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三十一章、第三十二章

胖雪豹 | 2024-05-01 09:06:10 | 巴幣 34 | 人氣 508


龍詩的瑪特蕾雅《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三十一章
  「有人問我,為什麼戰鬥?」
  「我說,為了更好的明天,所以我舉起武器戰鬥。」
  「他問,你所謂更好的明天,你在其中的何處?」
  「我說——其他獵人們在何處,我就在何處。」
  當年問我的是一個老者,如今回眸一望,我似乎懂他的意思了。妮菈在書信上寫下訊息,然後她把書信放在吉娜的床邊,自己坐在熔爐前手舉著一把巨大的鐵鎚。
  鐵鎚由灌注了月光的鋼鐵所造,散發藍綠色薄光的鐵鎚是獵人們打造專門武器所用的鐵槌,妮菈已經上百年沒有將它從自己的行李中掏出來了,更沒有再次用它來鍛鑄任何武器……今日她卻拿出了這柄槌子,將巨大厚實的劍刃擺在鐵砧上,準備展開打鐵。
  妮菈將劍刃的刀柄拆下只留下劍身,然後將劍身放入巨大的火爐加溫,好奇的瑪特蕾雅躲在一旁窺視著火爐內熾亮的火光,數千度的高溫灼燒劍刃使刀刃透出紅白色,妮菈站在奔竄的火舌中無所畏懼地用一把鐵鉗緊抓著鋼胚。
  將鋼胚抽出熔爐,她架上鐵砧用上手中的槌子鍛打,事前她撒了一些水在鐵砧上進行水鍛,每一次鍛打猶如巨砲轟鳴響徹雲霄,清脆的聲響在冬日中迴盪,高溫足以化雪,妮菈的目光不曾從鋼胚上移開。一槌一音、反覆鍛打、一次次敲擊。
  她將巨大的劍刃與其他鋼胚切割、堆疊、加熱、鍛打、切割、堆疊、一次次用手中的槌子將自己的願景與所見所聞打入其中。
  直至刀上的色彩從炙亮的紅白色變成了詭異的藍綠色光輝,妮菈這才將鋼胚敲打成自己要的形狀,而非單純將鋼胚鍛接在一起。刀刃呈現一把優美的大劍形體,在完成敲打後妮菈拿了一大缸的水打算來個高難度的水淬。
  她遵循直覺將刀刃放入水缸中,煙霧四起之際她抽起了刀刃——
  一把藍色綠刀刃的優美巨劍浮現在瑪特蕾雅的眼前,刀刃筆直沒有翹曲更沒有裂痕,但是這在妮菈眼裡還沒有完。
  妮菈拿出一顆漆黑如羽毛的磨刀石,在漫長的時間中她反覆磨刀,同樣的動作重複了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回,只為讓這把劍能夠切砍任何敵人,能夠把擋在眼前的敵人劈成兩半。
  磨刀石反覆摩擦,最終刀刃變的閃耀且浮現出許多水波的紋路,將刀胚完工後妮菈才開始刀柄的準備。
  她選擇了趁手的木頭還有各式金屬用來雕刻劍顎與平衡槌,較長的劍柄則是為了迎合吉娜的身高與武器前端的重量,她細心地雕刻、打磨,日復一日地完成一切。
  曾經,她的導師也是像這樣打造武器給她的,這是獵人的傳承之一。
  刀柄的組裝完成後,妮菈舉起了剛打造完成的大劍,她在劍柄上細小的刻上了自己的祝福——
  願你的前路有著安寧的夢。
  妮菈握著劍走出睽違許多日不曾走出的屋子,外頭的七邱城飄散著陣陣白雪,泥土道路都被雪覆蓋看不出原本的樣貌,一片雪原中僅有少數鎮民在剷除自己門口的雪。
  當瑪特蕾雅跟著妮菈走出屋外,人們對她投以敵視的目光,但是妮菈的存在令他們什麼也不敢做,甚至不敢吭任何一聲。
  「其他獵人在何處,我就在何處嗎?」妮菈站在陰鬱的天色下吹出了一縷寒霜。一旁的瑪特蕾雅好奇地望著她,瑪特蕾雅問道:「這句話有什麼涵意嗎?」
  「沒什麼意義,只是我曾經的想念。」妮菈冰冷地答覆,然後頭也不回的朝吉娜的老家走去。
  瑪特蕾雅的尾巴緩慢地搖晃,火光是冰冷的雪原上唯一的溫暖與光輝,她踏著遲緩的步伐跟上了妮菈的足跡。
  不,我在何處,其他獵人就在何處,但是那都不是我的家。在夢裡有一片溫暖的花田,花田中間有一座美麗的湖泊,湖泊上維菈滑著小船招呼著自己……這才是妮菈能想到的家。
  但是這個家早已逝去且遙不可及。
  妮菈遊走在雪原上,每一步都在雪地上留下深刻的腳印,扛在肩膀上的巨劍十分沉重,但是劍上的光輝卻如同月色般寂靜地點亮了一切,一如曾經遊走在最黑暗的地方的獵人們……
  這把劍是他們最後的傳承,妮菈這麼認為。
  當妮菈與瑪特蕾雅來到了吉娜的老家,他們看見吉娜獨自蹲在門口的花壇旁,身穿皮革護甲的她比起騎士更像是傭兵,高大的身姿和以前相比有著更多傷疤,神色也更加沉穩。
  「妮菈小姐,瑪特蕾雅,歡迎回來。」吉娜站起身子,她回首望著兩人綻放出微笑,眼中早已決定了今後的打算。
  「很好,既然妳已有打算,我們不必多言,這是只屬於妳的劍——指引妳前路的明燈,對於獵人來說……武器就是妳的靈魂,不要令它蒙羞。」妮菈平穩地一笑,她將劍刃地給吉娜,眼中幾分感慨。
  或許——這是最後一次有獵人親手打造武器傳承下去吧。
  吉娜睜大雙眼,她接過劍刃後高高舉起刀鋒指向天際,劍光猶如月光般灑落在她的臉龐上,光彩使人的內心寧靜,澄明地能夠想起出生的瞬間。
  母親懷抱著自己,她穿著華麗的絲綢衣裳,白色長髮的她對著自己綻放微笑。一旁還有穿著厚重大衣的父親,父親配帶著皇冠喜悅地笑著,周遭更是一座奢華的臥室。
  在吉娜眼底這是自己的幻想,她寧願相信自己是剛好在七邱城附近出生的。
  「流浪騎士,吉娜.洛洛斯坎,必不辱使命,此劍永為眾人的安寧所揮。」吉娜的神色澄明且堅毅,她轉過大劍插入地面,頭也不回地望著眼前的妮菈與瑪特蕾雅兩人,背朝家園的她去意已決。
  在家園內,潔西卡與瑪利亞等人透過窗子瞻望著吉娜的背影,他們的眼中滿是不捨,卻又不忍打擾她下定決心的時刻。
  直到吉娜回首朝他們綻放一如往常地微笑,然後揮手道別——他們才紛紛落淚並鑽出屋子上前與吉娜擁抱。
  「妮菈,我們這就要出發去獵殺巨獸了?」瑪特蕾雅回首盯著妮菈問道,她在妮菈的側顏看見了一絲羨慕。
  「是啊,這個問題要早點解決,刻不容緩。」妮菈故作鎮定地答覆,但是她的目光背叛了她。
  她渴望一個家,渴望愛她的家人,渴望能夠有家人能給予自己擁抱。
  望著眼前的風景,瑪特蕾雅想起了瑪莉娜,再望著天上的寒霜——
  我的家何在?誰在那裡等著我?誰能愛我?諸多問題在瑪特蕾雅的思考中擴散出來。
  冬日的寒冷尚不知曉它將帶走什麼,一場位於嚴冬中的獵殺準備開始了。

龍詩的瑪特蕾雅《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三十二章
  白雪皚皚,背上的行李的吉娜將大劍直掛在背上,她是個遠行的孩子,背負著天命直指最危險的土地,一條白色的綁帶在她的手腕上飄舞,那是潔西卡讓她帶上的護身符。
  蒼白的雪原上,妮菈與瑪特蕾雅兩人與吉娜相伴,他們朝著雪山前進……在幾隻蝴蝶的引導下徑直朝著巨獸所在的方向逼近。
  「哈哈……真沒想到,她還會這樣幫助我。」吉娜試圖伸手撫摸蝴蝶,但是蝴蝶反覆在她的指尖環繞就是不讓她觸碰,此刻的吉娜看的出來這是蜜珈蘿的指引,而非是自然現象。
  「妖精啊——也是個令我懷念的存在。」妮菈感慨地笑著,她望著眼前的蝴蝶,想起了璀璨的樹海與無數在樹梢上飛舞的妖精。
  那時候的獵人將妖精稱為仙子,如今才受眾人影響改稱為妖精,望著眼前的蝴蝶,妮菈雖然看不見也感覺不到妖精何在,但是她感覺這樣就足夠了。
  ——至少自己不是最後一個遺留至今的老骨董。
  「我以為妳們會更震驚一些。」瑪特蕾雅望著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她反而對這兩人的反應感到驚訝。
  「沒什麼好驚訝的,我太老了,早就知道妖精是確實存在過的產物,而且……我喜歡她們,因為他們總是顯得無憂無慮的。」妮菈闔上了雙眼,在寒風中她嘻笑著,這是她許久未曾有過的閒聊。
  「無憂無慮?倒不如說有些陰森?」吉娜回想起蜜珈蘿的身影,她困惑地摸著下巴。
  「他們總是在樹梢上優雅的飛舞,美麗的身姿扣人心弦,他們所在的樹海是獵人們最好的修養地,他們所歌唱的樂曲無比悅耳……就算我只去過一次,我仍記憶猶新。」妮菈欣喜地笑著,她張開雙手像是在模仿妖精歌唱,望著她如此放鬆的模樣,吉娜與瑪特蕾雅都甚是驚嘆。
  「沒想到獵人的思維與生活意外的普通呢。」吉娜不禁譏笑了一聲。
  吉娜本來以為妮菈過去的生活應該與別人絲毫不同,僅有泥水與痛苦,但是事實並非她所想。那怕是獵人也是一個普通人,他們過著的日子並不會有極大的不同。
  此刻,瑪特蕾雅卻像是在代替某人詢問般開口——
  「那妳最喜歡哪位妖精的歌聲?」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在樹海的某一天,我在樹根的地方聽見了一個美麗至極的歌聲,歌聲所傳遞的不是喜悅與雀躍,而是一股深沉地悲傷與洪流,但我覺得那是最美麗的。日後我詢問其他妖精,他們只告訴我一個奇異的代名……『鵝膏。』」妮菈抬頭望著陰鬱的天際,她用輕柔地聲音說著。
  而這一個代號令瑪特蕾雅雙眼瞪大,就像是她的腦內得到了一些奇妙的解答一般,但是一股喜悅很快令她綻放出微笑。
  亞榭之中,只有一位妖精住在地下,沒能飛翔的妖精、劇毒的食腐者、卻又是一切醫藥的開端。
  「我們走吧,巨獸離我們並不遠,我們很快就會找到牠的。」瑪特蕾雅沒有將話語說出口,而是單純地抱著喜悅前行,但是她尾巴上的火焰將她的竊喜曝露無遺,這令吉娜感到有些在意。
  吉娜與妮菈略顯困惑地望著瑪特蕾雅的尾巴,卻沒能注意到影子底下所潛藏的雀躍,唯有前方的蝴蝶飛的似乎更加勤奮了。
  蝴蝶向前飛舞,在沒有日夜交替的永夜中成為指引前路的燈火,朝著雪山的深處發進——瑪特蕾雅一行人踏過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他們追著蝴蝶找尋著巨獸。
  蝴蝶帶領著他們去到了雪山深處,在一座名為「拉蘇特瑪」的山峰下,他們看見了一個巨大的盆地,盆地位於群山之中,盆地中央有一個巨坑……那是巨獸的巢穴。
  「我在這都聞的到牠們的惡臭!」妮菈嫌惡地皺起眉頭,她的雙眼死盯著巨坑,眼中有幾分怨仇。
  「讓我們來與牠決一死戰吧。」吉娜的神色冰冷,她從背後拔出大劍——
  耀眼的劍光在黑暗的天色下閃爍著美麗的藍綠色月光,水波的刀紋在白雪中如與水般獨奏著,她將劍高舉在天色下,視線認真地盯著眼前的巨坑。
  同時間蝴蝶化為一道光塵消散於三人的面前,光塵喚醒了短暫睡眠中的巨獸,很快大地為之搖晃,一陣天搖地動使山上的白雪猶如雪崩般滾下,任誰都知道一頭巨大的野獸將要甦醒。
  「要來了,瑪特蕾雅,妳先退後。」妮菈伸手護著瑪特蕾雅,她注視著前方的巨坑,視線瞇起時她將手伸往背後準備抽出武器。
  瑪特蕾雅點頭答覆,作為年輕的瑪爾托斯,她躲到後面看著兩名獵人迎戰宿敵……而她知道,如果不在此擊殺巨獸,幾周後的春天,巨獸醒來怕不是踏過七邱城就將把這裡變成平地。
  為了這片土地的居民,巨獸必須死。
  「來了!」吉娜大聲喊叫,下一刻——白雪鋪天蓋地的揚起。
  白雪飛揚遮蔽天際,在風雪中一頭巨大的野獸現行,牠的形貌猶如大象,卻長著三雙眼睛、頭前像是一個巨大的肉瘤、滿口尖牙不說,鼻腔內也全都是銳齒,更別提牠的身軀上長著許多膿包,噁心的模樣絲毫不像是正常的生物。
  吉娜震撼地瞪大雙眼,這是她第一次看見巨獸,但是在妮菈眼睛,巨獸就是這樣危險且非死不可的怪物。同時,當瑪特蕾雅看見巨獸,她聽見的不是魔獸的常規聲音,而是一股異音,怪物的聲音。
  巨獸高聳入天,渺小的兩名獵人抬首凝望著牠,但是他們一齊喊道——
  「『上吧!』」
  吉娜與妮菈閃身而上,其中妮菈更是一瞬間跳到了天際之上,她的腳下踏著萬千風雪,高舉鐮刀的她在黑色的天際下猶如一個黑影,鐮刃反射著一股優美的月光。
  當巨獸的視線迷離準備找尋獵人的身影時,巨大的鐮刀通天而下,猶如一抹美麗的新月直切在巨獸的腦門上。一道閃光徑直將巨獸額頭上的肉瘤劈開,僅只一瞬間漫天血液噴濺上天。
  與此同時,吉娜從地面逼近,她高舉大劍雙腳踩穩大地,無論旁邊的風雪多麼強烈甚至捲起巨岩,她仍屹立於雪地之上。腰桿與雙腿自成一線,肩膀與跨下的軸心一致,扭身一劍橫斬閃落巨獸的腳跟。
  劍光如月色優美,切割硬如岩盤的骨肉如草葉般輕鬆,吉娜瞪大雙眼一件掃過巨獸的腳足,一陣痛擊使巨獸大聲哀號。
  哀號之際,巨獸的身子像是一座會移動的山谷般開始晃動,牠踢動四足隨時能將地面上的吉娜踩成肉餅。當震撼山谷的邁步開始,吉娜甩過大劍正面朝著剛舉起的的腳跟一劍斬上。
  轟鳴巨響從上方落下,劍光與鐮刃的閃光交織,妮菈像是一道流星般從上方用槍頭直穿而下,一鼓作氣從巨獸的腿部割裂而下。與此同時吉娜配合著妮菈將劍擊斬上前腳的要害。
  兩道劍光交織猶如一道十字閃光,清脆鳴聲響起,落地時兩人的武器相互撞擊發出百年來不曾有過的迴響。
  巨獸的前腳被劈個皮開肉綻,在鮮血奔騰中巨獸大聲咆哮吹飛了許多雪花,被撼動的地面隨之崩裂開來,眼前的野獸和魔獸的強度自然不在一個級別。
  瑪特蕾雅震驚地看著巨獸發狂,牠甩過長鼻粉碎山壁上的冰川,巨大的冰磚墜地之時引起地面震動,無數碎冰飛散。然而兩名獵人無所畏懼的衝鋒而上——
  「吉娜!讓牠跪下來!我要斬了這傢伙的腦袋!」妮菈在風雪中大吼,然而風雪過大根本無法看見她的身影。
  「交給我!」吉娜全力呼喊,然後單腳衝破風雪朝著巨獸的身子直逼而上。
  在巨獸的身下,吉娜親眼看見巨獸睜大嘴巴,嘴中噴吐出一抹猶如閃光般的酸液,當攻擊直逼自己時……吉娜知道被命中的話會連骨頭都不剩下。
  於是吉娜快速朝一旁閃身迴避,然後單手駕馭巨劍瞄準巨獸的骨頭間系一劍插入。在厚重的毛髮間,劍刃插入巨獸的毛皮,吉娜雙手施力將劍刃深深地插進巨獸的腳足與腿骨的接縫,她的雙腳更是直接踩進了巨獸的腳長上。
  當巨獸感覺到疼痛想甩開吉娜,吉娜雙手握劍,一鼓作氣將劍刃往一旁甩出,將骨骼與肌肉切斷並從表皮中掏出。一劍斬去碎骨與肌肉組織飛散,在巨獸的哀號中吉娜快速跳開身子,下一刻崩落的崩雪就砸在了巨獸的腳掌上。
  在雪花中,巨獸的身子沉落地面,妮菈躍到了高空中,她高舉著鐮刀,視線下向死盯著巨獸的身子——
  刀光隨著強風滑落,可就在此時巨獸的身子忽然被頂飛,這一瞬間妮菈瞪大了雙眼,她看見另一頭更加巨大的同種巨獸從巢穴中鑽出,一鼓作氣頂飛了方才的巨獸,而她的斬擊也被迫砍在被掀飛的巨獸身上。
  縱使割裂了血肉,但是所割裂的不過是身子的某部分而非咽喉,妮菈錯愕地用腳踏住巨獸的身體,然後朝後方跳開。
  「吉娜!小心!」妮菈的嘶吼聲在風雪中幾乎被吞沒。
  忽然出現的第二頭巨獸帶來了第二波的天搖地動,吉娜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捲入揚起的風雪中,她的身子被掀飛並轉瞬隨揚起的積雪摔到了幾百步之外的山坡上。
  沉悶的響聲是吉娜摔倒的聲音,出乎預料的襲擊另她反應不及,但是最後仍然穩住身子才落地,為此吉娜雖然跌坐在雪中,但是她的身上並沒有多少大傷。
  還來不及等她反映,被掀倒的巨獸很快站起身子,新加入戰局的巨獸更為巨大,更重要的是牠無視於吉娜和妮菈大聲咆嘯,隨後朝著七邱城的方向排山倒海地衝刺。
  巨獸抓狂了,而這是天本就會發生的事情,那怕獵人不來此打擾巨獸,恐怕於冬季的最深沉之際,他們也會像這樣衝往七邱城。
  「吉娜,妳去追那頭獵物!這頭我來解決!我會立刻跟上!」妮菈踏穩地面時用手揮開風雪,她面向眼前稍顯衰落的巨獸大喊。
  「好!」吉娜剛回應,她拔起插在雪堆中的大劍,轉身就準備要追上巨獸。
  然而巨獸的步伐之快,牠沿路粉碎任何障礙物前進,吉娜見狀屬實不知道自己的雙腿怎麼跟上,可就在此時此刻——一頭雙角獸踏破霜雪從她身旁奔過,衝出風雪的雙角獸此刻猶如身上纏繞著暗影的黑馬,並且吉娜僅是與牠對望了一眼便伸手搭住雙角獸的身體,翻上騎到了對方的背上。
  雙角獸似乎能明白吉娜的意思,牠大聲呼號後加緊步伐朝著巨獸的方向狂奔而去。
  「夥計,拜託你了。」吉娜輕撫著雙角獸的脖子,單單這一摸她就知道,這是那一頭被她馴服的雙角獸。
  雙角獸大聲嚎叫,然後快馬奔騰地疾馳於雪原上,當前方遇到懸涯,牠疾馳加速邁出後足——
  一躍而起飛躍山谷,直直穿到了巨獸的上空,不遠處就是七邱城,吉娜舉起大劍準備與之迎戰。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