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十五、人形繭

月雨海魅 | 2022-03-10 15:51:53 | 巴幣 12 | 人氣 168


十五、人形繭

  我自人性的貪嗔癡中產下的墮落之卵中誕生,然而這時的我僅是血與肉所組成的肉塊,由於不被祝福、不被期待,因此就連神佛基於忌諱授予我生命的那對雌雄生命體,遲遲不願賜予我人形
  破卵而出的我被半拋棄似的遺留在「人工繭」中,緩慢的生長。我在這顆人工繭中溫暖與舒適的環境下成為勉強完整的人類幼兒,這主要也是因建構出繭之人期盼著我的出生,更基於與我流淌一部份關聯的血液,才將情感轉移到我身上。
  「他」並非第一次對幼犢付出呵護情感,儘管無論在商場、醫界、權力圈中,他總給人不怒自威、獨裁、果決,甚至是冷血的觀感,但可以知道其對待自己親族依舊講究包容與容忍;即使不至於到無微不至的寵溺,然而,僅有在親族面前時,這頭孤高的「毒虎」才會流洩出一絲接近人類的情感。
  不過,若要說其就連對待親族的所作所為也充滿了利益考量,我想一般人也不會否定這樣的論點;因為終究活在社會濾鏡下的公眾人物,是沒辦法展現真實且活出自我的。
  這一點也同樣適用在我和學長身上。
  前面提過我和學長為了掩飾真實的自己、遺忘不健全的過往,皆自願套上完美的外衣。儘管目的各有不同,但就算是身在學校這樣的小型社會中,我與他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公眾人物。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成為受到關注的人物,都不能否認隨之而來常伴在身的影響力,這是旁人稱羨的特權也是代價,更像是一種祝福也是詛咒;既然有了詛咒,它伴隨的代價即是帶來反噬
  受到公眾濾鏡下誕生的變質檢視後,將會帶來被誤解與受抨擊的反噬,但基本上也不用做什麼,你的身分就足以作為反噬的材料了。
  留意反噬是公眾人物難以避免的課題,所以我和他的身分背景在處理上不可不慎,特別是在心智尚未成熟的曖昧族群中生存更得戰戰兢兢。這可不光是「計畫」能否完美執行的關鍵,同時也是我如何掌控被沾黏在我所構築而出的蛛網邊緣,隨時還有逃脫機會的警方的防範手段。
  而如今「計畫」確實也實現了,那麼在與警方的周旋上相對也將變得更加容易。

  回到作為公眾人物的「毒虎」,要說是他賦予我最初的人形樣貌也不為過,畢竟如前所述,他是除了我生母外,期待我降生的另外一名親族。
  不過,對於生母是否對我的降生曾感到欣慰甚至給予祝福,我想直到死前,就連她自己也說不清吧?
  這就像我曾經提過帶有目的性的情感與愛真的就是它能夠聯繫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本質嗎?
  如果行為的基礎是參雜目的,最終可能連自己也將搞不清楚初衷究竟是什麼。
  只不過,我可以老實說,根本就沒有所謂無垢的情與愛,作為活物是不可能沒有任何慾望的。情與愛根本就是人針對自己的行為與心境上的美化,更可以說,正是因為貪嗔癡這樣的「三毒」存在,才進而使人類產生了情感,最後讓人成為「人」。
  我因為原生家庭之成為富有生命的容器,然後在毒虎帶有期待與情感轉移下長成人形,緊接著最後在醫院遭遇學長雙親製造出來的業火中,被邱家夫婦賦予了新身分而成為了
  由於我不被祝福,亦帶有原罪般的汙血而受到詛咒,同時承受深入骨肉的毒成了魔女;我的體內寄宿著蜘蛛般冷血、噬血與殘忍的天性,這樣的天性在目擊學長姊姊被埋入土中的那晚被喚醒,連同觸發我那病態的「窺探慾」。
  毒虎無非是讓我變成人的關鍵角色,他定義了我成為人形生命體,儘管在還來不及賦予我身分便丟失了機會。
  之後我以「邱品郡」這個身分度過十幾個年頭,但同時我也是「賴品郡」,即使只有在我送給生母那封信中我才唯一一次認了「賴品郡」這個身分,不過不得否認所謂的身分亦是手段的一環。
  這裡就完整的與公眾人物及存有目的性的情感作為產生了關聯性。
  毒虎一直將他當年準備賦予我的「身分」保留至今,他的所作所為皆是考量利益、目的為出發點。

  他是我的祖父,或者該稱其為外祖父,我的生母郭雅筠的父親,遭受學長雙親摧殘,養母過去曾服務過的大型私人醫療機構的創辦人也是當時的負責人。

  要說他是全部人物關係網的中心人物,倒不如更像製造出關係載體之人。
  但也僅僅是作為載體的運作者,是我蛛網上的其中一顆繭體。
  這顆「人工繭」如今已不復有過往孕育我舒適生長環境的溫度,如今製造它的祖父成了與我最陌生也最親近的存在。
  最初,他因為我釋懷了親生女兒不理智的行為,其實壓根子是不願接受我這麼一名流著人渣毒血的孫女;正因想維繫親族間的關係,甚至是為了不使家族留下汙點,才將我帶回醫院的「保溫箱」中。
  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這個作為也成了生母與他真正斷絕關係的關鍵。
  因為郭雅筠最終還是盲目地選擇了自己的愛人,因此祖父才狠心與其斷絕關係並截斷金流;我也相信,就連我的消失,都可以被他作為強留愛女的手段,遺憾的是他沒料想到女兒寧可入住另一座沒有未來,在其眼中是座美麗城堡的牢籠。
  如今,立場可說是與當年反了過來,畢竟他這次捨棄了自己的女兒,選擇接納了我。
  這也是我擁有的第三個身分──郭品郡。

  為了自己的事業帝國、權勢、影響力,即使已年過八旬,他仍果決的判斷郭雅筠已不再具備郭家人的身分資格,甚至視其為危害整個家族的禍害。
  所以他將存有目的的情感重心轉移到其他郭家兄弟姐妹身上,即使是與我同代的孫輩也被他視為資產的一部份。
  這是權勢之人守護親族的方式嗎?或許吧……但要說其實是為了自己創立的一切能延續下去,讓自己的名字留存史冊,其實也合情合理。
  我想,他就和我的生母一樣,恐怕到死的那一刻也說不清自己的作為是為了什麼。
  祖父於電視機上對成為殺人犯的郭雅筠喊話真的是為了兩人依舊是無法斬斷的血親嗎?算了吧,反正也沒有正確答案。

  假如祖父比警方更快又或者早就知道我是他的孫女,其實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但實際上,不知道是我的原生父母真的守口如瓶,還是祖父始終不願意承認我,才拖到現在這個時候。
  逼得我不得不主動聯繫他,並將一切全盤托出
  當然,這是我在五天中的某天做出的私自行動,它的確是我撰寫的劇本的一部份,在於我須取決他的態度來判斷計畫的終幕理應如何呈現。
  他對郭雅筠是留是捨的態度,基本上不會影響我想除掉她的決心。我說過了,學長才是使我心生動搖的關鍵。
  而祖父似乎僅對我主動找上他感到意外,並未對我的身分感到懷疑,那這裡確實也能看出單純是他多年來不願承認我罷了。
  最後他基於「自身考量」選擇接納我。
  說穿了,「郭品郡」這個身分若是被公開或遭有心人士加油添醋,迎來的後果恐怕是他老人家無法承受的。
  看下來我的作為很卑鄙對吧?別忘了,我講過身分、情感與愛都是一種手段、一種目的。
  但也不是說這是我為了攀附權勢所做的鋪墊,而是我想透過知道他對郭雅筠的態度,操弄學長的去留罷了。

  試想,祖父在這一天意外撞見學長手上拿著刀,而我神情痛苦且淚流滿面的趴在生母身上時,知曉學長身分後的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跟作為呢?

  祖父他在聽了我「想見郭雅筠最後一面」的計畫後,依循我所給他的這一天日期現身了;當然,我可不相信他這麼巧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以他的謹慎,肯定目睹了全程吧?
  畢竟他在話筒另一端是這麼跟我說的。
  
  ──她是郭家的恥辱,我跟她斷絕關係時就說明一切了。

  不過我還是能嗅出身為父親的他語氣中所隱含的沉痛與不捨。
  如今他見到自己的女兒遭受當年摧殘自己事業,引爆地獄業火的兒子殺害會是什麼感覺呢?
  我真的很想要藉此窺探毒虎最真實的一面;然後按照原本的劇本,光是裝出徹底受到驚嚇而無法言語,學長即會被迫與我分開,順利讓我剷除這日後可能繼續糾纏與依賴自己的壞根,同時生活獲得保障吧?
  但前提是,我的「人性面」沒有意外地流瀉而出的話。

  沒錯,沒有意外的話。

  所以我才會說出那些為對方的過錯開脫的話。那是作為魔女根本不可能會有舉措,也是受到動搖的我擬出的第二套劇本中才會出現的台詞。
  是作為「郭品郡」才會道出,如尋常相愛的男女才會有的言語。
  只是這時候我還不知道,這一刻我軟弱的人性面,卻為自己種下了日後遭遇反噬的火種。
  即使我知道這灼熱如火的反噬之毒,本就是遲早會到來的報應,甚至我認為它……

  才是「郭品郡」這個女人,應該有的結局。

----------------------------------
備註:
  貪嗔癡為佛教語。貪慾、瞋恚與愚痴三種煩惱亦為人世最劇毒害,故稱三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