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十二,我的思念。

Keymind | 2021-06-18 20:14:03 | 巴幣 2430 | 人氣 264




  其之十二,我的思念。





  睜開眼,是那熟悉的草原,豔陽高照,萬里晴空,這卻讓清道夫扭曲起臉龐。

  「……令人作噁的地方。」

  這些美景都搭不上她的視線之中,因為在她眼前的,是那已經成為廢墟之地的部族村落。

  她猶稀記得自己拿著大斬刀、衝進去把那些曾經尊敬、服從過的長老一一屠殺殆盡的畫面。

  他們痛罵、反抗、求饒、哀嚎,不管是什麼,那都無所謂,他們在殺害芙雅時,就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喀,低下頭,一副只剩下一步就能將死的棋盤放在腳邊擋著她。

  「……我再也不是棋子。」一腳踢翻棋盤,她深深做了一次呼吸,本應該是草原的清香,如今衝入鼻腔的,卻只有混濁濃稠的血腥味。

  「……」

  她吞了口唾液,鼓起勇氣做了轉身,眼前順著草原山坡一路向下,一處簡陋的營地,依舊在那,那個令清道夫傷心欲絕的回憶之地。

  腦袋並沒有下達指令,雙腳卻自己先動了起來,她一步步走向那處最痛的疤痕。

  跟部族村莊不同,而且、空氣越來越清新,營地看起來反而像是新建的一樣,雖然作工拙劣依然幼稚可笑,但每一處都跟最美好的那個時候如出一轍。

  「妳在想很失禮的事情,對不對?」

  清道夫瞳孔縮放了幾次,就像是要確定眼前穿著米黃鑲淺藍碎花長裙的女人,那是她這一生最重要的人,芙雅。

  「……啊,嗯,對。」認清眼前之人後,她單手插腰,帶起了微笑,現在的她,是海伊特。

  「我的確是想著很失禮的事情。」那語氣帶了點惡作劇的調侃。

  「……妳、不一樣了呢。」芙雅有些驚訝,但她很快地也展示出笑容。

  「因為我已經明白了。」帶著笑容,海伊特向前走了幾步,眼神完全沒有離開過芙雅。

  「明白了什麼?」雙手扣在後腰,她也以活潑的大步靠近海伊特。

  『我明白,我已經死了。』

  沒有把話說出口,她伸起手,輕輕整理著芙雅那栗子色的長髮。

  「……如果以前就能有這種待遇,那該有多好。」芙雅又往前一步。

  「別傻了,僅有這一次。」海伊特輕哼了一聲,她緊緊抱住了芙雅。

  芙雅那株黑的瞳孔內彷彿帶起了亮光,它在裡頭轉啊轉,就像在釀造最剔透的情感一般,一抹琉璃滴在了海伊特的肩上。

  「我終於能跟妳在一起了,芙雅。」

  「——」芙雅像嚇到般全身震了一下,她無聲的笑了笑,閉起眼,細細品嚐這一刻的美好,然後,那個笑容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收回。

  「不,海伊特,妳不屬於這裡……」

  「妳這是……什麼意思?」海伊特輕輕地抓住她的肩膀拉開距離,她們看著彼此,有著同樣的情感,卻有兩種不同的心情。

  「至少,不是現在。」芙雅臉充滿著不捨,卻又有無法被動搖堅毅。

  「我不明白……」

  「讓妳一個人獨自去承受那些,對不起,但,我還是希望妳要好好的繼續活下去。」

  「我已經努力過了。」

  「只有努力還不夠。」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甚至沒想過,芙雅有拒絕她的那麼一天。

  「妳能夠跟我說,妳已經了無牽掛了嗎?」

  「我——」

  海伊特本來想要很堅定的回答,但此刻喉嚨卻像是被什麼卡住一般,讓她難以嚥氣。

  「我希望妳記得我,海伊特,唯有那樣,我才算是真正地活著。」芙雅重新笑了,笑得苦澀,臉上充滿著矛盾的無奈。

  「我不明白……芙雅,妳就在我眼前,而且……我碰得到妳……這怎麼不算活著呢?」海伊特輕撫著她的手臂,一切是那麼的真實,芙雅只是靜靜看著她,然後回應:

  「如果就這樣下去,妳也會被遺忘的。」

  「那又如何!我不需要任何人記得我!我只需要妳!我受夠了!我受夠觸碰不到妳的痛苦了!」海伊特變得激動,她搖了搖了芙雅,彷彿要確認她才是那個神智不清的人。

  「海伊特,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芙雅努力將笑容邁得更開。

  「牽掛……」

  她腦袋亂哄哄的,腦海裡閃過了幾個人影——

  一抹紅影的羅德島刺客,紅。

  在前頭指揮著大家的領導者,阿米婭。

  以及站在最後,承受住來自背影的壓力,支撐著大家的那個人,凱爾希。

  最後,是那位做著她認為這世界上最白癡工作的蠢狼,她會因為一件小事而開心上整天,而且蹦蹦跳跳地巴不得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有多快樂,但她難過時,卻選擇將臉埋在她的大尾巴內,獨自一人承受,直到能再度展現笑顏。

  她的個性天真開朗、也脆弱感性,但論其恆心與堅韌,羅德島無人能出其二,而最難以忘懷的……是那淡淡的薰衣草香。

  隨著香味撲鼻而來,基地的週遭逐漸開起了薰衣草海,它們佔滿了草原,卻絲毫沒有侵犯到基地本身寸片的土地。

  「妳已經回答了。」

  「不、我……」

  這次換芙雅主動擁抱住海伊特。

  「海伊特,我希望妳再努力一下,再努力一下!」

  「芙雅……我累了,我真的累了……能不能讓我就這樣……」

  「累了就休息一下吧,但是,我所知道的海伊特,是一個連思考放棄都會忘記的傻瓜。」

  「……」

  「妳最重視的信念是什麼呢?」

  海伊特有些語塞,帶著猶豫、緩緩說出:「承諾……」

  「妳現在放棄,『她』會發生什麼事情?」

  海伊特的雙眼逐漸睜大,她明亮的黃瞳此刻卻又重新鋪上了一層陰影,如今的她,已經變回了清道夫。

  「妳知道嗎?唯有此刻,我才能真真正正的放下心,我很自私,我想被妳記得,但我也害怕,妳只為了記得我而放棄所有。」

  「芙雅……」她回抱住了對方。

  「妳還沒向她解釋清楚吧?」那在耳邊溫柔的輕語,卻足以撼動她內心深處所有的一切。

  「芙雅!」她加大了力道。

  「這裡,永遠是我和妳的秘密基地。」芙雅只是用臉頰輕輕蹭了蹭清道夫。

  「……」

  「那女孩,叫做普羅旺斯,對吧?」

  「……嗯。」

  「嘻,真可憐,一想到要容忍妳這個臭脾氣,我不禁也佩服起她了呢!」

  芙雅雙手掌輕輕貼上清道夫的胸口,她前傾在嘴唇上輕啄了一下。

  「去吧。去保護她。」

  語畢,芙雅輕輕推了清道夫。

  彷彿受到某種牽引,她的雙腳逐漸離地,不管她怎麼嘗試著想抓住對方,卻只能看著自己的手又一次穿過逐漸變得透明的芙雅。

  在這瞬間,清道夫給出她最後的承諾:

  「芙雅,我的思念裡,永遠都會有妳!永遠!」

  她感覺她嘶聲力竭的大吼著,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而視線也逐漸模糊——










  「呃……」混身無力,清道夫試圖想要移動身軀,但全身上下彷彿被一種溫暖的束縛包圍而無法動彈,她努力睜開眼,模糊視線中,依然是那熟悉了灰牆。

  試圖回想一下方才發生的事情,她剛離開凱爾希的醫療部門,傷害腦部的礦石病就突然發作……這一次,是她遇過最嚴重的一次。

  『必須跟凱爾希報告才行。』

  這麼想的她此時才注意到另一個異狀,她輕輕地搓動手掌,好像正抓著什麼,彷彿像柔滑的細絲,卻又有著分明的間隔,觸感很舒服,如同一張輕盈的絨床鋪在她的身上,而且……這香味……

  她視線向下,一抹紫色大尾覆蓋在她的身上,但很快的,她才發現視線向上更是要命,她側靠躺在白皙的大腿上,一路延伸下去,是那雙她熟悉的黑鋼靴。

  「醒了嗎?」一聲呼喚,讓幾乎不曾受過驚嚇的清道夫全身猛顫了一下。

  「啊……嗯。」慶幸她目前還能用身體無法動彈當作理由,至少現在還不需要正眼去看向對方。

  「……尾巴,觸感很棒吧?這可是我精心照料,用著最棒保養品的藝術傑作喲……羅德島可是有很多人想要摸摸看呢……」

  那話語內容聽起來很輕鬆,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她的語調帶著悲傷的嗓音,清道夫沉著臉,她知道她們之間,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解釋清楚。

  「嗯。」不知如何開口的清道夫,只是默默地應了一聲,

  「妳差點死掉了喔,要不是天災信使身上都有帶著預防萬一緩解礦石病的藥物,如果妳沒遇到我,現在會怎麼樣就很難說了。」她的指尖輕輕觸碰著清道夫,從發病處的頭部、緩緩向下直到臉頰,再到肩膀以及手臂,奇怪的是,她並不討厭對方這樣接觸自己。

  「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呢?雖然我跟妳的確……沒有認識那麼久……」

  對方的指尖在顫抖著,清道夫感受得到,她害怕知道真相,卻更害怕什麼都不知道,她重新閉起眼沉思了一會。

  「抱歉。」

  堪稱冷淡,但這是清道夫所能想到最有幫助的一句話,如果對方不接受,那說再多都只是浪費時間吧。

  「……」

  沒有聽到普羅旺斯的回應,但那手指的觸感漸漸變成整片貼上,她將手輕放在清道夫身上。

  「我不善言詞,但,之後有時間,我可以一點一點說明……」感覺那沉悶的氛圍逐漸散去,清道夫放鬆了心情,將自己的身軀更加靠往普羅旺斯。

  「嗯……」只是靜靜地回了一聲,而清道夫感受著身體的無力感,她下意識地問了一個問題。

  「妳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利用這個機會為妳的天災信使夥伴復仇嗎?」

  才一開口,清道夫就後悔了,不善言語的她,此刻依然硬是選擇了絕對是下下籤的話題。

  「……是呢,妳這個笨老鼠,就這麼一刻,大概是我最容易奪妳性命的時候呢。」普羅旺斯將手向上,她扣住清道夫的咽喉,而對方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氣,並沒有任何反抗。

  「我現在無法動彈,如果妳真的有這打算、把握機會。」

  「笨老鼠,妳知道我是以什麼出名而加入天災信使嗎?」普羅旺斯看著只能乖乖躺在腿上的她,不由得多了一點笑意。

  「誰知道呢,過動是天災信使的必要條件嗎?」

  叩。

  普羅旺斯敲了清道夫的腦袋,看著對方無法為此抗議,她笑得更加開朗。

  「直覺,不管是羅德島、還是天災信使的夥伴,他們都稱讚我、有著無法形容的直覺能力,而這個能力,總是讓我選擇正確的選項。」

  「妳是說……」

  「我相信妳。」

  「……」

  兩人又一次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普羅旺斯重新整理起清道夫那灰白的頭髮。

  「我的確被嚇到了,眼下的一切,妳就是最有嫌疑的人,但我的直覺卻從未如此強烈地告訴我:『不是妳做的。』,所以,我才希望妳可以跟我稍微解釋……」

  「抱歉……我只是……」

  「我們連天災都不怕,怎麼會怕其它的危險?」打斷了清道夫,普羅旺斯以非常堅毅的語氣讓她明白、天災信使就是與死神打交道的行業。

  『那妳,也小看她了喔。』

  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但這次,並不是自己發出,而是清道夫想了起來,嘴角帶起認輸的微笑,她腦袋突然迅速運轉,然後想到了一件事情。

  既然如此……

  「喂……蠢狼。」

  「我才不叫蠢狼!」普羅旺斯又敲了一次她的腦袋,但對方使勁挪動身軀,兩人在此時、首次對上眼。

  「——」她的黃瞳深刻而專注,普羅旺斯甚至有些不敢回視她,這種反過來的情況似乎也是第一次。

  「普羅旺斯。」

  她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普羅旺斯能聽見自己心臟劇烈跳動、暗叫不妙,希望靠躺在她腿上的清道夫不會因此聽到。

  「妳……」

  「什、什麼?」









  「能為我去死一次嗎?」










  待續。
——————————————————
  後記。


  這一章我重改了好多次、我一直希望能把這章的感覺好好表達出來。

  所以、標題也使用了這本小說的名字之一的「思念」

  不管是海伊特或是清道夫。

  當然,還有芙雅以及普羅旺斯。

  意外的,即便我修改那麼多次、我一直以為字數很多、反而字數不怎麼樣wwwww

  來稍微談談這段感情吧。

  以作者寫稿的角度來說,其實KK在寫這一篇章的時候,我最注重的事情大概就是不要讓普羅旺斯成為「替代」芙雅的角色,這一點我覺得非常重要!

  她們一定有某些地方是相像的,不然不會在那麼多人之中,讓對任何人都毫無興趣的清道夫、特別注視著她。

  但以KK的目標來說,便是剛剛說的,我必須讓其有所關聯、但不可以讓普羅旺斯成為替代角色,這樣很糟糕、我也不喜歡!

  不過以現階段來說,最大的差異還是在於、芙雅已經不在了,她活在清道夫的回憶之中。

  在講到回憶階段、有一些價值觀的東西是由我一個好朋友C桑所提供給我、讓我把這件事情可以更明確的說出來,雖然經由我的價值觀改變之後,可能已經不太一樣就是了。

  這邊主要是在講,當忘記某一個人的過往和回憶,這個人才是真真正正的死去了。

  我覺得芙雅在這一塊很大方,她承認自己不想被忘記、但她也同時不希望清道夫因她而被束縛,這是一個矛盾卻重要的情感。

  而我希望在一些簡單、不需要額外描述的語句之中,大家能看得出清道夫的講話方式變了。

  當然、她依然是個不會選字的白痴,這一點我真的很喜歡(大笑)

  清道夫明明被普羅旺斯救了、卻似乎大賺特賺了一筆、不但有著最棒的膝枕、更有著大家夢寐以求的大尾當棉被!!!

  這爽姊要被丟到垃圾桶埋了!!

  最後,這首由獅子神翻唱的貓,幾乎陪伴著這篇小說整篇的創作,我不得不說、這詞句、以及她翻唱的詮釋、對我而言實在是太深刻、建議有空的讀者搭著文章一起聽聽、之後也希望可以看看歌詞(有CC字幕)

  這章的許多靈感的實踐、都來自於獅子神的這首翻唱!非常感謝!!

  那麼在最後,清道夫講的這句又是什麼意思呢?如果讀者有興趣也可以參予討論推測看看XDDD

  任何GP和回應留言、對於創作者都是最大最大的支持和動力來源,希望各位讀者可以繼續支持著KK!!!

  那麼、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駐足不前的原因不是怯懦,反而更有可能是因為過於堅強而不想離開......
跨步而去不是堅強,更怕是自己不斷增加經歷,會把在腦海角落珍藏的片段給洗掉...

不論在任何時間裡,幼稚地認為只要自己不變,那就不會有任何變動,一切都會照常保存著...
天真的認為這有違常理的是時鐘將成真,所有被凝縮的影像與自己的不前進會保存依舊;
但終究是太天真,日升與月落的層層剝落所有萬物。

再如何不情願地耍賴般停著,所有的一切終究會褪色;
再如何不情願地任性般抓著,過往的岩塊終究會碎裂。

停著不代表不再有邂逅,但是在持續的邂逅裡持續抗拒著有新的記憶;
那是病症,是生理也是心理,那是病症。

過往終究會被填補,新的邂逅不代表會取代過往,往前走吧
狀似強悍的小老鼠還是會怕寂寞的。
2021-06-18 22:46:54
Keymind
海伊特也許是被困在那個秘密基地之中,但她也不願意從中走出,的確、如果就那麼走出去了,那對於這秘密基地是否會漸漸淡忘;這連她都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站在原地就是最好的選擇。

她希望晚霞就那麼吞噬她、但因為一句最笨最單純的承諾、她必須一直走下去,萬物皆會褪色、岩塊終究會碎裂、唯有她、芙雅的身影、永遠在她心中,但也讓她的身與心起了衝突,一點一點、侵蝕著清道夫。

她失去了芙雅而有了活下去的承諾、也因為活下去的承諾遇上了與芙雅相似的普羅旺斯、而正是因為那帶著芬芳薰衣草香的紫色大尾狼、讓她有了新的承諾,她不是芙雅、她是普羅旺斯、帶著舊有的承諾、連同現在、創造新的故事吧!!!

稍微口語一點XD

清道夫的確是怕寂寞的、無限的思念一直在侵蝕著她的身心、一開始、她還能跟那個幻影悠然的對談,直到在回憶之中真正碰上了她,她失控了、她不顧一切地想要放棄、想跟芙雅在一起!!但那個理論上會最開心的芙雅、在那個時刻、卻拒絕了她,這一幕其實很讓KK難過卻又動容,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能暗自覺得、芙雅就是一個那麼偉大的女性吧。
2021-07-02 20:56:53
Cecil
這首歌我之前聽過呢!是朋友推薦的,這首翻唱真的非常適合這個章節,充滿了感情。面對「心愛的人離開了的事實」,被留下來的人、還活著的人,內心的痛苦是難以想像的。所以,能打開牢籠的門並試著往外走的人,對我來說非常勇敢。雖然 KK 看起來有些懊惱這章太短,但我覺得這個章節很好地凝鍊了「面對離去」這樣的主題。

因為我很喜歡角色經過各種糾葛、苦惱、懷疑、衝突之後,終於敞開心房暴露出自己的真心,所以這章我覺得特別好看,KK 的努力傳達到了!本來我想引用我特別喜歡的一兩個句子,但幾經嘗試後我發現,無法啊!芙雅跟海伊特的對話全部都很棒啊!(抱頭
話說我很喜歡海伊特的牽掛包含的不只有普羅旺斯這件事。雖然我是戀愛腦,但我一直都覺得,主角身邊除了愛人以外,也會有各式各樣的親友、戰友、同伴、互相抱有善意的人等等,所以看到她被問及「是否有牽掛時」,想到了紅、阿米婭和凱爾希等人。就算是清道夫這樣的人,也有她將之視為同伴的人,這真是教人備感溫暖的事。

最後我還是努力選了一句我最喜歡的芙雅的台詞:
  「妳知道嗎?唯有此刻,我才能真真正正的放下心,我很自私,我想被妳記得,但我也害怕,妳只為了記得我而放棄所有。」
搭配 BGM,思考這句話的時候,眼眶就不知不覺濕潤了。(這 BGM 也太催淚了究竟

或許是因為我也常常在思考,如果重要的人離開的時候,身為被留下的人,究竟會怎麼做、該怎麼做。對死去的人而言,時光永遠停止了,但對方想必不會願意看見,自己深愛的人讓時間也跟著停在同一刻。我很喜歡的日本作家石田衣良有一本小說《美丘》,男主角在戀人死去後,將她的名字刺青在胸口,發誓要帶著那名字去各式各樣的地方,因為對方曾說過想兩人共同旅行。將死去的人的身影從懷中放開,讓它不要成為束縛自己的沉重負荷,而是變成旅行時隨身的寶物,陪著自己去見證各式各樣的事情,相信那樣對方也會覺得高興吧。

雖然這段情節可能不是這故事最重要的部分,不過我的感觸特別深。不小心寫了太多真不好意思。
2021-06-19 16:06:15
Keymind
獅子神這首歌的詮釋真的是太厲害太厲害了,我真的很喜歡這種充滿矛盾情感的歌詞、尤其是後面彷彿醒悟一般的感受,很讓我感動!!

我一直以為這一章的詞語是很長的,因為我在寫這一章的時候,我覺得時間被凝聚的很慢很慢,也很難得的,有一種被什麼包覆住的苦澀感,但是卻一點都不痛苦,所以在寫完的時候,字數比想像中的少的確是讓我有點驚訝。還好C桑覺得這樣的長度非常恰好去完成這一章的主題,看到的時候我也徹底的放心下來。

的確兩人的對話KK也覺得句句都是經典而且帶著重點,兩人能夠坦誠地互相述說自己的感情,這一點讓我非常開心但也酸澀,在我眼中、芙雅真的是一個善良而偉大的女性,我相信她希望跟海伊特可以待在一起的情感,絕對不亞於海伊特、但,有些事情、對她而言卻更大於這些幸福、她承認自己想要被記得的自私,但同時也害怕就這麼下去、連海伊特的存在都會被遺忘,也許、清道夫的事蹟會一直在羅德島傳頌下去,但海伊特和芙雅、就會那麼的消失在這世界上。

「妳知道嗎?唯有此刻,我才能真真正正的放下心,我很自私,我想被妳記得,但我也害怕,妳只為了記得我而放棄所有。」

這句話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我喜歡她的坦誠和真心,我喜歡她的自私和體貼,KK當下真的非常沉浸在她們的對話之中呢!!

這一章C桑的幫助非常大,因為有妳的分享才讓我明確了這一章的走向,雖然我把重心放在離去人的角度、再慢慢讓海伊特帶回到現實之中,變回清道夫面對上普羅旺斯,而這一切的節奏我覺得都做得還算不錯!!

在C桑分享給我的情感文章中,是活著的人發現自己身上有著回憶的人的身影、導致自己怎麼樣都無法再去摧毀那個身軀或心靈,而我想著則是、如果我是那個死去的人,我又會怎麼看待這個我深愛且還活著的人,這是我這一篇思考的起點。

當我站在那片洪流之中,我所愛的人終於出現在名為回憶的場景,我真的能坦然接受讓對方留下來陪著自己嗎?我的結論跟芙雅類似,如果還有婉轉的餘地、如果對方還有所牽掛、那、我勢必會將她推回現實之中

「讓妳一個人獨自去承受那些,對不起,但,我還是希望妳要好好的繼續活下去。」

即便、那可能會讓海伊特感受痛苦,但、這句話也的確是芙雅真真切切的心聲。

為啥要因為寫太多而覺得不好意思拉=口= 這可是KK的快樂因子~
2021-07-02 21:54:49
Cecil
稍微輕鬆一下吧!可以睡在大尾巴上也太爽了吧!爽人該燒!!!普羅旺斯的尾巴一定軟軟蓬蓬又香香的,可惡,已羨慕。
然後「誰知道呢,過動是天災信使的必要條件嗎?」這句太哭XDDDDDDDDDDDDDDDDDDDD 雖然我知道清道夫不在乎但人家普羅旺斯可是扣著你喉嚨啊!那個使弩行雲流水的女人正掐著你脖子啊!
兩人的誤會冰消雪融真是太好了,普羅旺斯高強的直覺、行動力和坦率完全就是緩解這局面的關鍵啊,不過心結已解、稍微變得坦率了的清道夫也功不可沒,看到兩人變得更加信賴彼此,真是太開心了。雖然兩人是百合預定,但這種友誼向展開也很棒,所謂人生伴侶之類的,就是不管在愛情或友情都要當對方的 NO.1 嘛!

說到最後的為自己去死,結合之前凱爾希說到的刺客身分,我自己覺得應該是想讓同為天災信使的普羅旺斯去做誘餌把刺客引出來之類的?如果猜錯了也別取笑我,畢竟在這種謎題展開底下,也是要有人負責當華生的。
2021-06-19 16:06:23
Keymind
在那一刻、我願稱清道夫為羅德島上最爽之一,沒有之一,燒、給我串起來!!吃烤老鼠了!!!!

其實我很喜歡清道夫這種帶點認真又有一點事實上的吐槽,反而威力很強XDDDDD

我覺得那個畫面下,對於連跟凱爾希講話都是「除了命以外的代價,要什麼就拿去。」的清道夫來說,她反而可以堅定地說出「如果你有這個想法,把握機會。」就可以知道普羅旺斯現在真的拿了不少特權證,這個大尾狼說不定比想像的還來得有一套呢!!!!

我覺得普羅旺斯不太鬧脾氣這一點是一個很成熟的表現,她會難過、會有情緒、卻不會意氣用事,甚至在兩人尷尬地當下,還是願意拿自己的尾巴當作話題化解尷尬,這樣坦率的女孩真的是太讚了。

清道夫的講話方式開始有所改變,雖然本質沒啥變化、但希望細細的變化可以讓大家感受得出來她從回憶出來之後的些許變化。

而雖然討論過,但這一章我最希望的事情有成功的做到,我讓芙雅和普羅旺斯、很明確地分出兩人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只是相向、但卻是完全不同的個體,這一點成功做到讓我非常開心!!!

現在就希望笨老鼠不要繼續耍笨了XDDDD

我想做誘餌的事情似乎有點明顯wwwwww詳情就看之後我如何去把商會城篇好好的全部交代清楚吧!!!!
2021-07-02 22:12: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