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創傷後壓力症候群20

阿曦 | 2022-06-24 00:17:47 | 巴幣 0 | 人氣 17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1年3月1日,晚上九點,黑教堂,北棟


黑教堂內,有來自希波克拉底一脈、常駐於此的醫療團隊。經過數小時的急救,小羽終於脫離危險,但人還沒醒來,躺在醫務室的病床觀察治療。

然而,包括還沒出生的弟弟,小羽的家人全部身亡。小羽的父親──廖天恩,親手造成這場悲劇。賴霜原與賴冰河,及賴梓柔以外的十二使徒,正緊急召開會議,調查整起事件。

「……。」

多虧修復系統,檸檬只剩皮肉傷,但她堅決不看醫生,因為她體內流的是蜘蛛糖,不是水果塔,她必須守住這個秘密,所以檸檬和大人們表示,傷口她會自己處理,想回房間休息,她需要一個人靜靜。

「……。」

回到房間,檸檬躺在床上,把臉埋進枕頭。小羽沒死,她不覺得鬆一口氣,因為小羽醒後,要面對母親身故、弟弟死亡,肇事者是自己父親……光想就痛苦不堪。檸檬不敢去看小羽,也不敢想像小羽清醒後、得知這一切的表情。她真的不敢。

「……為什麼?」

檸檬開口。她知道羅笙出現,人在床的另一側,坐在她旁邊。

「小羽的爸爸……為什麼?」

檸檬抬頭,看向一臉無所謂、事不關己的羅笙。他不在乎小羽一家的生死,只是不想看檸檬為了救人,兩手超出系統負荷、導致殘廢,那對之後的計畫沒有幫助。

「我說了,是因為宗教。」

羅笙靠著枕頭,一隻腳伸直,一隻腳曲著。檸檬不能接受這個答案,她坐起身,激動表示:「薩拉凱爾的教義,沒有說可以殺人!」

「沒有一個宗教可以殺人。」羅笙擦著粉紅色的指甲油,告訴檸檬:「但歷史上,打著宗教名義殺人的案例,多到數不清。」

「……。」

「保全系統早被我駭了。」羅笙看著他的指甲,「妳可以用會議室的攝影機,看他們在說什麼。」

「……我不要。」

檸檬撇頭。小羽的事,她不想去看、去聽,只想一個人待著,等整件事過去──但羅笙不這麼想。檸檬此刻的反應、舉動,顯然在逃避,讓羅笙很不高興。

「小天使,把妳的情緒收起來,我不想代替里奧教妳。」

因為生氣,羅笙的聲音比平常低。檸檬體內的壞孩子作祟,叛逆地說:「我是你的眷屬──只是這樣,你沒有資格對我說教。」

「……。」

話落,檸檬的手被羅笙抓住、往外一扳,只聽骨頭「咖!」一聲,痛得檸檬大叫,後腦杓也被按在床上。她動彈不得,當場被羅笙制伏。

「別忘了妳的處境,小天使。」

不需要蜘蛛糖、不需要武士刀,羅笙兩隻手就能解決檸檬,也能輕易取走她的性命,端看羅笙想不想做。


「死的是她的家人,不是妳。」

「妳可以同情她,沒必要栽進去。」


說完,羅笙放開檸檬,女孩癱軟在床上。聽到對方的話,檸檬繃緊的神經忍不住,心裡的悲傷、憤怒、不甘心……全部化為眼淚。小小的手抓著棉被,她顫抖著身軀,開始大哭。

四歲的安琪.懷特,這個女孩不怕刀、不怕槍,流過的血不比大人少,但小羽的悲劇,讓她第一次嚐到挫敗、絕望。明明事發當下,那對母女就在旁邊,她保護不了人──意識到這點,檸檬握緊拳頭、奮力一捶。她恨自己弱小。羅笙僅憑雙手,就能把她殺死。

另一邊,羅笙才不管檸檬要不要哭、想不想看。他坐在床上,無視檸檬的意願、駭入會議室的攝影機。羅笙刻意放大畫面、拉高音量,逼迫檸檬去聽、去看。她遲早要面對,羅笙必須強迫她,看清楚這個世界。


「你說什麼!?」


畫面傳來賴冰河的聲音。只見他瞪大眼睛,問十二使徒之一的賴梓威:「什麼時候的事?」

「上個月,我陪天恩叔叔去小酌,他親口告訴我的。」

畫面裡,只有賴冰河和賴梓威站著,其他人都坐在會議桌旁,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害怕、震驚。檸檬也終於抬頭,看向攝影畫面。

「幾個月前,天恩叔叔陪他妻子去產檢。報告一出來,天恩叔叔就崩潰了。」

賴梓威穿著黑色教袍,表情哀傷。他認識小羽的父親,兩人交情不錯,但沒想到廖天恩的結局是這樣,賴梓威也很難過。


「那個小孩有白化症──報告上寫得清清楚楚。」

「我這裡有備份,天恩叔叔上個月托我保管。他請我不要打開,除非出『大事』。我那時不明白他的意思,現在回想……唉。」


會議室一片嘩然。賴梓威說不下去,至於賴冰河……他的臉色很糟、非常糟,人癱坐在椅子上,彷彿喪失語言能力。

「……!」

另一邊,檸檬聽到賴梓威的話,嚇得眼淚當場止住。她想起賴梓綾──那個白化症、被薩拉凱爾教視為惡魔的女孩。要不是神與畜用檸檬交換,賴梓綾恐怕還活在地獄,被黑教堂折磨到死。


「天恩叔叔說,他不能讓這個白惡魔出生,要把小孩拿掉,但他的妻子不願意,夫妻倆吵了很久。天恩叔叔一直問我怎麼辦、怎麼辦……我跟他說,A區的信徒比較少,可以把小孩送去那裡的孤兒院。只要父母不是薩拉凱爾教的信徒,被收養的機率很高,小孩也能平安長大,沒必要殘殺一個生命……」


賴梓威握著胸前的十字架項鍊,惋惜表示:「阻止惡魔降臨,天恩叔叔深信月之天使會帶他去天堂,儘管如此……唉,車上四個生命,小羽和安琪是無辜的。天恩叔叔太衝動了。」

另一個使徒開口:「雪檸的孩子呢?她的傷還好嗎?」

他旁邊的人說:「似乎沒有大礙。」

又一個人說:「好險好險,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神與畜不會放過我們。」

「反觀小羽,那孩子真可憐。」

「懷上那樣的惡魔,不是他們願意的啊!」

「之後要好好照顧小羽。」

「沒錯,我們會照顧她。」

「給她排個監護人吧,你們覺得誰適合?」

討論的聲音此起彼落。明明看似正常,會議室的氣氛卻異常詭異。檸檬全部看在眼裡,整個人僵在原地。

「……。」


為什麼?

沒有人譴責廖天恩,還把焦點放在她和小羽……為什麼?

小羽的媽媽和弟弟死了,這是應該的嗎?

廖天恩蓄意殺人,這件事沒有錯嗎?


──我說過,這座教堂的條件,就是宗教。


檸檬恍然大悟。

確實,黑教堂上上下下,大家都是好人。

可是,一旦滿足條件,他們連自己變成了壞人,都不知道。


「事已至此,證據確鑿,多說無益。」

突然,賴霜原開口,打斷眾人討論的聲音。

「天恩和他的妻子,兩人值得隆重的、屬於薩拉凱爾教的葬禮。」

賴霜原的表情也很悲傷,但他是主教,黑教堂的事由他負責,他不能沉溺於悲傷,所以他看向賴梓威。

「梓威,他們的後事,交給你處理吧。」

「好的。」

賴梓威雖然難過,但他眼神堅定,向父親保證:「我會把一切辦好,這也是我唯一,能為天恩叔叔做的事了。」

賴霜原很欣慰,跟另外一名使徒交代小羽的事後,會議結束,第一個離開的是賴冰河。他的臉色很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幾乎是用逃亡的速度離開,途中撞到人,也沒有跟對方道歉。

「……。」

另一邊,檸檬的狀態沒有比較好,事情的真相讓她更加難受。羅笙關閉畫面,面對SAN值歸零的檸檬,他選擇沉默,不給予安慰。

現實就是如此,何況這只是初階。身為蜘蛛,還有更殘酷的現實在等著她,檸檬必須面對、接受,然後改變──這是羅笙對她的期望,也是檸檬的未來。

「……紅鶴。」

檸檬第一次叫他,聲音有氣無力。

「你可以像上次那樣,命令我睡覺嗎?」檸檬低頭,「拜託了,我今天好累。」

「……。」

羅笙沉默,凝視檸檬的臉,然後──琉璃色的眼睛閉上,檸檬身子一軟,整個人往前倒、靠著羅笙的手臂。羅笙答應她的請求,檸檬睡得很沉。

他把人推開。檸檬躺在床上,眼角還是濕的──羅笙不明白。確實,他很少為白絃以外的事掉淚。

身為蜘蛛,檸檬必須堅強,畢竟他們的敵人,是包含白絃、高宇維、李仲翔等人的艾莉絲體系。她不該這麼脆弱,但檸檬只是孩子;也或許,她只是需要時間。

「……唉。」

羅笙嘆氣。小孩很麻煩,賴雪檸的小孩更麻煩。羅笙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能不能活到檸檬獨當一面的那天,也是未知數。

必須先作準備。

他得找些幫手。要是自己死了,還有人能保護他的眷屬。

比如,機器人之類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