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壞孩子:偽神】紅現酒07

阿曦 A-Xi | 2024-05-05 17:46:07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壞孩子:偽神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被神明選中的機器人,與自稱「壞孩子」的女孩相遇了。隨著神蹟降臨,機器人發現,所謂「壞孩子」竟然是......?

2170年3月26日,中午十二點,玩家休息區,餐廳


上一秒,三人還在對謝頤叫囂,此刻已經變成肉串,大小不一的臟器掉在其它玩家的餐盤,血沿著天花板滴下來。

一切太過突然。

剛才活著、說話的人,此刻已經變成塊狀。謝頤忍住嘔吐的衝動,忘記向喬道謝,倉皇地逃離餐廳。

「就說了,這裡的警衛不好惹。」

喬莫名大笑,跳到其中一張餐桌,酒從嘴巴噴出來,好像在開什麼派對,興奮地張開雙手,向玩家們大喊:


「逃吧,儘管逃吧!」

「這裡是忌妒派對!我們遲早會死,用更慘的方式死去!」


喬一說,現場玩家一片譁然。這樣的場所根本不能用餐,玩家們不顧手邊佳餚,一個個匆忙離開,除了檸檬。

「妳還要吃?」

傑森也想離開,檸檬卻說還沒吃夠,想再拿一盤甜點。

「小檸檬,剛才妳也看到了。」傑森覺得不尋常,「妳還有食慾?」

「我曾經在更糟的環境用餐,沒事的。」

檸檬還是沒表情,貼心的她還反過來,安慰傑森:

「不用擔心。如果傑森不想留在這,可以先離開,不用陪我。」

傑森不怕血,是因為空氣。這裡瀰漫血、肉、死人的味道,感覺很不衛生。放眼望去,除了檸檬坐在原位,只剩那位奇怪的喬,自顧自地喝酒哼歌。

「我去服飾店,逛完就回房。」

語畢,傑森離開餐廳。檸檬拿著盤子,踩過血,前往甜點區;回來時,她停下腳步,看向插著死人的水晶柱,面無表情問:

「今年的警衛,另一個是誰?」

她在問喬。

就算不認識,喬也有義務回答,他用手比了個「七」。

「……那就好。」

對話結束,檸檬回座位,又一次在美味的鬆餅上,淋滿甜死人的楓糖。


「不是爸爸,都好。」


◇◆       ◆◇


2170年3月26日,中午十二點,玩家休息區,商場


離開餐廳,傑森搭電梯到地下三樓,聞到商場正常的空氣,緊繃的神經才放鬆下來,伸了伸懶腰。

「怎麼?一點血就不行了?」

羅琳娜的聲音夾雜輕蔑。傑森翻了個華麗的巴洛克式白眼,在腦中問羅琳娜:「剛才那是什麼?」

「陪審團的警衛。」羅琳娜解答:「每年忌妒派對,會有四名神與畜駐守陪審團,其中兩個是警衛,處理不聽話的玩家。」

「地板為什麼長出水晶?」傑森亂猜:「神與畜的傢伙,都有超能力?」

「超能力?太俗了!太俗了!是『天賦(Gift)』。」

傑森傻眼,沒想到被自己猜中。打從遇見羅琳娜,身邊不乏一堆奇幻、科幻的怪東西。

「不管你信不信,」羅琳娜冷笑,「他們的天賦來自我──二十二世紀的神『羅琳娜』。高宇維再怎麼信賴偽神,也無法否認這點。」

羅琳娜開口閉口「偽神」,卻沒有說過對方的姓名、身分。言下之意,偽神不是人工智慧利維坦,是和高宇維同一陣營的存在。

「所以,偽神到底是……」

「噓。」

突然,羅琳娜叫他閉嘴,傑森發現不對勁。他明明在商場,此刻卻空無一人,商家全部消失,只剩一條筆直的、空蕩蕩的走廊,走廊的盡頭沒有其他東西,只有一幅畫,在呼喚傑森過去。

「……。」

那是一幅很大、高度將近一層樓的畫,畫裡站著一名金髮少年,紅色的眼睛閃爍碎片,集漂亮、可愛、煽情於一身。他穿著黑底紅飾的短褲、膝上襪、跟鞋,上衣的左邊腋下與側胸被扯開,黑色的外套從肩膀滑下,掛在手臂。人站在一潭骯髒的黑色汙泥,身後綻放白色與紅色的玫瑰,背景是破裂的鏡子。他美的不切實際,美的跨越性別,傑森竟然看到出神。

先澄清,傑森不喜歡同性,然而,他的視線移不開畫裡的少年。傑森自知,在他的腦海,屬於「藍王傑森」的部分被少年吸引、無法自拔,是「羅琳娜」的部分使他保有理智。作為羅琳娜的容器,傑森不會被畫中少年影響,實是萬幸。


傑柏沃奇(Jabberwocky)


這是畫的名字,沒有註記作者。傑森疑惑,他似乎闖入不應存在的空間。創造空間的傢伙,就是要讓人看見畫裡的少年,為少年瘋狂。


「藍色。」

「藍色,在你身上。」


傑森轉頭,自己的左邊不知何時出現一人,和他並肩站著,一起看畫。

「這孩子很美,你覺得呢?」

陌生人也是金髮,也是紅眼,五官與畫裡的少年相似,但較年長,是一名散發藝術家氣息的男子,披著鬼臉天蛾的披肩,脖子上有一條頸圈項鍊,開著白色的玫瑰。

此情此景,不難猜測眼前的男子,就是把傑森帶來這個空間的人。傑森打量對方,同時,羅琳娜的聲音從腦中傳來,告訴他:


「畫裡的人就是偽神──」

「『傑柏沃奇』。」


「……!」

羅琳娜一說,傑森猛然回頭。檸檬今天早上的嘔吐物,很像畫裡傑柏沃奇腳下的汙泥;至於摻雜的白色物體,似乎是玫瑰花瓣。

「操控那女孩去自殺的,就是這傢伙。」羅琳娜解釋:「傑柏沃奇心急,想趁忌妒派對開始前,把那女孩弄死。」

「為什麼?」傑森在心裡問。

「不清楚。」羅琳娜說:「但我篤定,這不是高宇維的命令,是傑柏沃奇自作主張,至於這傢伙──」

跟著羅琳娜的話,傑森往左邊看,看向身穿披肩的男子。

「他不是神與畜,是傑柏沃奇的信徒。別被他的外表騙,這男人很噁。」

發現傑森在看自己,男子微微一笑。如果沒有羅琳娜提醒,傑森不會覺得他是壞人,男子的笑容十分溫暖,彷彿沐浴在春天的陽光下。

「您好。」男子自我介紹:「我是玩家休息區的管理者,代號『天蛾』。」

天蛾的氣質,活像在貴族學院教藝術的老師,但想到他跟傑柏沃奇──害檸檬自殺一事有關,傑森就不想靠近,下意識後退。

「哎呀。」天蛾歪頭,「我做了什麼,冒犯到您嗎?」

「確實冒犯。我人在逛街,突然被帶來看畫,這年頭連畫廊都搞強迫推銷?」傑森瞇眼,「放我出去,否則別怪我不懂藝術。」

「……。」

初次見面,傑森是所有陌生人中,第一個對天蛾惡言相向;不只天蛾,連畫中的傑柏沃奇,傑森都不感興趣。

「這樣啊,原來如此。」

然而,天蛾沒有生氣,他開始欣賞傑森,觀察傑森的比例、輪廓,尤其是顏色,他覺得傑森的眼睛很漂亮,是螢光般的藍色,猶如劃過夜空的彗星。


「我將為您作畫,藍王傑森。」

「屬於你的顏料,我會精心準備。」


語畢,空間開始以奇怪的方式扭曲,地板、牆壁、畫作,連同天蛾本人,都變成一張又一張白紙,沿著地心引力滑落。

「敬請期待。」

下一秒,紙張飛濺,耳邊響起翻書的「唰唰」聲,虛幻的空間崩塌。傑森睜眼,人已經回到原本的商場,確定天蛾真的消失,警戒的心情鬆懈下來,大大嘆氣。

「喂,羅琳娜。」

沒心情逛街了,傑森找隱蔽的角落,詢問遠端的瘋女人:

「忌妒派對的主辦是高宇維,管理玩家休息區卻是天蛾,這是怎麼回事?」

高宇維主辦的忌妒派對,應由他的直屬部下神與畜負責,事實卻非如此。兩者權責劃分模糊,高宇維和傑柏沃奇是什麼關係?

「你想太複雜了,藍王傑森。」

羅琳娜似乎摸清他的思考方式。她利用問句,一步步引導:

「天蛾不是神與畜,這些信徒只聽命於誰?」

「『偽神』傑柏沃奇。」

「忌妒派對的主辦人是誰?」

「高宇維。」

「在傑柏沃奇的認知,高宇維是他的王,他會聽高宇維的話。」羅琳娜試問:「照這樣的服從關係,你覺得傑柏沃奇除了『偽神』,還有什麼身分?」

「……!」

隸屬傑柏沃奇的天蛾,可以擔任玩家休息區的管理員,事先一定經過高宇維同意;傑柏沃奇作為神,甘願對高宇維言聽計從,原因只有一個。

「……和小檸檬一樣。」

嗅到陰謀、陽謀的味道,傑森恍然大悟,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單純,檸檬的處境比他想像中危險。


「傑柏沃奇,也是神與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