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三章:人類回音(二)

歷史謎團 | 2022-05-29 09:35:40 | 巴幣 3230 | 人氣 276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如果有在追文的讀者,請放心。獅醬的後宮故事第一部已經完稿了,卷四將會為小獅子王子的故事做個小結/嶄新的開始。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四第四章:來自人類王國的回音(二)

***


一大清早,我從一個奇怪的睡夢中醒來。

躺在床上的我,一如往常被奧絲雅和海倫娜兩個人的身體緊貼著幾乎動彈不得。由於正值冬季的關係,外頭的氣溫非常低,所以她們倆無可避免會想抱緊我毛茸茸的身軀。

「又......每次都是這樣子......」

正當我一邊低喃一邊抬起頭之際,視線正好對上奧絲雅那張毫無防備的睡臉。

與平時綁著雙馬尾的俐落形象不同,金色的長髮幾乎蓋住她的半張臉。

『無論如何,先蹭蹭母獅吧!』

『也許蹭蹭後能有什麼新點子都不知道呢!』

我的耳邊似乎還迴盪著不知是出自夢境中,還是單純發自我內心妄想的聲音。

所以我就這麼做了!

我湊上她左臉臉頰前,以極為緩慢且輕柔的動作蹭了蹭奧絲雅的臉頰。左邊的臉頰蹭一遍,右邊的臉頰也蹭一遍。近在咫尺且觸手可及的溫暖觸感,讓我的身心緩呼呼的。

儘管我以前對人類沒有毛髮這件事感到噁心,但最近已經不會這樣想了。對於我這麼快習慣,連我都感到很意外。

這或許跟母親是人類有關吧?我胡亂猜想著。

不過正當我想蹭第三遍的時候,奧絲雅忽然發出一陣小小的夢囈,好像被什麼東西打擾清夢似的。

我低下頭,這才發覺不知何時高高翹起的『前面的尾巴』,正好頂到對方的身體。

「什、什麼......東西......姆嗚......」奧絲雅口中吐出了模糊的呢喃。

「糟糕!」

我立刻鑽出被窩並直奔廁所的方向,獨自一人窩在裡面等待『前面的尾巴』像往常一樣慢慢消退下去。

「唉,真想回家......」

冷風徐徐自窗外吹入,凍得我微微發抖。

「我好想回家......」我悄悄嘟囔著,幾乎快哭出來。

我想回去的家不是〈白城〉,而是位於南方的獸族帝國皇城。我懷念家鄉總是四暖風和的氣候、家鄉美妙的食物、家鄉暖呼呼的熱水澡堂、家鄉空氣中充滿香料的濃厚氣味......

「真是太奇怪了,明明以前在皇城時還常被痛打的。」我苦笑一聲。

雖然我小時候成天遭到哥哥姊姊欺侮,但我覺得當時再慘也不會像現在一樣悲慘:被放逐到帝國的邊境與一大堆人類為伍、孤身一人與人類王國周旋,陷入極為尷尬的處境。

我甚至連一棟私人澡堂都沒有。至今只能在木桶裡面洗澡!

「我受夠啦——我要回家!我要回皇城!」我仰天大喊。

「您就不怕皇帝陛下把您碎屍萬段嗎,殿下?」

突然間,一股幽幽且冰冷的嗓音自我耳邊響起。

「嗚嗚嗚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弓著背(?)跳了起來,全身的毛髮像是炸裂開來一樣,就連頭頂上的一對耳朵都豎了起來!

「吉、吉......吉莎?」

我轉過頭,正好看見一抹熟悉的人影出現於我身旁。

「正是在下——人稱『聰敏絕頂的超可愛女僕』——吉莎。不過有更多獸族僕役稱呼我為『喔,天呀,是她,快跑!』。您知道為什麼嗎,殿下?」

吉莎一邊若無其事地詢問我,一邊對我行了個禮。

「那是因為妳常常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別的僕役旁邊,然後大聲指責起對方的過錯,害得其他獸族僕役都嚇得不敢跟妳共事!再說為什麼妳進得了廁所,我不是有鎖門嗎?」

「因為我是吉莎。」

「好爛的理由!」

「身為王子殿下的貼身侍女,我總會在必要的時候,出現在必要的地方......唉,怪不得殿下身邊只有我在照顧您,簡直快累死我了。您為何不乖乖回家找媽媽喝奶呢?那樣比較不會麻煩別人。」

「妳是故意這樣說的,對吧!」我發出悲吼。

只見吉莎面無表情說出這一串話,都不曉得她是不是在耍我。

「殿下在煩惱些什麼?」

「唔......吉莎,我正在考慮是否該接受人類提出的方案。」

我向吉莎大致說明人類要我退兵的計畫,這段期間她都冷冷地盯著我看。直到我講完後,她才搖了搖頭開口說出自己的看法。

「殿下,草原上不曾存在過有年輕雄獅被趕出父母獅群後,跑回去找爸爸媽媽取暖的案例。歷史上也從未有獅族王子領命接受封地後,卻又半途而廢跑回皇城討拍。王子能夠允許回到皇城的時機,只有——」

「——只有當皇帝駕崩後,王子們才有權力率軍入城。誰有辦法第一個保有皇城、成功控制獸族帝國核心領地,那名王子便得以取得皇帝大位。」

「您清楚明瞭這件事,卻還想要開溜逃回皇城?」

「即便如此,我這種應該算是特例吧?仔細一想,與其他人類王國周旋這種事情難道不是父王的責任嗎?如今聖瑪利王國對我釋出一點善意和後路,正常來講應該接受才對。」

「唉,我以為您與人馬族一戰後多少有些成長,結果還是隻縮頭貓。」

「這和那是兩回事!縮頭貓又是啥啊?」

「奧絲雅和海倫娜怎麼辦?」吉莎突然問我。

「什麼怎麼辦?」我沒好氣地反問她。

「您當初答應和她們一同管理〈白城〉,甚至賜予這兩名雌性人類高尚的『母獅』之名,結果到了緊要關頭卻要逃跑?」

「大不了我讓她們自己決定去留。反正奧絲雅本來就會在情況穩定後回到未婚夫身邊,我再怎麼挽留她都沒用。海倫娜帶著其他修女回到修道院不就好了?」

「簡單的道路不一定是正確的,而當事態陷入困境時,也不一定意味著自己的抉擇就是徹底地失敗——這不是您親身體會的道理嗎?」

「妳究竟曉不曉得我要面對的困境?死守這座城市才是自找死路好嗎。與其面對毫無希望的未來,倒不如把這座爛城留給人類。奧絲雅和海倫娜可能也會比較開心吧?」

「殿下!」

這時吉莎伸出一隻手來,牢牢實實地抓住我的後頸。頓時間,我的身子微微彎曲,當場動彈不得。

「放、放開我,吉莎!」

「假使如您這麼輕易就放棄自己的領土和獅群,那麼未來鐵定活不久。」吉莎冷冷對我說:「您真的決定為此放棄好不容易組成的獅群嗎?您的內心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吉莎這句話讓我心中一顫,掙扎猶豫了一下。

這是我的真心希望嗎?為了逃避眼前的困難而決定放棄我自己爭取到的領地人民(即使他們都是人類),以及好不容易才加入我獅群中兩位母獅(同樣也是人類!)

——不對,別被吉莎的話牽著走啊!

「妳......妳少讀的我心了。像妳這種整天準備吃喝的寵物,怎麼可能理解我的窘境。況且我最近還生病了,根本沒辦法專心做政務!」

「生病?」吉莎皺起眉頭。

「沒有錯,我生了一種怪病,我不怕妳笑話我!我『前面的尾巴』常常變得又硬又敏感,幾乎無法休息。」

「您是指跟以前一樣,發生在早上和半夜的時刻嗎?」吉莎問我。

「才不呢,最近這一、兩個月簡直變本加厲!我每次一不留神碰到奧絲雅和海倫娜身體,『前面的尾巴』就會硬得像是快爆炸似的。我只好時常跑到廁所等它慢慢平復下來,害我都快被冷死了!」

「您沒擅自碰自己『前面的尾巴』吧?」她再問。

「我哪敢亂碰呀!有幾次不小心磨蹭道衣物,馬上就有一股渾身酥麻的感覺爬上全身,甚至有一種想尿又尿不出來討厭感......」

「原來如此,殿下已經能對人類女性......呵、呵呵。」

吉莎不只講到一半就停住,還發出一聲冷笑。太令人火大了!

「妳問我那麼多幹嘛?反正妳只會找機會嘲弄我罷了!」我鼓起臉頰。

「不,我倒要恭喜殿下。」

「哎?」

吉莎放開抓住我後頸的手,然後恭敬地向我行禮。

「殿下,您並沒有得病。」

「真、真的嗎?」

我一臉驚訝望向吉莎木然的面容,說實話就算她說謊我也看不出來。

「『前面的尾巴』會在早晨或半夜時有所反應,這是您過去就知道的事情。如今您的身體長大了,產生反應的時機自然也會變多......看來我不需要再為您做鍛鍊了。」

她自顧自講了一大堆,我可說是有聽沒有懂。

「自從妳不給我奇怪的鍛鍊以後,『前面的尾巴』反應就發作得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多次。妳快點給我鍛鍊啦!」我說。

「我不要。」

「妳以前都會強迫我做鍛鍊,為什麼忽然不做了?」

「等您成為真正的雄獅後,自然就會理解了......很好、很好。」

儘管吉莎仍舊板著一副死魚臉,她卻散發出一種喜出望外......甚至如釋重負的氣息。

「奇怪了?明明人類使者出給我的難題都沒解決掉半個,為何妳卻露出很開心的模樣?」

「因為您內心的決定非常明確了。」她說。

「我完全搞不懂妳再說什麼耶。」我感到莫名其妙。

「殿下,您不僅要筆直正視眼前的困境,也要直視自己的真心。只要做好這兩件事,您便能夠應付任何難題。相對的,奧絲雅閣下當然也是如此。」

「我的......真心......」

咕嚕嚕嚕嚕!

驀地,我的肚子不爭氣地叫了一聲。 好餓,真的好餓。要不是肚子裡的饞蟲不爭氣,我一定會繼續追問對方話中的含意。

唉,只好留到有機會再說了。

「去吃早餐了,殿下。」吉莎道。

「啊......喔......好啦。」

我聳了聳肩,乖乖地跟在吉莎後頭走房間。

無論吉莎是什麼意思,我這頭獸族主人會不會太好呼嚨了啊?我暗暗心想。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由於殿下實在太令人不省心,軍濕特別為奠下準備了三個錦囊以備殿下在遇到難題時有所幫助

在遇到傲交嬌雅時,殿下的前尾又不獸控制了,想起軍濕提供的錦囊,殿下打開第一個錦囊,只見裡頭一張紙寫著「X她」

如實完成錦囊妙計的殿下為了從賢者模式恢復過來,於是來到花園喘口氣,卻在這裡巧遇羞女海倫娜,不知為何殿下的前尾又不獸控制了,再次想起軍濕提供的錦囊,殿下打開了第二個錦囊,只見裡頭的紙依然寫著「X她」

又一次完成錦囊妙計的殿下已經站不直只能扶著牆回到臥室休息,在打開房門便看見女僕醬早坂……更正,吉莎妹妹,彷彿知道殿下身體不好般早已等候此處,而這時候殿下的前尾再次不獸控制了,想到軍濕提供的錦囊還有一個,殿下便打開了第三個錦囊,只見裡頭的紙仍寫著「X她」
2022-05-29 09:59:17
鴞吉
「所以軍濕,這三個錦囊除了讓我累死,到底還有什麼用處?」

「女僕醬不是要殿下直視內心真正的想法嗎?」

「所以這跟前尾巴立起來有什麼關係?」

「不是有句話說『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

彷彿受到這番話指引,日後世上誕生了一個鼓勵人們自由啪啪的國度
2022-05-29 10:06:31
歷史謎團
鼓勵人們自由啪啪的國度 真的太棒了!我也好想要加入這樣的國度!另外咕桑寫的小劇場真的超讚的XDDDDD真想要有辦法利用這個故事 未來 可以的 等到攻略完羞女後 就能夠發生了!!!
2022-06-03 20:26:03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5-29 22:10:14
歷史謎團
謝囉
2022-06-03 20:26:10
JACK
左右蹭蹭感覺好舒服~
吉莎說的沒錯,連眼前的事物、自己的承諾都無法守護的人,就只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做不做得到是一回事但至少盡人事聽天命。
2022-06-11 22:36:27
歷史謎團
雄獅天生最大的職責 就是保護自己的獅群!貓貓一定要加油才行阿~
2022-06-12 10:02:5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