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二十七,改變。

Keymind | 2022-06-02 00:03:07 | 巴幣 3014 | 人氣 192




  其之二十七,改變。




  一切都沒有改變。

  「咳啊……妳……妳這個羅德島的污點……」

  在某處城市的暗巷裡,一名穿著羅德島外袍的男子,他被一個身材看似纖細卻結實的人緊緊扣住咽喉,那人正是羅德島的陰暗面,S.W.E.E.P組織的清道夫。

  「偷竊、強制、強暴,以及私下販賣羅德島研製藥品,最後是畏罪潛逃,相對於你的『光明磊落』,我這個污點的確算不上什麼。」指尖漸漸施力,那金色點綴的手甲一點一點掐入對方的肌膚之中。

  「咳——啊!等、等一下!我、我依然是羅德島的幹員!依照契約、犯罪者必須接受審判,幹員之間嚴禁私刑與動武!妳、妳這樣也觸犯了羅德島的……不,不對!妳、妳也想分一杯羹吧?那我可以把之前得到的——」

  喀。

  「垃圾。」手一扭,眼前的男人就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垂了下來,清道夫對於眼前之人一點興趣都沒有,一個甩手將其丟在暗巷。

  眼神一撇,在更深處蹲著一名女性,她渾身顫抖地看著步步靠近的清道夫。

  「我、我只是中間人,只負責收錢和轉帳,他、他們做了什麼我真的都不知道,求求妳放過我……」女子趕緊換成雙膝下跪之姿,不斷大力磕頭以尋求清道夫一絲憐憫。

  「喂。」清道夫走到女子面前之後蹲了下來,她那看垃圾的眼神絲毫沒有任何改變。

  「求……求求妳放過我……」女子看著喊了一聲自己的清道夫,她更加害怕地求饒著。

  「妳以為我事前不會查清那個垃圾所有的接觸者嗎?他綁走的女人都是透過妳再進行轉賣吧?告訴妳,在來這裡之前,妳的老巢已經被我端了,順帶一提,蹩腳的演技只會讓我更加火大。」清道夫眼神微瞇,那早已看透一切的眼神已經明確訴說對方接下來的命運。

  「不、這是誤會!這一定有什麼錯誤!我只是……我只是……只是啊啊啊啊啊——!」女子持續裝著無辜,她又一次低頭哈腰的瞬間,從後腰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反手刺向清道夫的太陽穴。

  清道夫盯著這幾乎瞬間就要刺入腦袋的匕首——

  她只是無聊地嘆了口氣。





  一切都沒有改變。

  接取任務,調查情報,確實執行,領取報酬。

  「最近任務還真不少。」清道夫拿著一條布巾試圖擦掉手甲上的鮮血,她待在羅德島下層電機房前的聯絡通道,這裡除了定期維護的工作人員以外平常不會有人出入,而她們也習慣在這邊交接任務或是做一些事前準備。

  「清道夫,累了?」用犬類坐姿在一旁的是同樣S.W.E.E.P的成員『紅』,她歪了歪頭看著清道夫,似乎從對方身上動作看出了什麼不同。

  「沒有人會因為隨手丟個垃圾而感覺疲累吧?」確認血跡已經乾枯無法擦拭乾淨,她嘆了口氣便把布巾隨手塞進軍用腰包內。

  紅眨了眨雙眼,直盯盯看著清道夫。

  「看是想打架還是想廝殺直接開幹就好,妳這樣看著我也不會有任何幫助。」若是其他人這樣看著自己,清道夫大概二話不說就會把對方眼睛給挖出來,但正因為是紅,清道夫明白她一定是觀察到了什麼。

  「嗅,嗅,清道夫,味道。」

  「味道?我現在身上應該只有鐵鏽味。」

  「紅,之前聞到,是悲傷,沒有變,但是,不一樣,嗯,紅,不明白。」

  「妳覺得妳這樣說我就會明白嗎?」清道夫皺了眉頭,對於紅所說的東西,她好像能懂但又好像不懂。

  「紅,不討厭。」紅面無表情、但身後的銀尾卻搖擺了幾下。

  「妳喜歡或討厭關我屁事。凱爾希沒有其它交代我就去執行下個任務了。」

  「再見。」紅搖了搖手,她晃悠悠的走出聯絡通道。

  「……嘖,還是一樣難以理解。」看著那背影漸漸消失在通道之中,清道夫多想了一下對方的話語,接著她轉身走往另一個方向——






  一切都沒有改變。

  清道夫完成任務之後,就和平常一樣,她走到後街小巷,斬刀放在一旁,一屁股坐在巷內牆邊看向天空。

  「已經天亮了啊……」

  隨著光線一點一點進入巷內,清道夫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狀態,她現在應該是會被那大尾狼罵:『臭死了!』的狀態,但她看向巷尾的欄杆處,那熟悉的身影並沒有出現在視線之中。

  「第幾天了呢……」

  一開始,從普羅旺斯的口中說出來的不是『明天見』她會感到有些落寞,而更讓其難受的,是最近連聽都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明明自己就這樣獨自待在這那麼多年了,白天、黑夜,對她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她就只想坐在這邊等著下一次任務的到來,但現在卻被那紫色的身影以及淡淡的薰衣草香給取代了一切,她的視線不再是一直盯著黑灰的鋼牆,而是三不五時眼神就飄向巷外,期待能看見心之所向的那個人。

  明明一切都沒有改變,但現在的一天,卻顯得相當漫長——






  一切似乎開始改變。

  清道夫走向一個平常幾乎不會去到的場所,雖然這裡跟凱爾希那有著同樣消毒水的味道,但很明顯,兩邊就是截然不同的地方。

  許多經過的幹員看到這個生面孔都不由得多瞄了她一眼,清道夫皺著眉頭,對於這些視線很是不悅,但她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匆匆走向醫療室。

  「嗯?新來的幹員?怎麼全身髒成這樣?連基本清潔都不會嗎?真是……羅德島最近的素質也許真的要跟阿米婭反應一下……把幹員證放在掃描台上,然後說明妳有哪裡不舒服。」一名女性穿著大白褂的醫療幹員用眼神上下打量了一會,她面露不悅指向旁邊的掃描台,叫清道夫依指示進行看診。

  「……」清道夫保持皺眉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遞出一張紙條。

  「嗯?什麼東西神秘兮兮的,我們可沒那麼多時——咿!」原本還坐在辦公椅上的醫療幹員在看過紙條之後整個人彈了起來。

  「妳!妳、您!您的藥品我馬上為您準備!請稍待一會馬上就好!」顧不得白褂脫落,那名幹員慌張跑向藥劑師的配藥房,從窺視孔可以看到她把紙條遞給藥劑師,裡面同樣引起一陣喧嘩,清道夫開始有點後悔自己為什麼不看一下那張紙條的內容到底寫了什麼,也再一次理解凱爾希在羅德島的影響力究竟有多大。

  「不好意思,這藥包正餐之後吃,一天一次就可以了!」醫療幹員滿身大汗跑了出來,她把調製好的藥劑遞到清道夫手上。

  「……如果我當天沒吃飯或是好幾天沒吃飯呢?」清道夫看著手上的藥包認真做出疑問,畢竟既然選擇來這邊,那她還是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好,而且有時候遇上時數較長的任務,好幾天沒吃飯是很正常的事情。

  「呃、呃?那……那,每天睡前吃一包就可以了!」

  「那如果我好幾天沒有睡覺呢?」清道夫睜大眼,她想得是自己似乎沒辦法好好配合對方的要求吃藥,但對方此刻只覺得清道夫似乎在給她一個職場考驗。

  「其、其實這也沒有那麼多硬性規定,哈哈哈……想到的時候、或是開心想吃就吃就好了!」

  「那我忘記或是心情不好呢?」清道夫是打從心底想認真了解藥包的使用方式,如果自己能在這方面上心一些,或許……至少可以讓自己再活久一點吧?

  雖然是這樣,但此刻的清道夫在醫療幹員眼中就是一個打算弄死她的屠夫,幹員嚇得臉色發青不知該如何回應。

  「對……對不起,只、只要抽個時間間隔超過十二小時都可以吃……」

  「嗯?嗯,明白了。」雖然不解對方為何突然要道歉,也許醫療幹員都覺得讓其他人服下如此苦口的東西很愧疚吧,想到這裡,凱爾希的態度確實是更加理所當然而且無法撼動,難怪其他醫療幹員反應會如此之大。

  清道夫收下藥包,她輕點頭走出了醫療部門,外面是一處綠化公園,有許多復健的病患還有帶著孩童的父母會在這裡吹吹人造風和曬曬人工太陽。

  「……」看慣了灰燼和腥紅的景色,眼前的風景讓她很不自在,自己跟這裡完全無法融入,這讓清道夫不由得加快腳步離開公園。

  而這也是她每一次告訴自己的那句話:

  「我和你們終究是不同世界的人。」

  但是,但是——





  一切似乎開始改變。

  雖然普羅旺斯有提供專屬於她的通訊碼,但清道夫比誰都明白,沒有任何事比在執行任務中分心還要來得可怕,所以哪怕只要按下肩前的通訊鈕也許就能一解思念,但她卻始終不敢有任何動作。

  清道夫回到後街小巷,她拿出藥包仔細看了一下那些平凡無奇的白色藥丸,連水都沒有準備,她直接將藥塞入口中咬碎吞下。

  嘴中的苦澀一點都比不上思念之苦,數年來的孤獨竟比不上這數十天的孤單。雖然不太一樣,但當她找不到任何宣洩窗口麻痹自己之時,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紫色的身影。

  「唔啊!妳直接把藥吞下去嗎?不喝水可不行啊!」

  清道夫睜大眼,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她一度以為自己已經開始有了幻聽,直到她的視線尋找到正站在巷口的普羅旺斯。

  「哎,呃……我應該先洗完澡再來……我全身髒兮兮的,但一個不留神就走來這裡了,嘿嘿……」注意到視線,普羅旺斯看了自己全身上下的淤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把髒透的大尾徹底藏在背後。

  「普羅旺斯……」

  「啊,差點自己扯開話題!妳不喝水可不行啊!來,我這邊有瓶裝水,喝了想聊什麼在聊,話說這是什麼藥?礦石病的?」普羅旺斯將瓶裝水直接扔給清道夫,而對方也很聽話的喝了起來。

  「嗯,礦石病的藥。」喝完水的清道夫將藥包拿了出來,普羅旺斯走上前順手接了過去,她將鼻頭靠近嗅了幾下。

  「唔——沒看過的藥丸呢,是新型抑制藥嗎?羅德島研發速度果然很快。」普羅旺斯開始研究起藥丸,而清道夫的視線從剛剛開始就沒有離開過這朝思暮想的身影。

  「妳下次去補充抑制藥的時候能不能幫我……呃?」普羅旺斯抬起頭馬上就發現那炙熱的視線,泛紅的雙頰立刻從皮膚透出。

  清道夫往前走了一步卻被普羅旺斯立刻阻止。

  「等一下!我、我現在很髒還可能很臭!先、先不要靠我太近好嗎?我——」

  話還未說完,清道夫便擁了上去,普羅旺斯雖然掙扎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帶起無奈的笑容,輕輕回抱住對方。

  「大笨鼠……妳好臭喔。」

  「一下下就好……」

  「真是,怎麼突然變得像小朋友一樣了?」

  「少囉嗦……」

  「這樣的大笨鼠也挺好的,坦率不少嘛!」

  「倒是妳,在我面前可以不用再逞強了,我看得出來。」

  「……」

  「我在這,普羅旺斯。」

  「這樣……有點過份……」

  「啊啊,我就是這樣。」

  「……嗚,我又沒救到任何人……所有人都在我面前……」

  「妳盡力了,妳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我知道……但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嗯。」

  從普羅旺斯一回到後街小巷,清道夫就已經注意到她有些許的不對勁,一個隨時都在保養又注意禮節禮貌的人會一個恍神以這樣的狀態出現在自己面前?清道夫或許遲鈍,但她並不笨,比起自己的思念,安撫她的心情瞬間就變成了第一順位。而一向不願意露出負面情緒的普羅旺斯,也在此刻找到了宣洩情緒的最佳出口。

  兩人皆在這裡,找到可以展露一切的對象。







  一切似乎開始改變。

  「出拳。」清道夫伸起手掌要普羅旺斯對其出拳。

  「嘿!」普羅旺斯利用大尾扭動腰身,一記富含威力的勾拳正中掌心。

  「動作太大了,跟妳的踢技一樣,有威力不能代表什麼,要是被化解開,只要一次妳將會陷入被動甚至陷於險境。」

  清道夫握住普羅旺斯的拳頭,輕輕一扭,對方便疼得跪下身。

  「唔唔!喝!」普羅旺斯忍著疼痛,她一腳踢向清道夫的頸椎,卻被對方用手背輕鬆架擋。

  「這時候我只需要妳一半的動作就能有妳兩倍的效率,進行攻擊時也同時壓制妳後續動作。」清道夫只是將手向前,她用掌底輕推普羅旺斯的下巴,在她被抬起臉時,單腳向前勾住她的後腳跟,被控制動作的普羅旺斯被溫柔地壓制在地板上。

  「能理解嗎?剛剛如果不是這樣進行分解動作,我已經把妳的後腦砸向地面摔個稀巴爛了。」

  「唔——」雖然是自己提出想多學一點防身技巧,但看清道夫如此游刃有餘的樣子,那還是讓她心有不甘。

  「妳還是要多嘗試手部動作,那跟腿擊和踢技不同,雙手才能打出充滿變化的攻擊和防禦,妳的身體協調能力很好,踢技應該放在決定性的攻擊上,妳平時實在太愛使用雙腳了,利用護腕和組合弩,可以有更多攻擊手段。」

  「……哼。」看著對方還在喋喋不休,普羅旺斯嘟起嘴,她大字一攤就那麼躺在地上。

  「喂喂,我可是在認真教妳。」清道夫伸出手想把普羅旺斯攙扶起來。

  「嘿!」一瞬間,普羅旺斯雙手緊抓清道夫手腕,她右腳上勾扣住對方的後頸使勁壓迫她的氣管,她向後拉扯手臂,讓清道夫整個人變成前撲的倒地姿勢。

  「嘿嘿,怎麼樣啊!還是抓得到妳的破綻吧!」普羅旺斯使出全力希望能讓清道夫屈服。

  「挺不錯的,但是經驗仍是不夠。」

  還得意的普羅旺斯定睛一看,本應壓迫著氣管的大腿被清道夫先行一步用左手臂擋住。

  「而且,妳若認為這樣能壓制我,未免太天真了——」

  清道夫直接以跪姿站起身,單純靠核心的力量將普羅旺斯從地面緩緩舉起。

  「哇、哇哇哇!等、等等等!投降!投降!」被舉起的普羅旺斯立即拍打清道夫的手背表示投降。

  「投降是不是需要表示什麼?」清道夫彷彿掌握到什麼機會,她帶起壞笑。

  「表、我哪知道能表示什麼——」

  「那就沒辦法了。」清道夫繼續將普羅旺斯舉高。

  「哇!等一下啦!這樣很可怕!妳先別動!」

  普羅旺斯用勾住對方的腿施力,將兩人的距離拉近,她滿臉通紅地盯著從容不迫的清道夫。

  「……啾。這樣可以吧?」

  她在對方臉頰旁輕喫一口,普羅旺斯已經羞愧到無法正眼看向清道夫而選擇撇過了頭。

  「嗯——感覺不太夠。」清道夫的笑容更加邁開一些,她輕輕將普羅旺斯輕放在地面上,人隨即向前控制住對方。

  「妳!妳這樣太超過了!」普羅旺斯看著慢慢向前爬來的清道夫,她以燙紅的臉反手推向清道夫的臉龐。

  清道夫絲毫沒有任何想停下的意思,她露出尖牙咬住對方的虎口,那力道能讓對方感覺到一絲疼痛,卻又帶了點搔癢的感覺。

  「嗯?我沒告訴過妳——『老鼠其實是很貪心的動物嗎?』她順著手向上親吻,眼神直盯著普羅旺斯,彷彿不願意錯過她任何可能會有的反應。

  「誰聽過啊!等一下!這樣……很癢……不行……」被弄得搔癢難耐,普羅旺斯不知道該如何反抗,她既推著清道夫同時卻又緊抓著對方。

  「如果……妳真的不要,那就認真的看著我說一次『不要』我會立刻停止,要我道歉和以後都不再這樣也可以。」清道夫已經來到她的面前,兩人已經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那不規律的氣息,而說完這句話後老鼠便停下了所有動作。

  「我……不……不知道啦……」普羅旺斯緊閉起眼,她不知該如何面對突然變成這樣的情況,亦沒想到變得坦率的清道夫會如此直接而且大膽,這完全超乎自己的想像。
  
  得到『答案』的清道夫輕吻上普羅旺斯的脖頸並將衣服微微扯下,她注意到之前受傷的鎖骨已經復原到只剩疤痕,清道夫伸出舌尖在那道傷口輕輕舔舐。

  普羅旺斯悶哼一聲,她感覺自己全身在顫抖著,尾巴毛也整個豎立起來,她不是很懂現在這樣是什麼情緒,但硬要她形容的話,也許是害怕吧,此刻她眼角也開始凝聚淚水,彷彿隨時都會潰堤一般。

  「抱歉,我玩過頭了嗎?」一直注意普羅旺斯反應的清道夫突然停止了動作,她認真詢問普羅旺斯的狀態。

  「沒有……我、我只是……不習慣這樣……」

  「那麼……繼續?」清道夫的眼神中充滿壞孩子的視線,她就撐在普羅旺斯身上,靜靜地等待回應。

  「唔——」普羅旺斯咬著嘴唇,她從未想過是與否的選擇題竟然會如此困難,面對此時此刻的清道夫,她緊緊閉起眼然後點了點頭。

  「這次,不會停了哦。」

  清道夫準備再次向前,但這一次卻有一個狼嘴突然擋在兩人之間。

  「吼嚕嚕嚕……」不知從哪裡出現的葡萄先生露出令人畏懼的獠牙,嘴中不斷發出低鳴的嘶吼,雖然戴著眼罩,但清道夫很清楚對方正死死地瞪著她。

  「你這死狗幹啥?想打架嗎?啊?」

  清道夫同樣露出獠牙,一直以來都陪在普羅旺斯身邊的葡萄先生倒沒有與之相同的好脾氣,毫不囉嗦地直接撲上清道夫與之扭打起來。

  「他媽的!你真的咬我?好啊,上次被咬的傷口我這次順便一次拿回來!來!」

  「啊……葡萄先生……等等,這、這是……啊……算了。」

  普羅旺斯大大鬆了口氣,但同時卻又有好像少了什麼的失落感,對方的餘溫彷彿還在身上環繞,心跳的脈動聲佔據了所有聽力,她盯著和葡萄先生打起來的清道夫——

  原來,深陷到不能自己的,不是只有她而已。








  一切終於開始改變。

  清道夫走向那熟悉醫療區域。

  凱爾希表示一週之後來找她拿取身體檢查報告的答案,自己卻已經拖了快一個月之久。

  說到這點,凱爾希倒是很有耐性,這段時間她有委託任務給清道夫,兩人也打過不少次照面,但彷彿只要清道夫不主動提出來,她一點想開口的意思也沒有。

  滴滴,逼。

  身份認證的聲音開啟了凱爾希的辦公室。

  「妳來了。」

  凱爾希左手拿著熱騰騰的咖啡,右手保持手插白袍之中,她看著走到面前直立站著的清道夫,那琥珀般的瞳孔已經沒有任何迷惘。

  「嗯……看來我不用多問『準備好了嗎?』這種事情。」凱爾希輕喫了一口咖啡,她將馬克杯放到桌上,手順著桌沿拿起早就準備好的報告資料。

  「啊啊,我想了解,了解一切。」

  不管自己身體現在是什麼狀況,不管還有沒有時間,她都想知道自己還能掌握的『一切』還剩下多少。







  「那麼,我想這會是最後一次跟妳聊上這個話題,坐下吧,這會是一次漫長的對談。」






  待續。
——————————————————
  後記。


  這次是一個沒有太多主線推動的感情整理篇。

  這一章也用了片段式的方式來形容清道夫那似乎一成不變的生活早就已經開始了改變。

  我覺得不管是誰,即使彼此都多了珍視之人,她們都不會改變原有的生活和生存方式。清道夫依然是羅德島的影子,普羅旺斯也依然是站在陽光下的人。

  雖然清道夫不會也不能跟普羅旺斯說自己的工作內容,但顯然普羅旺斯也從不打算去觸碰這一個很有可能是逆鱗的事情,但不同的是,普羅旺斯終於多了一個能聽她宣洩天災信使無奈和不甘心的人,我想對於一個只要停滯有了空閒就想去打掃的大尾狼來說,身邊多了清道夫一定是有差異的!

  這篇後端讓清道夫對普羅旺斯使了一點壞、對於過程的拿捏KK覺得還是有待檢討,在最後還是讓葡萄先生把這一
事件做了一個比較陽春的結束、不然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停下來wwww本來這戲弄的過程是要被我大改的,但感謝群友鼓勵讓KK留了下來,所以這寫得如何就留給大家評斷了QQ

  下一章確定是最終章了,真的很感謝大家這一段時間的支持,KK很高興可以把清道夫這一篇寫到這種程度,這其中對我的收穫真的很大!

  那麼如果喜歡有什麼感想或是指教的話,請再留言給KK吧!或是按個讚讓我知道你們的支持哦!

  我是Keymind ,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Cecil
第一段的部分我的感想比較少,畢竟對清道夫來說工作也不是什麼值得回憶的有趣活動。唯一想表揚的就是那個女的,都已經看到同伴被打成智障還會想試著反殺清道夫,看來腎上腺素給了妳太多的勇氣呢阿姨 (?

紅的犬類坐姿讓我想了一會,難道這個坐姿就是我想的那種坐姿嗎,紅真不愧是好狗狗(紅:屍體在說話
我覺得紅說清道夫累了似乎很有道理,因為清道夫跟之前章節相比更不耐煩,只是被紅盯著就說「要就打一架不要廢話」之類的,按理說清道夫跟紅認識這麼久了,也知道紅不是那種會想找人幹架的性格——結論是清道夫真的心情不好,論破!!!

下一段就說明了紅的觀察很正確,因為普羅旺斯外出的關係兩人好幾天不見了,所以清道夫不開心https://emos.plurk.com/0689a513f415b6ef0cf496247826350f_w44_h48.jpeg

好好奇紙條寫了什麼!我猜可能是「不按指示配藥給此對象的話直接扣年薪」然後加上扣除百分比之類的,對社畜而言扣薪水是好比斷肢割肉一樣的殘酷刑罰啊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6/9a30003d563a07a47d51e39b4b2aefde.JPG
本篇亮點/笑點大概是清道夫無意識地瘋狂為難醫護人員的部分,這種角色基於自己的合理認知做事結果讓周遭人很困擾的情節,往往要比刻意耍笨的行為要來得更好笑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c7e982c82101fe96540b3ea198603a8a.JPG
2022-06-04 01:18:35
Keymind
原來沒有形容的情況下會被預設成阿姨啊wwwwww

畢竟她已經知道清道夫把她查個仔細,不反抗大概也沒救了~

「紅,是狼。」但她的確是個乖狗狗(屍體+1

其實清道夫會以比較激烈的方式去跟紅說要馬來打一架之類的,也是因為她並不喜歡被人觀察而且有被看透的感覺,所以他都會選擇這種蹩扭的方式去回應。

但清道夫心情很不好我想是有目共睹XD 愛丟卡慘系就是在形容清道夫吧XD

我倒覺得紙條上可能不是那麼金錢上的事情,我認為凱爾希在醫療幹員內應該是相當有份量的人,也許就像是柯市長先生出現在台大醫院,即使已經沒在那工作也依然會受到一定的敬重,所以我認為凱爾希紙條上面可能是「這個人是我很重要的顧客,招呼好。」 光是這樣應該就足以讓她們有文章內的反應了XD

因為清道夫很認真所以這種時候反而更加的有趣,也讓看起來有點太囂張的醫療幹員得到了一點教訓~我覺得是很棒的平衡=ˇ=
2022-06-12 07:23:11
Cecil
清道夫明知自己很容易就可以連絡上普羅旺斯,但卻因為顧慮對方不應該受到干擾,因此放棄聯絡,這種行為很貼心https://emos.plurk.com/d2b3847567cd92758ebee680321e32b2_w20_h20.gif
普羅旺斯說的對啊清道夫!!藥的錠狀外形不是為了收納方便而已,然後乾吞藥對喉嚨也是很不好的!!不過仔細想想他大概就沒吃過幾次藥,還知道要咬碎吞可能已經是極限了吧……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27cf57ac22fa5f58f30e8da292eb336a.GIF
清道夫也進步了呢!觀察力變得很好了,而普羅旺斯頭一次不管自己外觀凌亂也想跑來找他,也說明了普羅旺斯對清道夫的依賴日益加深,這真是廣大群眾喜聞樂見的一種發展https://emos.plurk.com/d69cf4d35a4390cfd9a55ed475f7f01a_w48_h48.gif

雖然 KK 沒有看過《寶石之國》,不過清道夫指導普羅旺斯的片段讓我馬上聯想起那部作品的黑鑽石跟鑽石,前者跟清道夫一樣是個戰鬥達人,鑽石雖然也很強但總是被壓過,不得不被黑鑽石指出動作上可以改進的地方。不過普羅旺斯顯然比鑽石要鬼靈精怪得多,利用和清道夫變得親密的關係而使計壓過他,兵不厭詐,這是戰爭!!(清道夫:……
普羅旺斯很懂嘛!知道所謂的表示不是為自己使詐鎖喉清道夫而道歉,而是要親他一下,清道夫的核心肌群先馳得點拿下第一分 (O
欸我也沒聽過耶,老鼠真的是很貪心的動物嗎?KK 求解釋!
2022-06-04 01:18:41
Keymind
我覺得清道夫本身就是一個善於觀察、而且體貼的人,她少數的問題應該是不願意把自己觀察到或是體貼的那一面實際展現出來,太過於隱性了。 像是清道夫知道可以聯絡普羅旺斯,但是卻怕干擾到對方,其實普羅旺斯如果真的也在忙、她也會選擇先忽視這件事情,所以這算是清道夫自己想多了,但這樣的體貼的確是不錯,只是兩人在某些方面還是少了點默契跟認識。

畢竟清道夫之前都直接是應急注射,她的確可能沒吃過幾次藥~

雖然沒有想出來,但我的畫面就是普羅旺斯和天災信使的同伴們做完任務,她們在閒聊過程普羅旺斯一直都是強顏歡笑,即使有人安慰她也只能點頭微笑(我想很多人都還是會安慰普羅旺斯這次的任務不要太在意之類的)

然後一跟同伴解散,她就什麼都不管的奔向後街小巷,一開始看到清道夫還在直接乾吞藥還以關心對方為主,殊不知以為清道夫要向自己撒嬌,結果是為了安慰自己,輕輕鬆鬆讓普羅旺斯破防~這對,棒!

雖然私下討論已經確定了這件事情,我當初想說C桑怎麼能如此斷定我沒看過寶石之國,結果是少字www

嗯~雖然我覺得畫面兜不起來就是了,因為黑鑽石對鑽石的教導方式很苛刻,是那種正確卻不討喜的方式,我覺得清道夫相比之下溫柔很多。

普羅旺斯就是這樣一個溫柔時候很溫柔、調皮的時候也很調皮,畢竟她的個性就是如此外顯,為了求勝也會使用一些旁門左道,但可惜被絕對的力量給壓制了wwwww

普羅旺斯算是很懂對方要什麼的那種,也知道利用一些身為伴侶的優勢,她以為這樣可以輕易的駕馭清道夫,沒有想到對方根本沒有那麼純情就是了XD

老鼠很貪心這件事情其實是我自己掰的,其原因來自我以前養的老鼠都會把食物塞進嘴中的囊袋,一定要塞到走路都會吐出來才會滿足,所以我就一直有老鼠是很貪心的動物的印象XD
2022-06-12 07:35:45
Cecil
「我……不……不知道啦……」是本篇最可愛啊哈哈哈,小女生真的會這樣子,就明明好像滿樂在其中的但又因為很害羞所以就不好意思表示還想要繼續這樣,不過在這裡還是配合清道夫友情宣導,像清道夫一樣先發個可選是或否的聲明、尊重對方意願,在親密互動時是很重要的喔https://emos.plurk.com/bda6f379ce450986eda24606190b7811_w48_h48.gif
普羅旺斯的反應真是太少女了,可愛https://emos.plurk.com/467ca0bcd0850ce78c4116792725ab26_w37_h20.gif
葡萄先生以為自己幫了主人,實際上好像也是幫了主人,但主人卻好像很失望,牠覺得當寵物好難(都是清道夫的錯

雖然看似沒推進什麼劇情,不過這種日常對於清道夫的內心變化也是很重要的,人會在看似平淡的時光流逝而過的時候,慢慢意識到自己應該要去弄懂的某種東西,逐漸抓住那東西的輪廓,稍微看清楚其核心與內涵,最終才會接受它並迎來改變。用這種想法去看待這個章節的話,就會覺得做為清道夫與凱爾希對談的鋪陳,這個章節也是很有意義的。
2022-06-04 01:18:47
Keymind
大家都說其實這次的戲碼很保守,突然覺得我自己在那邊掙扎變得很好笑XD

我覺得像清道夫這樣的方式很不錯,而且也算是正確宣導,而且其實這方法很棒是因為"除了你認真說不要"以外,任何回應我都不會停下動作,就某方面來說,只要對象有一點點曖昧成分基本上都上壘了XD

葡萄先生以為自己幫了主人,實際上好像也是幫了主人,但主人卻好像很失望,牠覺得當寵物好難

這個真的讓我笑很久XD

葡萄先生我給的地位比較像是好夥伴甚至有一點爸爸的感覺,所以看到她跟清道夫親密基本上是不能忍的,而且我喜歡葡萄先生脾氣不好這一點跟普羅旺斯有比較強的反差,但就漢斯的事情,我想葡萄先生某方面來說也算是認同了清道夫這個人了。

不過我覺得以改變為主軸的寫法,片段一個一個去寫沒有改變、似乎在改變、終於改變,的推法似乎沒有很強烈,應該可以再找找有沒有更好的推動方式,心境上的變化我覺得應該沒有問題~

我很喜歡凱爾希與清道夫在那之前有打過照會,但是凱爾希都不會主動去跟清道夫講任何相關事情,就是要清道夫自己講才行,而實際上清道夫也的確多拖了一段時間才選擇要來跟凱爾希問清楚,這是她對待自己、對待普羅旺斯、對待任何身邊的人一個負責的方式吧?

2022-06-12 07:43:51
伊凡尼古拉斯
像這樣角色整理自己想法的回合,我還蠻喜歡的;尤其KK宣告了下篇章是結局的時候,像這樣的緩衝(?)篇章,可以看到更多角色的想法,整個很棒。

就算有了某部分的改變,但是日常並不會因此改變,清道夫該做的工作還是繼續做,該清除的垃圾還是要清理,這不會因為多了或是少了人陪伴而有所變化;或許該說,有變化的是心境,不是現實。

工作還是一如既往地完成了,但是其中的差異由紅所點出的”寂寞”;清道夫的孤獨是因為封閉所形成的,拒絕了所有一切,把一切都排除在心之外,這樣就不會再受傷,這樣就不會再難過,只要沒有人待在心裡,也就不會再度心痛。

只是這樣的想法是無法實現的,只要曾經有人待過,留在那的空洞會因為時間流逝,而傳出悲傷的旋律;在這之後有人再度來了,再次填滿了,不再孤獨的同時變成了思念不斷的寂寞,就像是營火中偶爾跳出燙到自己的火星,就算能夠忍受卻異常的清晰,跟忍耐孤獨又是不一樣的感覺……

藉由紅的模糊形容讓清道夫心中,因寂寞產生的思念旋律變得明顯了些,原因不同的悲傷也使得紅困惑了起來,因為味道不同。

清道夫跟普羅旺斯都很克制,為了避免影響對方,甚至為了讓對方可以安全回來;但越是壓抑就越是煎熬,我很喜歡KK的這個句子「明明一切都沒有改變,但現在的一天,卻顯得相當漫長——」

沒有改變,卻因為心境和想法的變化,卻讓這無變化的日子有了轉變,偏離了軌跡的日常正慢慢取代過往,但仍舊在這界線內,名為礦石病的界線。

因為在意病狀而去領藥的清道夫,雖然一整個憨的很可愛,接待的醫療幹員倒是快哭了wwww
果然最認真的問題最容易讓人招架不住wwww

我最喜歡的段落就在普羅旺斯出現後,所呈現出來的”改變”;因為想念清道夫所以趕來、因為想要找人安撫而顧不得自己的整潔、因為難過所以第一時間到了這個後巷,普羅旺斯也因為這段關係變了許多,讓清道夫變得坦率外,也讓自己變得坦率……在這裡也讓普羅旺斯隨時都活力十足的樣貌給了個詮釋:沒有人可以隨時都活力十足,而普羅旺斯除了一直以來都保有的減壓方式外,現在還多了清道夫這個方向可以傾訴……
再來調情的段落說真的,真的很棒啊~不過還沒到重甜,KK不用太擔心會過甜XDD
不過普羅旺斯那句我不知道,真的是引信啊wwww
再來的發展真的令人非常開心,葡萄先生別來搗亂啦!以後親熱都要把葡萄先生關在門外才行了wwww(葡萄先生抓門抗議

謝謝KK的文章,真的很棒啊~
2022-06-08 15:54:14
Keymind
我覺得普羅旺斯並不是改變清道夫人生的人,清道夫的人生並不會改變,但普羅旺斯是為清道夫的人生染上色彩的人,讓原本只有灰和黑的路線變得繽紛~

故事一開始有點故意讓普羅旺斯突然好像消失了一般,實質上兩人都去執行自己各自的工作,但只要有一方停了下來,思緒便會打卡上班,這讓本來習慣孤獨的清道夫再也適應不了孤獨,這也難怪清道夫會想要好好欺負普羅旺斯來宣洩思念了XD

就像紅說的,清道夫身上依然帶著悲傷的味道,但彷彿經過調味一般,基底沒變、整體的味道卻變得不一樣了,這讓紅感到不解,因為她無法理解如此深的感情,但紅也會說、她並不討厭這樣的味道,就某方面來說,用直覺或是感覺來替代深入的觀察,這一點跟清道夫完全相反的理解方式也是很厲害呢。

領藥的部分算是給文章一個輕鬆的段落,也是清道夫為了對自己和對她的一個負責,她不再只是等死,現在她要做的是求生、是延續自己不知何時將凋零的生命,而這樣的認真卻苦了醫療人員,不過醫療幹員一開始有點太囂張,我覺得這樣是剛好而已,凱爾希影響力深不可測!

對,雖然我沒有去形容普羅旺斯結束任務怎麼去跟夥伴們急著道別、怎麼去卸下裝備趕來後街小巷,但隨後利用清道夫的觀察,讓自己的思念轉變到普羅旺斯身上,也讓讀者知道,思念著對方的絕對不止是清道夫一人而已,普羅旺斯也早已是重度患者。

我覺得平時越是活力的人,心理累積的壓力就越是大,這也是以前總是一停下來就想跑去打掃羅德島吧,普羅旺斯真的是一個小小天使~

調情大家都說很保守XD 看來是我放不夠開~~有機會我會在挑戰看看的XD

我覺得C桑說的超好,葡萄先生覺得自己幫助了主人、實際上好像也幫助了主人、但主人好像很失望XD

其實我一直想多寫葡萄先生,但可惜我劇情安排實在安插不上~不然我覺得葡萄先生對普羅旺斯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角色~
2022-06-15 15:12: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