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長篇恐怖-《共生毒》序、終幕

月雨海魅 | 2021-11-22 20:27:19 | 巴幣 14 | 人氣 271


序、終幕
 
  空氣十分冰冷,心臟跳動的頻率已凌亂到連呼吸也跟不上,好像剎那間我將會跌倒在地,看著灰色天空死去;但卻又像獲得上天賜予的恩惠,氧氣用力灌入我疲憊不堪的肺,給我繼續往前急奔的力氣。
  穿過人潮、拐入小巷,懷抱在胸口的一顆蘋果掉在被雨淋濕的馬路上,我內心的不捨與理性交雜,最後將之視為理應丟棄的物件,這麼一來才可以更加義無反顧的前進。
  我的精神非常亢奮,逃亡的不安早被刺激及新鮮感所取代,因為再過不久,即將得到的結果就會出現在我眼前。
 
  我不是逃亡者,只是個離家出走的高二女孩。
  不過,就算我將自己比喻成逃亡者,遊走在天馬行空的想像中,但追求的東西仍沒有改變。我依然渴求上天真的可以讓我在到達秘密藏身處後對自己展露微笑,賦予我全新的人生。
  然後在今天,我將脫離糾纏在我身上多年的「遺毒」。

  如剛才所說,我在從超商跑出途中掉了一顆可能是一天糧食的蘋果。如果我沒有記錯,在口袋內的皮夾還有幾張藍色大鈔。即使這不影響預估的計畫,但遺落蘋果仍讓我小小後悔,那顆蘋果也猶如我最後的不捨。
  這「幾天內」若是被熟人發現,一切終將付諸流水。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衝動,不知何時才能再次化成行動,促使我邁出實行的腳步。
  相信學校的老師跟同學們一定可以理解的,因為成績如同我的行為保證,即使它不能洗清我的翹課汙名,但為了「親人逝去」而缺勤的說法是格外有說服力的。
    父親肯定也會這麼認同吧?畢竟他也是因為母親的死,而傷心欲絕的人。
 
  我喘著大氣,終於回到這幾天的遮風避雨處,身上制服因雨水澆淋全沾黏在皮膚上,身下的裙子更因吸水顯得沉重。我趕緊將藏身處的入口掀開,一股腦兒把買來的糧食丟入其中,同時點燃蠟燭,接著整個人像頭冬眠的熊鑽入樹洞,躲避外頭的寒冷。
  這裡是市區邊緣杳無人煙的地帶,一座藏在樹叢裡被火焚燒過的廢棄荒廟。廟因被燒毀的關係已看不出原本的肅穆,如同有著恐怖傳說的謠傳地點。
  荒廟規模不大,約莫只有一間教室大小,神像可能在某次火災中被燒毀或是被信眾帶走了,外頭還有一座橫躺在地的金爐,裡頭的香灰撒落滿地。
  這裡謠傳是許多遊民的棲身之所,但幾天下來別說是遊民了,我可是連隻貓狗都沒有看見。
  也有可能這裡曾傳說鬧鬼的緣故吧?不過,如此一來也讓我的行事更加方便。對了,也正因為事先調查此處地處偏僻又無人敢靠近,我才會選擇這裡做為「計畫」執行地點。
 
  外頭依舊下著雨,不過似乎轉小了,不知道剛才過程中有沒有被熟人撞見?
  這附近唯一能提供我過活糧食的地方,就只有那間掛著藍白色招牌的賣場了。雖然這裡什麼都沒有,卻反而讓我感覺比在家還要溫暖,更有安全感。即使只有我一個人,但這前所未有的自由使我感到幸福,就算我知道這場夢遲早會迎來終點,然而它卻又是如此的令人無法自拔。
  如果偶而的犧牲、偶而的瘋狂能讓自己的身心得到解放,那我也終於可以理解在某些故事與新聞報導中,被當成主角的異類內心感受是如何了。那真的是只有當事人才可心領神會的。

  人一定都渴望自己能迎來讓所有束縛灰飛煙滅的那天吧?不然,總有一天會崩潰的。

  突然,我笑到不能自己,躺在地上捲縮起身子,並不是因自我領悟的反應,而是在檢視我自己的過去後感到可笑。
  一想到發現一切謊言與真相後,我便有種至今為止的短暫人生,一直身處在虛假之中的憤怒。
  為了擺脫過往身世創造全新的自己,這真是太可笑也太有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全身熱了起來,有種自己正是為了這一刻的解放而活的。全身宛如為了這一刻而顫抖。它們似乎也在慶祝我的重生一樣,但我仍發現幾行眼淚滑過臉頰。
  當然這不是感傷,而是累積許久的壓抑情感終於獲得釋放。
  以及,即將迎來告別「唯一至親」時刻的感觸。
 
  那幾張藍色大鈔代表我流逝的時間,我給自己躊躇、思考、準備計畫的最後五天時效,就如同現在我握緊的手,握緊剛爬過我身旁老鼠的手。
  瞬間,就可以決定生命的生死,生命是如此脆弱不堪的事物。如此珍貴的生命,卻比不上幾張無機物的價值。
  接著我察覺有聲音接近,同時手中的生命也就此沉默。
  興奮又吃驚的我坐直身子,將眼睛湊向牆壁洞口。木板間的縫隙足以讓我一目了然外頭的動靜。雨這時已停歇,萬物歸於寧靜。
    身上的汗水跟雨水我已分不清,突然一道有如鬼魅的身影滑入荒廟,另外一抹彎腰駝背的黑影也從後方悄然而至。
  可以看到被雨水淋濕的後者有些狼狽,對這一幕我也夾雜感傷與不捨的心情,但卻比不上我逐漸攀上心頭的亢奮。

  因為我知道接下來將塵埃落定,而我也將迎接「重生」。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