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十四、魔女的眼淚

月雨海魅 | 2022-03-03 12:10:20 | 巴幣 22 | 人氣 160


十四、魔女的眼淚

  一切已然落幕,但我知道現實的另一面即是夢的延續。
  人無論是勘溺於現實還是夢境都會迎來行屍走肉,即使是兩者的結果都是如自己所願。
  不得不承認,不管追求的結果實現與否,過程能使人感受到的實感比起抵達結果時還要強烈;因此,所謂人生中的每項結果其實都不是結束,而是通往下一段旅程的開端。
  心想事成獲得的更多是多巴胺分泌出的快感與激情,當習慣了這些,喜新厭舊的人性便會再次隱隱作祟,所以要說這是人無止盡的慾望所驅使也不為過。

  畢竟結果如同代表結束,彷彿跟可能性、發展性、必要性徹底絕緣般,也如同走入「死亡」的意象。
  沒有慾望,生命反而無法凸顯出其與無機物之間的差別。

  將前述的這些概念套用回現實與夢境上,即是說明人生是必須不斷於現實與虛像不斷交錯替換才能保有鮮度,不管是生老病死、成功或失敗,人生其實絕大部分都在追求體驗的過程。
  所謂的目的當然也很重要,但是最終目的會迎來消失的一天,歷經的過程卻不會消失,它會留在你的記憶跟身體中,甚至改變你「原來的目的」或產生「新的目的」。
  而這些目的也會帶出不同的結果。

  我認為,學長於計畫實行前對郭雅筠最後結局的建議起了格外重要的影響,但對於我多年來早編織好的「新的夢境」只是衍生出新的一套劇本罷了。
  並不是鑽牛角尖或拘泥於自身的一廂情願不願意去修改「郭品郡」這個女孩子的現實故事結局,而是我認為結局早就已經決定好了。
  它同時也是一種命中註定。
  我不是什麼非凡人般的存在,更不是拉普拉斯的魔女,這裡所指的命中註定也不是放棄對命運的抵抗,是指在我的決定下的命運走向
  但其實將命運作為人生某段道路上的結局形容是很不妥當的,應該說,命運在於對結局的主觀評論。
  簡單來說,就是有人認為自己多災多難的人生其實是場試煉,即使始終不能達到自己要的目標,卻也不枉費這一世的精采人生;但有些人就會覺得這樣的人生根本就是一場悲劇,趁早自我了解才不會浪費時間繼續承受苦難,只盼沒有來世或是來世投胎到更好的環境。
  會有絕對客觀認定某人命運的價值跟意義嗎?我想當然還是有的,但最重要還是取決在當事人怎麼想吧?
  過於拘泥一些隻字片語組合起來的意義其實是沒有太大意義的。文字只是工具,是用來表達、保護自己或傷害他人的工具;文字更像是一種對含意與使用它的人烙下的結論,一旦寫下了就已成定局。
  因此,我的人生,不,或許該這麼說,「郭品郡」的命運是場喜劇,我的人生是場鬧劇,我的遭遇是場悲劇。
  我想如果一個人不把自己的命運當成喜劇,恐怕只會沉入痛苦深淵到無法自拔吧?  
  人生來即是朝生老病死跟迎接數不清的狗屁倒灶之事,那些微小的美好根本就不足以概括人生的全部,並說明它是美好的,所以自娛娛人多少會讓自己好過一點。
  而我之所以會稱之為喜劇跟鬧劇,也是以透過第三者視角給出的評斷。
  你們肯定覺得我還不到二十歲的短瞬人生就歷經了曲折離奇的災禍跟糾葛,毫無疑問是場悲劇吧?這自然是取決於外人無法決定我人生走向才會這麼認為。
  因此,我似乎也不止一次強調過,除了那些我無法掌控的過去,接下來我想要全盤掌握自己的一切,不管是以任何手段
  可是肯定又有人認為我年紀輕輕又能擁有多少的自主呢?
  的確,但我想不管之後成年、出社會,進入職場或加入新的家庭,絕對都還是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因此,我想以支配跟影響他人的自主來改變人生境遇。
  我早就發現自己具備這樣的特質,與生俱來的魔女血液中擁有使人感到驚駭的詛咒,所以我才能讓學長成為我的騎士,儘管他沒有徹底喪失自我。

  不過,我相信他繼續這樣下去,早晚也會像我生母一樣,迎來喪失自我的那天。
  這也是為何我說遲早也得除掉他這個壞根的原因。

  即使走到現在,除掉郭雅筠的計畫源自臨時湧起的殺意,但我也為是否留下學長擬定了另外一套劇本。
  畢竟,我早看出這個已失去完美光輝濾鏡的男人將會成為第二個郭雅筠,走入與我平行的美夢中,最後更有可能拉著我一起毀滅。
  學長對我的依賴日漸加深,失去所有至親的他,認定我是他僅剩的救贖,同時也認為應該向我贖罪,我在他心中成了矛盾的存在,兩人之間實質以蛛絲看似脆弱卻也因扎實的因果相連著。
  從一開始對他的好奇,最後因為諷刺的因果了解到兩人宛如註定般的相遇,一般人無疑會認為我和他是上天精心的玩笑,也像是彌補,因而影響對彼此關係上的看待。
  學長毫無疑問認定了我,也深信著我和他走到一起是如同真理般的結局。
  的確,乍看之下也是如此,只是我從一開始就沒那種打算
  看到這裡會覺得我是個冷血的女人嗎?或許幾乎大家都忘記我一開始關注學長是基於在什麼樣的動機之下了。
  也沒有什麼我早知道他的身分所以故意接近他的心計,如果能夠回想起來的話,就會記起當初我接近對方只不過是想要窺探與試探這名「完美個體」的本質。
  也就是,我想探究跟我一樣披著完美外衣的他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一面還有秘密。
  聽起來貌似病態,但我不否認這確實是我的最大樂趣。
  只不過,因果業障帶出了我與他之間背後的巧妙關係,進而走到如今局面罷了。

  要說這是意外也是我的失算嗎?倒也不見得。
  因為生活在謊言下的我,本來就樂於看到那些看似完美人事物的崩壞。雖然我沒有惡毒到想把學長搞到身敗名裂,或是讓他在學校待不下去就是。
  然而,喜見完美事物、謊言的崩壞,的確是我做為披著完美外衣的人類這種生物深根固柢的劣性。
  我也不知道這是否跟流在我身上的血是否有關,但我想多少還是有的吧?我那個人渣生父不就是如此嗎?
  所以,我才會選擇自始自終躲在廟堂的牆壁後方偷偷窺探著郭雅筠的一舉一動;她的情緒波動,還有緊盯著那把閃著寒光的兇刀。
  這是一場測試也是探究,沒有什麼比親手沾上鮮血還有平白無故付出自己的生命還來得愚蠢了。
  我的生母的死是讓我進入另一場新夢境的開端,現實中悲劇遭遇的段落結局;而她欲奪我的性命則是她想從悲劇夢境中醒來所求的結局,只是她最後只能永遠沉淪在醒不起來的長夢中,就這樣落入輪迴。
  這場測試與探究的對象也包含學長在內,然後他確實也如自己所允諾,實行了他所答應的承諾並完成我的請求,霎時,我是十分感激的。
  卻也同時驗證了我的擔憂跟預感,他再也離不開我了。他將進入有著伊人相伴的美麗夢境,那是與我所盼的全新美夢截然不同的光景。

  太陽完全沉入地平線,仍透出雲彩的微弱光芒散發著如深海般的藍,廟堂內部沒有任何光源,僅有沾染郭雅筠鮮血的寒刃,一人趴臥、一人直立的身影,而我在這時候走出藏身處,宛如故人相見般看了學長一眼,同時微微勾勒起嘴角。
  我們沒有多語,緊接著我蹲下身來查看郭雅筠的氣息,果然人不可能如影視作品腹部被捅一刀就喪命。
  只見倒在血泊、一身髒污的她見到我後雙目瞪如銅鈴,顯然是對於我的出現感到不可思議,只是我不禁暗笑,我的出現不也是她衷心期盼的嗎?
  接著她在情緒亢奮沒多久後,全身不再抽搐,僅剩微微地顫抖,雙目同時流下了眼淚。我相信那並非鱷魚的眼淚,因此我更加壓低身子,想要聽她透過自己顫抖的雙唇會說出什麼。
  我仔細聆聽著,也努力壓抑隨那些字詞組成的句子而波動的情緒,直到對方不再出聲,雙眼失去光輝,那張仍未闔上卻無聲訴說遺憾的唇瓣停下動作。

  結束了,卻也才剛開始。
  「妳……哭了。果然,妳還是愛著她,對吧?我知道。畢竟她是妳無可取代的『唯一至親』。」
  學長見到我的醜態,而我絲毫沒有掩飾也沒有辯駁,就這樣闔上郭雅筠的眼皮,不斷地抽泣,全身力氣被抽乾似的跌坐在地。
  我沒有後悔也沒有誤判,或許正因為這樣才讓軟弱的自己卸下武裝,再一次手足無措般取代我的完美人設。

  ──對不起,讓妳受苦了……所以我才來了。

  我腦中迴響著這句生母的最後遺言,這不算是我計畫中的脫稿演出,甚至可稱之為我進入新夢境的關鍵鑰匙。
  因為緊接而來的劇末尾聲已經上演,那也是我在學長的建議下準備的「第二套劇本」的結局。
  雖然這套劇本跟最初我擬定的計畫相差無幾,然而,它此時此刻出現了可能性,所以才成了結局完全不同的第二套劇本。
  只是要讓第二套劇本的結局實現,取決在於我被喚回且殘存的「人性面」。
  我說過自己會掌控自己的人生還有命運,並透過支配跟影響他人來達到所謂的命中註定
  此刻,即使我大概能推測出在「那個人」到來後,學長會迎接什麼樣的結果,那樣的結局也會讓他連進入新夢境的資格都沒有……

  但我還是想趁著自己仍被感性與軟弱支配的這時候,觸發讓學長生存下來的可能性。
  這也是我作為魔女那諷刺般的柔情展現吧?

  我轉頭望向學長,同時也越過他,注視著已經來到廟前的「那個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