翡塔拉的香料區嗎?」傑洛問道。那裡是他絕對不會去的地方,各種香水味交錯雜亂,嗅覺機能會麻痺。
  
  「不知道,總覺得似曾相識。」
  
  艾莉雅看著剛調出來的資料,「曇花,外來種,只會在夜裡綻放的開花植物,故又稱做『月之花』。花期很短,在夜晚集體開花、傳送花粉、然後凋謝。花叢只會維持兩、三天,授精的花粉會隨風移動到別處開花。花叢位置不固定,依據草原季風方向速率計算……」
  
  「不妨問問當地人吧!」席格納斯說道,「大廳不就有一個?」
  
  「我們走吧!搭檔,」艾克斯接過試管,「該去尋找失落的事發現場了。」
  
  
  
  這是屬於狩獵者的傳說:在極致的S級之上,還有一個特殊等級,名額只有一位。在星團初期、中央剛成立不久時突然出現,從未表明立場,獨自對抗各種軍事強國,甚至在開戰以前直接刺殺主將。直到星團進入穩定階段後,他就不再出現,也沒有人知道他最後的去向。
  
  R級,中央特別為這位獨一無二的狩獵者所設置的等級。由於獵殺無數,所以又稱作「殺戮者」……
  
  
  
  「凶手多半是借R級之名做殺戮之實。死者全是非法者,不會有人在乎這個傳說是真是假。」從會議室到大廳的路上,傑洛插著手說道,「不過這種『最強』的挑戰,對我們這些找不到對手的S級狩獵者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大的誘惑啊!」
  
  「我以為所謂的最強是指沒跟強的人打過。」艾克斯說道。
  
  「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未嘗敗績,所以是無敵的。」哼了聲,「我挺想與他較量的,你呢?」
  
  「我?我才B級而已,別為難我了。」
  
  
  
  呼嘯而過,兩臺機車在草原奔馳。
  
  「好讚的機車!這是追光系列的『傑巴爾』嗎?」
  
  「不是,這是新款的『亞迪恩』,但造就的風壓太大,只有專門人員才能駕駛噢!」
  
  離開會議室,艾克斯向亞克塞爾說明發現的線索,只不過對殺戮者的事情隻字不提。聞過試管裡的味道後,亞克塞爾想起在事件以前、曾去過有曇花花叢的地方,但接露地點的條件是要帶他一起去。傑洛認為讓生還者拋頭露面只是徒增危險,但艾克斯認為現場或許有紅色警戒成員才知道的證據,而且星團法中對登記還有一項規定:在許可文件頒發後,在中央時間七天的認證期內,被見證人不得有觸法行為或身亡,不然見證人必須負全責。
  
  帶著亞克塞爾也能就近照顧避免意外,於是傑洛在前頭開路,艾克斯載著亞克塞爾跟隨在後。
  
  經過好長一段沒有痕跡的綠色道路,傑洛打了一個漂亮的甩尾,底下作為車輪的驅動刃將綠草割出一道彎鉤,「這裡嗎?」
  
  艾克斯隨後停下,眼前有幾棵闊葉樹、看似與他處無異的草原,在調整嗅覺機能之後,感到空氣有著飄渺的曇花香,以及雷射散發後的微量輻射。
  
  「看週遭風景是這裡沒錯,可是怎麼會沒有花呢?」亞克塞爾問道。
  
  「都枯萎了。」艾克斯躍身下來,「曇花是外來種,花期雖然得到延續,卻還是太短暫了。」
  
  「不過有些東西是不會改變的。」傑洛下車往樹幹上一抹,電解液在手指染上一層銀白,「血液偏橘、隨雷射射痕成噴發狀,這裡發生過狩獵者的戰鬥。」
  
  「出血的戰鬥就代表有人傷亡。」艾克斯走至別處,低頭看向草叢,「亞克塞爾,雷德的鐮刀刀鋒是光束還是實體?」
  
  「實體。怎麼了?」亞克塞爾跑上前來。
  
  「這裡的草叢呈弧形切割面,沒有焦痕,是實體鐮刀造成的。以草叢成長的高度來看,應該是前陣子才發生的事情。」
  
  可想而知,雷德是來這裡赴約,在戰鬥時刻切割了草叢、沾上了曇花花粉、遭到雷射攻擊、受傷的血液噴灑在樹幹上。
  
  傑洛繼續往前走,「這裡少了些東西。」
  
  「……的確,至少少一樣東西。」艾克斯說道,還發現附近還多了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亞克塞爾完全聽不懂。
  
  「雷德是在這裡殺害後,再被丟棄回紅色警戒的。」傑洛躍下岩塊,「可是這裡除了戰鬥的痕跡以外,什麼都沒有。」
  
  「不然會有什麼?」
  
  「……武器不見了。」傑洛不耐煩地說明。簡直像在帶新進人員,講解這種事情應該是艾克斯在做的。「武器和腦袋一樣,是可以指認身份的物品,凶手無論是想攝取戰鬥情報、還是有蒐集的嗜好,拿走武器就代表想證明自己的力量。你說是吧!搭檔。」
  
  「對,不過……」
  
  「怎麼?」
  
  「趴下!」艾克斯驚喊的同時推倒一旁的亞克塞爾,傑洛也立即低身,附近的草叢赫然噴出蒼白的光束,瞬時在半身高的地方形成一片光網,艾克斯右手轉換成手砲往其中的光束發源處擊去,在土堆裡爆破開來。
  
  傑洛反手一招打向地面,「落鳳破!」
  
  圓形光波翻動土石,揪出隱藏在底下的發射器,艾克斯隨即轉動手臂連續射擊,發射器在石火電光後癱瘓。
  
  就在三人起身的當而,不遠處傳來異樣聲響,一片光照而反射的身影緩緩進入視線,竟是一群持有各種武器的狩獵者,沒有戰鬥的喧嘩,只有沉重的踏步,詭異的氣氛讓人感到來者不善。
  
  這裡怎麼會有埋伏?什麼人知道我們會來這裡?傑洛瞪了亞克塞爾一眼。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發現視線的亞克塞爾連忙搖頭。
  
  人群腳步加快,武器也高高地舉起,風的呼嘯像是突擊的吶喊。
  
  「搭檔,這樣算破壞現場、還是算干擾辦案?」傑洛抽出背後的光束刀。
  
  「也許兩個都算。」艾克斯明白搭檔的意思,「亞克塞爾,你有辦法戰鬥嗎?」
  
  「我?當然可以。」雙手在半空一劃,兩道弦月光芒在掌中凝聚成槍桿,「要把他們全部殺掉嗎?那還等什麼!」
  
  「等等……!」艾克斯還來不及制止,亞克塞爾已經衝刺過去,朝著人群霹靂啪啦射擊。「我只是要你保護自己而已……搭檔?」身邊一陣腥風拂過,傑洛一手抓著光束刀、一手駕著亞迪恩,橫衝直撞地進入那片人群。「……我身邊怎麼都是這樣的人啊?」
  
  鑲嵌白紋的雙光槍不停歇地發射,銀光彈幕宛如狂雨縱降,看似亂槍打鳥卻都毫無遺漏地擊中要害。亞克塞爾過去是最得雷德的信任與關照,從來沒有像這樣被當作犯罪者懷疑過,初次體驗的酸澀感讓他急欲洗清嫌疑,一股作氣衝進敵陣,藉行動來證明。
  
  銀色的狩獵者提劍刺來,直逼後心,亞克塞爾一個空翻,一槍射穿那人的胸膛,落地再反手各一槍解決身後襲擊的兩個。本想直呼簡單的亞克塞爾忽然臉色驟變,眼前剛死去的狩獵者居然重新站起來,眉心的彈孔說明之前就已經遭到射擊,沒有連結好的軀體像喝醉般搖搖晃晃地移動,頭部和胸部的致命傷口彷彿不存在。
  
  怎麼會這樣?眼前的景象讓亞克塞爾閃了神,沒留意背後的狩獵者一斧劈下,就要把亞克塞爾的手臂與身體分離,赫然一道大型青藍光彈射來,將狩獵者連人帶斧震飛,摔落遠處爆裂開來,亂竄的殘骸一併傷及週遭的狩獵者。
  
  「亞克塞爾,上來!」單手駕駛亞迪恩而來的艾克斯喊道,另一手已經轉換為手砲,剛才的攻擊也順便把亞克塞爾打回了神,及時抓住車尾跳上後座。
  
  「他們為什麼不會死?我明明射穿他們了啊!」
  
  「不對,他們已經死了。」艾克斯說道,「被血所染、無聲的狩獵者……他們是死靈軍團!」
  
  在太空拓荒時期的戰術之中,有一種是在屍體上注入操控程式,成為與量產型機器人相仿、製造成本更低廉的戰鬥工具,稱做「死靈軍團」。一直沿用到星團初期,中央覺得這種污衊死者的戰術不人道,將此類程式歸為病毒並嚴禁使用,從此利用死者攻擊生者的戰術就絕跡了。
  
  「現在竟然還有這麼麻煩的東西……滾開!」在人群裡的傑洛揮動光束刀,將眼前的狩獵著四分五裂。但這種敵人不是砍了頭、捅了胸就能解決的,堪稱最難纏的人海戰術。正確的處理方法是消滅操控者,如果是隱藏其中那還好,特別有自主性的就是;但如果是遠端操控,指揮者恐怕在半個歐帕羅外悠哉。
  
  偏偏這時候不知怎麼搞的聯絡不上基地本部,不然可以要求他們搜尋操控者的位置。傑洛踢開只剩半身還想爬車上來的死靈,車身一甩,驅動刃頓時把那半身絞個粉碎。「既然不能讓死靈停止,就讓他們沒辦法動。搭檔,把他們的手腳全給剁了!」
  
  「了解。」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艾克斯手指滑動觸盤,開啟亞迪恩裝備的發射器,「亞克塞爾,攻擊他們四肢的活動系統,讓他們不能動。」
  
  「知道了!」亞克塞爾翻過身,對向後方來襲的死靈,「來比誰打得多吧!有比賽比較好玩!」
  
  「可以,但贏的沒獎賞噢!」艾克斯苦笑道。亞迪恩上非屬搭檔的兩人前後射擊,在亞克塞爾的精準槍法下,死靈的四肢活動系統逐一破裂,攤在地上接受其他死靈的踐踏,艾克斯在使用發射器掃射期間,不時擊出大型光彈突破密集的死靈。
  
  傑洛提起車身轉動,驅動刃與光束刀並用,儼然變成了帶刃旋風,將死靈吸入後分解。這不只是斷肢,而是把整個人粉碎掉,一次十幾個死靈就這樣沒了軀體,操控程式在「機體無操控價值」的判斷中自行枯萎。就在分解死靈的數量破百的時候,傑洛忽然感到座下有異,亞迪恩的零件開始鬆動,冒出焦油的臭味,快速竄燒的高溫是機械爆炸的前兆。
  
  「怎麼搞的?」傑洛喊道,殊不知自己喜愛近身戰的習慣,讓驅動刃的轉軸塞進過多零件殘骸,強迫使用讓尖銳的碎片穿過接合,摩擦產生火花,加上死靈解體噴濺的電解液,後果可想而知。察覺不妙的傑洛踏住坐墊一蹬躍開,卻隨著緊接而來的爆炸氣流升到上空。
  
  我再也不相信新產品了……
  
  「搭檔!」艾克斯掉頭駛來,切換排擋使勁下壓,反作用力使亞迪恩整部彈起來,險險讓傑洛降落在發射器上頭,卻因重心偏移往下直墜,就要掉進死靈軍團的包圍中,此時草原的徐風忽然增強,像是巨大的手掌推來,三名狩獵者連帶車子隨著勁風飛過死靈軍團外圈,摔進柔軟的草叢。
  
  「搭檔!亞克塞爾!」率先爬起來的艾克斯正想攙扶掉在身旁的同伴們,背後頓時感到一股壓迫的氣流,猛一回頭,只見比白天還要明亮的長型光體落在不遠的山丘上。
  
  如薄霧般的光暈逐漸化明、現形在眼前,那雙與基地等高的金色發光體閃爍,纖長的身軀盤據在後,片片相連的晶體如水波靈動。
  
  爆炸聲再度響起,不是身旁的亞迪恩,而是距離外的死靈軍團從中心處出現閃光,霎時擴散到外圍變成目不暇給的光亮,死靈軍團眨眼間只剩下飄散的灰燼。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亞克塞爾簡直嚇呆,一大群人竟然在一瞬間灰飛煙滅!
  
  「搭檔!你怎麼了?」比起死靈,傑洛更在意活著的搭檔。艾克斯失神般地望著那像是眼睛的金色發光體,額上的紅玉不規律地閃動光芒。
  
  「……別、別輕舉妄動……」艾克斯的聲音在顫抖,似乎連發聲都相當辛苦,「你們…往後退一點……這不是你們能處理的……慢慢往後退,絕對不可以轉身……」
  
  這好像不是開玩笑。感到壓力的亞克塞爾緩緩起身往後退,對方像是沒有發現似的動也不動,繼續讓艾克斯無法動彈地強迫注視。傑洛雖然很想把艾克斯拉離那個視線,卻不知為何感到這是不明智的做法,只得照言退後。
  
  這段近乎凝結的時間,誰也沒有動。
  
  不知過多久,空氣騷動起來。光體昂首,帶著龐大卻不笨重的身軀騰空飛起,在天空盤旋一會兒後翱翔而去,消失在地平線。
  
  艾克斯身體一陣搖晃,倒落下來。
  
  「搭檔!」像是解除定身的傑洛連忙衝過去接住,「艾克斯!振作點!」
  
  「那是……什麼啊?」好不容易才能動彈的亞克塞爾問道。胸口引擎超速運轉,到現在才減緩下來,再下去身體會負荷不了。「我在這裡這麼久,也都沒有看過這麼可怕的野生動物。」
  
  「……是Dragon。」
  
  傑洛聽到艾克斯喃喃地發聲,「什麼?」
  
  「……龍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