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三章 沸騰血液的惡戰 7

黑漆 | 2021-12-02 19:40:25 | 巴幣 26 | 人氣 111


7.
  「叩.叩.叩。」

  聽聞聲音不禁從深度的睡眠中清醒過來,接著便聽見一陣大雨刷洗的聲音,聲音大的像是暴風雨經過般,從床上爬起身子便看見海爾用鳥喙瘋狂的敲打著玻璃窗想要進到屋內……

  「啊——這麼說這陣雨是布蕾雅送來滅火的。」

  也只有她才能辦到如此誇張的事情吧,伸出手打開窗子的瞬間海爾就竄了進來,跟著刷洗進來的是一陣大雨,瞬間將我身上的布衣弄濕。

  關上窗戶時全身也濕透了……

  「唉……這也是我自己該面對的代價吧。」

  海爾進到屋子後就是開始澎起羽毛試圖晾乾自己,轉過身子看去時愛妲霏雅正坐在一旁擦著皮靴,看她一身濕的樣子……

  剛剛外出過吧。

  令人意外的是芙蘭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睡著,躺在她身旁的愛蘭四肢大開的攤在床上,見她們的模樣就知道昨天有多麼讓人感到疲憊,我也是在海爾的催促下才醒過來的。

  除了雨聲之外聽不見城內的其他聲音,因此顯得特別的清閒……

  愛妲霏雅轉過頭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副燦笑後將靴子放回地上,站起身去一旁的小桌上拿了一塊乾麵包朝我丟了過來。

  單手接過乾麵包時不禁覺得……

  心酸。

  費了那麼多的力氣在一場戰鬥中保住了新西恩,卻要繼續吃乾麵包啊……

  然而空腹的飢餓感仍然讓我咬下了乾麵包,又乾又硬又不美味,但它卻是當前唯一的糧食。

  走到窗邊朝著山林的方向看去,大火已經熄滅,回頭看了一眼芙蘭兒,她看起來已經累癱了,顯然是昨晚還在協助著防火吧,對此我是感到有些愧疚的,是該送點賠禮給她。

  「愛妲霏雅,我要回王都一趟,妳要來嗎?」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隨即跑到我的身邊,看上去是同意了。

  轉身去開啟傳送裝置,穿過一陣光芒後周遭的景色再次來到了梅希蒂爾德的研究室,她正趴在桌面上睡著。

  「要叫醒她嗎?」愛妲霏雅看著我問道。

  「不用,我們走吧。」

  在愛妲霏雅點頭回應後我帶著她離開梅希蒂爾德的研究室,來到了大街上,這裡不同於新西恩,一片蔚藍的天空十分清澈。

  街道上有著少許的人在往來走動著,我想要買點賠禮的話就要從她喜歡的東西開始挑選,但——

  我不清楚芙蘭兒的喜好,我只能確定精靈族大致上喜歡些什麼,與魔力有關的水晶吧?那就去賢者街,順便看看能不能遇到布蕾雅。

  穿過王政街,抵達賢者街時景緻依然寧靜優美,和新西恩見到的慘狀形成對比,頓時間感到特別感慨,一旁的愛妲霏雅一如既往的毫無變化,僅是一臉興奮的觀察著賢者街上種植的植物。

  「愛妲霏雅,妳有什麼想買的東西嗎?」

  說起來她也為了我們貢獻良多,相遇的時候還覺得她好像很隨便,現在反倒覺得她也很可靠,當作打探的性質看看她有沒有特別喜歡什麼吧。

  「嗯……我不知道!」

  「不知道?」

  令人詫異的回答,儘管我也沒預想到她會想要什麼,和愛蘭比起來難捉摸太多了。

  「既然這樣,我們就先去找帶有魔力的水晶吧?」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後便踏著輕巧的步伐跟著我,路途中經過賢者宅邸,特別繞進去並沒有發現布蕾雅的身影,也許她正忙著處理關於各國領袖的事情吧?

  來到了魔法商店前,推開門看見的是琳瑯滿目的魔法商品,從魔法藥劑到法杖等商品都相當齊全,坐在櫃檯的男人看見我們時簡單的點了一下頭回應。

  去到魔力水晶的貨架,上頭有著各種顏色的魔力水晶,大多都是從北方的海爾赫爾帝國跨海運輸過來的舶來品,事實上修瑟里安王國並不盛產這些,為此簡單的就能料想到從何而來。

  「好像寶石呀!亮金金的!」

  愛妲霏雅一臉驚奇的拿起藍色的魔力水晶,在光的照射下水晶的斑斕與她的眼瞳一樣璀璨,不禁讓人有些感嘆她的眼瞳是真的又特別又美麗。

  「水晶也可以當作一種裝飾礦物,只不過魔力水晶大多是用來製作成道具或是法杖與法器。」

  通常不會拿魔力水晶來裝飾,除非是想炫富,畢竟魔力水晶只有在輸入魔力時才會與普通水晶有外觀上的不同,對我來說它就是很好的道具製作材料。

  花俏的顏色通常也代表有著不同屬性的魔力,以芙蘭兒來說——

  水的藍色正適合。

  「愛妲霏雅,就買妳手上那顆吧,然後我們去吃一點美味的食物,再回去。」

  拋下愛蘭獨自去享受……雖然不太好意思,但!我也是想要好好獎勵自己的啊!只好忍痛了!

  「好~」愛妲霏雅像是個孩子一樣拿著水晶跑去找櫃檯的男人。

  「一金幣。」

  「……」將金幣遞給男人,男人接過金幣後靦腆一笑。

  「我們走吧。」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後便跟上了我的腳步,離開魔法道具店之後,沿著原路離開賢者街,抵達王政街時朝著後段走,在那邊可以找到一些不錯的餐館。

  一邊走的過程愛妲霏雅手拿著魔法水晶看著我,興奮的問:

  「有什麼好吃的可以推薦嗎!?」

  「王國好吃的美食嗎?我想還是跟乳製品有關的食物吧,去愛蘭的家鄉可以品嘗到最棒的滋味,但是在這裡的話品嘗不到新鮮的羊奶或牛奶,倒是可以吃一些起司和酸奶。」

  要說起愛蘭的家鄉哈米蘭,那是一個樂土,悠閒的大草原與小山坡都可以自由的在上頭奔跑,不遠處還有白山頭的雪山,我想愛妲霏雅會愛上那裡的。

  「起司和酸奶?真讓人期待呀!」

  愛妲霏雅說完後率先跑到了前方,轉過身子面對著我走著,路上的行人們見她的行為都為之會心一笑,就衝著她顯得特別的可愛這點。

  「妳絕對會喜歡的。」

  但我並不能放開手腳品嘗,會超資……

  「……!」她一笑,那神色倒讓我覺得我不能放開手腳也沒差了。

  來到餐館前,餐館剛開始上工,裡面為此空無一人,帶著愛妲霏雅走了進去之後櫃檯的中年婦女問:

  「歡迎呀!今天想吃什麼?」

  「烤漢堡排焗飯然後大杯的酸奶,再給我麵包與半塊的起司。」

  愛妲霏雅聽聞我的點單,好奇的問:

  「夏洛特怎麼知道這裡有什麼的呢?」

  「因為我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吃飯,姑且有記住這裡有些什麼品項。」

  這間餐館的價格也不高昂,是個中等價錢也能吃到美食的好餐館,老闆娘會問我今天想吃什麼更是出於我是常客。

  「好!這就準備啊,不過白貓魔法師妳這次點的少了些呀?」

  中年婦女一臉驚奇的問著,我明白她只是出於好奇,畢竟我先前來這裡點的份數都是這一次的兩倍以上。

  「哎?夏洛特那麼會吃的嗎!?」愛妲霏雅一臉詫異。

  「……別那麼誇我,這誇我可不喜歡。」

  我是名副其實的小鳥胃,沒錯,小型的鳥可以吃下比體重還重的食物,我跟他們大致上是一樣的,但!

  哪個少女喜歡被說很會吃的?

  「我這次給夥伴買了一些禮物,所以要省一點。」

  中年婦女一臉訝異,便說: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先跟妳收餐錢呀,總共是2銀幣。」

  「不過,我不是說過我是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不是白貓魔法師嗎?」

  將銀幣從錢袋中拿出,交付給中年婦女,她露出了一副笑容,調侃的回:

  「白貓魔法師多可愛呀!」

  愛妲霏雅在一旁點了點頭附和,頓時間讓人以為我真是白貓魔法師。

  「先去那邊的位置坐著等吧!很快就好了。」中年婦女笑道。

  「吃飯吃飯~」愛妲霏雅歡喜的跑向了對方所指的位置。

  靠牆邊的位置,桌子上鋪著紅色的桌巾,觸摸起來手感不錯,坐在我對面的愛妲霏雅踢著小腿,雙眼盯著我的眼睛還一邊哼著歌。

  過了一會,中年婦女端著一桌的餐點上桌,除了我點的餐之外還多了一盤沙拉與烤羊肉串,看向她時她笑著說:

  「回來拜訪的謝禮!別客氣。」留下那麼一句話後她又走回櫃台。

  「謝謝~」

  愛妲霏雅自然的道謝時我感到一陣不好意思,稍稍含住了自己的嘴唇,她在這時看著我問:

  「怎麼了嗎~?」

  「沒什麼,用餐吧。」

  也許是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不自覺的就快速的拿起了餐具開始品嘗一桌的料理,再次抬起頭時愛妲霏雅正一臉滿足的大口品嘗著起司,見她歡喜的模樣感覺也沒必要特別追問是否美味了。

  吃完餐點後愛妲霏雅跟著我一臉滿足的走出餐館,一走出遮蔽物滿面的陽光就揮灑在了我的臉上,不禁瞇起了眼睛。

  「回去吧!」愛妲霏雅拉著我的手朝梅希蒂爾德的研究所跑去。

  「好……不過走慢一點。」

  抵達梅希蒂爾德的研究所時她還在呼呼大睡著,她的桌前擺放著一堆設計圖,顯然是努力的設計著新的發明便累到睡著了吧?

  而她的肩上被披上了一件大衣,在我來的時候是沒有的,看來是有誰經過替她披上的。

  穿過傳送裝置,回到新西恩的房間時,第一眼就看見愛蘭再用手指偷戳著芙蘭兒的長耳朵,芙蘭兒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從她的表情來看立刻就知道她把無聊當有趣了。

  「愛蘭,那麼閒的嗎?」

  她嚇的全身抖了一下,轉過頭看著我傻笑。

  「我們去看看街道上狀況如何,希望昨天的勝利能讓士氣高漲。」

  愛蘭點了一下頭便從床上下來,動作特別輕盈,似乎是怕吵醒芙蘭兒。

  臨走之前將寶石放在芙蘭兒身旁,順帶留下海爾並在牠的身上掛著禮物兩字的吊牌,我便帶著愛蘭與愛妲霏雅上街。

  「這……和想像的不一樣。」

  愛蘭愁眉苦臉的說著,街道上特別冷清,就算大雨已經消停也一樣。

  「看來這是,因為損失太大而放棄的氛圍。」

  放遠望去,能夠看見遠處城牆的大破口以及整條被掃去一半的建築,四散的殘磚破瓦又造成了更大的危害,傷者們有局部當場被砸死,只有少數人正在街上處理著屍體,還有些人正在收拾行李,打算趁著這一波魔物攻勢被瓦解趕緊逃命。

  「所以我們也要放棄嗎?」愛蘭緊皺著眉頭。

  「看來教會的援軍也沒辦法讓他們安心,因為不知是今天還是明天或是後天才會抵達……嗎?如果人們都選擇放棄了,光憑我們也很難撼動些什麼,這樣就比較麻煩了。」

  「那就來辦宴會吧!」愛妲霏雅高聲喊道。

  剎那間,所有人都用著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她。

  「等等,現在這個情況?」

  愛蘭一臉遲疑。

  「也許……嗯,是個方法。」

  「哎!?」愛蘭顯然不能理解其中的理由。

  依我來看,不是不可行,只是有點難讓人理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