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二十三,看著。

Keymind | 2022-01-14 22:16:37 | 巴幣 2004 | 人氣 252




  其之二十三,看著。


  清道夫身體向前微傾,她的雙眼就像獅虎般完全鎖定著伊莉莎白。

  「該結束了。」語畢,清道夫往前一躍同時拉起握柄尾端的鑄鐵鏈,以長鞭的方式揮動斬刀增加力道然後狠狠地砸在伊莉莎白的源石護盾上。

  「唔……」伊莉莎白雙手緊握法杖,前端控制能量的源石綻出光芒,一股衝擊將斬刀彈開。

  清道夫接住彈回的斬刀,又換了一次角度重新砍向伊莉莎白側邊,而對方也迅速轉動法杖改變護盾位置。

  揮擊動作越來越快,刀身與氣壓的撞擊和摩擦聲也越發劇烈,不給任何機會,猶如狂風暴雨般持續連擊,伊莉莎白光是防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斬刀就已用上了全力。

  『她……發現我源石技藝的缺點了!』

  伊莉莎白暗叫不妙,卻拿眼前的狀況毫無辦法,明明拿著比身軀還大的斬刀,但清道夫的速度已經快到不仔細追蹤便會漏看的程度。

  才經歷過幾回合的交手,從清道夫的動作就知道她已經摸清楚自己能力的優缺點。

  「優秀的防禦能力卻有著笨拙的機制。」毫不停歇的清道夫一刀刀斬在源石技藝的風盾上,右手持刀被擋下的瞬間,她左手立即向上扣住伊莉莎白的喉頭。

  「!」還來不及驚訝和反應,清道夫卻又立刻鬆了手。

  「即使死抓住喉嚨妳也會想用衝擊把我轟飛吧?如果那樣可能會直接扭斷妳的脖子。」

  清道夫自說自話,她開闔著金屬護手,斬刀上肩,盯著還在乾咳的伊莉莎白問道:

  「為了那紅毛就這樣死了,值得嗎?」

  伊莉莎白看著清道夫再一次高舉斬刀,臉上盡是不甘,但交換眼神的兩人都知道,彼此誰都不會在此刻退讓!

  斬刀,直落而下!




  咻——!

  戟刃劃破空氣發出尖哮,普羅旺斯一個前滾翻閃過突刺,大尾拍打地面,她迅速往正準備轉身的漢斯做一個小跳躍,右腳踏上對方正準備起腳的膝蓋,左腳向上踩住肩膀,一個猛蹬將漢斯往後推移,自己則是往更高的空中翻轉,以頭下腳上的姿勢進行瞄準並且射擊。

  「……兒戲。」漢斯剛踏穩雙腳就看見箭矢飛馳而來,他不慌不忙一個晃頭便閃過攻擊讓箭矢插入後方的石地。

  ——逼。

  一個細小的聲音吸引了漢斯的注意,那支箭矢尾端突然向四面張開,從內部以氣動裝置反向又噴出一支更尖銳的針刺。

  「喔!」雖然注意到有什麼東西要來了,但這樣的機關矢還是超乎漢斯的預料,他緊急化為數條黑線閃過針刺,緊接著在普羅旺斯面前重新凝聚。

  「……妳意外挺陰險的,剛剛那個……原本就不是設計用來對付源石蟲的吧?」

  「天災信使必須要為任何未知的衝突和事件做好準備,你是護衛組的不會不知道吧?」

  自從漢斯發現自己失去笑容後,他攻擊雖具有威脅,但那充滿不確定性的攻擊方式反而消失無蹤,這讓普羅旺斯感到一絲希望。

  嘶——

  漢斯輕吐一口氣,以平肩高度進行一個橫斬,速度不快力量也不大,普羅旺斯皺起眉深怕有詐,她往後拉開距離輕鬆躲閃掉攻擊。在這瞬間漢斯轉動機關讓長戟縮短,整個人衝向因輕鬆閃躲而顯出破綻的大尾狼,短戟從低角度向上往腹部穿刺而去。

  「時間差……!」

  面對突如其來的加速,普羅旺斯反而身軀向前,雙手交錯、用護腕卡住力距還沒完全施展的短戟,同時達到了護身和保護組合弩的效果,但也因此讓自己身陷無法拉開距離的危險之中。

  漢斯嘴角再一次緩緩上揚,他火紅的雙眼彷彿得到柴薪般重新燃起。

  「我啊,腦袋不好,去想那些複雜的事情不適合我,但我知道——」漢斯抽起另一把短戟,普羅旺斯見狀不妙,她想起腳卻被漢斯踩住。

  「我想看到絕望。」

  漢斯向側邊一個拋擲,戟刃的目標是壓迫著伊莉莎白的清道夫。

  清道夫盡可能以最小的動作閃開了攻擊,雖說只是簡單的牽制,但伊莉莎白並沒有浪費漢斯為她爭取這一動的空間,她放聲大喊,雙手高舉法杖奮力擊向石地,全身血管綻出微弱的金色光芒,周遭大氣立即出現劇烈變化,彷彿一道無形的巨人之手緊緊扣握住清道夫全身。

  「嘖!」在被抓住之前,清道夫反手旋轉斬刀刺入地面,為自己製造了一些些額外的空間,但這隻空氣手卻彷彿像壓縮裝置,力量大到要將她捏碎一般。

  『她果然很厲害……一瞬間用武器製造出空間……這樣不足以弄到窒息……現在這樣……也是極限了……』

  伊莉莎白咬著牙努力維持著源石技藝,同時也感慨著清道夫那毋庸置疑的強大。

  「咕……」清道夫使勁跟對方的源石技藝進行對抗,卻怎樣都推不開那無形之手。

  「再這樣抵抗妳的骨頭會被捏碎的!拜託妳……別掙扎了……」伊莉莎白知道自己沒那個臉講這種話,但還是懇求著清道夫別再掙扎,現在這是她最強的源石技藝,平時是靠擠壓導致對方窒息,若真的想要,也能將其捏碎,雖然她從未如此使用過。

  「……妳的源石技藝,又能撐多久呢?」清道夫持續對抗一直壓迫而來的氣壓,雖然暫時沒有能突破的跡象,但在此刻她反而有些許時間可以看向普羅旺斯那邊的狀況——

  普羅旺斯用腕甲架開短戟,被踏住的腳猛力抽出,她幾乎零距離的對漢斯開弩,而對方也靈敏的側轉閃過。

  連續裝填……!

  普羅旺斯保持距離不斷擊發弩箭,漢斯利用步伐左右閃躲同時以短戟擋開箭矢。

  『漢斯一直在觀察伊莉莎白的狀況……』

  到此時普羅旺斯才發現自己想的太單純了,漢斯攻擊變得單純只不過是他一直在觀察伊莉莎白那邊的戰況,相較之下,自己光是牽制他就已經費盡心力。

  『必須……幫助大笨鼠……是我害她……』

  普羅旺斯心中出現了些許動搖,她開始想著清道夫目前遇到的狀況是因她而引起的,而這個想法,正是漢斯最想要的『心境』。

  「妳這蠢狼!給我專注眼前的敵人!」清道夫放聲大吼,普羅旺斯也因吼聲而愣了一下,當然,漢斯同樣不會放過這一瞬間,他旋轉短戟朝著普羅旺斯身軀刺去——

  嚓——!

  鮮血濺灑在堤防石地上,銀白的戟刃貫穿普羅旺斯的鎖骨。

  「嗄!」普羅旺斯發出痛苦的喊聲,但隨即緊咬牙忍下疼痛。

  「喔?我明明是瞄準胸口,利用尾巴偏移身體?真厲害,不過這樣效果似乎更好。」他轉動戟刃,傷口內發出血肉拉扯的聲音。

  「嗄……」普羅旺斯用手抓住短戟握柄,奮力抵禦著對方的武器。

  「那麼,效果如何呢?」漢斯盯向另一邊與清道夫對上了眼。

  「……」清道夫壓抑著呼吸,雖然面具佔了大部分的面容讓對方沒有機會從中獲取情報,但額邊暴起的青筋卻已經偷偷洩漏目前的狀態,她盯著漢斯,雙手向外推擠,卻又被伊莉莎白的源石技藝給壓了回去。

  「不愧是專業的,真是冷靜。」漢斯輕嘆口氣,對於沒看到期望中的畫面有些失望。

  「漢斯!你不要再激怒她了!我是來救你離開這裡!不是來滿足你的心理需求的!」死命操控著源石技藝的伊莉莎白在此刻也忍不住放聲大喊。

  「妳以為留下她們的命,我們以後還能無憂無慮?」

  「別再……製造更多的悲傷了!」

  「我要的是絕望,不是悲傷。」語畢,漢斯再度施力,普羅旺斯悲鳴一聲之後痛得跪下身。

  「漢斯!住手!」伊莉莎白慌忙地大喊,她看向清道夫:

  「我、我會阻止漢斯的!拜託妳別掙扎了!求求妳相信我!就這樣看著好嗎?」

  喀——

  彷彿什麼東西在清道夫的腦中斷裂。

  「就……這樣看著?」

  看著,她曾經在那只屬於她們的秘密基地下,看著芙雅被吊在空中、那失去溫度的身軀來回晃著,對,她只能看著,連踏出腳步將她放下來都做不到,就只能看著……

  看著,那以為自己會待上一輩子的村莊已經陷入煉獄,當她回過神來,男女老少,所有的血液濺滿她身上每一個角落,她就那麼看著,直到村莊化為灰燼。

  看著,身受重傷躲在下水道,看著溝鼠啃食著自己身上的一切,本以為已經旅途之末,直到活下去的承諾讓自己重新動了起來。

  看著,人世間一切的人情冷暖,上一秒僱用妳的老闆在下一刻卻是暗殺妳的那個人,看著戰場上從怒吼到悲鳴,從吐氣到嚥氣,任憑再多的雨水都無法沖刷身上的血腥。

  看著,悠姊那纖細的手牽起自己,看著羅德島站在前方,看著凱爾希撐在背後,看著……那擁有紫羅蘭花香的大尾狼,對自己展現最無瑕的笑容——

  這一生,清道夫看過的事情已經太多太多——




  我已經不願意只是看著。





  「別跟我……開玩笑!」

  肌膚所見之處無不爆出青筋,雙瞳發出閃耀亮黃的光芒,地面被雙腳踏出裂痕,清道夫開始使出全身力量抵抗起伊莉莎白的源石技藝。

  「這、這力量……」伊莉莎白瞪大眼,對於礦石病有一定了解的天災信使們此刻都知道,清道夫所使用的力量會對她自己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

  「快、快停下來!妳這樣會死的!」伊莉莎白也將源石技藝的力量再一次加強,超越極限讓她開始流下帶著黃色結晶的鼻血。

  「我早就已經死過了。」

  是她把我從地獄拉了出來,讓我開始看到了色彩!

  是她讓我開始相信眼前,不再回首過去!

  如果就這樣看著,那也不過是回到地獄而已!

  「唔……啊……!」看著自己的源石技藝一點一點的被清道夫推開,她持續增加術式密度,但不止是鼻血,眼角和耳朵也都開始淌出鮮血。

  「……」本來以為就此扭轉劣勢的漢斯直盯著那兩人,他的臉再度沉下,似乎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喂,你在看哪?」

  隨著那一聲提醒,轉過頭看見的是蹲在地上忍著疼痛的普羅旺斯,她將一支弩箭拉弓上膛,抬不起手臂,那就直接彎下身靠著槍托進行低角度的瞄準。

  「那隻老鼠因為相信才讓我參與戰鬥,我不是來當拖油瓶的,我也不能接受自己成為拖油瓶!」

  普羅旺斯對準對方的腳踝一弩開下,但漢斯只是在那之前就抬腳輕鬆閃過,看著插入地面的弩箭甚是不解。

  「我現在只要將戟橫轉一下,妳腦袋就身首分離了,為什麼妳和她絲毫感受不到絕望?」

  皺著眉頭,沒有任何一件事情符合他的預期明顯影響了他的心情。

  「是啊,為什麼呢?傷口痛的要死,對戰況也沒有幫助……但……」

  她瞄向正在全力掙脫伊莉莎白術式的清道夫——

  『但,唯獨她,我不想讓她對我失望。』

  逼,滴答。

  插在腳邊的弩箭尾端閃耀出紅色點光,機靈的漢斯很快就察覺不對,但這次即使是他也沒法來得及反應。弩箭發出炙熱的強光,隨即而來的,是足以將兩人吞噬的爆破。

  「漢斯!」聽到聲響,伊莉莎白出現明顯的動搖,導致她始終無法專注於眼前。

  「給我……滾開!」全身爆滿青筋的清道夫也利用這一瞬間徹底將法術打破。

  「啊!咳……!」發現事態不妙的伊莉莎白趕緊重新凝聚源石技藝,但早已超出極限的身體卻再也無法撐下去,她咳出一大灘鮮血,眼前突然一片模糊,身軀也開始向後傾倒。

  「漢斯……」

  在她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她以最小密度的術式擊向清道夫的斬刀,將其彈飛出去。

  「嘖。」沒有時間管飛走的斬刀,清道夫邁開腳步衝向煙霧彌漫的現場,而在此刻,兩個人影從左右兩邊各自彈出。

  「近距離的爆破!真是了不起的決心啊!」漢斯交錯雙手護著頭部,身上有許多焦痕,但沒有造成什麼致命傷,看起來應該是在爆炸的瞬間用極短的距離進行源石技藝的傳送。

  普羅旺斯則是以翻滾的方式拉開距離,她身上佈滿著大量灰燼,雖然爆破中心離漢斯比較近,但她受到衝擊波的影響反而比較大,在旋轉數圈之後,倒在地上似乎失去了意識。

  「嗯……?」漢斯眼神一撇,他看見直衝而來的清道夫以及在她身後,那已經倒下的伊莉莎白。

  「死。」清道夫的手掌發出陣陣骨頭喀滋聲,似乎打定主意要取下漢斯的性命。

  「哈……連一眼都不瞧一下為妳爭取出這機會的夥伴嗎?」短時間已經無法再使用源石技藝的漢斯,在一瞬間就做出接下來的決定,他將手中的短戟拋向清道夫,再將腰間的最後一把轉成長戟增加威力,以全力擲向倒在地上的普羅旺斯。

  「要命,送妳!至於是哪條命,是生是死,那就給妳自己決定!」

  全力往前衝刺的清道夫只能用護手擋開短戟,但多了這一動作,她已經沒有時間做出任何選項,最後一步,只能是任務目標的漢斯,或是另一側的普羅旺斯。

  就像之前的幾次一樣,清道夫在選擇上永遠都是沒有猶豫的,她腳步奮力一踏做出了選擇——






  鮮紅之花,此刻因血而綻放。







  待續。
——————————————————
  後記。



  啊——先附上這次的經典BGM




  商會城在下一章正式進入終局,辛苦這四位打了那麼多章了。

  不得不說四人畫面的轉換意外的困難,KK也希望不要完成就是兩個不同的戰區,所以還是盡力讓整個戰場是連貫的~

  本來在早期討論,會把伊莉莎白的能力在劇情上做解釋,但後來讀了幾次之後,決定放在後記來講好了。

  其實伊莉莎白的源石技藝會被清道夫說:

  「優秀的防禦能力卻有著笨拙的機制。」

  這主要是因為清道夫在換點攻擊的時候,伊莉莎白並沒有辦法把風盾進行移動,所以每一次的攻擊,伊莉莎白都是解除之後再重新凝聚法術,這跟可以直接移動風盾有著極大的差異,對於施術者來說,每一次都必須精準創造術式來扛下清道夫強烈打擊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一章佈滿了比較多每一個人的思維,也更像是老婆攻防戰wwww

  漢斯的部分其實應該還是有表現出,嘴裡喊著想看絕望,但心思上其實都在伊莉莎白身上,這也代表一向自我中心的他也許真的出現了不一樣的情感呢。

  比較讓我擔心的是伊莉莎白那有點過度盲目的想法會不會造成不好的感覺,她是一個成熟、有想法、活潑又知性的女性,但就是這樣的她無可救藥的愛上了漢斯,表現手法上KK會再看看有沒有什麼能改進的地方。

  清道夫則是很正常的多了回憶來比照現在的她,KK覺得應該是問題最小的。

  更讓我擔心的是普羅旺斯最後的選擇,嗯……雖然講了不想讓對方失望,但依當下的情況,KK覺得那是普羅旺斯能想到比較好的解套方式,而讓普羅旺斯分心多想,也是因為在這方面她畢竟不是專業的,包含她的善良,畢竟看見清道夫反被伊莉莎白牽制住,她下意識就是先責怪自己沒有做好,總之,在最後的爆裂弩的確是下了一個險棋呢。




  商會城的結局KK已經完全定案了,下一次更新應該有望在年前發出!

  下一章除了四人的結尾之外,應該也會把許多事情都做個整理和總結!那剩下的就希望讀者們看看是否有什麼建議可以給了~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Cecil
嗯!從開打那章重新看了一次(但打鬥的部分我還是看得比較快一點),這次我的一個感想變得更鮮明了,那就是「漢斯你真的是沒在管伊莉莎白耶」。雖然他會注意伊莉莎白的狀況,但現在我覺得這種注意也未必不是出於真心,但也僅止於「擔心安危」的程度而已,本質上漢斯根本沒在管伊莉莎白的心情,他知道伊莉莎白雖然沒有刻意放水,但也一直不想出殺招,但完全沒想配合她改變計畫逃跑之類的(雖然我沒想過他們逃跑會不會更困難)。簡單淺白地說,他在自我中心這部份很始終如一,就算伊莉莎白已經為他打到七孔流血了(差不多吧)他也還是在追求他所謂的「絕望」……說到這裡我真想尻他後腦勺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1/f98187f86189b3f2d505e441b1bdaaa4.GIF

剛好我突然因為某些原因去找了《惡之教典》的賞析,裡面講到反社會人格,我覺得到目前為止的漢斯確實很能體現這種人格的特色:歡快、有魅力、善於製造追隨者並加以利用,但同時又不在乎他人而是以自己的欲望為重,且缺少良知與責任感。這樣一想我就稍微能理解伊莉莎白鬼遮眼的原因,被漢斯這種人套到的話要脫身很難……就算撇開反社會人格的魅力不談,她本身也對漢斯抱有很深厚的感情,像她這種性格的角色,要下定決心脫離一個有問題的伴侶恐怕本來就不容易https://emos.plurk.com/0f5a50a128f9d89ced14e610e515c2c4_w48_h48.gif

「為了那紅毛就這樣死了,值得嗎?」
不值得啊!但我都出來打了難道現在我說「抱歉你們繼續」然後閃人你就會饒過我嗎!?
(伊莉莎白:https://emos.plurk.com/a2b5fc3cf32153674f54e06cde6f98be_w48_h48.jpeg
2022-01-18 23:41:19
Keymind
對於打鬥不太有興趣的C桑願意重看一次那麼長的打鬥篇,KK真的是感動到不知該如何表達感謝QAQ

漢斯的確就是一個超級自我中心的人呢,不過這邊是有一點一點在下藥,希望藥效出來的時候、這個強度可以夠高=口=++

我覺得他們長期的默契讓彼此很習慣去觀察彼此的狀態,漢斯明明在嗆聲、卻隨手擺了個手勢武器就自動飛到手上,代表伊莉莎白隨時都在準備狀態,而漢斯也的確在有辦法的情況下也會去注意對方的狀況,KK一直很喜歡他們這種其實不用說太多話的默契(即使漢斯很喜歡用言語刺激人)

漢斯本身是非常容易洞悉人心的,他知道伊莉莎白不會下殺手、但同時他也知道伊莉莎白會為了他、阻擋所有對她而言最糟糕的狀況發生,某方面來說,就是因為這種情況,漢斯才能放心去玩,也算是一種病態的信任,因為伊莉莎白,所以我能為所欲為!!你真的是個渾蛋啊,漢斯(瞇眼)

伊莉莎白對於漢斯的感情,我在各種想法和選擇下,最後採用的並非價值觀選擇,而是認同分數比例,對於伊莉莎白而言,漢斯自身的魅力、個性、實力、就算是平常有些痞痞的開玩笑甚至是黃腔,對於雖然活潑但相對保守的伊莉莎白都是加分,唯一的扣分就是漢斯的"興趣",而加分和扣分相抵之後,伊莉莎白很明顯的選擇"這樣的他,我是可以接受的",即使那唯一扣分的選項對她而言是觸及價值觀的,但被粉紅氣息襲擊的腦袋,此刻告訴自己的卻是"我覺得我能改變他,漢斯也一定會為我而改變"導致現在的惡性循環,伊莉莎白啊伊莉莎白,我想在很多地方、都是一個開心享受其中的悲劇角吧。

2022-01-24 13:06:25
Cecil
不過上面的評價純粹是我個人的感覺,如果跟 KK 手上的角色設定有出入的話還請見諒,畢竟我是對男角比較嚴厲的類型所以漢斯中槍比較多次也是もちろん的事情https://emos.plurk.com/a6550f6afe0ab5b94405c56fb02c17c8_w48_h48.gif
(至於直男腦卻沒被我當男角鞭策的清道夫為何可以逃過一劫,那就不得而知了……

回頭說到我重讀之前章節的原因,因為打鬥章節持續了好幾章,文戲和武戲摻雜,而我又金魚腦,不重讀一遍的話,比較難對至今為止的文戲有一個比較總結式的評價。說起來之前第一次讀過這幾章的時候,我曾產生非常輕微的不協調感,但當時我沒有特別深究,這次我終於找出這種感覺出現的原因,那就是「漢斯跟伊莉莎白在這場戰鬥中的大方向完全是相反的」。雖然之前討論時可能講過,不過這裡還是總結一下。如果我們將漢斯跟伊莉莎白的「行為-當下目標」以線段連起來,並且在想像中把這兩條線無限延伸,可以看出這兩條線其實是沒有交集的,漢斯想要讓普羅旺斯和/或清道夫陷入絕望,而以他的能力,讓後者陷入絕望比較有可能,但他一旦滿足讓清道夫絕望的條件,清道夫應該會馬上宰掉他,所以他如果不改變當下目標,未來就是死局;而伊莉莎白從頭到尾要的都沒變,就是說服漢斯放棄玩耍——雖然我覺得這根本不可能,所以我也是很好奇要是普羅旺斯和清道夫雙手一攤說「請開始你的嘗試」的話,伊莉莎白會怎樣——然後和她遠走高飛,從此跟羅德島老死不相往來。但這兩個目標根本就是完全相反,所以他們雖然都打得很賣力,配合得也很漂亮(技術層面),但情緒面完全不合拍,反而戰略目標一致的普羅旺斯和清道夫還比較和諧。所以,就算完全不考慮清道夫鬼一般的實力,我也認為漢斯跟伊莉莎白必輸無疑,因為目前幾乎不可能想像得到他們贏了以後場面會變成什麼樣子,劇情往這方向走的機率很低。
2022-01-18 23:41:25
Keymind
我覺得現在這些對於漢斯的評論,我認為漢斯都會覺得這是稱讚,他可能也一點都不在意,因為他知道他是個渾蛋,但他享受當一個渾蛋,不管是為了他的興趣或是他的天性本就如此。

雖然講過很多次,但不得一再重提「C桑真的真的很疼清道夫!」在印象中,C桑如此疼愛我家男角(呃,對,以立場而言清道夫應該算是男主角)還真的算是偏少數呢,雖然清道夫會說別她無所謂,但我想她輕微晃動的老鼠尾巴還是顯示她其實有些開心的吧XD

相比老鼠和大尾狼這邊的一致,德拉克(無翼四足龍)和薩卡茲(魔族)這裡的伊莉莎白和漢斯的確顯得目標不一,她們的線的確沒有交集,但KK覺得這兩條線卻一直像是有磁力般互相吸引著,究竟什麼時候會糾結在一起呢,我自己也很期待那一刻的發生~~

的確呢,在目前的情況下可以很明顯地知道,漢斯如果達成目的、也幾乎意味著旅途之末,但目前的漢斯雖然一直有一些小小的跡象,但看起來就是沒有打算收手的樣子,KK想了很久什麼樣的狀況才會讓漢斯主動收手?對於這樣個性的人說真的還挺難的,但正因為這樣、如果有什麼引信讓他停下,那想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依個性,如果兩人都認同伊莉莎白想法的話,她會豪不客氣請求普羅旺斯和清道夫幫忙"壓制"漢斯,然後她在把他帶走遠走高飛,畢竟這是絕對確實又有效率的方式,因為漢斯不是一個窮追不捨的人(像是第一次清道夫救了依凡和艾達,他很快就選擇脫離戰場),只要能脫離這一次的危機,離開商會城並且不再與羅德島有關聯這是絕對有可能的,只可惜清道夫的目的就是委託目標漢斯的命,而曾想過放過他的普羅旺斯也已經判斷這個人無藥可救,伊莉莎白表示「漢斯你想要的絕望其實是放在我身上是不是!?」

我想大家都無法想像普羅旺斯和清道夫輸掉的那一個場面,雖然真的發生了我想讀者都會很好奇「挖幹,我看你這下怎麼寫?」不過KK自己也覺得"嗯,想像不出來呢" 哈哈!!既然劇情已經完全決定好了,接下來就看KK怎麼好好地把這個劇情寫得精采、做一個好的收尾!!希望之後C桑可以多多指教了~
2022-01-24 14:03:21
Cecil
說到武戲,我覺得有個地方做得不錯。雖然上面我說漢斯並沒有那麼在乎伊莉莎白,但有個地方或許可以說明他可能只是在這場戰鬥中慢慢學到怎樣去在乎(因為以前沒有遇過這麼強的對手,所以根本不用擔心)——在這章普羅旺斯一共用了兩種機關弩箭,一種是射出後幾秒會從尾端殺你個回馬槍的,一種是簡單粗暴的定時炸彈。漢斯輕鬆閃過第一種,而且我想他肯定不會不知道這是普羅旺斯身上唯一陰險的一種攻擊道具,但他並沒能閃過第二種,而是在第二種弩箭射中自己的腳邊卻毫無反應時,感到「甚是不解」。看到這邊我就覺得漢斯大概虐菜習慣了,難得跟實力更強的對手打這麼久,加上又要注意伊莉莎白的狀況(單排跟雙排難度有差),CPU 已經不夠用了,不然他應該會立刻退開去觀察狀況才對。不過這也只是我自己的腦補,如果腦補過度的話請別介意https://emos.plurk.com/31202fe2adae34511f33ff036ba9c78e_w48_h48.png

好我們脫離枯燥的劇情猜測,我在這章最喜歡的就是清道夫閃回的部分,在動畫裡面就是一定要下 BGM 把人眼淚榨出來那種橋段(例如鋼鍊 09 版裡面 ED2 搭配愛德推開真理之門說一定要把阿爾帶回去那段,鳥肌到爆),加上很多相關人事物前面都出現過,所以感覺特別深刻。「如果就這樣看著,那也不過是回到地獄而已!」這句台詞很棒。我也很喜歡普羅旺斯重傷但冒死爆破漢斯的地方,技巧角血量低啊!普羅旺斯極危!!!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112/c1c18ef58aeb63a74de9ee71aa49eedb.GIF

嗯,看這結局我真的猜不太出來清道夫會怎麼選,KK 又把文章斷在一個很調皮的地方(褒義)
2022-01-18 23:41:34
Keymind
不過我其實有稍微在思考我在強度或是態度上是不是有寫得不太好,因為我發現大家都認為漢斯只會虐菜的感覺,當然清道夫的強度是真的有點誇張就是了,漢斯突然遇到魔王顯得有些無力到也是能理解。

普羅旺斯的機關弩是我為她設計的強化能力,因為依遊戲設定的話,老實說KK不知道怎麼寫XDDDD

雖然大家應該沒注意到,普羅旺斯目前總共用了三種機關弩箭,對付大型源石蟲的加重箭、逆射弩箭、針對坍方或是需要應急場地清理的爆裂箭,一般天災信使身上的配備多半都是針對現場以及源石蟲做準備,所以漢斯才會對逆射箭感到驚訝,漢斯也不覺得普羅旺斯這樣的人身上竟然會有"專門對付人"的武器,所以在當下沒有反應過來我覺得情有可原的,而的確他開始注意另外一邊戰場的比例越來越高,我想CPU和RAM的確都有明顯過載的問題~

我跟C桑一樣,看到讀者有不同的解讀或是延伸的想法都會覺得很有趣,所以有腦捕的情況KK非常非常非常歡迎XD也因為這次C桑的腦補,讓我把原本的草稿做了一次算是挺大的更新,因為我發現有些原本帶過的東西可以"好好寫",這一點真的是無形幫助了我很多啊!!!

愛德一拳揍開真理之門一邊喊著阿爾馮斯的名字,配上慢慢進入的音樂,那一段我真的印象深刻,可以靠加戲改編比牛媽原本設計的還好的橋段,真的難得可貴!!!!

清道夫是一個很直觀的人,她原本為了守護芙雅的承諾、她所有的一切行動都為了保證自己的不死(雖然可以吐槽她許多慢性自殺的行為並沒有遵守這個諾言),她說的話、她的感情、她的思念、沒有一件事情是虛假或是加工過的,所以這些情緒直接反應在這次毫無顧忌的全力反抗,可以看到清道夫還能為了一個人或是一個事情如此奮力到不顧一切,我想就算是凱爾希看到也會為之動容吧!!

因為普羅旺斯知道如果讓漢斯控制住自己,她就會立刻變成在場最累贅的人,即使要冒險她也必須要想辦法突破現狀,但以結果來說算是不盡人意,漢斯靠著源石技藝只受到輕微的傷害,但普羅旺斯面對衝擊和燒夷卻陷入了昏迷,這一點如果要進行事後檢討,普羅旺斯應該會被記兩個大過喔=口=

2022-01-24 14:37:46
Keymind
清道夫前面已經面臨了兩次選擇--

第一次是長戟壓制普羅旺斯,在不知道腕甲救了普羅旺斯性命的前提下,清道夫豪不猶豫砍向伊莉莎白、而不是選擇漢斯這邊拯救普羅旺斯。

第二次則是這章看見普羅旺斯使用爆裂箭,兩人同時拉開距離,明顯普羅旺斯受到的衝擊更大甚至失去意識,清道夫也是直盯著漢斯要他的性命。

所以漢斯也以「連一眼都不瞧一下為妳爭取出這機會的夥伴嗎?」來試圖多影響清道夫的情緒,而隨後而來的,就是第三次的選擇,對於暫時失去保命手段的漢斯而言,這一次的作為的確是像他對清道夫所說「要命,去取。是誰,妳選。」

希望這尾章的強度能延續到下一章讓KK能夠漂亮做一個收尾~~我會努力的~

幹,回應超過一千字!!?我感覺不出來啊!!!!!
2022-01-24 14:37:54
伊凡尼古拉斯
KK的武打戲一直都這麼棒啊!https://i.imgur.com/0hcH9VZ.gif

不斷追擊的清道夫,以及不斷防禦的伊莉莎白,兩者間的經驗把能力的差距不斷地拉開了,而且還使用了語言造成精神上的壓力,清道夫的氣勢跟技術真的是壓全場的帥啊!

普羅旺斯和漢斯的對戰也很有看頭~被擾亂心情的漢斯,攻擊變成了比較直線,而在這情況下的普羅旺斯漸漸可以追上漢斯的攻擊,而在這一瞬間的情勢調反真的是絕妙@@

漢斯表示:https://i.imgur.com/mL8vBMK.gif

漢斯把清道夫逼入危境、伊莉莎白和清道夫兩邊以命互搏、普羅旺斯與清道夫各自下定決心的同步,則是對比了動作配合但思考相悖的漢斯與伊莉莎白……這一段會看到忘記呼吸XD
但是看完了這一段真的覺得超爽快的!https://i.imgur.com/cEAuSyV.png

清道夫跟普羅旺斯的意志展現的部分,讓我覺得有熱淚盈眶的感覺,都是帶有不想再度後悔的覺悟下去行動;反襯出了漢斯行動上的缺乏覺悟跟意志的缺點,真的是虐菜炸魚過得太爽,有著高超技術卻忘記了戰鬥真髓的迷失者啊……

我不會去否定漢斯的價值觀,只是他跟清道夫的選擇不同所造成的歧異……在這之下碰面的兩人一定會分出勝負,我好期待下一章了!

KK辛苦了! 真的是讓人熱血澎湃啊!
2022-01-21 22:09:40
Keymind
武戲能讓同樣很會寫武戲的伊凡一直稱讚真的是太令人開心了~~~!!!!

雖然言語上的壓力不如漢斯的程度,但清道夫給予的是更加直接的壓迫,和漢斯的作風真的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呢。

漢斯一直在發生很些微的變化,很高興大家都有注意到這件事情XD

其實在心理的變化上,除了漢斯看起來有點崩潰以外、另外一個人便是普羅旺斯了,她對付漢斯已經是全力以赴、但漢斯卻能一直分神去注意伊莉莎白的狀況,甚至是利用一個瞬間就讓清道夫對伊莉莎白的一面倒出現反轉,普羅旺斯也因此感覺到自己的無力,雖然這次換清道夫注意到普羅旺斯想要幫助自己,所以她大喊叫大尾狼顧好自己就好,但就是因為這樣反而造成漢斯抓到機會也進入了局面反轉,原本只要普羅旺斯一直保持距離以及不受到傷害,不管如何,清道夫遲早都能在不殺掉伊莉莎白的情況下解決這件事情,但現在卻反而讓清道夫展現出那最真實的情緒,究竟這樣是好是壞也真的很難說呢。

我一直在定義漢斯在戰鬥上的定義和強度,因為大家都說他沒遇過高手,但KK展現的的確是他一直在戰場上得意的樣子,也藉由艾達和伊凡去敘述漢斯很強這件事情,雖然從一開始和清道夫的對抗就被清道夫完全屌打這件事情好像也是讓大家覺得漢斯碰壁了吼。

原本很擔心漢斯的我,現在越寫越順了,我突然發現反正他也不在乎別人怎麼講他,我就開始讓他好好發揮了XDDDD

下一章將會把所有鋪陳的絲線一次收起、糾結、解放,希望我可以好好把文章強度展現出來!!!!

到時候再麻煩伊凡多多指教了!!!!
2022-01-24 14:47: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