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八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4-09 12:00:01 | 巴幣 100 | 人氣 45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八話(二)
暴徒

陣陣的難聞燒焦味和濃煙,伴隨着連串的玻璃爆裂聲以及打鬥的聲響在火牆的另一端傳過來。

「打!給我狠狠的打!」

「停手呀——哇——!」

坎迪絲的叫聲異常淒厲,但無奈大火擋住了視線,場館內的眾人根本無法看到外面究竟發生什麼事,只能隔着熊熊烈焰站在火牆外束手無策。

「場館裡面還有蟑螂!燒死他們!」

梓承聞言大吃一驚,在千鈞一發之際關上大門擋住了對方再次丟過來的火焰瓶。

卡特、莉絲和僅餘的幾位學生趕緊將觀眾席的椅子搬過來,死死的把大門徹底封住,無奈此舉只能擋住外面的暴徒,濃煙還是源源不絕的從門縫下面湧進場館來。

眾人退到擂台附近,大家看著場館唯一的出路被火焰堵死,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咳咳咳————」

剛剛在戰鬥中受傷的雪露率先第一個被濃煙嗆到,咳得眼淚直流。馬庫斯見狀亦不計前嫌,將一瓶高級回復藥遞到她的嘴邊讓她喝下去。

「為什麼……」雪露一臉不解的問道。

「別說話,戰鬥已經結束,這擂台上已經沒有敵我之分。」馬庫斯正色的道。

梓承曾在網絡上看過,在火災現場大部份的死者都是因為吸入大量濃煙致死的。可是場館裡面根本沒有水,單靠身上衣物遮掩口鼻根本撐不了幾分鐘。

「艾莉娜,光魔石借我一下。」

梓承從艾莉娜手中接過光魔石,圍着場館四周的牆壁不斷摸索着。

然後他在場館比較遠的一角,看到爆炸的威力讓牆身造成一條巨大的裂痕,猶如一條巨蛇般從牆壁一直延伸到地板上。

是這裡了!

梓承趕緊將纏在腰上的狼皮腰帶翻開,把藏在裡面的其中一顆火魔石塞到地板裂縫之間,然後他退到較遠的位置,慢慢將另一顆火魔石安裝在一枚狼牙飛鏢之上。

「慢著!菲恩圖斯!你想幹什麼!」馬庫斯察覺到梓承的舉動,火速跑過來阻止,並道:「你用火魔石炸開這裡的話,整個牆壁和天花都會塌下來把我們所有人都活埋呀!」

「放心,我保證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梓承丟下一句話便朝着裂縫擲出安裝了火魔石的狼牙飛鏢。

馬庫斯急叫:「所有人伏下——!」

狼牙飛鏢命中目標,可是撞擊之下火魔石卻沒有發生爆炸。

呼————!!

火魔石像火箭推進器一樣噴出大量火焰。這就是原本安裝在【熾焰槍】上,以「推進力」徹底代替「爆炸力」的特製火魔石。

「這是什麼鬼東西?」

雖然隔著濃濃煙霧,但看到火光的眾人亦開始爬起身,慢慢地走過來。

火焰噴射的聲音和地板裂開的聲音交疊在一起。原本因為爆炸而裂開的地板因為承受不住火魔石的威力進一步裂開,成為一個約四十公分左右寬的坑洞,在坑洞裡面還露出了無數交錯的鐵枝。

梓承心中一凜,這不是現代建築技術的東西嗎?

整個赫澤爾頓的建築水平都停留在十九世紀左右的程度,但唯獨這座競技場竟然用上了超越這個世界應有的技術和知識水平。

可惜現在並不是深究這件事的時候。

梓承再次集中眼前的事情,把手一揚將另一粒火魔石丟進坑洞,然後雙手拍打地上,對著坑洞裡面的鋼枝使用【中級分解】!

裂——砰————!!

憑著【中級分解】,梓承成功讓鋼枝和地板變得脆弱,並以火魔石進行第二次突破,成功在地板上製作出一個約一米大小,能讓眾人離開這裡的逃生口!

「——————喔喔喔喔喔!」眾人看到逃生口不由得歡呼起來。

馬庫斯探頭往坑洞一看,只見藏着鋼枝的石質地板被徹底貫穿,坑洞下面就是二樓的競技場館。

接著梓承再利用分解掉的鋼枝和石材以【中級建造】弄成一根類似消防滑桿的柱子,讓所有人可以從三樓安全滑落到二樓的場館內。

「不愧是土木工程技能!」

「你這是讚我還是損我?」

梓承和馬庫斯在濃煙密佈的火場內相視一笑,但時間並不允許他們泡在這短暫的勝利之中。

兩人回頭一看,只見三樓門外的火舌開始捲入場館之內,濃煙更猶如一頭猛獸一樣肆無忌憚的向着僅餘的生存空間張牙舞爪。馬庫斯趕緊向所有人招手,由幾名學生先行爬到下面二樓的競技場館探路,再逐一把蕾恩、莉絲和其他人接過去。最後,三樓的競技場館內就只剩下稍微恢復到可以行動自如的雪露、梓承和艾莉娜三人陪着奄奄一息的裁判。

梓承比誰都清楚現在再不離開,他們三人都會跟裁判一同葬身火海。無奈他不管怎麼焦急地拉扯着雪露和艾莉娜兩人,她們還是一動不動。

原因是因為————

「咳咳……帶我走…求求你們……不要丟下我一個。」

裁判虛弱的哭聲和哀求聲在競技場館內不斷迴響着。

「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

艾莉娜像哄小孩一樣不斷撫摸着滿臉淚水的裁判,嘴上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兒歌。

「這…這首兒歌……」

原本一臉驚恐的裁判看着艾莉娜,但眼神卻像是看着以往的片段,驚恐猙獰的神情慢慢放鬆,嘴角更泛起一個淡淡的笑容。

「……女兒出生的時候……我也經常哼着來哄她入睡呢……」

艾莉娜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輕聲道:「你是個好爸爸呢。」

「我經常……哼着哼着就先睡着了……這樣算是……好爸爸嗎?」

「嗯,你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爸爸,你的女兒也一定會這樣想的……」

「我有點…累了……」

「沒關係,你累了就睡吧。」

「………」

「………」

「艾莉娜,他走了。」

梓承彎身牽起艾莉娜沾滿淚水的手,並向呆站在艾莉娜身邊的雪露示意要離開了。可是雪露卻像是沒有看到梓承一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看着那位原本要判定她戰敗的裁判。

好爸爸?

裁判在臨終的時候,想着的是他的女兒……

雪露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不知道父親臨終的時候,又會想着些什麼?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