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十、童話死亡後的狂喜

月雨海魅 | 2022-02-05 17:51:49 | 巴幣 24 | 人氣 160


十、童話死亡後的狂喜
 
  我知道我的養父在兩家的烤肉宴後就開始在心中悄悄下了某個決定,就跟那一年他們夫妻倆在醫院決定偷走,偷走我的生母郭雅筠的女兒時一樣。
  然後養父的暗自決定,在多年後的現在,今年四月實行了。
  今年四月我的生父賴田永落入池塘的那天,也就此使他終於脫離了我生父長期以來的勒索,擺脫了糾纏在他身上的毒物
  這個毒是兩人以彼此秘密共織而出的「共生之毒」,若繼續養護這顆毒株,養父只會沉淪在謊言與金錢換來的虛假平和光景之中,只是那不過是精神感官上的自我蒙蔽,繼續下去依然會換來傷害。
  但假如想擺脫毒株,勢必就得離開虛假平和的光景,迎來玉石俱焚的毀滅,賠上至今努力構築的一切,歷經戒毒般的痛苦過程。
  不對,那是比起戒毒需付出的慘痛代價。許多的寶貴事物跟時間都是不可能重來的,遭受外界的指摘絕對會比單純的吸毒者更無法換取同情。
  精神與記憶中的毒會伴隨一生,也會摧毀一生,甚至是賠上關聯之人的人生。可悲的是,珍惜這一切的人所受的傷害永遠比那些什麼都不在乎、沒什麼好失去的人來得大。
  這世界就是如此的不公平。這也是因為珍貴之物得來不易的關係。以至於魔鬼才會跟上帝做了永恆的賭約──蠱惑跟考驗人類的心智。
 
  諷刺的是,掠奪總是比守護來得容易。
 
  我的生父即是那蠱惑人性的魔鬼。
  除了外表,他沒有任何稱得上像是人類的特性。而且即使是在玉石俱焚的情況下,相信之後仍可活得輕鬆自在。
  他是對其他受到傷害之人蠻不在乎的人渣,這些早在他對我的生母和我的態度上看出來了。
  我的養父為了守護當年因一念之差獲得的「珍貴之物」,變成了脆弱的人類;但至少比起賴田永還像個人。
  只可惜,他和他的妻子偷來了魔鬼的孩子,在魔鬼盯上他們後被逼上絕路,不得不回歸其原本的姿態。
  又或者說,為了戰勝共生之毒,他被迫也須回歸成非人之姿;唯有如此,他才能殺掉那頭折磨自己的「青鬼」。
  這顆「共生之毒」的一體兩面如同大麻般。
  它是我的生父所販賣的毒物,學長雙親上癮的毒物,還有──
 
  也是我的養母私下服用,用來安定不安心神及舒緩憂慮的毒物
 
  她長期以來都是這麼過來的,應該說,自從得到我之後。
  我想養父可不是笨蛋,在我成為他們的女兒後,早就查覺到自己妻子不知從何開始有了使用大麻的習慣
  不過烤肉宴那天得知母親長期使用的毒物竟是來自我的生父,可以想見當下受到的震撼絕不亞於發現對方使用大麻的那一刻。
  究竟兩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私下交易呢?難道我的生母真會對此事完全不知情?
  這不免讓我回想烤肉宴當天我的養母和生母在另一頭到底都在聊些什麼,會不會也正上演另一場秘密之間的角力?
  不過,如今再去想那不可考究的記憶似乎已沒有意義。
  至少我和警方很肯定最後這兩個女人絕對是發生了什麼爭執,才以至於其中一人被殘忍殺害。
  即使當年我的兩個母親真的只是閒話家常,但在今年,從母親主動私下拜訪我的生母這個行為來看,就知道事情沒那麼單純。
  可惜的是,在警方查出前,我對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早有了一定程度的把握。
  而為何會提到養母是主動私下拜訪郭雅筠的,則是因為那是警方調查了我們住家附近監視器畫面得出的結果。
 
  監視器畫面調閱結果出爐是我的養父屍體被發現那天晚上。
  雖然在與警方一起發現服用「氰化鉀」自殺的養父當下,我早因其在母親屍體被發現後所說的那些所有人都獲得自由的話而心死,但我依舊表現出震撼。
  這是一定的。因為養父的死,也意味著我邱品郡的「虛假童話」的告終。
  只是我想說,面對他的自殺,我其實多少不感到意外。
  因為在緊接著警方於屋內發現他私購藥物的單據與電腦紀錄,證明了我對養父早晚會這麼做的預感並非只是妄想。
  可想而知,母親的死是促成他終結自己性命的關鍵,所以那天他也才會對我說出那些令我心死,終結邱家幸福童話的宣言。
  也是在這時候,警方將監視器的調查結果向我供出。
  看得出來這群大人為了避免我心情更受到刺激,很小心的歛選字句,然後對我不發一語、未落一滴眼淚的行為擅自解讀成是心神受創的結果。過程中,我甚至耳聞他們準備為我安排心理療程。
 
  果然不管是哪個時代的大人總是愛自作主張,把自認為最好的安排放到小孩身上呢。
 
  接著,他們也在我們家中找出了母親長期使用,藏在房間抽屜中自賴田永那裡取得的「大麻」。
  雖然比我知道兩家相殺的內幕時間點來了稍晚一些,但此時警方也總算拼湊出事件全貌。
  這當然也是他們為何這天要來拜訪父親的主因。
  「果然邱俊茗如我們所想的,是殺害賴田成的兇手。這封遺書內容已經寫得很清楚了。他提到賴田永以私下有和黃玉芬交易大麻,長期勒索自己的錢財,最終受不了,在四月以釣魚為邀約,將對方強行灌入池塘溺死。」
  「所以郭雅筠在得知自己丈夫是被邱俊茗殺害後,那一天才會邀請黃玉芬到她家並下手的嗎?」
  「這樣就能串起兩家之間的命案關係了。當然,兩家之間的秘密可不只這些,還記得另一具女性遺骨吧?那個女孩不是有說當年烤肉宴上,賴家早就察覺埋屍經過被發現了嗎?這麼看來,應該是彼此都有做出勒索和威脅呢。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發現雙方的秘密條件並不對等,對吧?警察叔叔們。
  跟當年一樣,為何大人總是不會迴避小孩,說些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可以記住跟理解的話呢?也可能是考慮到我還正處受驚嚇中,所以對同在現場的他們的話不會聽進去太多?
  順便一提,黃玉芬正是我的養母;是被我的生母殺害的可憐人,無法身孕而鑄下大錯的女人,為了平復內心罪惡感與不安,早就不惜與魔鬼進行大麻交易的犯罪者。
 
  警方果然很快就感覺到遺書非但沒有把所有實情寫出。在兩家人的「秘密」失衡上,顯露出一絲違和感。
  不過,我卻也慶幸養父沒有寫出多餘的內容;比如關於我的身分這件事,這對我的「計畫」十分重要。
  以及,寫下更多對我的歉意與對母親的弔念。
  那些說實在的,也沒有必要了。正如他生前所說,所有人都自由了。
  再者,人都死了,說什麼都顯得做作又多餘。
  從養父早就購入氰化鉀來看,想必他在殺掉賴田永後就預知這一天的到來了吧?
  他預料到警方遲早會找上門,還是說,是關於自己妻子遲早會遭到報復呢?
  真是自私呢……結果無論是誰都是這樣的自作主張,就像學長的雙親一樣,這群大人遺留下了自己最親近的家人。
  話說回來,我也不算是邱家的真正親族,這是否就是養父沒有在遺書中提到我原因呢?
  ──又或者,他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
  想到此,我真想放聲大笑。
  即使是童話破滅的現在,我仍以為自己是該被守護的灰姑娘,簡直跟我的生母沒什麼兩樣。
  我果然是郭雅筠的親生女兒啊!
  所以我根本就不是什麼灰姑娘,而是眾人所畏懼、排斥的魔女。
  但我相信隨著繼續追查下去,秘密還是很快就會被揭穿的。因此,「計畫」實行的時機已經到來,我也早和學長安排妥當。
  即使父親的死令我小小感到意外,然而,那也不過是蛛網上的微小震盪,激不起任何帶來危機的漣漪。
  被纏上蛛網上的獵物,只有等待被吞下肚或是遺棄的命運,一切都有如蜘蛛等待許久,自動送上門的甜美果實。
  我想,既然警方已經調出監視器影像,那大概也發現郭雅筠在離開賴家前,當天深夜有什麼不尋常的舉動了吧?
  那時,有架帶著「終幕」預告的紙飛機,它趁著深夜短暫的雨歇,飛過埋藏屍骨庭院,降落在走出家門的郭雅筠跟前。
 
  而將它送出的正是其親生女兒,也就是我,邱品郡。
 
  然後,當天深夜郭雅筠消失了,在我的養母遇害的隔天當晚。理所當然,隔日早上警方上門時才找不到她的身影。
  化成紙飛機的深夜信件內容所提及的是我早於警方之前,我自己所想出,對方殺害黃玉芬的經過和動機。
  裡面提到為什麼我的養母會跑去賴家被她所殺的原因,警方從養父遺書中得知黃玉芬和賴田永私下交易大麻一事,賴田永勒索邱俊茗,還有賴田永可能被邱俊茗殺害等。
  我指出,正是因為上述這些原因,郭雅筠才會找上我的養母,想要把一切問個清楚;只是兩人在過程中起了口角,長期累積下來的恩怨也因此爆發,其中一人因此喪命。
  這時候的我其實還不確定賴田永是真的被養父所殺。就像我前面所說的,是還停留在推敲方面。
  另外,紙飛機信中還寫到一點,那也是誘導郭雅筠──我的生母,前往「計畫地點」的關鍵字句。
  我可以預想到,對方絕對會因那些字句充滿期待。同時我也警告她,若是再不逃,警方很快就會找上門了。這就是為何她能抓準時機連夜消失的緣由。
  只是接下來就有點麻煩了;因為隨著養母屍體、學長姊姊的屍骨被警方找出,我勢必得在所有大人面前演出極其悲痛的受害者女兒形象。
 
  如此一來,他們才不會發現在黃玉芬失蹤當天晚上,我其實早就從二樓房間看到,被塞在賴家廚房後方與庭院圍牆縫隙之間的養母了。
  那隻不小心掉出黑色垃圾袋的灰白細長手臂,就像「正宮爭奪戰」那夜裸露出土堆,學長姊姊的灰白手臂一樣,自我腦中帶出那代表一切初始的惡夢。
  掉出黑色垃圾袋的灰白手臂是養母的手,即使夜色昏暗,我也不可能認錯的。畢竟這麼多年來,呵護我長大成人的,正是那雙為我帶來母愛的手。
  同時間,我也回想起警方初到賴家找尋學長姊姊行蹤那天,郭雅筠自二樓房間窺看我的視線。
  這一刻,我變成了當年的她,角色對換般的俯視著深夜踏出家門,踏出那座成就其身分地位的血色城堡的
  真是極其諷刺。
 
  也就是說,「計畫」的成形是相當快速,更可說是基於我一時衝動所促成。
  但這樣又有何不好呢?我人生的壞根終究是得拔除的。
  所以就趁著隔天警察和父親,所有大人都在場的時候……讓我透過上演痛哭,同時釋放內心的狂喜,好好宣洩一番吧!

----------------
祝各位開工大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