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羅德島的思念與忘卻。 其之十八,無可救藥。(新版修正)

Keymind | 2021-10-24 19:33:51 | 巴幣 2202 | 人氣 166

  


  其之十八,無可救藥。


  午後,普羅旺斯站在蘋果鼠酒吧前,她從不遲到,但如今已經過了十幾分鐘,她仍然站在店外,那紫色大尾像是代替她煩惱一般不規則地來回甩動。

  「嘶——呼——」她閉上眼,大大做了伸展和深呼吸。

  她感覺得到自己心思雜亂,但正因為如此,所以更需要面對自己的煩惱來源。

  清道夫那邊已經請葡萄先生代為送信,雖然牠在接受指令的樣子也有點讓人在意,但此刻清道夫會怎麼看待這件事情?她會不會還在因為自己胡亂失控的事情正生著氣……?

  「明明是我自告奮勇要幫忙這件事情……」

  她大可親自會面清道夫,時間上並沒有那麼趕,但佈滿心頭的疙瘩讓她最後以書信的方式進行任務確認,本以為這樣會讓自己好過一些、但得不到回應的感覺其實比想像中更不好受……

  「咦?普羅旺斯妳怎麼待在外面?大家都在等妳呢。」伊莉莎白推開木製擋門,一眼就看見呆站在外的普羅旺斯。

  「啊……抱、抱歉,我發愣了。」

  「還好嗎?」伊莉莎白主動上前牽起手,從力道上能感覺到對方真切的關心,這不經讓普羅旺斯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學習的舉止。

  「我沒事,抱歉讓妳見笑了,我們進去吧!」普羅旺斯打起精神,她告訴自己最重要的是眼前之事,這事情跟所有人都息息相關,當然也包括著清道夫。

  她們走到店家為天災信使準備的專用位置,最裡邊的是仰著木椅、將雙腳交錯放在桌面上的漢斯,右側則是推著圓框眼鏡,以點頭代替招呼的波爾曼,伊莉莎白順手將方才點好的飲料一一送上。

  「柳橙汁?」伊莉莎白將鮮黃的果汁遞給普羅旺斯。

  「可以,謝謝!」她帶起微笑接過飲料,然後坐在最外圍的座位上。

  「羅德島姑娘,尼古拉斯和艾達小姐還好嗎?」在看對方就定位之後,波爾曼率先開口提出詢問。

  「嗯,我不敢說他們很好,但至少沒有生命危險。」普羅旺斯有點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表情來回應這個問題,她想拉起微笑,但眉頭卻不自覺皺了起來。

  「被人偷襲,沒丟掉性命就很好了。」漢斯仰著頭輕描淡寫的補上一句。

  「喂,漢斯!」伊莉莎白坐到身旁,她大力拍了漢斯的腿,暗示他沒禮貌。

  「既然他們兩個沒有生命危險,代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大半夜用通訊器告知集合?」

  普羅旺斯用眼神掃過在場所有的天災信使,她從戰術包拿出整理好的資訊遞給大家。

  「嗯……對,我想請各位看看這個資料。」

  「這是——刺客的資訊?」波爾曼看著上面整理好的各項分類,許多資料都已經在裡面,甚至是刺客善用的武器和源石技藝,唯獨長相和名字並沒有在資訊之中。

  「這是羅德島情報班所調查出的資料,這次情報完整,往回追溯,這刺客的犯行似乎已經很久了,本以為是針對天災信使,但從線型追蹤來看似乎不是如此。」普羅旺斯將手上有做過記號的資料放在桌上,一夥也同時跟自己手上的進行比對。

  「——裡面有幾項報告讓人挺在意的,通常受害者都不會是單獨一人,反而以兩人居多,甚至有群體受害的案例,現場幾乎不曾有過倖存者,就算有目擊者,商會城那絕對中立的原則並不會多事,而且……」

  普羅旺斯接續波爾曼的話題:

  「即使有人從生死關頭被救了起來,最後也會莫名其妙的『失蹤』,這刺客非常善於隱密行動,而且實力極高。」

  「……這能說明我們第一次聚會時,為什麼目標不是放在單獨行動的我身上。」波爾曼推了推鏡框,雖然外表上非常沉穩,但也因和死神擦肩而過而深吐口氣。

  「雖然剛剛有說過似乎不是針對天災信使,但我調查了一下,只要有方舟跟這座商會城連結的日子,包含我們,幾乎每一次天災信使的會面活動都會有人受害。」普羅旺斯認真分析著整理出來的資料,而波爾曼則幫忙她進行註解。

  「所以刺客知道每座城市的天災信使會定期互相交流情報,但這本來就不是什麼秘密,我認為這沒有什麼參考價值。」

  「……是呢。伊莉莎白?」普羅旺斯提起眼盯向對面,漢斯和伊莉莎白已經有許久沒有發聲。

  「啊、呃,抱歉,我有點跟不上……我還在研究這些資料,這、這些,真完整啊。」伊莉莎白有著很明顯的恐慌,她的眼神四處飄移,似乎找不到自己該定眼看著哪裡。

  「我對於猜測的事情不感興趣,所以我沒有很認真聽,不過大尾狼妳希望怎麼做?」漢斯仰著身軀簡單看了幾眼資料,他收起腳讓自己回歸正常坐姿。

  「嗯……我想要阻止刺客繼續傷害任何人。」正眼看向提出問題的漢斯,她說出自己的希望。

  「……妳真是善良啊,那刺客殺了那麼多人,妳卻只是希望他收手而已?妳不希望他受到制裁嗎?」那紅瞳隨著眨眼而閃爍,對於普羅旺斯的希望,他覺得實在是太過於簡單甚至單純了。

  「我沒有制裁人的權利……」

  「就算只有一次聚會,妳應該也能用『我要為尼古拉斯和艾達報仇!』來彰顯自己的正義吧?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需要找那麼多理由去限制自己的行為吧?我能感覺到妳為了他們感到憤怒,那為什麼要壓抑那股情緒?只因我們是天災信使?」

  「漢斯!別這樣講話!」伊莉莎白拉了想要將身軀向前靠的漢斯。

  普羅旺斯盯著漢斯和神色出現異狀的伊莉莎白,她胸口明顯上下起伏了幾次。

  「是呢,但是我不想順著『他』的想法走,對方是一個傷人慣犯,對於那樣的人,最大的懲罰就是讓他無法再傷人,要讓人痛苦,不一定要給予痛苦。」

  「……哇嗚!這下我必須收回我的話,妳可真是了不起啊,大尾狼!」

  「不過具體而言,妳想怎麼做?」波爾曼用拳頭輕敲桌面兩下,希望話題不要因此歪掉。

  「……這裡是商會城,在絕對中立的外衣下,內裏是有著絕對不中立的現實,我想要公佈這些情報,然後發出懸賞令,只要有利益,商會城的人也不會再見死不救,對吧?」

  「……嗯!如果刺客長期潛伏在商會城,並且用這個制度隱密自己,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但是——」波爾曼思考了一會,他絕對這個想法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最現實的事情卻擺在眼前。

  「妳哪來那麼多賞金?開空頭支票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如果沒有副業,天災信使挖泥土吃的日子可能比正餐還要多,羅德島的契約薪水應該也沒高到能支撐賞金吧?妳要知道,賞金跟風險是成正比的,如此危險之人,一點點的金額並不能做到什麼效果,最慘可能還會變成反向包庇。」

  「關於這個……呃,雖然我跟她現在鬧得不太愉快……但是……我有一位……同事?呃……朋友……?她應該有足夠的財力提供賞金……如果拜託她……她應該能幫我……然後我們可以先把資金亮相給商會城的民眾看到……」

  「唔姆,能夠贊助這等金額的同事……看來對方非常信任羅德島姑娘妳的判斷啊。」

  「信任……嗎?」

  普羅旺斯心底給了自己一個問號,隨即她搖了搖頭,綁著長辮的紫髮隨之搖晃,她為這次的會議下了結論:

  「這是我和尼古拉斯他們接觸之後所想出來的方針,即使羅德島即將要重新出航,這件事情也應該要獲得解決,不然悲劇只會不斷的重新上演,不只是各位,羅德島未來再次接觸這裡時,也依然存在著危險,我不希望再有人遭到這種毫無道理的對待了。」

  彼此交換了眼神之後,以默認代替了回答,普羅旺斯也點了點頭。

  「大家還有其他想討論的事情嗎?」

  爾曼率先搖頭並站起身:「我還想研究妳帶來的源石,若沒事情我就準備回租屋處繼續研究。」

  「我明白了!那你們呢?伊莉莎白?妳從剛剛就怪怪的,還好嗎?」普羅旺斯將眼神轉到還看著資料的伊莉莎白。

  「啊,我沒事……」她的表情充斥著複雜,似乎對於裡頭的資料有許多不解的地方。

  「妳……」

  「別看小莎這樣,她是一個文書白癡!應該是看見妳將這些情報整理的如此完美而感到驚嘆不已吧!」漢斯用手掌揉了揉伊莉莎白的後腦,比起她,漢斯看起來跟之前一樣讓人有些摸不著頭緒。

  「那個,普羅旺斯……這件事情大概需要多久時間才能執行?」似乎沒有心思管揉她腦袋的漢斯,伊莉莎白用著有些猶豫的語氣提出了疑問。

  「妳是說懸賞的事情嗎?應該明天白天就可以完成貼出資訊了,畢竟資料都已經整理好了,只要稍微再設計一下,複印懸賞單,很快就搞定了。至於賞金的部分,我想只要拜託一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這樣……等到明日之後大家應該都會比較安全了吧?」

  「嗯,我想懸賞單貼出之後,刺客本領再高也無法如此囂張了!」普羅旺斯給予肯定的回應,伊莉莎白則是勉強擠出笑容緩緩起身。

  「嗯,我明白了,我、我身體有點不舒服,有點反胃……我想先回去休息了……」

  「……明白了,請好好保重。漢斯,你可要好好照護伊莉莎白啊。」

  「我一直都很疼愛她的。」漢斯跟著起身,他輕摟著伊莉莎白的腰間,眼神在這一刻與普羅旺斯完全對上。

  「……明天之後,來羅德島看看尼古拉斯與艾達他們吧。」

  「知道他們很有活力不就好了,我可不喜歡溫馨的畫面,那太不適合我們薩卡茲了。」漢斯擺了擺手,露出嫌棄的表情繼續說道:「既然沒其他的事情,我們也先回去了,妳馬上要回羅德島了吧?」

  「嗯,雖然回去之前還有一些事情必須完成,但我會在傍晚之前回到羅德島的。」

  「這樣啊!那妳自己也小心點吧,別讓絕望找上了妳。」

  「……」普羅旺斯沒有說話,她揮了揮手與漢斯進行了道別,而波爾曼確定沒有其他事情之後,也輕點頭離開了蘋果鼠酒吧,獨留普羅旺斯一人還待在現場。

  「呼——比想像的……還讓人難受……」普羅旺斯趕緊大吸一口氣,剛才一度忘記換氣完全顯示出她內心的緊張。

  「如果能順利到明天就好了……」

  不過,她自己提出的這個方案真要實現的話,拜託清道夫幫忙是不可或缺的,而這件事情是她自己獨斷之後所想出來的替代方式,如果刺客真的就此收手,那也已經達到了自身期望,但此時的她有點不敢想像,當清道夫知道事情突然不是往預定的方向走的時候,她會是怎樣的反應和表情……

  當然,這些都是能夠無事到達明天的大前提,如果刺客出現了,就代表會依照原本的計劃——




  『狙殺——天災信使。』




  她拍了拍臉頰,告訴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完。

  「普羅旺斯!振作起來!」

  再一次反覆深呼吸,她想利用剩餘的時間完成另一件也很重要、一個同樣弄得她心神不寧的事情。

  整理好心情,她往商會城的更深處走去。

  普羅旺斯先到了雜貨店買了幾包麻布袋以及兩根捕撈用的長桿網,然後移動到那座人工運河,奈落橋邊。

  她帶著這些東西跟商家租下了一艘情侶船和船伕,當然,對方面面相覷,彷彿看到了什麼怪人,但既然有付錢,他們自然也不會多問些什麼。

  船伕依照普羅旺斯的指令,在某一處開始放慢速度,而普羅旺斯也開始拿長桿網進行河道上的打撈。

  「有著漂亮大尾巴的客人,妳會介意我跟您聊天嗎?」船伕看起來其實有點年紀,但利用划槳推動小船的力道卻非常有勁。

  「不介意,不如說這樣更好吧,畢竟這事情跟打掃不一樣,挺無聊的!」普羅旺斯不斷撈著運河底部,但拉起來的卻只有數不盡的垃圾,她將垃圾拋進掛在船邊的麻布袋內。

  「您是什麼慈善團體嗎?」聽到許可之後,船伕立馬提出了問題。

  「呃?我不知道我們算不算慈善團體……畢竟我們的業務範圍也有戰鬥,有戰鬥就會有傷亡,怎麼了?」

  「畢竟在商會城沒人會做這種免費的事情,您若不是慈善團體,也沒有收錢辦事的話,那就是在找什麼重要的東西吧?當然這是客人您腦袋沒問題為前提,您應該知道這條運河的意義吧?」

  「哇,大哥你很敢講啊,不過……是啊……我在找重要的東西……一個沒找到會令我十分懊悔的東西……」回話同時她的手也沒有停下來過。

  船伕一邊控制船槳,一邊仔細觀察著普羅旺斯認真的表情。

  「嗯——我們服務有為了伴侶唱一些情歌增加氣氛,您會需要嗎?」

  「呼,這意外挺累的。啊,大哥想唱就唱吧!如果有祝福的效果更好,祈禱我真的能找到吧!」她抖動著網子內的雜物,仔細看著隙縫之間有沒有她想找到的那個物品,最後依然是嘆氣收場,再一次將垃圾倒進麻袋內。

  「那就讓我為有著漂亮大尾的客人獻上一首——敘述著女孩等待從軍的男友從戰場歸來的祈福與思念之歌,這首歌評價很不錯喔!聽過的人都能等到重要之人的歸來!」

  他展開嗓音,一股深沉又高亢之聲瞬間環繞著週遭,連附近的小船都會為了多聽一會而放慢速度,而船伕也會用手勢歡迎大家都能來靜靜地欣賞。

  「……」

  他所唱的語言是普羅旺斯所不懂的,但卻能唱進她心裡深處。

  在翻找這些垃圾同時,她腦袋閃過清道夫的身影。

  隨著反覆的動作與那深邃的歌聲,她腦中閃過她們在商會城那名為約會的過程。

  清道夫笑了,笑得很含蓄,彷彿嘴角再多上揚一點就會要她的命一般,但,光是這樣就足以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中。

  她們摟著手,交換著彼此手上的食物,她們擁抱,清道夫甚至跟她輕觸著鼻頭,兩人是如此的接近……

  『如果今天沒有這個目的,妳依然會這樣對待我嗎?』

  她記得清道夫黯淡的眼瞳那時彷彿發著光芒,就像寶石一般,迷人而閃耀,讓人想要私吞歸屬自己所有……

  『我擅自決定了她的事情……卻又讓事情失控的無法控制……我知道她沒有生氣……但就是因為如此……反而讓人更加難受……』

  這是什麼情緒?一股悶熱以及酸澀的感覺……

  『我……對她……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

  聽著船伕的歌聲,她停下了動作,那位大哥並沒有漏看普羅旺斯的反應,他像是明白了什麼,轉過身軀背對著她,然後繼續高歌,而此時,普羅旺斯眼角掉下連她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淚珠。

  『她又是……怎麼看待我的?也許……她真的只是把我當作羅德島的一個同事也說不定……不……我……我根本不了解她……我根本不認識她……』






  但為什麼她的身影,卻已經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中。







  時間飛逝,本來照亮運河的陽光已經被河燈取代,一顆顆的為運河鋪出一條道路,隨著船伕告知租約時間已到,雙手早已痠麻地快使不出力,麻袋的垃圾也已經快要裝滿,她最終放棄了尋找,自己也必須趕緊恢復一些體力,確保待會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

  「那些,就交給我處理吧。」船伕大哥很熱心的將麻袋接手。

  「啊,那真是幫大忙了,呃……要收多少錢呢?」普羅旺斯拿起以葡萄先生為外型的織布小錢包,她搖了搖,裡面的銅板也給予了回應。

  「不用不用,雖然不知道客人您在找什麼,但是您順手幫忙清理那麼多垃圾,這點小事就交給我吧!」

  「……謝謝。」普羅旺斯深深一鞠躬,以行動表示她的感謝。

  「真要要求什麼的話,下次帶著『她』一同來乘坐我船吧!讓她好好欣賞眼前這片美景,順便應證我的歌真的有祈福效果,這樣傳出去之後,我的生意應該也會變得更好啊!」

  「……大哥你剛剛把很棒的氣氛都毀掉了呢。」聽對方開朗的說詞,普羅旺斯笑了出來,船伕大哥也豪邁地大笑起來。

  在與對方告別之後,她走上河堤道,一個人默默坐在上面,她從戰術背包拿出一些能量餅乾趕緊補充一些體力,帶著方才數不盡的思愁,看著運河上的小船開始一艘一艘撤離,她努力減少心中的雜念,因為從例往經驗來看,這絕對不是好事情,隨著時間,現場人煙也逐漸減少,天色也正式被黑暗覆蓋。

  「……你來了。」

  普羅旺斯保持環抱膝蓋的坐姿,她沒有因為背後出現之人而有所動作,自己也比預想中還要更冷靜一些。

  「那麼明顯的暗示,我豈有不來的道理?畢竟善良到如此愚蠢的程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那人披著暗褐色長袍,腰間掛著兩把短戟,手上也握著兩把,他悠然自得地坐在普羅旺斯旁邊。

  「伊莉莎白,她……」

  「她沒事,我只是讓她小睡了一會。」

  「從反應來看,她似乎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而你卻是這樣回應她嗎……漢斯。」

  當普羅旺斯講出名字之時,漢斯將兜帽掀開,他帶著輕柔卻危險的微笑。

  「她很努力想阻止我來見妳呢,女人的嫉妒心果然很可怕不是嗎?」

  「……我背著清道夫給你一個可以就此收手的選擇,但即使這樣,你還是選擇出現在這裡……」

  「她叫清道夫啊,我喜歡,一個漂亮而實際的名字。那麼,她在哪裡呢?還是你們真的吵架到不顧對方的死活了?」

  「那時候的……果然是你……」

  「身為傭兵,我可不會連自己被調查了都不知道,不過我必須要說,妳的情蒐能力的確很厲害,那些資料有些完整到連我本人都不清楚呢。」

  「不,那些資料都不是我……」

  「那真是麻煩了呢,本來想說殺了知情的人就可以阻止情報外流,如果資料來源在她身上,我可傷腦筋了。」

  「你這句話的意思……是看過那些資料的人……你都要……」普羅旺斯抱著膝蓋的雙手不自覺地開始施力。

  「畢竟妳想出的方案很讓我困擾呢。」

  「你已經無可救藥了……」

  「我有說過自己想要獲救過嗎?」漢斯緩緩站起身,他刻意用戟刃磨擦出尖銳的聲響,然後繼續說道:

  「而且,我跟那個清道夫有過一次交手,她一定也是個傭兵,因為她有跟我一樣的眼神!」

  「她跟你才不一樣!」普羅旺斯放聲大喊,她奮力站起身同時迅速組裝弓弩瞄準著漢斯,似乎完全不能接受對方的說詞。

  「看來我們必須實驗看看呢。總之,先把妳弄個半死,簡單放個消息,她不管怎樣都會出現吧?」

  「……」

  普羅旺斯持著弓弩的手顫抖著,她不確定這是憤怒又或是恐懼造成的,即便在天災現場看過各種殘酷畫面,她也不曾像現在這樣如此緊張過。

  在她手指輕觸上板機的那一刻,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出現。

  「你剛剛說,要把誰弄個半死?」

  羅旺斯轉過頭——

  她的身高明明比兩人都還要矮小一些,但是視野上,她就是有著高大的壓迫感。

  那揹著大斬刀的熟悉身影,臉上戴著防毒面罩,眼神也已經進入她所看過的『工作狀態』,清道夫瞇起眼看著漢斯。






  「再說一次,你剛剛說,要把誰弄個半死?」







  待續。
——————————————————
  後記。





  這一次進行了都更等級的翻修,基本上整體的感覺跟舊版幾乎是完全不一樣了!

  關於舊版18章,KK會在小屋內持續存放,而哈拉版則是會選擇刪除,若之後有讀者想看看兩個十八章的差異,歡迎來到KK的小屋做觀看!

  在跟許多朋友討論之後,這一章從劇情邏輯和人物性格都做了不少修正,其中把一些許多人覺得沒必要的屬性給移除了,希望這次的閱讀觀感可以讓各位讀者提升許多!

  也經由這一次,KK感覺拿到很強大的經驗包,也希望自己的心態能一直保持在比較健康的想法之中,這對文章幫助真的挺大的!

  我會承諾之後不會再急於出文的QQ

  那麼這次翻修工程究竟如何,就請各位讀者來為KK解答吧!

  希望各位能給予一些讚或是留下你的心得~

  我是Keymind,KK,我們下次見囉!

創作回應

Cecil
再次恭喜 KK 都更完畢!沒有遭遇任何釘子戶阻撓真是可喜可賀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2/4b7b8e13ff51f335d50d53af332154ec.GIF

新的章節再次回到 KK 素來的水準,對此我深感欣慰https://emos.plurk.com/bc35f68cbc25367f458f639dc3b1e719_w20_h20.gif 因為劇情斷點跟舊版一模一樣,所以比較起來很容易,再比較過一次以後我真的覺得 KK 的都更能力著實了得!

開頭普羅旺斯在店外躊躇的樣子真的很生動,雖然沒有說她是在煩惱或什麼,但一下就讓人浮現出一團紫色大尾巴在人家店門口左搖右晃的畫面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7/fd3c35871cdf2904c5fc5373f9591a20.JPG 看到普羅旺斯說「我發楞的」時我心裡不禁想,搞不好人家在店裡面早就看到她那顯眼的大尾巴了,還打賭她什麼時候才要進來店裡(戲棚外打賭的部分)

話說,因為普羅旺斯之後要去搭船,船夫還會唱歌,我一直以為會面是白天,所以漢斯說「大半夜集合」時我有點意外,原來船夫你在半夜擾民啊!我要報警抓你https://emos.plurk.com/860e363ff2cd75056f3e9c8851b310c7_w48_h48.gif 好啦認真,看到普羅旺斯在後面說自己會在傍晚前回到羅德島,我覺得漢斯說的「大半夜」應該是「大清早」才對?

波爾曼在新版裡面存在感變強不少,雖然因為和事件最無關所以情緒上比較不具可看性(算是非戰之罪),不過適時為大家整理討論的重點讓他知性穩重的一面增強不少https://emos.plurk.com/b9821978fadf73b648cfb27b53c18c55_w48_h48.gif 然後喔,我們大家那麼認真在歸納討論的時候,就是會有漢斯這種人直接說「我沒在聽」啦,像這種組員就是要在展示工作分配表的時候捅他一刀(誤)。不過從下面的劇情我們也可以看出來他本來就不用聽——對,我只是想嘴你辣漢斯(被拖走
2021-10-25 23:10:33
Keymind
沒有釘子戶真的是太棒了(或是釘子戶他已經......)

如果這邊能被C桑說回到原本的水準,KK只能說C桑就是這都更背後的財團了,有妳的方向和建議才能讓我把整個脈絡整理得更加完全!!!

我覺得開頭讓人去想「她在煩惱什麼?」是一個很有趣的方式,是煩惱清道夫?還是煩惱手上的資料到底該不該放出?自己要怎麼面對這些天災同事、更何況還有一個刺客在裡面,而伊莉莎白是否有在煩惱內我想也是普羅旺斯需要去想的其中一項事情。

關於大半夜集合這個、可能我有點太理所當然,我應該明確說「昨天半夜」這一點~~造成誤會真是抱歉QAQ其他的時間軸是沒有問題的(拇指)

波爾曼的戲份我已經盡可能給他了XD結果他就只是一直說要回去研究源石,你的夥伴正在水深火熱啊啊啊啊!當初其實也有點想嫁禍給他,畢竟他一直都是單獨行動的那個人,但考慮不要讓無謂的劇情變長,所以這部分很早就已經捨棄了!~

畢竟漢斯覺得那樣的討論很累,猜來猜去,猜到再說~所以漢斯不管是什麼樣的狀態或是身分,多講話對他而言都沒有太大的利處~嗯~對,我覺得他欠嘴XDDD
2021-10-26 03:20:50
Cecil
新版漢斯的挑釁恰到好處,既能戳到點又不至於太暴露自己的立場(雖然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我特別喜歡下面這段:
「就算只有一次聚會,妳應該也能用『我要為尼古拉斯和艾達報仇!』來彰顯自己的正義吧?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需要找那麼多理由去限制自己的行為吧?我能感覺到妳為了他們感到憤怒,那為什麼要壓抑那股情緒?只因我們是天災信使?」

「天災信使挖泥土吃的日子可能比正餐還要多」聽起來超慘的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2/c7e982c82101fe96540b3ea198603a8a.JPG 欸那我突然想到,像普羅旺斯這種一人飽全家飽的就算了,漢斯跟伊莉莎白你們兩個都是天災信使,這樣結婚基金要存到民國幾年啊,雖然我覺得伊莉莎白看起來是會不要大聘小聘跟蜜月旅行的那種好女孩——喔抱歉,扯太遠了https://emos.plurk.com/d32414c8008798d2b54c61eeb5424cc7_w48_h45.jpeg 都還沒結婚就深明「另一半的錢就是我的錢」這樣的真理,普羅旺斯不愧是我們最全方位無死角的賢妻!!(清道夫突然感覺自己的存摺正在有感變薄

「別看小莎這樣,她是一個文書白癡!應該是看見妳將這些情報整理的如此完美而感到驚嘆不已吧!」這段超好笑,漢斯你賣老婆不遺餘力啊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8/3470c56411c170e12f1d778f7dad5ab8.GIF

結果原來普羅旺斯是真的把東西丟進河裡了!我之前說的是對的!!https://emos.plurk.com/ec75ab9e54bccad692231ee5267bb02f_w41_h48.gif
我還滿喜歡她來找東西這段,在下一個情節之前做點緩和,也和她在進酒吧前那個坐立難安的情緒銜接得很好,雖然刺客的事情也非常重要,但她還是不免把很多心思都放在先前對清道夫發脾氣的事情上。對總是樂觀正向的環保小尖兵普羅旺斯來說,因為戀愛而感受到的這些負面情緒都是非常陌生的經驗,不過這就是戀愛必經的過程https://emos.plurk.com/e0980d97119d6492e391c9eb18a8c381_w48_h48.gif
2021-10-25 23:11:07
Keymind
我覺得漢斯在講述這一段的時候,很容易讓意志力不夠堅強的人心態爆炸,嚴重點就翻桌打架了,畢竟其實他的論點相當難反駁、而且基本上也是說對的,如果排除掉道德觀的話XD

天災信使這個本職沒有薪水、所以幾乎都會額外跟其他方舟簽約、為他們的城市進行天災避險和研究,不過慶幸的是這個職業很受到尊重,所以到處都會有像蘋果鼠酒吧這樣的地方提供專用的座位、至於食物飲料是否免費或打折則會看當地行情了XD

漢斯畢竟也是傭兵,如果他跟清道夫一樣是一位稱職的傭兵,那他的錢應該也不會在少數,至少養一個沒有兼差的伊莉莎白應該是非常綽綽有餘的,波爾曼因為主要是當地質學家,所以他是真的都在挖泥土吃飯,真可憐的那種XD

其實「別看小莎這樣,她是一個文書白癡!」那個時候漢斯很巧妙的把伊莉莎白慌亂的樣子壓了下來,我覺得那個時機點的漢斯很厲害,他讓小莎講不出話、同時又幫小莎做了解套、當然也讓自己變得更加安全(危險?)

普羅旺斯的確有把東西丟到運河之中~這也是她一直心神不寧的原因之一,畢竟她自己也知道做了很過分的事情,而且、我想普羅旺斯其實很喜歡那個禮物QQ

是啊,一向樂觀開朗的普羅旺斯面對到這個陌生的感情,她實在是沒有經驗來進行配套措施,才出現了一連串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啥會那麼失控的行為,然後再一直檢討自己,結果清道夫給了機會自己不但錯失還又嗆了一次清道夫,導致自己更加懊悔的無限循環(微笑),太棒了呢,普羅旺斯!

2021-10-26 03:30:16
Cecil
普羅旺斯和漢斯的對話非常有感,雖然普羅旺斯經歷過各式各樣的災難,但漢斯這種人禍 (?) 可能還是頭一遭,這也使她難以理解對方的言行,明明感覺並不是一個無情的人,但卻做出非常多殘忍的事情。我自己最喜歡的就是人類這樣的複雜性,一個人可以有著極壞的一面,卻也有極好的一面,對某些人來說他是惡棍,是魔鬼;可對某些人來說他是恩人,是天使。期待之後能更加瞭解漢斯的事情(不過我還是支持清道夫啦https://emos.plurk.com/696e58ad78023f765b84f2adb597dc0f_w48_h48.gif
2021-10-25 23:11:10
Keymind
天災信使其實會遇到很多人禍上的危害,但的確、如果同樣身為天災信使卻在殘害天災信使的這個情況下,普羅旺斯是第一次遇到沒有錯,她甚至無法想像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出現,這跟天災信使的宗旨幾乎是完全違和的,但、偏偏這個人就是漢斯,而且出現在她眼前,也實際上傷害了他們的夥伴~

人類一直都是最複雜的動物,而在明日方舟上,薩卡茲(魔族)這種族也一直受到許多歧視和打壓,導致他們的行為或想法一直都是偏向較為激烈的方式。

我會試試看能不能好好地寫出漢斯的事情的,不過他要先面對看起來火冒三丈的清道夫(怕)
2021-10-26 03:36:28
伊凡尼古拉斯
恭喜KK的都更完成!
https://i.imgur.com/JP7P6lE.gif

普羅旺斯的情緒壓抑和表現幹練做事態度的樣子得很棒啊!按耐住各種煩躁心情試圖專注在眼前,在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直接當場翻桌的情況下繼續執行計畫……最為嚴重的,還是計畫的準備階段時發生的情緒失誤所衍伸的煩躁感……KK把普羅旺斯的專業表現了出來~

三人的情緒反應恰如其分的決定了他們與這件事的關係:波爾曼的旁觀者情緒、伊莉莎白的知情驚慌、漢斯的鎮定應對;看似都在同一空間,但這三人則像是在不同的地方面對同一件事……這種異樣的氣息處理的很棒!
https://i.imgur.com/C4RAhev.gif

餌放完了,接下來普羅旺斯則是朝急著為自己的莽撞行為做善後……
早知道會後悔,就把禮物收下丟盒子就好啦!還真的沒想到是整盒丟出去啊……https://i.imgur.com/kEocaAN.gif

但也不無收穫啦……對於清道夫而言來說的話XDDD
https://i.imgur.com/gv65OkR.gif

最後漢斯的出現,說真的像這樣從殺害中獲取樂趣的傢伙還真的看過不少,但能讓人打從心底佩服其無藥可救的價值觀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https://i.imgur.com/C4RAhev.gif
但我在想,或許普羅旺斯猜錯了,伊莉莎白應該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也知道漢斯這惡劣的興趣還是待在他身邊……才會拚了命阻止漢斯去找普羅旺斯吧……而漢斯真的讓我發毛的是這句:
「她很努力想阻止我來見妳呢,女人的嫉妒心果然很可怕不是嗎?」
對於伊莉莎白來說,她應該是想阻止漢斯繼續殺人,至少不要殺普羅旺斯;
可是對於漢斯來說,伊莉莎白是在阻擋他的樂趣,尤其是像普羅旺斯這樣有趣的目標。

而在最後漢斯所說的要把普羅旺斯弄個半死的發言,依照我流(?)的判斷,他應該是知道清道夫出現了,而不想花費太多時間來熱場……他渴求著一場直接進入生死關頭的戰鬥吧…
https://i.imgur.com/cnmAigQ.gif (圖片誤

辛苦KK了!
2021-10-26 13:27:16
Keymind
伊凡的動圖真的是越來越有趣了呢!!!

我本來想要讓普羅旺斯的情緒一直累積一直累積一直累積到讓她崩潰,但後來發現這樣對一切都沒有幫助(劇情、人物、感情)所以後來放棄這個做法,加上之前我一直覺得我讓後期的普羅旺斯有點太神經質了,雖然說染上不明所以的情感難免會有這種狀況,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應該要好好保留這份傻呆甜的特質XDDD

清道夫感覺無論怎樣都會是最後最大的受益者XDDDD可惡啊!用想的就羨慕這傢伙!!但是一想到她過往所遇到和需要面對的事情,又覺得這應該是清道夫應得的,她實在是苦了太久了。

漢斯是一個很有魅力的角色,雖然一開始是以讓大家討厭他為目的,但後來決定讓他成為一個富有魅力的反派,如今看來我覺得挺成功的~~

伊莉莎白究竟是否知情以及之後會怎麼樣呢?我想後兩章就會慢慢揭曉了,伊凡的猜測可以開始下注(?)了!!!

不過最後的場景、漢斯的確是沒注意到清道夫的XDD 清道夫的出現無聲無息,只是充滿殺氣XD

畢竟他如果已經知道清道夫出現,他故意想刺激清道夫而講出這句話,我覺得清道夫不會上當,反而知道這句話只是誘餌,但如果漢斯以只對普羅旺斯講這句話,那這話的衝擊這下就高了~~清道夫看起來超火的!!!(讚)

我超喜歡最後一張舔刀的經典畫面,以前第一看的時候真的是笑翻我!!!不好意思我又拖了那麼久QAQ果然不在第一時間回應後面就會有一堆事情把你按在地板摩擦阿QQ~~~~
2021-11-08 04:08:3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