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壞孩子:偽神】紅現酒08

阿曦 A-Xi | 2024-05-05 18:09:41 | 巴幣 12 | 人氣 56

連載中壞孩子:偽神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被神明選中的機器人,與自稱「壞孩子」的女孩相遇了。隨著神蹟降臨,機器人發現,所謂「壞孩子」竟然是......?

(歌詞來源:Set It Off〈Midnight Thoughts〉)


-


2170年3月27日,凌晨兩點,玩家休息區,觀星室


禁止玩家出入的A區,大樓頂層有一間天文探測、研究月球與行星的觀星室。陪審團長年飛行於高空,是離夜空最近的地方,觀星室的天花板又能切換成透明的玻璃窗,於是某人霸佔此地,將觀星室改成自己的房間。儀器尚在運作,卻沒有研究人員。


「I can't shake these midnight thoughts when I'm alone」

「Latching to my brain and never letting go」


某人──某個傑森曾經見過、只有一面之緣的黑髮男人,腳踩在觀星室的灰色地毯,徜徉在滿天星斗下,哼著他喜歡的歌,跳著隨意編的舞。

男人明明短髮、個子高,地上的影子卻是頭髮微長的少年,還有玫瑰。


「So I'll start making friends with the noise in my head」

「And all these midnight thoughts when I'm alone」


隨著奔放的舞蹈,男人黑色的衣服微微掀起,露出精實的腹肌;飛揚的黑色外套和歌聲一起,劃出灑脫的弧度。

他睜眼,血紅色的眼睛看著上方。在星星的烘托下,那抹殘缺的半月顯得明亮、皎潔,看得他大笑,因為不只星星,殘缺的半月是他的。

這艘陪審團是他的,所有東西都將是他的,遲早的事。

「打擾了。」

自動門開啟,金色頭髮、同樣血紅色眼睛的天蛾,依舊披著鬼臉天蛾的披肩。踏入觀星室,天蛾看見男子,在幽微的、神秘的、靜謐的星光下,男子站在中央,血紅色的眼睛望著半月,彷彿獨舞的惡魔,在詠唱他的惡之華──


「衝三小?」


可惜,張嘴就破功了。

「唉……」

天蛾嘆氣。此時此刻,男子不是金髮的傑柏沃奇,是黑髮的、神與畜第五幹部李晴煬。天蛾理智上明白,傑柏沃奇和李晴煬的氣質不同,但言行舉止相差太多,天蛾至今無法習慣。

「發生不少事,我來向您報告。」天蛾邊走邊說。

「噢,你說餐廳嗎?本大爺知道。」

李晴煬吹口哨,一隻體型和車子不相上下的巨大黑豹,憑空出現在觀星室,乖乖趴在李晴煬面前。李晴煬跳到黑豹背上,兩手放在後腦杓,喬一個舒服的姿勢。

「『遊戲外,嚴禁玩家自相殘殺,違者警衛處置。』」李晴煬冷笑,「算謝頤識相,要是她還手,今天被水晶插死的,不只那三個白痴。」

李晴煬邊說,身下的黑豹打著哈欠。巧合的是,黑豹的眼睛和兩人一樣,都是血紅色。

「見過藍王傑森了?」李晴煬問天蛾。

「是的,如您所料,他沒有被您的肖像影響。」天蛾說:「我無法判定他是什麼,但我想替他作畫,希望您批准。」

李晴煬不意外,他早就知道天蛾想做什麼。凡是他的信徒,思想、記憶、能力,皆與他連結。天蛾這人很假,傑柏沃奇知道,李晴煬也知道。

「隨便你,只有一個條件。」李晴煬壞笑,「把小檸檬畫死。」

「死」字一出,天上的半月震了一下,周邊的星星開始以不規則的頻率閃爍。李晴煬轉頭,瞋大眼睛,整個天空被血紅色的瞳孔震懾,半月安分下來,星星恢復原狀,彷彿什麼也沒發生。

「低調點,不要讓宇維少爺知道。另外三個神與畜,本大爺會親自交涉。」

李晴煬吩咐天蛾:「到時你們再編一齣,佯裝小檸檬死在忌妒派對。聽到沒?」

「是。」

沒其它事,天蛾道聲晚安。李晴煬彈指,天蛾的身體幻化,變成白色的玫瑰花瓣,消失在觀星室。李晴煬閉眼,跟身下的人、代號「黑豹」的信徒說:「我睏了。」

「……。」

「懶得動,就這樣吧。」

伸完懶腰,李晴煬蜷著身子,把自己埋進毛裡,像孩子一樣沉沉睡去。黑豹依舊趴著,下巴倚著前腳,閉上紅色的眼睛,和李晴煬在同一個夢。

夢裡,黑豹變成人,李晴煬是傑柏沃奇。傑柏沃奇牽著他,走在黑色的汙泥,沿途開滿紅色與白色的玫瑰。傑柏沃奇微笑。

比汙泥要髒。

卻比玫瑰更美。


◇◆       ◆◇


2170年3月29日,下午三點,玩家休息區,607號房


不出幾天,傑森漸漸習慣陪審團的生活、面無表情的檸檬、時不時在她腦袋說話的羅琳娜。他無法習慣的,是檸檬背後的神與畜,與羅琳娜的目標傑柏沃奇。

生活像暴風雨,此刻便是前一刻的寧靜。天蛾的外表、聲音,是容易被記住的類型,尤其那句「我將為您作畫」,感覺十分不祥。儘管檸檬聽完,淡淡地跟傑森說不用擔心,不必理會。


「測試結束。4號玩家藍王傑森,無異常。艙門五秒後開啟。」


參與忌妒派對的玩家,須透過名為「遊戲艙」的裝置,進入利維坦建構的虛擬世界。正式開始前,玩家會被一一叫號,到A區的實驗中心測試,確保遊戲艙與玩家的同步率。

傑森的測試過程很順利。艙門開啟,複雜的儀器自動卸下,傑森瞄了眼測試結果,發現「無異常」三個字是藍色的,跟他的瞳色一樣。

「……。」

帶著疑問,他回到607號房,沙發上的檸檬盯著電視,人卻是倒的,兩隻腳靠著椅背,黑色的頭髮順著沙發,披散在米白色的地毯,琉璃色的眼睛倒著看《大秦帝國》,那是檸檬最愛的戲劇,她每天都要看。

「歡迎回來。」

檸檬看電視,兩隻白底藍紋的守宮趴在旁邊,牠們的名字「阿虔」、「阿渠」出自秦孝公和他哥哥,傑森昨天才知道。

「小檸檬。」

掛好外套,傑森坐到一旁的單人沙發。進入正題前,貼心的他指著電視,問檸檬:「要暫停嗎?」

「不用。」檸檬說:「我看了兩百零二次,台詞都記得。」

就檸檬所言,她四歲就在看《大秦帝國》,平時一個人在房間,也會放著當背景音樂。傑森覺得很扯,又不知該從何吐槽,選擇忽略。

「妳前天測試,記得『無異常』的顏色嗎?」

叫號順序不定,檸檬的測試早傑森兩天,時間是前天清晨。她想了兩秒,回答:「白色。」

「……。」

傑森沉默。檸檬在沙發上翻一圈,變回正常的座姿。她知道傑森在想什麼,開口關心:

「說到顏色,想起天蛾,心裡不踏實?」

「嗯。」

傑森不隱瞞,如實表達他的擔憂:

「羅琳娜說,傑柏沃奇想趕在忌妒派對前殺妳。天蛾的目標不只我,還有妳。」

檸檬連眼睛都沒眨,微微聳肩,「有人要我死,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習慣了。」

「我不習慣。」

檸檬越冷靜,傑森的心情越無奈。他盡可能用平穩的聲音,跟檸檬對話:

「我不知道妳以前經歷過什麼,但這種局面……我希望妳稍微珍惜自己,一點點就好。」

「……。」

每次和傑森交談,都能刷新檸檬對良善的認知。對只認識三天的人說這種話,傑森要不是笨蛋,就是飽經風霜的倒楣鬼,或以上皆是。

她不討厭傑森,然而,正是這樣的傑森,被羅琳娜先一步選中,這令檸檬火大。無論自己做什麼,總是差那個女人一點,或一大截,羅琳娜就是這麼可恨。

「傑森,我沒這麼脆弱。」

想到羅琳娜,檸檬覺得自己必須冷靜,於是她起身,走到吧檯後面的冰箱,倒一杯冰果汁,加兩大匙砂糖。

「天蛾這種貨色,我沒放在眼裡,不必擔心。」

羅琳娜之前說,很多人想殺死檸檬,包含檸檬自己。經過相處,傑森發現檸檬的態度並非消極,她知道自己將要面對什麼,會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該被什麼人殺死。

那個人不是天蛾,也不是傑柏沃奇;如果是,羅琳娜會特別警告,檸檬也不會這麼冷靜。


「叮咚!」


門鈴響起,兩人都沒叫客房服務,看來是罕有的訪客。透過小螢幕,他們看見對方的臉,竟然是身穿紅衣、前天在餐廳被人羞辱的謝頤,檸檬主動開門。

「我來。」

不知為何,傑森覺得檸檬是故意的。她刻意讓謝頤看見自己,觸發謝頤的反應──


「果然!是妳搞的鬼!」


看見檸檬,謝頤彷彿遇見怪物,嚇得後退兩步。檸檬欣賞謝頤介於害怕與緊張之間的眼神,不知為何笑了,她似乎喜歡這種表情,是惡劣的興趣。

「我怎麼了?」

檸檬歪頭。謝頤兩手握拳,鼓起勇氣問:

「別裝傻!妳把那些人藏去哪?老實招來!」

聽不懂謝頤的指控,檸檬沒有第一時間否認,因為她在收集資料,分析謝頤與自己的資訊落差,大致落在什麼位置。

「進來談?」檸檬邀請謝頤。

「我拒絕。」謝頤皺眉,「天知道妳會做什麼!」

「『遊戲外,嚴禁玩家自相殘殺。』」檸檬強調:「我跟妳一樣,不想和這裡的警衛打招呼。」

「……妳不是警衛?」

「如果是,妳還來找我?」

「……。」

猶豫一分鐘,謝頤踩著古典的高鞋,謹慎踏入607號房。檸檬關門,謝頤叫她先走,不敢走在檸檬前面,用高傲的態度掩飾恐懼。

「這位是傑森,我的朋友。」

和謝頤介紹完,檸檬也告訴傑森:「這是謝頤,我同事的妹妹。」

傑森微愣。言下之意,謝頤的哥哥或姊姊,是神與畜的其中一員。謝頤厭惡被這樣介紹,向檸檬抗議:「我就是我,跟其他人無關!」

檸檬不理睬。此時此刻,她嶄露神與畜的獨有氣質。成員個性不盡相同,但作為強者,他們充滿自信,難掩鋒芒,缺點是目中無人,很難相處。

「請用。」

相較之下,主動替謝頤泡茶的傑森友善許多。他明白謝頤的顧慮,傑森自己倒一杯、喝光。確定茶沒問題,謝頤才願意捧起茶杯,啜飲一口。

「……謝謝,很好喝。」

嚐到味道,謝頤有些驚訝,沒想到能在玩家休息區喝到這麼好的茶。這年頭願意細心對待茶的人,已經不多了。

「所以,妳的『果然』是什麼?」

檸檬不廢話,直接切入正題,推論:「因為我的身分,妳覺得我在參與一件壞事?」

「我以為你們那幫畜生,自省兩個字都不會寫。」謝頤放下茶杯,告訴檸檬與傑森:「喬失蹤了。」

「喬?」檸檬回憶,「在餐廳幫妳的、戴帽子的傢伙?」

謝頤點頭。檸檬的手撐著下巴,耐人尋味地問:「妳跟他很好?」

「哼!那種像流浪漢的男人,我理他幹嘛!」

謝頤的語氣充滿不屑,但停頓兩秒,她露出心虛的表情,沮喪表示:

「……他幫過我,這幾天遇到,也會跟我打招呼,問有沒有人欺負我、需不需要他幫忙,像笨蛋一樣。」

謝頤不明白,為什麼喬要對同為玩家的自己這麼好,但一個男人是否別有所圖,謝頤一定看得出來,因為謝頤的「職業」很特殊,這方面的經驗絕對不假。喬的關心是真的,謝頤此刻的擔憂也是真的。


「3月28日凌晨,71名玩家失蹤,喬是其中之一。」

「這些玩家的共同點──3月27日早上,他們都去參加測試。」


「……!」

聽到這,傑森看向檸檬,因為檸檬前往測試的時間,也是3月27日清晨。同一天參與測試的玩家,只有檸檬沒失蹤,加上她神與畜的身分,謝頤才會迸出「果然」二字,確實可疑。

「陪審團、玩家休息區,全部登記在你們名下!除了神與畜,誰敢在遊戲開始前鬧這一齣?」謝頤合理懷疑:「大家都失蹤,唯獨妳沒事,妳還敢說自己是清白的!?」

「嗯。」檸檬秒答:「我什麼都不知道。」

「……。」

不只謝頤,檸檬那置身事外的態度,連傑森都覺得不可思議。

「妳誤會了,謝頤,我沒有這麼做的動機。」

檸檬伸手,輕輕抓住兩隻守宮,將牠們放到自己肩上,一邊一隻。

「告訴妳無妨。」檸檬說:「我跟神與畜鬧翻了。」

「……!?」

「我是叛徒,超級失敗的叛徒。」檸檬坦白:「因為他們,我差點從陽台跳下去;要不是傑森救我,我早就死了。」

謝頤超驚訝。除非本人坦承,謝頤絕對、一定、百分之百,不會相信這個事實。從謝頤的反應,傑森得出結論:檸檬不只是神與畜,更是外人認定「不會背叛」的核心幹部。

「唔,就算退一萬步,妳真的沒有參與。」謝頤問檸檬:「妳知道犯人是誰?」

「嗯,我們會處理。」檸檬肯定表示:「傑森會解決。」

「??????」

從頭到尾沒說話的傑森一臉問號,錯愕地看著檸檬,檸檬自顧自地喝飲料。果汁喝完,還有多餘的砂糖沉澱在杯底,她仰頭,讓砂糖沿著玻璃杯,滑進嘴巴。


「……哪,我問妳。」


檸檬跟神與畜鬧翻,謝頤釐清事實,腦中閃過大膽的疑問,問出口:

「我姊,她在這裡嗎?」

謝頤的口氣,很像提及羅琳娜時、壓抑憤怒的檸檬,乾裂的聲音除了憎恨,沒有其它情緒。

「不,今年的警衛不是她。」

無須隱瞞,檸檬不只誠實回答,還額外爆料:

「她提名了妳。」

「……。」

「想把妳送來忌妒派對的,就是她。」

檸檬轉頭,看著傑森,彷彿在刻意提醒,他也不例外。


「這不是自願。」

「強迫我們參加、要我們死在這裡的,是神與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