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一章 (下)

林賾流 | 2024-05-12 00:15:47 | 巴幣 112 | 人氣 559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徐夜柏躺在公寓單人床上,雙手摸著隱隱作痛的沉重腹部,被內視鏡侵入孕囊好灌進人工羊水並殖入胚胎的屁股也有點痛,難以想像作為單身狗活了二十七年,現在他的孕囊裡已經有了個父母不詳的小小胚胎。
 
他會答應軍方代孕實驗一大關鍵是,志願者不會被限制行動關在封閉環境理,可以照常回家生活,找工作或擺爛都行,只是必須服從實驗團隊指示每天作基礎健康記錄,定期到指定地點產檢,並服用實驗團隊特製營養劑,同時遵守一切懷孕指南,這邊倒不是實驗規定,而是Beta與Omega的國民生育常識。
 
O和B都沒有卵子這種構造,精子必須進入孕囊,且被裡面的生殖細胞接受才可能形成胚胎,但O未徹底動情時孕囊入口不會打開,才需要資訊素刺激,因此能不能懷上的決定權在O的比重大些。
 
至於Beta的受孕就神祕多了,取決於伴侶性別、能力、親密度與自身條件,只能說AO在發情期徹底結合的懷孕機率非常高,但只要其中一方是Beta,可能性立刻撲朔迷離。
 
不過BO懷孕時不是精卵結合而是直接形成胚胎,能否著床是懷孕成功的關鍵,現代人沒有臍帶構造,胚胎會選擇在孕囊底部和孕體融合一部分吸取營養,並從該處開始長出胎衣,胎衣則緊貼孕囊吸取養分,達到氣體水分等代謝交換,並將這些維生要素儲存在胎衣裡,胎衣則會逐漸變厚且韌化,做為胎兒的第二層保護,直到孕期屆滿,胎兒會連胎衣像下蛋一樣被擠出孕囊順著排泄口誕生。
 
看到這一段,徐夜柏菊花一疼,連忙自我安慰,他選了剖腹產,絕對是剖腹產!目前徐夜柏毫無放棄守護後面純潔的念頭(侵入性醫療行為不算),事實上,他連前面的軍刀都封印了,工作和存款使人快樂。
 
「所以該稱為『胎卵生』比較恰當嗎?」徐夜柏反覆閱讀關於Beta的懷孕原理說明,內容和Omega有諸多不同,他決定兩者都參考。體內這個胚胎跟他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扯上AO免不了談論資訊素,Beta資料裡缺乏相關說明,至少大部頭專書裡沒有,得從個人論文裡找,尤其是最新研究成果,死都別想在公共讀書館裡吃霸王餐,非專業人士的徐夜柏權限肯定不夠,他也沒錢購買商用資料庫會員,下載特定論文又是一筆費用。
 
話說回來,徐夜柏現在自己就是前沿研究的一部分了。
 
身為前出版人員,徐夜柏當然贊成守護智慧財產權外加作品收費制,總不能讓作者餐風露宿,但他這個小說編輯實在沒錢,求知動力瞬間下降不少,姑且按照實驗團隊指示和人類懷孕常識努力爭取成為成功存活的那一半。
 
不是沒有AB或OB懷孕記錄,但實在太稀少了,首先這種交往組合不罕見但往往不被大眾鼓勵,只是還不到法令禁止的程度,但也僅限個人交往,結婚乃至合法生育記錄著實鳳毛稜角,這類伴侶大多是領養孤兒,或者收養只具備其中一方血統的後代。
 
AO發情期和標記需求是生物天性,為愛犧牲肯定要出健康問題,然後是感情問題,最後婚姻關係不是直接破碎就是名存實亡,不過若是A或O那邊有腺體傷殘或遺傳疾病另當別論。
 
胚胎植入時,醫師嚴肅告誡他一定要按時服用特殊營養劑,以穩定胎兒資訊素需求,當然,徐夜柏不可能自主分泌這種東西給肯定是AO親源的胎兒,實驗團隊大概會提供某種代餐。
 
徐夜柏就算不是生物醫學專長也知道,代孕方不能隨便接受注入親源以外的資訊素,否則AA失控互毆和AO強制標記就不會是社會問題了,一切都是資訊素的鍋。
 
大致來說,Omega還是挺討人喜歡的,Alpha普遍有求偶焦慮,競爭獲勝是他們的本能,表現在社交上往往令人掩鼻,徐夜柏光是在旁邊吃瓜看戲就滿足了。
 
百分之五十的死亡率啊!雖然那名幫他植入胚胎的醫師沒明說,徐夜柏不是笨蛋,肯定和資訊素有關,其次是參加者個人生活紀律引發的姙娠併發症和種種風險。會參加代孕實驗的人多半走投無路,容易過度自信或輕忽大意,甚至為了逃避壓力做出種種不健康行為,既然實驗沒強迫限制人身自由,模擬孕體自然懷孕生活過程,不嚴謹的生活方式當然會提高死亡風險。
 
所謂的補充營養劑,得當成救命藥來看才行。徐夜柏暗忖。
 
「代孕資料……靠!還真是半頁都沒有!」BB組合可以輪流或由適合懷孕的那邊負責生,最沒疑義,Beta基本上不可能讓Omega懷孕,反過來O讓B懷孕成功率倒是比兩個Beta互助高,大概因為Omega體能弱歸弱,就基因特殊性還是更接近地外純種,否則當初外星人和地球人是怎麼打破生殖隔離的?
 
經濟煩惱暫時轉移,失業有失業的好處,起碼徐夜柏多出大把時間好好調整作息與生活習慣,現在他可是扛著兩條命的男人了。
 
先從研究懷孕菜單和孕期持續運動開始,生活津貼保障他上超市自由採購新鮮食材的餘裕,徐夜柏早就想好好鍛鍊廚藝,他現在只會幾道自己喜歡吃的家常菜而已,將來到國外窮遊只能靠自炊,他可沒錢外食。此外,徐夜柏也不想被這次代孕搞壞身體,按照網路遊戲原則,就是鍛鍊升級拉高血量和耐力比氣長。
 
黑褐短髮青年習慣性地在筆記本上條列出計畫綱領,並將網路上查到的食譜抄寫下來。
 
月球上已經有外星科技建造的城市基地和稀薄人造大氣,目前處於只有少數軍隊駐守,仍無法開放移民的狀態。縱使有些領域很先進,肇因資源耗竭與當初地外純種修復自然環境的全球統一政策,現代人並沒有古時科幻小說描寫的未來世代那樣事事都靠電腦和自動化處理,頂多就是語言共通、實踐全球通聯網路和各國依照不同地外純種與相關混血家族治理造成文化特色差異,國與國之間的極端貧富落差與仇恨已經成為古代歷史,現代國家反而更接近生態多樣的巨大群落。
 
有些人喜歡用筆寫字,可以算成一種興趣,紙本書則是最近半世紀才平民化的大眾娛樂,消費主力仍在電子書,基於外表和資料上的先祖種族--父母家族裡近五代沒人會講古漢語了,徐夜柏學生時代選修古漢語,可說出自相當無聊的動機,就想在父母面前秀一把優越感,此外還為了欣賞可愛的Omega妹子參加外國文學社團,後來雖然所學非用,反而成為他踏入出版業的契機。
 
徐夜柏大學主修犯罪學,本來想加入城市治安隊,公務員的一種,從社工防災巡羅治安無所不包,重要業務則是輔助軍警在住民區行動,擔任嚮導、疏散民眾或傳達政府緊急命令,典型純Beta行業,雜事雖然多,貴在工作本身穩定到不行,非常符合Beta口味。
 
最後為啥沒當上呢?只能說他畢業那年競爭特別激烈,雖然是Beta也有等級之分,徐夜柏以零點五分之差飲恨落於錄取線後,本想隨便先找個工作餬口繼續備考,意外地在人員和公司都高汰換率的小說出版業發現一片天。
 
大概是當初立志進入城市治安隊的初心以及犯罪學專業,讓徐夜柏面對任何性癖或過激劇情都波瀾不驚,完全抽離個人喜好,客觀分析消費者需求,對完全責任制的編輯工作毫無怨言,做事勤勤懇懇,反而變成那種活得比公司久的編輯,每當他待的出版社剛倒閉,立刻就有業內人士來挖角。
 
久而久之,習慣編輯工作的徐夜柏也不想準備公職考試了。或許大出版社分工明確的專業編輯不一樣,徐夜柏只待過如春筍般成立迅速但壽命往往不超過十年的小型出版社,部門全混在一起,連會計和法務都要懂一點,準備讀者活動和書展包裝擺攤銷售也是他的責任,還得跑實體書中盤商談業務。
 
在商言商,徐夜柏除了那副斯文清秀模樣,以及外勤工作和開車才會戴上增強說服力的低度數黑框眼鏡,跟文學青年半點關係都沒有,就是個趕在死線前解決問題的社畜常識人,就是這樣才能將那些各種不穩定的作家按奈得服服貼貼。
 
最後因為車禍官司問題嚴重影響工作效率被老闆勸退,對方趕人態度已經很明確,徐夜柏的確需要失業補助和遣散費,出版社老闆不想車禍受害男童雙親上網爆料操弄輿論導致商譽受損,影響日後新書銷量,兩害相權還是決定剔除不安定因素,徐夜柏沒臉賴著不走,只能遺憾退場。
 
Beta小編輯的確是隨時可以找到新人頂上的螺絲釘,但新螺絲釘好不好用,會不會影響機器運作,已經不是徐夜柏現在該在意的事情了,遣散費有按照規定給就好。
 
或許他真該繼續考基層公務員。
 
徐夜柏對代孕會給Beta造成哪些身體負擔沒個準信,旁觀同事朋友和網路討論不分男女一致認定懷孕又累又麻煩,不管剖腹還是自然產都元氣大傷,起碼得臥床半個月。他還欠軍方錢,既然零利息不急著還款,況且這次實驗死亡率不低,這段代孕時間徐夜柏決定過得輕鬆些,以免冷不防掛了一切歸零,他按月領的孕體生活津貼已經超過之前在出版社做得要死要活的月薪了。
 
「一天一劑,不可多也不可少是吧?」徐夜柏拿起橘色方型扁盒,裡面裝著兩週份的特殊營養劑,實驗團隊特別註明最好間隔24小時服用,第一劑使用後建議註明服用時間,畢竟一天一劑是個曖昧說法,最好能將間隔時長固定下來,萬一不慎弄灑或遺失請立刻聯絡實驗團隊補發。
 
營養劑是類似小瓶生理食鹽水的15ml透明管狀塑膠瓶包裝,只要扭開封口往嘴裡倒即可。
 
徐夜柏拿起小塑膠瓶凝視裡面的透明液體,乍看簡單無害,植入胚胎時他處於全身麻醉中,閉眼睜眼就結束了,過程完全零記憶,只有麻醉漸褪的不適,坦白說也是好事,現在真有參與人體實驗的驚悚感了。
 
不過,從負責他的醫師對特殊營養劑的慎重態度推敲,不喝似乎更危險,畢竟不是新藥實驗,而是胚胎與孕體的存活實驗。
 
「最好」、「建議」這種用語都存在一定曖昧空間,表示特殊營養劑效果也在待驗證中,肯定有不按時服用的代孕者,這方面兩週以及之後的產檢就會印證影響了。
 
「感覺第一瓶喝下去像在賭命呢?我的小租戶不會抗議吧?」徐夜柏捏起一瓶特殊營養劑,同時摸了摸肚子。
 
想再多也無濟於事,徐夜柏事先將負責他的聯絡人號碼調到手機螢幕上,以求能用最快速度撥通,然後扭開營養劑一飲而盡。
 
腹部立刻湧起一陣火燒感,徐夜柏皺眉,正要撥電話求救,轉念一想又忍了一會兒,那股灼熱漸漸褪去。
 
短髮青年歎了口氣,果然他就是普通人,這一通報下去他可能就從眾多志願者之一變成優先抓出來的小白鼠,被剝光隔離拘禁各種亂七八糟檢查之類。徐夜柏很Beta的慫了,決定逃避現實再等等,至少呼吸心跳沒異常,看來應該不是藥物過敏。
 
特殊營養劑裡如果含有某種類AO資訊素,他這個Beta攝入後確實可能產生不適感,想想也算意料之中。
 
他順手在筆記空白頁寫下服用營養劑時間,同時設定手機每天鬧鐘定時提醒。
 
植入胚胎第一天,不確定性還很高,最直接的狀況是,如果胚胎著床失敗,兩週後徐夜柏就算被淘汰,可以領一筆補償金退出代孕實驗了,這也是一種解方,坦白說還不錯,只是要另想辦法還欠軍方的本金債務,徐夜柏本來就想繼續工作,對他來說定期還款不成問題。
 
之後的每一天意外普通,對於負責醫生打來的關懷電話,徐夜柏老實上報喝完特殊營養劑會產生短暫灼燒感,對方似乎很高興,還安慰他這是輕微正常反應,不用太擔心,對他自主規劃的懷孕營養食譜也表達高度讚賞。
 
徐夜柏假設應該有人產生更嚴重的副作用,醫生才會這麼開心,不過這種每日關懷電話的確有助把握代孕者身心狀態,至少往好的方向調整,看來實驗團隊吸收了不少失敗經驗,這次不敢給錢就算了事。
 
兩週後的第一次產檢,簡直像徐夜柏過去不敢夢想的昂貴全身健康檢查,結果算是高分通過吧?不枉他盡責地當個好孕體,他算是確定要和這個小生命綁定九個月了,倘若一切順利的話。
 
當時在產檢現場還見到好幾個看起來像是研究團隊裡的重要成員,這些一看就是精英的優秀人物親自過來給徐夜柏加油打氣,每個看起來都比自己或伴侶懷孕要開心,徐夜柏不禁懷疑,這些人裡面該不會有神祕胚胎的親生父母?
 
之後又經過一次產檢,再度被告知胎兒健康,一切順利,身體也無特別不適之處,徐夜柏一直很小心照顧自己,至此多少有些成就感。他從沒妄想過自己是天選之人,至少能力範圍內能做到最好,但他明白絲毫大意不得,胚胎繼續長大,胎衣和他的孕囊部分融合,共享身體循環,從他身上汲取更多養分,對徐夜柏身體負擔和負面影響也會增加,真正的困難再過一兩個月才會到來。
 
幸好他沒有戀人,也不打算生孩子,否則代孕這種經歷完全可能留下精神問題,徐夜柏隱隱約約感受到這股壓力,不考慮親情的話,其實就是體內多了個不明寄生物,徐夜柏並非神經大條,他只是被現實逼到絕路不得不覺悟而已。
 
人是很奇怪的,或者說Beta有自己奇怪的部分,他們對後代本來就不像AO那麼執著,甚至到了演化出因為異性資訊素被動發情的生理機制。當第一輪網路面試中提到二分之一的生死機率,徐夜柏第一個反應是想,怎會那樣剛好?簡直就像隨口編出的數字。
 
虛空中一塊命運銅板一邊翻轉一邊落到手裡,被徐夜柏死死抓住了,但他還無法打開手心觀看結果。
 
徐夜柏神奇地沒害怕二分之一的死亡率,卻想著還有一半生存率呢!都還不知道活下來能否好好的,這句話術也夠低階了。大概是從小到大省略的發情期和性衝動全在那一刻轉變成腦衝了,他就是不想被區區一家AO結合的政確混蛋利用孩子受傷當藉口,奪走他的工作、存款和父母留下的老家,從此一蹶不振。
 
真要讓徐夜柏跟那一家車禍訟棍糾纏,他也覺得晦氣,失去的就失去了,除了老家必須保住,他可以有新的工作,累積新的財產,誰能救他呢?當然只有徐夜柏自己。
 
萬一實驗失敗,就讓老家被充公他也爽,至少不是在他活著時親眼看著老家被查封法拍,落入二手房市場裡被不知名人士轉手買賣,然後任新屋主夷平舊房子另作他用。
 
又領到兩週份的特殊營養劑,徐夜柏原本以為接著也要按表操課度過時,卻在植入胚胎滿一個月時迎來變數。
 
每天固定晚間七點響起的問候電話遲了半個鐘頭仍毫無動靜,已經習慣應付完這通查勤電話才有下班解放感的徐夜柏又等了一會兒,仰頭無聲怒吼,主動撥打平常那組日常回報兼緊急聯絡用的號碼,算算枯等時間已經快浪費一個小時,對於出社會後私人時間少得可憐的徐夜柏簡直不能忍,失業後這種卡人注意力必須待機的聯絡問題只會喚醒他的職業創傷。
 
「你好,請問徐先生有何需要?」彼方接起電話的人聲低沉絲滑,像最高品質的黑巧克力,徐夜柏只吃過一次,還是書本熱銷的作家送給他的感謝禮物,濃醇到近乎苦澀,有種微醺的暈眩感,還莫名其妙地有點耳熟,但他很確定之前接觸過的實驗團隊裡沒人是這道聲音。
 
既然能明確說出他的姓氏,證明他沒撥錯電話,實驗團隊給的聯絡號碼他早就爛熟於胸,仍是基於本能再度確認一次,很好,確實就是盯著看了一個月的號碼。
 
「你好,請問之前每日固定時間與我聯繫的那位醫師為何今日失聯,也沒有更換其他聯絡人?」
 
「徐先生警覺性很高呢!你是第一個主動來電確認情況的代孕志願者。」對方在「代孕」的詞彙上加了重音。
 
這句怎麼聽都不像好話。徐夜柏頭皮發麻地想。
 
「實驗出問題了?你是誰?」徐夜柏立刻追問。
 
「代孕計畫已確定中止,我是負責善後的人,明日會派專車接送你到定點面談後續事宜,今天請安心休息。」
 
「雖然這樣問有點蠢,我相信現在住處外早就有人盯著,以防我逃跑,但我現在就想聽聽閣下的回答,我的人身自由安全受到保障嗎?」徐夜柏竭力保持鎮定問。
 
「人身安全那是肯定的,至於自由……或許當面談細節比較沒疑義,這裡面牽涉許多變數,不只徐先生,還有您孕囊裡那個胚胎的人權,同時也直接關係到你前面在意的人身安全。」對方這樣說。
 
「明白了,我不會反抗,但是敲門前請先來電給我二十分鐘準備,或乾脆簡訊告知我明確來訪時間。」
 
「沒問題。」
 
「最後一件事,你今天的營養劑喝了嗎?」
 
「還沒。」
 
「那麼,請停止服用該營養劑,並將剩餘營養劑於明日會面一並帶來上繳。」
 
「好的。」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徐夜柏應了。
 
幸好對方聽起來像是能好好商量的人,或許一樣是個Beta……才怪!徐夜柏摸著手臂浮起的雞皮疙瘩,那溫柔語調裡透出的無機感顯示對方是習慣發號施令的絕對上位者,肯定是某個位高權重的Alpha,對方態度良好主因可能是本身教養不錯、今天沒被滴到鳥屎以及徐夜柏的超識時務。
 
徐夜柏將已經拿出來的營養劑放回橘盒裡,不知為何,直覺他並不留戀這玩意。
 
今晚大概率是無眠的一夜,徐夜柏祈禱老天讓他至少能睡著一兩個小時也好,否則實在沒法應付明天的硬戰,他決定立刻洗澡上床裹好被子培養睡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