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三章 沸騰血液的惡戰 6

黑漆 | 2021-11-22 20:01:57 | 巴幣 218 | 人氣 93


6.
  劍光凌厲的閃落,嫻熟的動作讓人難以想像這是魔物的攻擊,愛蘭用劍背偏開魔物的攻擊,偏開的瞬間她邁開步伐準備衝入噩夢妖魔的手臂範圍內,然而一旁卻衝來好幾隻刻爾伯洛斯——

  「小傢伙交給我吧!夏洛特還有忘記名子的大姊姊去幫忙愛蘭!」城牆上的愛妲霏雅高聲呼喊,下個瞬間……

  無數的風之矢從上頭撒落,如同轟炸一般的將刻爾伯洛斯一掃而空,愛蘭則順勢衝進了噩夢妖魔前方,一劍斬下,然而刀刃卻沒能砍穿牠的身體,而是被堅硬無比的皮膚擋下了一半,只有一半的劍身砍入牠的身軀。

  「愛蘭退開!」

  「沒問題!」

  愛蘭跳開的瞬間噩夢妖魔踢出腿試圖將她踹飛,只不過愛蘭先行一步拔出大劍退了開來,見此狀的噩夢妖魔舉起劍刃準備利用距離的優勢對愛蘭進行追擊,我讓她退開當然不只是要讓她被追擊。

  「天雷!」

  強烈的雷光聚集在劍尖,將法杖靠在劍上使魔力更多的傳導進去,隨即一道如同新月般的雷擊一閃而過,同時間芙蘭兒將法杖架在地面上,一陣海潮撲嘯而過——

  天雷觸碰到海潮的瞬間同時撞擊噩夢妖魔,一陣雷光激烈閃過,光芒炸裂的瞬間接起了一陣爆炸聲響。

  「……」

  光芒散去後一道白光聚集在中心點,愛蘭瞬間衝了回來,下一個瞬間白光像是把長矛一樣射出,硄!的一聲奏響,愛蘭在我面前正面用大劍擋住白光,在反應過來的時候——

  愛蘭的盔甲撞擊在我身上,使我往後跌落了一段距離,愛蘭則整個人飛出去撞進了城牆裡面。

  「水牢。」

  芙蘭兒並沒有立刻選擇後退,而是擋在我們前方揮過法杖試圖拖延邁開步伐往前衝的噩夢妖魔,升起了水牢確實的綁住了牠的雙腳,卻又輕易的被扯開。

  當我爬起身子的同時,天上落下無數的風矢,噩夢妖魔卻仍沒有停下腳步,而是揮過大劍將風矢一掃空,下一瞬間愛妲霏雅的身影從上頭落下,她持著藍水晶劍身的劍刃一斬而下。

  俐落的藍光灑落時噩夢妖魔退了開來,劍刃揮中地面時一陣風壓吹撫而過,周遭一帶的火焰瞬間熄滅植物連根拔起飛了出去。

  愛蘭此時架著劍從我身旁擦身而過,愛妲霏雅回過眼神撇了她一眼後說:

  「一起進攻吧。」

  「一鼓作氣打倒它!」

  仔細一看的話,可以發現噩夢妖魔在承受了剛剛的攻擊後身上已經滿目瘡痍,有些肌肉組織甚至已經燒焦,只不過它仍然靠著魔物那超越普通生命的生命力繼續與我們戰鬥,見我們打算一鼓作氣與它分出勝負,它便大聲的吼叫。

  一旁阻擋其餘魔物的士兵聽聞此聲像是感受到害怕般的全身都開始顫抖,很顯然噩夢妖魔就是他們所說的大傢伙……

  愛蘭與愛妲霏雅同時衝上去,噩夢妖魔率先揮過大劍準備迎接他們的攻擊,此時芙蘭兒架起法杖用手摸過杖身:

  「水之重荷。」

  噩夢妖魔頓時間雙腳陷入地面中,像是有非常重的物體壓著牠的身軀,使牠本要揮舞的劍刃也跟著抬不起手。

  愛蘭與愛妲霏雅同時揮過劍刃朝牠的脖子砍去,兩把劍砍上的瞬間並沒能將脖子一劍砍下,而是砍入了牠的血肉中卻又卡住了。

  「哈!啊!」愛蘭使盡全力將劍刃往上劈砍,使傷口的深度越砍越深。

  噩夢妖魔此時卻突破的負荷重新挺起了身子,在牠揮過另一隻手試圖抓人的瞬間愛蘭與愛妲霏雅同時跳開,而牠也跟著衝上前準備追擊——

  「聖者之槍。」

  光織成的長槍迅速凝結,射出的瞬間噩夢妖魔用刀鋒正面砍落,碰撞時發出了激烈的刺耳聲響,愛蘭對著我點了一下頭後便再次衝出。

  本來在兩側與士兵交戰的兇獸與刻爾伯洛斯則緊急轉移目標衝向了愛蘭,這時愛妲霏雅揮過劍刃單手變出風弓,用水晶劍在弦上滑過,整排的風矢貫穿無數的魔物。

  「謝啦!」愛蘭回應之後跳起身子。

  將劍對準噩夢妖魔的頭蓋骨,重重砸落。

  頭蓋骨裂開的聲音特別響亮,噩夢妖魔因此鬆開了劍,聖者之槍穿過牠的手臂,將整隻手臂轟穿,大量的血液噴灑而出。

  「夏洛特!交給你了!」

  愛蘭用腳踩踏牠的頭頂跳開,順勢還用著強大的推力使牠退了幾步。

  「蒼龍之火!」

  這是我所能用的火魔法中數一數二強的,這一擊就是決定勝負的一擊!

  火炎的漩渦與法陣在手中的法杖與劍尖集結,靠在一起的劍與法杖散發著熾熱的藍色火光,集結成一個青藍色的法陣後,集中成一束光芒,噴射而出的瞬間隨著極高的溫度將植物與岩石氣化。

  噩夢妖魔在那個瞬間張大了嘴巴,嘴中凝結出一副白光,似乎打算用那樣的攻擊與我正面對抗……?不,等等,方向不對。

  「芙蘭兒!快對著城牆與左翼架起防護!」

  才剛喊道,她沒能有反應時間,白光噴濺而出正面打在左翼與城牆上,一陣毀滅性的爆炸,同時間蒼龍之火也吞噬了噩夢妖魔,使其化為塵埃。

  強烈的衝擊之下大地在震動,芙蘭兒回頭看去,左翼的魔物幾乎全滅,但——

  士兵們也全滅了,後方的城牆被打出一個大裂口,城內的建築物局部也都毀於一旦,轉回頭看去噩夢妖魔只留下了一把融化的劍刃在地上,其餘都被蒼龍之火焚毀。

  更後方的森林有一大片傷痕,火焰也還在繼續燃燒,魔物們頓時停下了動作,右翼的士兵也都一臉驚愕的看著滿目瘡痍的左翼,女騎士愣了一會後很快的反應過來,大聲的喊:

  「還能戰鬥的人想辦法守住被破壞的城牆!絕不能讓魔物再次進入城內!大傢伙已經由厲害的冒險者們討罰了!這次輪到我們奮戰到底!」

  「水之屏障。」芙蘭兒揮過法杖在被破壞的城牆處升起水築成的屏障,試圖藉此構築最後一條防線。

  魔物們紛紛看了過來,接著就是直襲而上。

  「愛蘭!還行吧?」

  「當然!我可是前騎士團副團長!怎麼可能因為這一點戰鬥就不行了!」

  愛蘭揮過大劍,朝著魔物群勇敢的衝上去,而魔物群完全無視於她,準備一鼓作氣衝進城內,她見此狀便捨棄了防禦,大幅度的掃過大劍盡可能將更多的魔物斬落。

  愛妲霏雅一跳到後方便說:

  「蒼劍沒辦法一直用呢,該換弓了。」

  她收起名為蒼劍的水晶劍,用手撥弄弓弦,大量的風矢從弓前撲嘯而出,將整個前排的魔物射落。

  「風暴!」

  將劍對準前方,風纏繞在劍上後化作一陣龍捲風,將前方的魔物瞬間捲起吹飛,風中的每一道吹撫都像是利刃般將魔物切裂開來。

  愛蘭回頭看了我一眼後轉回頭一劍朝著較大的刻爾伯洛斯頭上斬落,將其從身體中間一分為二。

  站在我後方的芙蘭兒見狀用法杖敲擊地面,空氣中凝結出無數水刀,向下墜落射穿魔物的身軀,更後方的士兵們則負責擋住我們沒能擋住的漏網之魚。

  「其實魔力也剩的不多……」

  剛剛施放了太多高消耗的魔法,導致現在魔力顯得匱乏,所幸是眼前的魔物數量已經少了許多。

  「正常來說魔物不是該會撤退了嗎?」芙蘭兒低聲的對我問道,同時間她不忘繼續用水氣凝結成的水劍攻擊魔物。

  「是,一但帶頭的大魔物被打倒,正常來說魔物應該是會撤退了,他們沒有撤退可能代表,在老巢裡面有更強的魔物駐守,噩夢妖魔頂多只能算是副手之類的存在。」

  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可能,雖然這是很糟糕的結論,卻也是最有可能的結論,若非如此魔物不可能到現在還不放棄進攻,肯定是知道老巢裡面有更大的領袖以及更多的幼崽正在長大。

  這件事情,顯然不能繼續拖長。

  「不過眼下之急還是先打倒這批魔物。」

  打倒他們後還要休養恢復魔力才能出發去討罰老巢,前提是還要有人可以帶路尋找,否則我們就只會像是無頭蒼蠅,看來在這之後還要做不少事情。

  「夏洛特,麻煩了。」

  愛蘭退了回來說道,她喘著幾口氣,身上滿是魔物的血液,看起來這場漫長的戰鬥也讓她開始感到疲憊了。

  「風暴。」

  一陣狂風捲起,如同剛才一樣將整排的魔物捲起並切裂開來,站在我後方的愛妲霏雅則用風矢將往兩側躲開的魔物射落。

  更後方的魔物見狀後稍稍退了幾步,因為往前進攻的如今都成了滿片的屍體,顯然他們也開始意識到繼續進攻並沒有意義,只會平白犧牲戰力。

  然而他們回過頭去看見的是燃燒森林,也難以回頭,正在他們猶豫時愛妲霏雅繼續撥弄弓弦,風矢一一將牠們射殺,最終魔物們在兩難之下決定犯難穿過火林,便跑了回去。

  注意到魔物撤退的士兵們鬆懈了下來,所有人似乎都不敢置信,這一次能夠將魔物擊退,彼此有著巨大的戰力差仍然成功擊退的對手,有的士兵因此開始歡呼,高舉著劍盾大聲歡呼。

  「哈——真的有夠艱辛的!」愛蘭原地坐了下來,儘管嘴上說著艱辛,她仍然為了守住了此地露出了笑容。

  「哈呀~應該可以休息一下了。」

  愛妲霏雅深了個懶腰,她伸完後看著燃燒的森林接著說:

  「要是沒有一場及時大雨可能會不斷擴大燃燒呢。」

  「抱歉,我知道這會危害到動物,但是為了削弱魔物的戰力我認為有必要性,畢竟彼此的戰力差距有些大。」

  之所以能成功阻擋,一部分出於有大量的魔物在森林中被燒死,另一部分出來的身上也是有燒傷的狀態。

  天色一片昏暗,似乎快要入夜了,也就是我們連續打了好幾個小時的戰鬥,眼前的林地則因為火光的關係看上去特別明亮,火勢的擴散使滅火的工作會特別不容易。

  「那麼該怎麼辦?我的水魔法也沒辦法觸及那麼大的範圍。」芙蘭兒看著眼前的大火問道。

  「海爾!請你去找布蕾雅老師,我想藉助她的力量。」

  高聲喊道,海爾便從空中飛了下來對我繞了一圈,隨即朝著王都的方向飛了回去。

  「我請大賢者幫忙,她能夠操作天氣,應該是可以用大雨將火熄滅的。」

  「沒問題,那我先看著森林,確認火勢蔓延不會延伸到新西恩來。」

  芙蘭兒回應後露出了一副淡笑,看起來顯得有些無奈。

  「還健全的人來挖一道溝防火,其他人把傷者抬進城鎮!冒險者你們請先去休息吧,想必你們的消耗非常大。」

  女騎士高聲的指揮著,殘存的士兵不到本來的一半,但他們還是配合著女騎士的指示開始挖溝,看上去收拾善後的工作可以交給他們。

  「愛蘭,休息吧,不過……還要先洗一洗身子才行,身上都是魔物的血跡。」

  愛蘭點了一下頭後笑著說:

  「先不說那個!我們的英雄史詩寫下第一步了呢!」

  「那種事就等到我們真的打倒盤居在巢穴的大魔物再說吧?不過今天的事情我也會記錄下來的。」

  愛妲霏雅對著我們招了招手,隨後就走入了城鎮內。

  愛蘭點了一下頭後走上來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對著我會心一笑後便跟了上去,見此狀我也跟上了兩人的步伐。

  在身後的火光上映照著夜空,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但是總歸來說仍取得了勝利,光是這一點——

  就能讓人感到些許歡喜,儘管……

  仍有人因此死去。

  從廣場走過時,可以看見剛剛有些傷重不治的人,被堆放到一旁準備下葬的地方,全身正在被白布包裹著,他們還會在死者的雙手間放一個銀十字架,希望他的在天之靈能得到茉莉安神的寬恕。

  此時信仰就顯得很有用,讓活著的人能夠安心的看著他們前往另一個人們所不知道的地方。

  走在前端的愛妲霏雅顯然不怎麼在意一旁死者們,相較之下愛蘭總會用著一副難挨的眼神看著,我大概是介於他們兩者之間吧。

  「短期內應該不會再有攻勢……吧。」

  這一波的攻勢如此之強,短期內應該不會再有……正好可以考慮如何進攻他們老巢的事情了,後續的防禦就指望近期可能會抵達的教會援軍。

  「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