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時空劫掠 THE TIME【疫苗】救援 3

白悅 | 2024-05-11 17:00:06 | 巴幣 10 | 人氣 513

連載中時空劫掠 THE TIME
資料夾簡介
在執行異星殖民計劃的途中,站長薩蒂・伯雷的兩位好友竟被指控惡意殺人?蒐證之中,他越是發覺整起事件的起因遠遠跳脫時空。面對陰謀,他又該如何化解?



救援 3


  由於火星跟地球之間的距離,任何訊息的往來都會有延遲的情形。因此人們的交流只能停留在二到三天前的狀態,也就是說,響尾蛇大約需要五天左右才能收到總部最新下達的指令。反之亦然。總部收到訊息後必須考量事件狀況可能的演變,盡量以最接近當下的情況做出總結,預測出未來一週可能的事態再做出合理的指令。

  但事實上,工程師只需要把指令輸入進系統,就能模擬出事件發展的範圍。

  動作看似簡單,卻需要龐大的演算系統支持。除此之外,還需要有個頭腦非常清晰、擅長分析資料的人,才有辦法從眾多繁雜的訊息中分辨出真正有用的東西,再將它轉成系統指令進行模擬。

  而這個人,除了薩蒂・伯雷外,就再也沒有人能如此精準預測及判斷了。

  在收到響尾蛇首次登陸的訊息後,他就以極快的速度分析出瑪格麗特號被炸毀的可能原因,並為此羅列出三種事態走向,每條假設都有相當充分的資料進行佐證,儘管有些地方看起來只是臆測。但眾人明顯沒有做好面對如此惡劣消息的準備,當下場面亂成一團。

  因為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還能找到倖存者的樣子。

  但當薩蒂將所有事態模擬呈現在眾人眼前時,人們才好不容易安靜了下來,停下來的手也不知何時開始奮力敲打按鈕。

  在他們眼裡,薩蒂的三種假設中都還有倖存者,這表示一切都還有希望。

  今天,響尾蛇是在標準時間凌晨兩點四十一分二十二秒收到來自地球總部的訊息。負責值班的宇航員才剛剛結束每日一次的機體排查,還沒緩過神休息,就看到一連串訊息不斷地出現在漆黑的螢幕上。

  凌晨兩點四十九分十五秒,索婗雅踏進艦長室,雖然這不是她第一次進到這個地方,但這麼多人的情況她還是首次見到。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幾乎各個單位的負責人都已經聚集在此。桐恩・納吉也在,她跟塞西莉亞小聲交談著,肢體動作有些熱絡,好像本來就認識的樣子。

  貝拉一下子就看到剛走進人群中的索婗雅。她走上前,像在找什麼般朝門口看了看,接著小聲問道,「懷特博士的狀況怎麼樣?」

  「已經可以脫離了。但我沒通知他。」說著,索婗雅有意無意地瞄了一眼蹲坐在角落裡的卡梅倫・巴羅。男人正用疑惑的眼神打量著她。

  「妳不用理他。」貝拉說。

  人們聚精會神的看著總部發來的消息。很快的,他們便意識到內容中的用詞全都在指當下,就好像他們之間根本沒有多少距離一樣。總部掌握的情況比他們想像中的要多上很多,而且判斷幾乎都沒有太多誤差。

  然而,索婗雅卻感覺背脊一陣發涼。因為她在眾多的訊息中清楚的看到了薩蒂特意留下的暗語。

  製作疫苗。

  不要升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薩蒂會留這樣的訊息?

  既然他能私底下利用潔娜瑟斯來進行推算,那就表示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們的研究資源究竟有多匱乏,根本不可能研究得出疫苗,更不用說是要製作出來。可他偏偏是用製作這兩個字。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不然他怎麼會做這種決定?

  一定要問清楚!

  可是要怎麼做?她不可能獨自將暗碼傳回給薩蒂,總部會攔截所有來自火星的訊息,不管有沒有被破解都會成為薩蒂的麻煩,除了在回覆訊息中偷偷加入暗碼外似乎沒有其他辦法了。

  索婗雅飛快地思考著,全然沒有注意到人們接下來讀到的訊息內容。直到聽到貝拉的問題才回過神來。

  「什麼?」索婗雅問。她這才看清空中停留的文字跟圖片⋯⋯那一大堆的是⋯⋯什麼東西的研究資料?

  「我是說,那些看起來好像是研究報告。」貝拉說,「我沒看到上面有日期,妳有看到嗎?」

  「那些是第三支部的研究報告⋯⋯」 索婗雅認出其中幾篇內容。就在她出發前,昔拉・沃爾特有給出一份資料,說是跟變異體有關的研究報告,讓她做好心理準備。

  可當她仔細去看,很快就發現上面的內容有更多、更豐富的細節,許多原本還沒有結論的假設全都有了好幾組實驗支持,有的甚至還推翻了先前的理論。上面說,這些遭到異星生物感染而發生變異的生物具有高度的突變性,也就是說,牠們的基因非常容易根據環境而突變,變得更容易適應環境,而且變得具有繁殖或複製能力的機率會隨著時間越來越高。

  一旦這些生物適應了火星的氣候,那麼人類只剩為數不多的選擇⋯⋯

  要嘛是在宇宙中另外尋找含有霍姆斯特克礦的星球,要嘛就必須使用毀滅性武器摧毀所有研究及採礦設施、殺死那些變異生物。

  然而,基金會既不想放棄現有設施,也不想放棄礦源。索婗雅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基金會這麼做,就是打算逼迫他們進入充滿變異怪物的研究中心,繼續進行未完成的研究、製作疫苗,而這跟沃爾特當初給的承諾完全不同。

  那問題又回來了,為什麼薩蒂要傳這樣的訊息?他大可留下其他東西。難不成那邊出了什麼狀況,所以他只能這樣做?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里昂來到了她身後,正面無表情地盯著飄在半空中的文字跟曲線圖,安靜得就像不存在一樣。許多人開始議論紛紛,每個人都想知道他們接下來到底該怎麼做,因為結合這些訊息跟指令,他們不僅要嘗試收容發生變異的怪物外,還要進出基本已經受損嚴重的研究中心,這跟出發前收到的命令完全是兩回事。

  漸漸地,有人開始猜測,這會不會其實是瑪格麗特號的任務,可是瑪格麗特遠航艦已被摧毀。而兇手跟他們一樣就待在這座大凹坑附近,也有可能已經潛伏進來,觀察著所有人。

  而且總部傳來的訊息中也明確提到過,造成瑪格麗特號嚴重毀壞的可能罪魁禍首。

  這種變化實在太大了。有些人很驚愕,有些人卻充滿幹勁。

  「妳看到了嗎?」里昂小聲地在索婗雅旁邊問道。要不是他突然低下頭講話,不然就連貝拉也沒發現他就在身後。

  索婗雅顯得有些詫異,她沒料到丈夫會出現在這裡。但很快就收拾好情緒,小聲地問了一句,「現在是半夜,怎麼沒在休息。」

  「對那東西有什麼看法?」

  顯然,他指的是薩蒂埋入的隱藏訊息,但對其他人而言就顯得簡單易懂了。

  「看起來要被迫加班了。」索婗雅說。

  「別這麼消極,可以把它當作回家的門票。」卡梅倫・巴羅突然湊了過來。他盯著那一長串的資料,刻意用提醒的語氣說,「我聽說航太總署贊助了一架遠航艦給基金會,我想這就是原因。」

  說完,卡梅倫・巴羅就成了首位自行離開艦長室的成員。

  「別聽他廢話。」貝拉說。她可從來沒聽說有這件事,不管是出發前還是出發後。

  「不過確實合理。」顯然索婗雅沒有太在意這件事,看著資料的眼神像在尋找什麼。她還想找看看,薩蒂還有沒有藏其他東西。

  「一點也不。除了基金會外,我找不到還有哪間公司完全不把風險放在眼裡。別忘了他們一的最終項目,如果我們做不到,照樣會把其他人送來。」里昂說。

  也就是說,不管耗費多少資源,對基金會來說,時間都能帶給它想要的東西。對啊!他們可以不斷地重複再重複!直到做出疫苗!索婗雅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他們已經不打算等四號站的研究結果了。可是這怎麼可能?」索婗雅喃喃自語。

  「四號站?」里昂問。

  「我原本以為在分部的研究是獨立項目,後來才知道,基金會在總部也有設置同樣的研究,用的是我們的研究資料。」她解釋。

  「我們的?」

  「我猜也包含了核心。」她點點頭。

  「不,這不可能!」顯然里昂不相信薩蒂會出賣自己的心血,他皺起眉頭。

  「這個我們晚點再談。」不知從何開始,周遭都是人們議論的聲音。索婗雅小聲提醒丈夫,「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疫苗是其次,主要是那個志願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