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十一、致唯一的您

月雨海魅 | 2022-02-10 14:29:08 | 巴幣 14 | 人氣 163


十一、致唯一的您

  媽,我早就知道一切內幕了,自小學二年級你和爸掩埋那個姊姊的屍體的隔天就知道了,只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只把它當成南柯一夢,事實上我也希望那是南柯一夢,畢竟誰會希望自己的雙親是殺人兇手呢?
  只不過,這麼多年來我似乎也無法自我欺騙的想要獲得原生家庭的疼愛般,等待著你們與我相認。即使我知道屆時將為兩個家庭帶來傷害,但那些都比欺騙與謊言構築而起的脆弱來得真實。
  結果事實上是我的冀望始終沒有實現,而我也就這樣麻木不仁般的沉溺在你們所無法給我的富足環境中成長;殊不知,兩家在巧合與命運的安排下,不斷累積下浴火燎原的禍根,幾年來也逐一爆發了。
  我知道一切都是從爸開始,從那一年爸回國邀請我們參加的烤肉宴開始。火苗與血肉果實的幼苗也從那時候起迅速壯大,因而替如今的悲劇埋下因子。
  雖然您肯定不想聽到我這麼說,又或者您本來也就知道只是選擇視而不見,爸就是這個社會上所稱的「人渣」,無論是在與您的關係上、對我的態度上,還是用在其他人的手段上。
  但如今這些似乎也不再重要了,一切已塵埃落定,所有愛恨情仇即將落下帷幕,我們都將自由了,而我也終於從多年來為何不被自己的親生父母所接受中釋懷,決定重新面對現實。
  畢竟此刻的現實更像是從一場長夢中醒來。直到我的養母逝去,我才理解到沒有永遠的夢境。無論是美夢還是惡夢,終究是虛幻飄渺的幻象,總有一天我們都是要從中清醒的。
  如今我確實也清醒了,就像您一樣,所以妳也想帶著我一起回到真正的世界。這一切的確也如我們所願,只是過程充滿了艱辛,結局充滿了血腥。
  您發現了爸因恣肆以兩家人的秘密作為勒索我養父的籌碼,終究遭到了反噬,使得您一心一意辛苦構築的童話丟失了最後迴光返照的可能。因而您更以知道許久的秘密作為威脅,殺了我的養母。
  我想,您甚至早就發現自己的丈夫竟然在更早以前就與我的養母私下進行大麻交易了吧?
  或許真是這樣,也可能是我的妄想,不過您有千百種想要殺掉我養母的理由,無論如何我都是可以諒解的。
  人要真正去接受現實,的確如戒毒般要歷經痛苦的過程呢,失去所有的我的人生也即將被重新改寫,我所建構的虛幻,極短人生的故事也將被抽換,一切都要拜您所賜。
  不過我並不怨恨您,我的母親。畢竟始作俑者是我的生父,不是您,對吧?
  當然,我的養父母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我們母女才是這一切最可憐的受害者。
  同身為受害者又流著相同血液的我,無非是最能理解您的痛處的唯一親人了。
  即使我的存在就像會令您與心愛之人分離的詛咒般,可是現在爸也已經不在了,我們更是不用去拘泥糾結了,剩下要擔心的就只是我們母女倆該如何重新修補彼此的關係。
  我們不該是互相懼怕、互相傷害、互相憎恨的關係,對吧?所以您此時此刻只要考慮如何在被警察抓捕到前保全自身的自由,又或者您想就這樣一輩子逃避下去,我想作為成人的您總知道如何做取捨的。
  但身為您女兒的我倒不想「第一次」的重逢是在看守所或是獄中的會面上。您也知道在那樣的場合我們是很難完全敞開心去暢所欲言的。
  所以為了能小小延長您保有自由身的時間,也算是爭取到我們能自由相處的時間,我有請信得過的友人安排好一處杳無人煙的安身之所。
  當然,如我前面所說,若是您想就此繼續逃避下去,那裡或許也能作為您往後的棲身處,但我知道絕對不可能長久的,特別是在這種資訊流通迅速、監視器滿街跑的時代。
  因此,也想要讓您了解一下,身為想要與您私下見面的親生女兒的我是冒著多大的風險在進行這件事。以至於我也只能像現在這樣,利用路口監視器拍不到的死角,從我所在的二樓房間用如此拙劣又不正式的方法,將這封信送到您手中。
  假如您有透過二樓的房間獲知我從房內給出的暗示,理應會很順利的在庭院中找到這封變成紙飛機的可笑短信。雖然它的外觀看起來可笑,可是內容都是我的真心話所構築成的,請您別真的笑出聲來。
  但假如這封信沒有如願飛到庭院我也認為是上天的旨意吧?屆時就當我們今世無緣再續母女的緣分,一切到此為止,我也另有自己的打算。
  不過,假如您已經讀到這裡了,就代表我們緣分還在,所以我希望接下來您能好好掩蓋自己的行蹤,在這幾天內到達我們為您準備的「藏身處」。

  那是一座在郊外杳無人煙的廢棄許久的廟宇。是那位友人所熟知,也沒有人會進入甚至是經過,傳聞中「鬧鬼的荒廟」。
  不過事已至此,到底還有什麼還比鬼還可怕的呢?想必您也很清楚,人是比鬼還要可怕且可惡千百萬倍的存在。
  假如您於藏身的這段期間不幸被人撞見了也不要過於吃驚,又或者給自己刀下添增一道亡魂,這對彼此而言都是最不好的結果。
  如果真的遇到這種狀況,請聽您女兒的話,就此束手就擒吧!那意味著贖罪的時機已到,而非繼續讓罪惡如滾雪球般變成糾纏一輩子的厄毒。

  難道身為人的苦難還不夠多嗎?是吧?我的母親。

  而為了讓您能順利等到我的到來,我會在那裏頭安置一些糧食。
  以我目前手頭上的金援跟能想到的大概也只有這樣了。還有,我得再次重申自己沒有要協助您逃亡的意思,所以我只想就這樣提供最低限度的協助。
  另外,考慮到時間拖長對彼此都不利,請您在那裡等我五天。就算您沒有出現,我也會在那裡等待相同的天數。
  然後等到我們在這短暫又久違的重逢中釋然跟宣洩後,身為您女兒的我希望您能夠自首。
  我由衷懇切的請求您這麼做。
  當然,我這封信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心話,所以我也不會就這樣把自己的母親給賣了。如果一切順利,這五天恐怕都會是我們人生中最難忘的五天,也算是歷經這些年的苦難後最安定、自由的五天吧?
  呵呵……其實我也不曉得呢,說不定是我想得太天真了,天真到以為事到如今您還會在乎我這宛如魔女般的女兒。看到這封信內容的您絕對會有這種想法吧?
  畢竟這根本不是一個正常的十七歲少女會給出的安排還有會寫出的內容呢。
  總之,我希望媽您能感受到我的真心跟用心,期盼我們真的能好好見上一面。
  即使我們重逢的地方不是什麼富麗堂皇的城堡或正式場所,但不覺得那座被火焚燒過的荒廟更符合我們如今從不幸中力圖振作的處境嗎?
  雖然這的確又是我天真的自以為是呢。
  反正我有好多話想要告訴您也想問您,就請您再給自己也給您的女兒一次機會吧!
  我由衷、懇切的,期盼著您的出現。

  下面一張信紙是那座荒廟所在處,是我用拙劣的畫技畫出的地圖,希望您可以看得懂。

您的女兒,賴品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