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三章 沸騰血液的惡戰 4

黑漆 | 2021-11-13 14:29:12 | 巴幣 32 | 人氣 106


4.
  早晨的陽光升起,揮灑在新西恩上,工人們開始上工修復受損的建築,衛兵們也透過換班準備去進行休息,渡過了一個寧靜的夜晚後又來到了一個不確定的一日……

  透過昨天的葬禮,城鎮內倒臥的傷者數明顯的減低了,說來殘酷,但這也讓醫護以及治療師們擁有了短暫的休息時間。

  站在廣場時可以看見一些人正沿著建築物壁面坐著休息,他們看上去疲憊無比,愛蘭與愛妲霏雅也張望著周遭,只不過他們注意的點似乎與我不太一樣。

  「防守太薄弱了……」

  愛蘭面有難色的自言自語著,她所注意的點我也明白,但——

  「能戰鬥的人剩的不多,防守自然會薄弱,還必須依靠這點戰力等到教會的支援抵達。」

  「我明白,但是這麼一來,要是魔物聚集襲來恐怕很難擋住。」

  愛蘭緊握住拳頭,宣達著自己緊繃的情緒。

  「我們暫時也很難料到他們什麼時候會襲來,畢竟森林對魔物來說就像是後花園,能做的只有盡可能延長戰線與觀測,就算只有一點可能也希望能抓到些關於他們行動的蛛絲馬跡。」

  「這就交給我吧~」

  愛妲霏雅面帶淡笑的說道,相比起我們,她的情緒一點都不緊張與緊繃。

  「既然如此就準備開始行動吧,我再去看看還有沒有傷者需要治療,愛蘭去幫忙危險地方的站崗,愛妲霏雅幫忙觀測樹林中是否有魔物。」

  「沒問題!」她倆同時回應,隨即我們各朝各的方向走離。

  來到小教會,裡面安靜無比,看上去所有傷者都趨於穩定,芙蘭兒站在神壇前抬頭張望著茉莉安神的雕像,不像是在祈禱,只是單純的看著。

  「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嗎?」

  當我問道,她轉過身子面色苦悶的回:

  「在眾人的努力下暫時趨於穩定了,只不過下一波襲擊來的話狀況可能又會變調,真希望教會的支援快點抵達。」

  「是可以期待教會支援,但是不能期待他們會很快的抵達,最壞的情況我們要自己撐上一個月以上的時間,那怕從王都抵達新西恩不過一天多的路程。」

  芙蘭兒陷入了一陣沉思……同時間一旁的修女拿著蠟燭架與蠟燭從門後走出,她看見我時露出了微笑,隨後才拿著蠟燭架去神壇旁安置好物品。

  「最壞的情況是今天魔物就來了……」

  芙蘭兒說出了我本就有想到的事情,這件事情不適合四處與人說,雖然是正常都想的到的事情,卻又是最容易給人帶來不安的想法,只要有不安就容易陷入混亂,想也知道不是好事。

  「你說的沒錯,但是我們會克服過去。」

  偶爾也要表現得像是愛蘭那般堅定,儘管我是對於是否能成功擋下抱有遲疑,就算擋下要付出多少犧牲我也相當遲疑。

  她用視線的餘光看著一旁,那個方向堆放著許多大小木箱,裡面裝的是藥劑類的物品,露出了一副淡笑後說:

  「說的也是,應該像妳一樣去肯定好的結果。」

  「我們本來打算主動出擊去找出魔物們的老巢,一舉將他們殲滅,但是從現在來看,在教會的援軍抵達前不太有人願意帶路。」

  我們對此地不熟,盲目的尋找並不有效,還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危險,這是無庸置疑的。

  「主動出擊消滅他們的老巢嗎……很有效,卻也非常危險,數目如此龐大的魔物群的老巢想必也有許多魔物,除此之外統領他們的魔物可能是非常強大的。」

  芙蘭兒面有難色的說著。

  「風險大,但是回報也大,只要把牠們的老巢消滅,此地的魔物災害解決超過一半,反過來說失敗就是白白浪費戰力。」

  以我的角度去看,非常有去賭一把的價值,世上也沒有什麼對策是毫無風險的,總是要冒著一定的風險去拚搏最佳的局面。

  芙蘭兒深思了一會,緊皺的眉頭看的出來她正在做一些抉擇——

  「有什麼問題嗎?」

  她微微張開嘴巴,面色認真的看著我說:

  「如果要去攻打魔物的老巢,算上我一個吧。」

  「芙蘭兒小姐!?那很危險的呀!交給教會的援軍就可以了。」

  修女聽聞後急急忙忙的跑到芙蘭兒身邊喊道,看上去是相當不希望對方去到那麼危險的地方……

  芙蘭兒微微的一笑,肯定的說:

  「總有人必須去做危險的工作,尤其是能力越強的人。」

  「隊伍中能多一個治療者我也非常放心,能得到妳的協助是我的榮幸。」

  她點了一下頭,便回:

  「那就讓我們一起堅持到反擊的時刻來臨之時吧。」

  修女低下頭來看著一旁,顯然還是不太樂意,卻又出於沒辦法阻止便默不作聲,而我看的出來——

  現在的她並不覺得我們會成功。

  「關於現在,還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我們幫忙的嗎?」

  要讓人安心,打從最基本就是從幫助他們開始,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修女轉過頭看著我,便說:

  「那幫我去麵包坊拿一些中午要配發的麵包,帶去廣場發放就可以了。」

  「沒問題。」

  回答後芙蘭兒跟著我出發前往麵包坊,距離小教堂有一小段路,麵包坊的大小還不小,剛進去店內就看見大量的乾麵包堆放在木箱內,一旁的男店主看見我們便問:

  「來拿乾麵包的?」

  「修女委託我們拿乾麵包到廣場發放。」

  「那就快拿一拿吧,那些工人與衛兵餓透了可就很難跟平常一樣工作。」

  男店主面色陰沉的說著,雖然他現在也是支撐城市運作的重要關鍵之一,可他看起來總給人一種半放棄的感覺。

  拿上了木箱,帶去廣場時一堆人潮就擠了過來,爭相拿取了乾麵包走,看也知道他們餓極了,無秩序的模樣就像是在搶劫。

  「聽著!」

  芙蘭兒大聲的喊道並用法杖用力敲擊了地面,所有人都嚇得看了過去。

  「列隊排好,一人只能拿一份!否則誰也別想拿!」

  她像是特別有經驗般的做出了指揮,眾人互看了一會後轉過身子重新排好隊伍,這才開始真正的發放乾麵包,來拿這些乾麵包的人是什麼樣的人都有的,無論是大人、小孩、老人、工人、軍人都有……

  就算這並不美味也得吃,它已經成為此地的最大糧食來源。

  發放完麵包後將木箱拿過去還給麵包店老闆,並回去與修女回報。

  「發完了嗎?謝謝你們,我們都很難制住一部分搶著拿的人。」

  修女眼看我們發完麵包便苦笑道。

  「其實這與芙蘭兒小姐比較有關。」

  「我只是盡了自己該做的事情,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芙蘭兒回應著我與修女的話語,她的神色平穩沉靜,顯然真不覺得這有什麼,以我的角度來說則覺得能夠制住全場的人相當厲害。

  「那我們還有什麼事情要做嗎……?」

  噹!噹!噹!噹!

  話才剛落,城鎮的鐘聲就響了起來,一聽就知道是警鐘,修女頓時手忙腳亂的摀住自己的頭,芙蘭兒則認真的看著我回:

  「先不管這些小事了,先確定是什麼東西襲來了!」

  「沒問題!」

  架著法杖跑出小教堂,往後一望可以看見鐘樓的大鐘搖擺著,不遠處的城牆上站著愛妲霏雅,她轉過身子凝望著我並用手指著正門口的森林,用手比出了一個很大的體積。

  愛蘭從一旁的建築物上跳落,金屬靴子踏落地面時揭起一陣聲響,她道:

  「夏洛特!我們走!真沒想到魔物會從防守最強的地方正面進攻。」

  「走!」

  愛蘭率先邁出步伐跑去,我緊跟在後時芙蘭兒也跟著跑了起來,她跨著步伐跑在我的身旁,認真的問:

  「對手恐怕不簡單,有把握嗎?」

  「當然有。」

  跑了一段距離後抵達了現場,手持弓箭的士兵駐守在城牆上準備迎戰,城牆外則站著一兩排的步兵,前方還有些木頭綑成的路障,顯然是打算想盡辦法讓魔物沒辦法抵達城牆。

  以正常對人的戰鬥來說躲避在城牆後作戰才是正論,然而以魔物的破壞力有可能將城牆徹底摧毀,為此能將他們直接擋在外面是最好的。

  跟著愛蘭來到了城牆的外側,站在城牆上的愛妲霏雅大聲的喊:

  「就在不遠處!大概5分鐘就會抵達了!」

  「別害怕!至死方休的奮戰下去!」

  帶頭的女騎士拔出長劍高聲的呼喊著,她將長劍對準前方的森林,從這裡都能看見森林內的樹木在躁動,連我都能感覺到有大量的魔物在逼近。

  愛蘭走到了女騎士的身旁,拔出大劍時低聲的說:

  「我也會與妳們並肩作戰。」

  站在我身旁的芙蘭兒緊握著法杖,用眼角的餘光看著我道:

  「夏洛特,妳儘管攻擊,防禦與治療就交給我吧。」

  「……沒問題。」

  深深吸了口氣,緩解一下內心的緊張,周遭的士兵人數並不多,魔物的數目可能是我們的10倍以上,在這種戰力差之下要怎麼守住此地,不禁讓人深思,但是——

  現在也沒有閒暇的時間給我思考這種問題,距離逐漸縮短,能夠聽見樹木被利爪刮傷的聲音,一整排的兇獸衝出了林子,直面的撲向了站在最前頭的愛蘭與女騎士。

  愛蘭快速的揮過大劍,銀色的劍光一閃就將狼形的兇獸一分為二,雙手握住大劍的柄,全力的往下斬落,劈中地面時劍氣往前斬出,將泥土地面砸碎並使前方的魔物們接連被震飛。

  「嘿!」

  站在城牆上的愛妲霏雅彈了一下弓弦,風鑄成的大矢接連飛出,以極快的速度以及風暴般的聲浪貫穿飛起的魔物,伴隨在後方的是大量的箭雨,穿透森林射於大地之上。

  然而這並不能阻止魔物進軍,更多的魔物從林子中衝出,大半都是兇獸,但是在這之中混了一些更高等的魔物,像是刻爾伯洛斯——

  地獄的三頭犬。

  「聖火裁決!」

  大量的火焰與空氣在魔物群的中央聚集,在短短的一兩秒內壓縮成球,一陣閃光後炸裂開來,灼熱的火焰將魔物的身軀融化,火舌灼燒著更遠處的魔物,草地與樹木因此燃燒了起來。

  燒起的草地與樹木帶來了往上飄起的黑煙,這剛好可以利用來阻止魔物進軍——

  「愛妲霏雅!用風把黑煙與火焰吹過去!」

  「沒問題!」

  愛妲霏雅大聲喊道後彈了一下弓弦,接連的狂風揭起將火焰與黑煙朝著森林深處的方向席捲過去,這也屬於火攻的一種,雖然自損50,但是傷敵足夠有1000以上。

  在滿片的火光中,刻爾伯洛斯踏破火焰走了出來,牠的身後跟著一些尚未被燒死的兇獸,面目猙獰的瞪視著我。

  愛蘭將劍對準他們,女騎士架起了盾牌準備進行防守,站在我身旁的芙蘭兒低聲的說:

  「我不喜歡火燒森林,但是從現狀來看這似乎是最好的辦法。」

  「既然如此就先原諒我吧,接下來的魔法還會造成更大的破壞。」

  芙蘭兒點了一下頭,刻爾伯洛斯同時衝了上來,率領著後方一整群的兇獸——

  「哈!!!」

  愛蘭衝上前用大劍迎接利爪,劍與利爪打擊在一起時發出一陣小風壓,愛蘭推著劍身將刻爾伯洛斯彈開。

  風的大矢穿過愛蘭身旁射落準備偷襲而來的兇獸,刻爾伯洛斯著地的瞬間芙蘭兒舉起法杖:

  「水牢!」

  水的牢籠升起一舉要將刻爾伯洛斯綁住,可牠卻提早一步跳開迴避,這份行動還在我與愛妲霏雅的預料內。

  「雷電!」

  雷光閃過的同時風矢交纏而過,正面打在刻爾伯洛斯身上,牠整個身體被貫穿卻又沒有當場死去,而是緩緩的撐起身子,此時更多的刻爾伯洛斯衝出了火焰來到我們的面前。

  愛蘭正面用大劍抵擋住突襲而來的利爪,推開後一劍反擊砍下牠的左頭,面色認真的大喊:

  「放馬過來!」

  一場火焰燎原之上的戰鬥就此展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