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二十七話(三)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4-05 12:00:05 | 巴幣 200 | 人氣 50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二十七話(三)
唯快不破

在雪露消失在眼前的一瞬間,梓承就知道對方發動了【中級神速】。無奈他並沒有卡特那些積累多年的戰鬥經驗和觸覺。這是連卡特都會身受重傷的絕技,梓承若想依樣葫蘆硬撐過去,簡直就是天荒夜談。

在觀眾席上的馬庫斯亦察覺到雪露動了殺機,翻身越過觀眾席直撲向擂台。

然後他看到梓承的身影在擂台上倒下去了。

「菲恩圖斯————!」

一幕血花灑在馬庫斯身上。

他錯判了菲恩圖斯的戰鬥意志,也錯判了雪露對戰鬥的執著。

馬庫斯在擂台旁邊剎住了腳步,在他面前是躺在擂台上一動不動的梓承,還有被一根石柱擊中腹部的雪露。

「哇——」

雪露吐出一口鮮血,從石柱上掉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招式……」

「土木工程專用,競技場的無用技【中級建造】。」

「把我打成這樣,還叫做無用技嗎……」

「如果你沒使用【中級神速】自己撞上去的話,這招的確是無用的。」

梓承苦苦撐着身體站起來,若非剛才情急智生,藉著倒下的瞬間向地面使用【中級建造】弄出石柱,恐怕這刻他的身體已經被雪露的雙刀斬得七零八落了。

「我不懂。」雪露亦慢慢爬起來,抹掉嘴角上的血:「為什麼有這樣實力的你,寧可用旁門左道的手段苟且偷生,都不願意堂堂正正在競技場戰鬥?」

雪露從小就非常喜歡聽有關競技場的故事。

她崇拜着那些傳說中的英雄,幻想着在擂台上精彩絕倫的比賽,還有勝出比賽時候轟動全城的喝彩聲。可是年幼的她每次拿起刀劍在家裡揮舞的時候,總是惹來父母嚴厲的責備。

相比起漂亮的裙子,她更愛不會約束她行動的短褲。

相比起無時無刻都要嚴格注意言行舉止,她更愛毫無掩飾的把心裡話暢所欲言的說出來。

可是上天卻給了一張和她的性格完全背道而馳的漂亮臉孔和娟好身形。當所有人都對她的美貌和體態艷羨不已的時候,只有她才明白,為了父母、弟弟以及整個和海恩茲家族,她早就喪失了人生的話事權。

「雪露·海恩茲!究竟要說多少篇你才懂!我們家的將來,就看你這張臉能讓你嫁給誰!你整天只管舞動弄槍,是不是存心要我們家破人亡!」

母親的說話猶如一把利刃插在她的心裡,成為一道永不癒合的傷痕。

每次雪露看到父親屈膝卑躬的巴結着其他貴族,有意無意地將自己像商品一樣向着其他貴族推銷,雪露就感到一陣陣反胃的感覺。

「你這忤逆女!你報讀什麼競技學園!要進競技學園就讀的不是你,是你弟弟!」

當所有人都會為子女成功考進名校而慶祝的時候,雪露只記得父親在接獲錄取通知之後對着她發出憤怒的咆哮。若不是雪露的媽媽提出競技學園可以讓雪露「提升價值」的話,恐怕她早已被父母「出貨」嫁給城中不知那個有利於海恩茲家的貴族了。

自入讀魯德斯競技學園之後,雪露就趁機搬離家裡,渡過了幾年艱辛又充實的學生生活。在這裡,她見盡了紈絝子弟的齷齪嘴臉,也認識了一些意氣相投的好夥伴。然而借來的時間畢竟有著限期,明年六月雪露就要面對「畢業」的來臨。儘管她再不情願,但卻已無法阻止父親為了投資多年的「貨物」出貨而作出準備。

她好不甘心。

才剛剛以準畢業生的身份來到這個憧憬中的競技場,還沒正式打開那扇夢想中的大門,她就可能要成為某位貴族的夫人,一生為了家族的繁榮,默默無聞地為一個沒有感情的男人生兒育女。

只因為一張臉、一個姓氏、一個性別,就要去接受這樣的命運。

相比之下,偏偏有些人能輕易得到她即將失去的事物,卻又完全不懂得珍惜。

例如那些踐踏這個競技場的貴族學生。

又例如眼前這個有實力卻不去爭取的菲恩圖斯。

包含着所有不甘和憤怒的雪露冷冷的道:「【冷卻重設】」(Cool Down Reset)

一道白光從雪露的頭上灑落在她身上。

梓承大吃一驚道:「你還藏着一手!?」

【冷卻重置】—— 這是能讓【瞬詠】和【神速】跳過冷卻時間,立即再次使用的超稀有技能,同時也是雪露 · 海恩茲壓箱底的最後手牌!

「【瞬詠】、【中級神速】————!!」

梓承雙手趕不及觸碰地面來使用【中級建造】了————

他雙掌合十,奮力踏在地面。

「【中級建造】 —— 石柱陣!」

這孤注一擲以右腳來發動的【中級建造】,不論威力、速度和範圍都遠不及透過雙手使用,但危急之際梓承還是成功讓無數石柱在自身的三米範圍內猛地豎立起來。

然而這對策亦已經在雪露的計算之內。

雪露一腳踩上石柱騰空而起,利用蹬向柱身的力度在石柱之間不斷加速。

「放棄必殺技【十六連斬】,單純以凌駕一切的速度來一擊取勝嗎……」

梓承突然想起在某電影中聽過「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句名言。

速度快的人,自然可以先發制人,但「快」的意思除了比拼身手上的速度之外,腦筋的轉數亦是比拼的關鍵之一。

他雙手拍向石柱,以【中級解拆】將雪露用作踏板的石柱陣徹底粉碎掉,並同時往仍在半空中的亂石堆裡衝進去。

雪露見狀亦放棄繼續加速,往梓承的方向彈射過去。

咻——

兩枚狼牙飛鏢從亂石堆裡射出,直取雪露雙目!

她勉強以雙刀擋開飛鏢,但隨即又一次感到腹部受到重擊的痛楚。

「不…不可能……」

明明所有石柱都已經碎掉,梓承根本沒時間在投出飛鏢的同時又多弄出一條新的石柱來!

正在高速移動的雪露失控墜落在地上,撞擊力量之大令她全身骨頭幾乎碎掉,痛楚更讓她差點當場昏死過去。

「超速很容易會導致意外發生哦。」梓承道。

「不可能……我已經超過…【中級神速】的速度,你…怎可能比我更快…」

雪露伏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從眼角看到梓承正以鐵槍指着她頸部動脈位置。

「你的【神速】的確很快,所以我只好比你更早一步使用技能。」

梓承踢開地上的亂石,下面是一層淡淡的藍光。

「這…是戰鬥開始時候……你豎立的那條石柱?」

「你的戰鬥技能組合是【瞬詠】和【神速】,而我的是無用技能組合【建造】和【加速】。」

雪露錯愕得難以形容,沒想到有人竟然會把兩個無用技組合起來使用!

「戰鬥一開始就把【加速】佈在石柱之下,再以石柱陣作為掩飾。當對方踩進石柱陣,就把石柱統統打碎,還把飛鏢投出讓對手分散注意。最後只需啟動早已預備好的【加速】令新的石柱擊中對手……」馬庫斯在台下哈哈大笑道:「維克托說得沒錯,菲恩圖斯你這傢伙果然很有趣啊!」

在觀眾席上的眾人見勝負已分,爆發出連串的喝彩聲,將整個場館都震動起來。

艾莉娜這時亦跑到台上,一臉擔心的看着梓承道:「你最近用【加速】來製作解毒劑差點死掉,這次還敢在戰鬥中使用這麼危險的技能!」

「沒辦法啦,我手裡的卡牌,能贏過【神速】的就只有【加速】這張嘛。」梓承一臉抱歉的笑道。

裁判走到梓承身旁,正要舉起手來宣布這次戰鬥由……

轟隆————!!

一下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整個場館都炸得晃動起來,原本站着的人全被震得跌在地上。頭上天花猶如下雪般不斷掉下大量的灰和石塊,就連場館內的燈光亦因為爆炸的關係突然全部熄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