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三章:人類回音(三)

歷史謎團 | 2022-06-04 13:51:19 | 巴幣 3216 | 人氣 228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如果有在追文的讀者,請放心。獅醬的後宮故事第一部已經完稿了,卷四將會為小獅子王子的故事做個小結/嶄新的開始。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四章:來自人類王國的回音(三)

***


上次亞諾什只到訪幾日就匆匆離去,出於對方的身分我也有所顧慮,並不希望他在這裡到處瞧、到處逛。不過這一回,我決定讓他觀看〈白城〉的生活有多麼安穩,甚至有可能改變他內心對我們的想法。

改變......這字眼嘴巴上說來輕鬆,實際執行起來卻一點也不容易。

「我還是感到很意外......啊哈哈哈,不好意思,我並不是在質疑您的能力。」亞諾什傻笑道:「這座城池以及附近領地的人類居民,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完全接受獸人的治理......實在叫人難以想像。」

最後的詞語則是化為了嘴邊的低喃,如果是人類的話根本不可能聽得見;但我一雙獅子耳朵卻能將每個字都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我不悅地撇了撇嘴,接著說:「因為這些人全遭受過來自聖瑪利王國苦難。」

「什、什麼?」

亞諾什皺起眉頭,臉上的笑容變得僵硬。

我沒理他,繼續說下去:「亞諾什先生,想必你應該知道在十幾年前,聖瑪利王國曾發生過一起農民起義,對吧?」

「是的,當時我還只是個孩子,但我確實聽聞過此事。王國的貴族們好不容易才平定由貪婪農民所組成的暴民勢力,並且處決了煽動他們暴亂的罪大惡極篡位者......」

「你所說的『罪大惡極篡位者』,指的正是奧絲雅的父親喔。」

亞諾什當場一愣。

「對於〈白城〉居民而言,她的父親卻是試圖保護平民百姓的偉大領主。先不論他的為人究竟為何,他的家族守護〈白城〉以及王國邊境和平好幾個世代,最終這個血脈卻落得只剩下奧絲雅一人存活下來,甚至任由埃爾多迪家族予取予求。你認為本地人類還會喜歡聖瑪利王國統治嗎?」

「咳哼,我猜想......這正是埃爾多迪.費倫茨伯爵閣下試圖改變的......窘境。」亞諾什乾咳一聲,滿臉尷尬地說道:「他和奧絲雅小姐的婚姻不只會對〈白城〉帶來正面的效益,也會強化純正貴族與地方貴族之間的聯繫。」

「我的確聽說過你們的國王、純正貴族和地方貴族的關係頗差的......嗯,算了。你知道奧絲雅怎麼認識費倫茨的嗎?他們倆怎麼決定結婚呢?」

比起人類王國的種種內鬥,我更好奇奧絲雅和未婚夫之間的事情。

「這樣的私事還是請您自己詢問奧絲雅小姐,我只知道他們原本預定於後年結婚,沒想到獸族卻在此時突然發動戰爭,入侵聖瑪利王國。」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們倆走在街道上,陷入一陣沉默。

亞諾什頓了一下,也許是為了找個話題聊,他環顧四周後說:「感......感覺城內還滿冷清的。」

「現在是冬天嘛,誰不想待在溫暖的屋內休息取暖呢。」我解釋道:「不過他們還是可以自由上教堂參加活動喔!」

「教堂?我以為你們獸族人信仰的是異教......咳哼,失禮了。」

「獸族確實只相信大地之母,而非人類的神祉。可是我並沒有逼迫〈白城〉的人類一定要改宗呀?除非他們想要的話啦。」我聳肩道。

「就連奧絲雅小姐也是?」

「她不大提信仰方面的事情,但我比較希望她接受大地之母的恩賜。因為她是我獅群的一份子嘛。」

「殿下的......嗯,獅群總共有多少人?」亞諾什問我。

「目前總共有兩人喔,一位是奧絲雅,一位是海倫娜修女。」

「竟然連修女都和野獸人合作......」

「我可別強迫她們喔!我身體力行說服奧絲雅與海倫娜,她們才願意加入我獅群,成為我的母獅!為此我不僅冒著生命危險在戰場上作戰,還挨了人類農民一頓毆打。」我邊說邊驕傲地挺起胸膛。

「敢問殿下,母獅的意思又是......」

「獅群是獅族最重要的群體,而母獅是其中最核心的成員。我們有一句老話又是這麼說的:「雄獅們統治草原,而他們的妻子們統治他們。」雖然從我這名獸族男性口中說出來有點怪啦。」

「啊、喔......」亞諾什聽得一副懵懵懂懂的樣子。

「總而言之,母獅會在雄獅身邊給予各種各樣幫助,是非常重要的夥伴喔!」

「僅僅是夥伴得關係嗎?奧絲雅小姐既會於晚上陪您同床共枕,又會穿上野獸人女性的服裝陪同您參加活動。在我聽來這幾乎是......」

「啥啊?」

亞諾什那副欲言又止的錯亂神情其實挺搞笑的,我還真的不懂他到底在傻個什麼勁。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倆剛好漫步到幾棟剛開始興建的建築物面前。

「殿下,我從剛才就開始就看到許多蓋到一半的房子,請問您正在大肆興建〈白城〉的防禦工事嗎?」

「喔不不不,你看到的那些是我預計建造的公共浴場和公共廚房(Imaret)。由於正值冬季,所以施工進度延遲了些。我希望至少能在冬季結束前完成一兩座建築,並開始為了人民提供服務。」

「過去我們很多城鎮確實有許多民眾開設的浴場給人清洗身體,只是近期的數量越來越少了。不過公共廚房......您是指修院發放糧食給窮苦人家,這一類的機構嗎?」

「規模比那種慈善活動還要更大喔!」我邊說邊張開雙臂,說:「在獸族領地內,擁有許許多多由貴族補助開設的公共廚房,提供免費的食物給大眾享用。」

「究竟誰可以拿免費的食物呢?」亞諾什問我。

「我想想......我記得這是根據公共廚房的規模而定。基本上,每個窮人都允許享用一天兩餐熱食。另外,我們還會提供給短暫路過的旅客、商人三天免費的飲食,包括麵包、熟肉、蜂蜜、水和抓飯等餐飲。其他的還包括學生、學者以及其他有需要獸族。更別說我們常常邀請僕役一起進食哩!」

「這......這不幾乎包括社會上所有成員嗎?」

「我們的老祖宗並不喜好分享食物給彼此,甚至對同族都是如此。所以當我們成為獸族之後,分享、發放食物就成為一件極為重要的行善方式,代表獸族團結一致的信念。我期望能藉由開設〈白城〉中所沒有的公共廚房,來讓人類有被獸族接納的感覺......至少一定程度上啦。畢竟人類是否能成為獸族的一員,並非我說了算。」

「原、原來是這樣嗎......」

聽完我的說明,亞諾什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本地人類正在融入野獸人的社會,這可難辦了......」

由於我正興高采烈解說著獸族文化,他後半段說了些什麼我並沒有聽清楚。他好像講到融入......還有啥的?

「你剛剛說什麼啊,亞諾什?」

「不、沒......我是說,看來我們人類對於獸族文化的理解太過貧乏了,確實讓我相當的驚艷呢。也許這一方面我們該向獸族多多學習。」

「哼哼,你說的太正確了。互相學習彼此、互相尊重彼此,這就是我想要重新塑造起來的〈白城〉。」

那時候的我,根本沒有聽出亞諾什話中隱含著的挖苦之意,甚至還覺得人類使者終於能夠理解我的用心良苦而感到高興。

從結果看來,我果然還是太過天真了......

對於聖瑪利王國議會所提出的撤城方案,我沒有辦法當機立斷做出決定。因此我又寫了一封充滿官腔式應答的信件,並叫亞諾什替我轉交給王國議會的貴族們,希望能藉此爭取多一點思考的時間。

眼看寒冬已經過了一半——我心理非常明白,當溫暖的春季再度降臨之際,聖瑪利王國絕對會有所動作。

一切的一切,彷彿都在嘲笑我的優柔寡斷。

然而,每當我決定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的時候,又會一不小心落入叫人煩惱的窘境。

***

「奧絲雅,妳和未婚夫之間的故事,能不能再說一次呀?」

晚餐時間,我、奧絲雅、海倫娜一如往常坐在臥房內的矮桌前用餐。我隨便想找點事情聊聊,結果卻不自覺把話題帶到自己在意的地方。

「你幹嘛突然問這個?」奧絲雅愣了一下,她說:「我以前好像講過了。」

「妳從沒說過認識的過程呀。」

「我也挺想知道的。」

出乎意料地,海倫娜居然表現出興致盎然的表情,一同湊了過來。海倫娜用手指撐著臉頰,露出可愛的表情說道。

我們倆默契十足的望向奧絲雅——

「拜託告訴我們!」 「拜託嘛,奧絲雅!」

此時此刻,我的目光更是緊緊抓著奧絲雅不放。海倫娜閉著眼睛,臉上滿是一副天真爛漫的笑容。是啊,我們雖不能講出什麼大道理,卻還有一雙充滿光彩的眼睛以及一張宛如天使般純真笑容能讓奧絲雅屈服!

「這......我......」

面對有如小狗小貓般的懇求,水汪汪大眼與純真笑臉的雙面夾殺,充滿著期待又害怕受傷的眼神與表。只見奧絲雅撫著額頭,面露強烈頭痛的神情;也許她天生無法抵抗這一類型攻勢?

「好啦好啦!小笨貓就算了,海倫娜妳怎麼也跟著他起鬨啊?」

「畢竟對方是埃爾多迪家族的長子。」海倫娜問:「妳怎麼會願意和那個家族的人締結婚姻?」

「唔......」

奧絲雅拿起手邊的陶杯,喝了一口冒著陣陣蒸氣的蘭莖奶茶。

「我是兩年前初次遇見他的,當時我才十六歲。」

奧絲雅緩緩開口述說那段過去。

「在那之前,〈白城〉和四周領地的狀態始終破敗不堪。由於聖瑪利王國幾乎有半個世紀沒有和野獸人發生過衝突,王國議會對邊境的事一點都不在乎。更重要的是這裡曾是農民起義的發起地......你們知道的......那種事情。即便已經過了五、六年,〈白城〉仍然被視為曾有叛亂紀錄而不被信任,每年還得上繳沉重的稅收和大量糧食。」

奧絲雅模糊不清的話語中夾雜著悲傷的情緒,就連眉宇之間都透露一絲陰霾。她以前就跟我談過自己的過去。那是個就連我聽了後,都忍不住鼻酸的故事.......

她的家族曾在國王等人的旨意下組建過一支農民軍,原本打算向南方的獸族帝國發動所謂的『聖戰』。然而陰晴不定的純正貴族又突然反悔,並以不公正的方式對待這些農民兵,要求他們回到自己的領地內收成農作物。

長久以來的怨氣與怒氣爆發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導致了一場血淋淋的農民起義。

最終,聖瑪利王國內約有七萬名的農民遭到嚴刑拷打和屠殺。至於奧絲雅的父親也被純正貴族使計抓住,並將他當作代罪羔羊殘酷地處死。而奧絲雅的母親則目睹這一切,最後不知怎地離開領地,從此消失得無影無蹤;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死了。

那個時候奧絲雅才十歲。

「這段期間我轉而侍奉埃爾多迪家族,只能靠著少少的薪俸過活。貴族頭銜對我來說就跟沒有一樣。」奧絲苦笑一聲,說:「所以我決定利用閒暇時間做些貴族女孩不會做的事情,純正貴族也沒有理由攔著我。反正我本來就不喜歡那種生活」

「原來這就是妳當女騎士的緣由。」海倫娜柔聲道:「追求自己的自由。」

奧絲雅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幸運的是,過去和我家族要好的地方騎士並不吝於教導我使槍、使劍的技巧,以及保養武器與盔甲的方式。慢慢地,越來越多跟我一樣出身於低階貴族的女孩加入我的行列。儘管遭旁人鄙視或恥笑,我們依然勉勵彼此精進戰鬥技巧。一想到能藉由自己的雙手保護〈白城〉和人民,我就感到欣喜無比。我相信父親......以及過去我們家族的人皆是這麼想的。」

奧絲雅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都發亮了!

「接下來呢?妳是怎麼遇上未婚夫的?」我忍不住追問。

「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離題了......十六歲那一年,我向聖瑪利王國議會提出請願,希望能建立這一支用於保護貴族婦女的〈勿忘草騎士團〉。殿下您曉得,〈勿忘草〉是我母親的家徽,〈橡樹〉則是我父親的家徽。原本我沒抱著很大的期待,王國議會卻意外接受我的請願!所以我啟程前往王國議會的首都領命。我正是在這段旅程中遇上埃爾多迪.費倫茨伯爵閣下。」

「他......幾歲呀?」

「當時費倫茨二十歲,所以現在已經快二十二歲了吧。」

「原來他的年紀比奧絲雅還大!」

「殿下,你比我小更多呀。」

我鼓起臉頰瞪向奧絲雅,她則繼續若無其事說下去。

「那是我第一次見識到國王陛下的首都,還有純正貴族用來舉辦宴會的城堡。那真是......非常華麗的地方。充滿昂貴的雕刻、壁畫、畫作以及其他藝術品......完全不適合我這種人待的地方,再說那裡的貴族也不喜歡我。」

「為什麼?」我問道,隨即發覺這問題有夠愚蠢。

「畢竟我只是個出身鄉下的低階貴族,又是曾經引發農民起義主使者的女兒。」

「那又不是妳的錯!」我氣得連耳朵都變得扁平。

「即便如此,我仍受到住在首都圈的純正貴族們冷眼相待,對方極盡所能地找我麻煩。等到我終於取得國王陛下的同意文件後,我本想立刻啟程回〈白城〉去。沒想到埃爾多迪.費倫茨伯爵卻突然現身,並且親自來邀請我與他用餐。」

「埃爾多迪家曾對〈白城〉的人民......」海倫娜講到一半便打住。

「我知道,」奧絲雅嘆道:「我原本打算無視這個邀約,不過費倫茨以極為正式且禮貌的態度邀請我。我們聊了許多關於〈白城〉和人民的話題,他甚至還允許我們〈勿忘草騎士團〉擔任她妹妹——埃爾多迪.桃樂絲的——的貼身護衛,直到她成年為止。」

「就這樣?」

「更重要的是,他勸說桃樂絲閣下暫時遷居至〈白城〉,讓我無須離開熟悉的家鄉。雖然桃樂絲閣下本人並不怎麼喜愛這安排......」

「難怪桃樂絲這麼討厭〈白城〉,卻又不得不待在這裡!」我不禁回憶起那名人類女孩討厭的嘴臉。

「之後費倫茨伯爵閣下私下拜訪〈白城〉幾次,並且與我進行馬術、槍術和劍術比賽,而且他的態度非常誠懇。過去那些想找我們對打的男人,都抱著一種輕視的心態而令人厭惡。」

「所以妳想要和他結婚囉?」我問。

「我可從沒有過那種不知廉恥的妄想!」奧絲雅高喊,隨即變得扭扭捏捏的。「費倫茨的確是一位很有禮貌的男人,而他受到許多純正貴族女子愛慕。只是我從未料到他會......他會......」

奧絲雅說著,臉龐漸漸轉為通紅。

「向妳求婚?」海倫娜接著說道。

「他並非當面向我本人求婚,而是寄信給我和他父親請求答應這門婚事。」奧絲雅小聲說:「埃爾多迪家族僅有費倫茨閣下這麼一名長子,我猜他的父親拗不過他的堅持,最終在來往幾封的書信後同意了這門婚事。」

「妳喜歡他嗎,奧絲雅?」我問。

「費倫茨是位高高在上的伯爵大人。假使我的婚事能重建〈白城〉並解除王國議會對此地的重稅,堪稱是兩全其美的作法。他還答應我每年可以回〈白城〉幾次,絕不會疏於照顧此地的人民......」

「妳喜歡他嗎?」我再問。

「別面無表情地連問兩次啦!」奧絲雅面紅耳赤高喊。「這種事情哪能大聲說出來啊?不、不知羞恥!」

「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我聳肩道:「假使獸族女性不喜歡追求自己的男性,她們會一腳把對方踢開喔!更別說母獅們不開心的時候,常常會對雄獅狂吼和狂咬......」

「別把人類跟獸族混為一談啦!」

「奧絲雅,妳真的願意和那個男人結婚嗎?」海倫娜直言問她。

「費倫茨很善良,這點我可以保證。不過他這個人的確滿保守的......他時常叫我向桃樂絲學習純正貴族之間的禮儀,無論是穿著打扮或言行舉止。他偶爾會指出我哪些行為太過粗俗,必須符合埃爾多迪家的格調。他還希望我成婚後就放棄女騎士一職,專心以伯爵夫人的身分照顧這個家族。我必須多努力改變自己才行。」

說到這,奧絲雅啞然失笑。

「我的個性和舉止真的太粗魯了,完全不符合淑女該有的形象.....」

「不會呀。」

我想都沒想就說出口,當場使奧絲雅微微一愣。

「奧絲雅就是奧絲雅。」我說:「強悍的奧絲雅、擅於使劍的奧絲雅、成為女騎士團長的奧絲雅......這些都是妳盡心竭力取得的成果,我不懂妳為何得放棄這一切。」

「女騎士一職本來就不被人們廣為接受。假使我嫁入埃爾多迪家族,這身分會給費倫茨帶來閒言閒語。這絕非他和他的家族所樂見的。」

「妳一開始並不是因為想嫁入埃爾多迪家族而成為女騎士,而是希望親手保護〈白城〉領地內的人民才這麼做的。這幾乎可說是流在妳家族血液之中的本能。」

「血液......本能......」

「我小時候聽過一則古老的寓言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人類國王和獸族酋長打了個賭。人類國王認為『教育』比『自然本能』的影響力更勝一籌?而當獸族酋長表示自然本能勝過教育時,人類國王邀請他去一棟房子吃飯,那裡的燈光是由一些訓練過的貓用貓掌拿著蠟燭提供的。但獸族酋長找僕人在房子中放走出老鼠。貓剛開始不為所動,過了一段時間後牠們還是丟掉蠟燭並追趕老鼠,使得整間房著火......這個故事暗示,自然本能在某種程度上必然會占上風,刻意放棄自然本能是不正常的。就像加熱的水會再次變冷,就像人們可能在果樹幹上塗上蜂蜜,它結出的果實仍是苦的。」

「可......可是,我為了保護〈白城〉的人選擇加入殿下的獅群並成為母獅,不也是為了他人而改變嗎?殿下之前也說過,你為了獅群而改變自己......」奧絲雅的語氣中透露著那麼一絲絲的不確定。

「奧絲雅成為母獅之後,有被迫放棄女騎士的身分嗎?沒有嘛。而我的改變是要讓自己變得強大,有能力保護奧絲雅......保護獅群的安全。從根本上來看,這些改變並不會影響我們自身,反倒幫了我們。」

「唔......」

「奧絲雅,妳怎麼能因為其他人的要求來,就擅自改變或放棄自己的核心信念和價值觀呢?」

奇怪,我有臉說她嗎?我自己不也因為是否該放棄〈白城〉而猶豫不決嗎?

這時候奧絲雅轉向海倫娜,我看見她充滿困惑的神情中帶有一絲求助的意味。

「海......海倫娜,妳是怎麼想的?」她問。

「我認為殿下說得一點也沒錯。當初埃爾多迪家族為了懲罰妳,把妳關入了一個牢籠。妳咬緊牙關努力突破枷鎖,追求到屬於自己的自由之後,結果竟把自己關入另一個牢籠。妳不會感到很奇怪嗎?」

「這——」

奧絲雅頓時語塞,臉色也一沉。

「對、對不起,奧絲雅。都怪我說奇怪的話讓妳不開心了。妳要跟誰結婚是由妳自己作主嘛。」我邊說邊低下頭,垂下耳朵與尾巴。

「由我自己做主.......嗎?」奧絲雅吐出一段模糊的低語,但我沒聽清楚。

這一場晚餐就在沉悶的氣氛下結束,我或許不該提起這事.....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那個使者一副就是要煽動居民起義裡應外合攻城的嘴臉欸...
2022-06-04 14:07:17
歷史謎團
居然被看穿了!
2022-06-09 22:01:46
紅色蒲公英
我好像在巴哈看過這個的漫畫,是有什麼關係嗎?
2022-06-04 16:16:34
歷史謎團
有嗎?我應該還沒發佈這作品四格短漫吧?
2022-06-09 22:02:15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6-04 16:23:19
歷史謎團
謝囉~
2022-06-09 22:02:20
鴞吉
(從剛剛傲嬌雅的證詞中實在找不到問題點,再這樣下去的話,傲嬌雅就要跟伯爵太郎在一起了……)
(難道就沒有逆轉的方法了嗎……有了!)
律師:「我有異議!我從傲嬌雅的『如何認識』的證詞中發現了決定性的證據!」
律師:「傲嬌雅只有提到對方是多麼禮貌、多麼溫柔,甚至力排眾議的對她提出訂婚。」
檢察官:「連求婚都搬出來了,這個婚姻看起來完全沒問題呀。」
律師:「婚姻的確沒問題,但是感情就有問題了。傲嬌雅的證詞中從沒提到『伯爵太郎喜歡她哪一點』,更進一步說,證詞中還出現『不喜歡她哪一點』,由此可見伯爵太郎並不是真心喜歡傲嬌雅!」
2022-06-04 19:30:00
歷史謎團
伯爵太郎XDDDDDDDDDDDDD
這小劇場真的超好像 也超讚的!異議阿里!感覺把這換成獅醬內心戲也完全OK耶XDDDDD
咕桑桑 是神!
2022-06-09 22:03: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