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梅爾高等學院 第三章 老師們所愛憎的開校日III

黑漆 | 2021-12-03 12:31:51 | 巴幣 16 | 人氣 148


前言

本系列為合作推出的作品,我與我朋友(楓殤)合作的作品,他沒有網路經營屬於寫歡喜的

只要後面列有(黑)就是我寫的部分,(殤)則是他寫的部分

我的方面主要登場的角色是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的角色 其他作品的角色以學生的角度登場(屬於配角)

主要是寫自己開心的,喜歡的話可以繼續看本系列

要說起這系列最早也只有我與他,寫了快100萬字後跟別人合作,弄炸鍋了之後重開不順

這一次應該是真的浴火重生

另外一提,此處登場的角色在原作進度大多還沒登場,所以原作現階段找不到的喔

畢竟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這部作品其實登場角色跟劇情都有定好了


新生宣達事項結束之後,班導師們要帶領學生去到宿舍,這與這常學校的流程不同,而學生的私人物品已經提前一步送達宿舍,後續還有三天的休息日提供給他們整理與適應。

前段時間被送去自主規制的密珈蘿則在穿好了衣物後被送回來帶領班級前往宿舍,其餘的老師則是率先帶著班級前往——(黑)

「這裡就是宿舍了。」索羅斯帶著自己班級的學生們來到了宿舍,從外觀看就是個帶點古典風格的建築,白色的建築搭配褐色給人乾淨的感覺,如同博物館別館一般。
進入室內,裡頭現代風格搭配洛可可風格的裝潢給人有些華麗但也不會太過繁重的感覺,而這也是索羅斯經過仔細調查後所做的安排。
「意外的挺不錯的。」
「住在這個地方感覺就很棒呢。」
身後的同學們一邊觀賞著裡頭的裝潢同時說道,但這時有人發問:「老師,這個宿舍是所有學生一起的嗎?」
「沒有,這裡是屬於我們這個班的,別班也有屬於他們的宿舍,之後的自由時間你們也可以去參觀看看。」索羅斯轉過身看向發問的同學說道,這樣其他學生不禁好奇其他班級的宿舍長什麼樣子。()

當索羅斯帶著學生們走進宿舍內部,言張望著宿舍內便說:
 
「給學生的宿舍裝潢不馬虎啊……」
 
「嗯,在沙發上靠彼此坐著,景色應該不錯。」
 
立花面色冰冷的說著,她正想著此處是談一些茶餘飯後的話的好地方,僅此於彼此的房間。
 
「啊——我已經想打遊戲了。」
 
陽一臉厭煩的說著,顯然她對於宿舍的裝潢一點興趣都沒有,她轉了轉脖子之後拿出手機滑了起來,跟在後方的枋則將身子靠上前興奮的說:
 
「我覺得是個很美的宿舍呢!」
 
「是很美,但——」立花說道時看著一旁言的側臉,欲言又止的態度讓人疑惑,言本人卻沒有注意到。
 
「啊啊,狗糧就免了,你要說那傢伙更美這種話我不想聽。」
 
陽甩了甩手表示自己的不樂意,語氣中也滿是厭煩的意思。
 
「老師呀!這裡有沒有游泳池之類的地方?」
 
一名女學生跑到索羅斯身旁問道,她有著一頭微卷金髮。
 
「布麗姬特,你要求也太多吧?」言苦笑了一陣。(黑)

「游泳池嘛...是有,在地下室。」索羅斯說著也帶著學生們前往地下室。
經過一段向下走的階梯,來到了一個偌大的室內空間,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泳池,裡頭有泳道線分格出一條條泳道,一旁還有男女用的更衣室與淋浴間。
「學習之餘也可以來這裡游泳強健身體或娛樂放鬆,以免因長時間學習而過度勞累。」索羅斯看著泳池說道,但他這時轉頭看向布莉姬特詢問:「不過妳為什麼會特別問有沒有泳池呢?」
「能游泳也不錯呢。」
「哇,之後唸書累了可以來這邊轉換一下心情,太棒了吧!」後頭的學生們興高采烈的說著,顯然對有能夠放鬆的地方感到高興。()

「因為我在老家有個很大的泳池,偶爾會在放假日想要游泳呢!」

布麗姬特回應後露出了一副燦笑並毫無界線感的拍著索羅斯的背部,給人一種她十分開放的印象。

「有機會的話我們也一起來?」立花看著言問道。

言點了一下頭,不暇思索的便回:「是沒問題。」

布麗姬特這時又跑了過向兩人,一臉歡喜的說:「算上我一個!」

「是……」

「我們兩人剛好。」立花搶在言說完話之前冷眼道,隨即露出了一副淡笑。

「可以去房間了沒?想快點趴在床上嗑個薯片放鬆身心去打遊戲。」

陽嘆了口氣,一臉無奈,彷彿眼前的泳池對她來說很多餘。

「妳啊……算了,這才是妳。」言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黑)

「可以,跟我來吧。」聽到陽的要求,索羅斯帶著學生們一同上樓前去房間參觀。
走上樓梯來到二樓,索羅斯帶著學生們來到一個房間門前,隨後從口袋裡拿出鑰匙打開房門並打開裡頭的燈,裡頭呈現了跟大廳一樣的風格,而且衣櫃、書桌等等家具應有盡有。
「哇這床好軟,躺上去一定很舒服!」
「還好有衛浴設備,我還以為會是大家分成男女兩邊然後進入大澡堂洗澡咧。」學生一邊看著房間的配置並議論紛紛,而索羅斯接著說道:「住進房間後還請盡量保持裡頭的衛生,以免增加清潔人員的困擾。」
索羅斯雖然知道那些清潔人員應該不會有這個問題,但還是提醒一下比較好。()

「裡面還有房間主人的行李,那到這裡就是各個學生回房間打理自己的行禮了?」言看了看房間後問道。(黑)

「對,所以其他同學來我這邊拿你房間的鑰匙。」索羅斯在將當前房間的鑰匙交給一名學生後便拿出一個袋子,裡面都是學生們房間的鑰匙,而他在一一點名同時將鑰匙分發出去。()

在稍早之前布蕾雅帶著班上的學生來到了B班的宿舍——

雪白的建築本體非常優美,裝飾性工業主義的建築體使它看上去有些接近現代的風情,然而上頭的裝飾細緻優美,一片雪白之下遠看又顯得特別收斂,使的建築本身透著一股優雅的氛圍,而在建築的每個陽台以及前廳都種植著大量的白玫瑰,植物的裝飾使得優美的氛圍更往上帶出了強烈的氣質。

「歡迎來到B班的宿舍~!這是根據布蕾雅老師我的想法設計的喔!噹噹噹的很漂亮吧?老師我呢——

也有些重視功能性的喔!裡面很驚奇的有著各式各樣的設施,像是運動用的健身房、閱讀用的小圖書室、磨練工藝用的小工坊、專門準備給你們自己料理用的小料理室、出席活動用的特別衣物收納室,一切都隨你們高興地使用喔!」

布蕾雅笑著說道時彎下腰遞出了飛吻,她挺回身子時法蒂絲冷笑著道:

「這老師亢奮的像是吃了大麻。」

「妳真的很沒有禮貌,我倒覺得老師能夠開開心心的與學生對話是一件好事,至少會讓人覺得和她說話很沒有壓力。」宇政放鬆的看著前方的布蕾雅說道。

「說.女朋友.沒.有.禮.貌——?」法蒂絲一臉詫異的看著宇政。

過了短暫的兩秒後她露出一副壞笑說:

「不,這也是事實,我不討厭誠實。」

布蕾雅伸出手笑著說:

「還真是可愛的英國少女呢!就讓我帶領你們往宿舍的更深處走吧——」

被稱讚的法蒂絲頓時露出了一副自信的笑容,後方的克利夫托爾好奇的問一旁的米亞:

「老師怎麼知道她是英國人?」

「米亞總覺得雷神的重點不對耶?」米亞一臉無奈的尬笑著。

宿舍的大廳高掛著白色的吊燈,吊燈上做成了百合花的白水晶燈罩造型,從周遭的玻璃都能有大量的陽光揮灑入室內,使得整間大廳看上去特別的光亮,白皙的牆壁上掛著各式優美的圖畫,大廳的沙發像是為了點綴裝飾般放著不同顏色的馬卡龍沙發。

大廳往旁側走可以去到上樓的電梯與樓梯,另一側則可以通往飯廳,飯廳放著好幾張長桌與椅子,白色的長桌上鋪著不同顏色的餐桌布,椅子的主體同為白色,但是在椅墊上仍採用著各式鮮豔的色彩裝飾。

在飯廳的一旁有著開放式的廚房,顯然是提供給學生們製作早餐用的地方,布蕾雅此時道:

「布蕾雅我呢~希望大家好好好好的相處喲,所以我鼓勵你們盡可能分工合作的打理宿舍的大小事,例如早餐來說——

醬醬~這是廚房,提供給你們自行準備早餐!布蕾雅我呢會把其他宿舍用來購買餐點的費用轉換成資金讓你們自行去購買食材準備餐點,俗話說的好呢!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喲!」

見此狀,克利夫托爾思索了一會,看上去沒有太大變化,但她的雙眼稍稍明亮了些,彷彿找到了一件深感興趣且認同無比的事情。

米亞此時挽住了她的右手說:

「那就拜託雷神幫米亞製作餐點了?」

法蒂絲點了一下頭以示認同,可千鶴卻一臉困惑的問:

「老師不是說要我們自食其力?」

「我是也能做一些簡單的料理。」比起一旁立刻選擇依靠他人,宇政第一時間想的是自己能做些什麼。(黑)

「是很漂亮沒錯,不過整個是白色的不怕弄髒嗎?」
「或許這裡的清潔人員很厲害喔。」底下少數學生,但這時後頭傳來了兩名女性的對話聲:「我覺得我不應該來到這個地方。」
「沒關係的,來看看也不錯啊。」原來是冬之羽和格蘭涅瓦來到了宿舍參觀,而格蘭涅瓦黝黑的肌膚變成在這純白的宿舍中最顯眼的東西。
「那個老師看起來好兇,而且身上還有疤痕,是不是黑社會啊...?」
「不過留著同樣的髮型,另一位看起來友善多了...」看著兩人的到來,底下學生低聲討論道。
「啊,是布蕾雅小姐呢,在帶學生們參觀宿舍嗎?」這時冬之羽注意到了在帶著學生參觀的布蕾雅,便帶著格蘭涅瓦一起上前搭話。()

「呀~!很高興見到兩位呢!沒錯,正在帶學生參觀宿舍喲?目前剛好說到要讓他們自行準備早餐與晚餐的事宜……畢竟我與瑟娜老師交談的過程中聽聞那麼做更能讓寶貝們自主。」

「老師把我們稱為寶貝我還不禁覺得自己像是幼稚園小女孩……」千鶴苦笑了一會。

米亞卻保持著一副笑容,歡喜的回:

「代表米亞很可愛很可愛像是小女孩,米亞覺得很好。」

「嗯。」

克利夫托爾簡短的回應後仔細的觀察著廚房,裡面顯然有著齊全的料理工具,甚至還有烘焙麵包與蛋糕用的物品,她從這點可以看出對方是認真想讓他們自由發揮的。

「我也要多利用才行。」

「我倒覺得妳不用想的那麼認真。」法蒂絲聽聞她的低語便說道。

「我反而覺得托爾認真才像是她。」

「嗯。」

她點了一下頭回應法蒂絲與宇政的話語,腦內已經開始想要料理些什麼。

「有什麼想吃的嗎?」

「龍蝦。」當托爾一問法蒂絲便秒回。

「天婦羅~」

「漢堡。」

米亞與宇政接連說道,聽聞統一性不高,宇政便說:

「我的不用,以他們想吃的優先。」

托爾點了一下頭,平淡的神色完全看不出她的想法,布蕾雅則走到格蘭涅瓦身旁笑著問:

「小寶貝們很有活力很可愛吧?」(黑)

「雖然現在說不太上來,但我覺得這樣不太好。」格蘭涅瓦看著學生們後看向布蕾雅說道,但一旁的冬之羽則是上前跟學生們詢問:「各位,你們覺得布蕾雅老師怎麼樣呢?」
「嗯...除了把我們當幼稚園小朋友外,老師很棒啊。」
「我是覺得被當小朋友不一定是件壞事啦。」面對冬之羽的詢問,同學們紛紛提出自己的看法,一旁的格蘭涅瓦也只是看著他們。
「不過兩位是誰呢?」這時一名學生提問,而冬之羽才想到自己沒有自我介紹,於是說道:「我是輔導老師祥雲冬之羽,叫我小冬也是可以的喔,然後她是體育老師格蘭涅瓦。」
「好了小冬,我們就不要耽誤別人的時間了,我們繼續參觀吧。」格蘭涅瓦提醒冬之羽後看向布蕾雅說道。()

「我倒覺得這個老師像是吸了毒。」法蒂絲咧嘴冷笑。

「確實呢確實,老師吸了名為『愛』的毒喔?熱愛著教育的愛便是毒。」

布蕾雅放鬆的笑著回應,這一席話使宇政稍稍睜大眼睛,他不禁覺得對方應變能力真好。

「那麼各位就請前往各自的房間吧?布蕾雅老師我特別為各位製作好了房間名牌,房間鑰匙會放在房間門口的小桌子上,記得要收好不要弄丟了喲!」

布蕾雅張開雙手喊話道,學生們紛紛討論著便朝著各自的房間走了回去。(黑)

「好了各位小鬼頭們,這裡就是你們的宿舍啦。」菲特拉斯帶著學生們來到他們的宿舍,從外觀看就如同一間飯店般華麗,進入室內也是如此,冠冕堂皇的裝潢不但不會使人審美疲勞,還反倒有種讓人放鬆的感覺。
「哇喔,這真的是宿舍嗎?」
「當然囉,不然你以為是什麼?難民營嗎?」聽到學生的詢問,菲特拉斯也反問對方似乎覺得對方是在問廢話。
「難民營才沒這麼華麗吧?」聽到同學的吐槽,菲特拉斯發出了溫和的笑聲後說道:「就是這樣,這就是我想跟你們的相處方式。」()

「嘿,宿舍長得跟一個高級酒店似的,這間學校到底多有錢啊?」

一個女學生緩緩的從最後方走來,她穿著一身紅色的運動外套,頭上的鴨舌帽讓她看起來十分休閒,而她的面孔看上去雖然是美人卻讓人覺得有種難親近的不良感。

一頭金色的自然捲長髮給人一種遊戲中雷電的印象,深紅的眼瞳色澤深沉,嘴巴張開是一口像是鯊魚一樣的大尖牙,只不過顯得整齊乾淨,她看著菲特拉斯便說:

「可真夠嗆的,一大清早不想聽廢話還是被打電話來騷擾,好啦,我現在來了,還有啥事情嗎?」(黑)

「誰知道呢?我只知道上頭給我們準備宿舍的資金是夠的。」菲特拉斯聳聳肩說道,隨後看向梅西亞:「不過下次還請善用排休這個東西,妳來就算坐在位子上,像個腦子跟著薯條、雞塊之類的一起被做成炸物拼盤的人也不會怎麼樣。」
聽到菲特拉斯這麼說,同學們哄堂大笑,而菲特拉斯示意他們笑小力點。
「不過在去下一個地點前還有什麼問題嗎?沒有我就繼續帶你們參觀囉?」而菲特拉斯看著學生們詢問,看看他們還有什麼想法。(殤)

「就沒人說過你的嘴巴臭的像是霸王花嗎?我隔著十條街都能聞到你那發臭的口臭,歐不,我都忘記有些人的感官會退化了,像是老人家。」

名為梅西亞的女學生對著菲特拉斯咧嘴笑道,一旁的同學對此偷笑了起來。(黑)

「不敢,跟妳這個第一次跟老師說話就要上老師的妳比起來根本就小巫見大巫,我就是個有文明素養、罵人不帶髒字的紳士,而妳頂多就是出口成髒,沒受過什麼義務教育的痞子,論嘴臭我還比不過妳呢。」菲特拉斯面對如此赤裸的嘲諷非但沒有露出一絲不悅,還反倒悠哉的給予回擊。
「好啦,還有誰有問題的?」菲特拉斯笑道,同時看著同學們,而有同學舉手:「房間的話會是一人一間嗎?」
「當然,這整棟都是我們班的,而我們班才幾個人?如果是多人一間的話我就搞成獨棟平房或大通舖了,幹嘛那麼麻煩?」面對學生的問題,菲特拉斯回應。()

「喔~我懂了,你也是承認了自己嘴巴臭的跟霸王花一樣,我本來就是痞子,我不否認,但是你知道的——

霸王花總是會配很多『蒼蠅』,痞子獨身一人還要好得多。」梅西亞咧嘴笑道,一點生氣的意思都沒有。

「算了,我都覺得懶了,房間鑰匙交出來吧。」

梅西亞對著菲特拉斯伸出右手示意。(黑)

看著對方伸手跟自己索要鑰匙,菲特拉斯並沒有表示拒絕,而是將鑰匙交給對方。
「去吧,要維持房間整潔喔~」菲特拉斯笑道,絲毫沒有對梅西亞的話感到生氣。
「看來我錯過了一些東西呢。」這時在走道的另一邊,一個身影一邊說著一邊走來,是前來參觀的埃芙悠絲。
「也沒有啦,只是簡單的談話而已。」菲特拉斯看向埃芙悠絲說道,隨後說著:「妳應該也是來參觀的吧?要不要跟著我們一起看看呢?」
「好啊,正好我現在也沒什麼事。」埃芙悠絲聳聳肩同時回應,而她也加入了繼續參觀的行列。
「那接下來同學有打算去哪邊看看的嗎?」而菲特拉斯也看向學生們詢問。()

「那我滾回房間去了,掰。」

梅西亞接過鑰匙後笑道,隨即轉身就走離學生群,朝著自己的房號走去。(黑)

...啊對了,你們應該沒看過房間是什麼樣子吧?」這時菲特拉斯想到自己還沒帶其他人一起去看房間的內部裝潢。
「看來是沒錯,要不我們去她房間看看如何?」看著學生們紛紛點頭,埃芙悠絲看向菲特拉斯提議。
「好啊,那我們就跟著她走吧,她的房間離這裡不遠。」菲特拉斯笑道,隨後帶著學生跟在梅西亞後頭。()

梅西亞回過頭看了一眼其他人,冷笑便說:

「怎麼了?連老師都染上了跟著少女身後走的癖好了嗎?歐不對,是本來就有那種嗜好。」

說完後她轉身直接用手推開一旁的房間門,那間房間並不是她的房間。

「歡迎參觀啊。」(黑)

房間被打開,裡頭呈現的風格基本上跟大廳的華麗風格無異,而且裡頭的設備一應俱全,但這時菲特拉斯看著房間裡頭的衛浴設備說著:「原本我想把位於設備安排成混浴大澡堂的,但被冬之羽老師強硬拒絕了。」
「嘖...」聽到菲特拉斯這麼說,一旁的少數男同學咋舌,覺得有些可惜,但一些同學則是詢問:「冬之羽老師是誰?」
「之後你們上到她的課就知道了,到時候可別給人家添麻煩啊。」菲特拉斯笑道,因為他很清楚對方並沒有跟自己一樣的應對能力,所以可能承受不住他們跟自己的互動方式。
「好啦,還有什麼問題嗎?」這時菲特拉斯將話題轉正,而底下的同學們也開始發問:「我們的宿舍有飯廳嗎?」
「有啊,不過只在晚餐時段開放,中午還是去學生餐廳吃吧。」面對學生的詢問,菲特拉斯笑著回應,而在詢問過還有健身房、圖書室之類的地方後,菲特拉斯說著:「好了,因為有些設施還沒開放,所以我可能沒有辦法帶著你們繼續導覽,所以讓同學們自由活動,來我這邊拿你們房間的鑰匙,不過記得維持房間整潔喔,各位小蒼蠅。」()

「還真是華麗的高級酒店……」

常生抬起頭看著眼前的現代主義建築,那是D班的學生宿舍。

建築的外觀如同最高級的五星級酒店一般,有著充滿時尚與藝術感的外觀以及節約的黑白色彩且上頭種有植物裝飾讓人不會感到疲乏,看上去一共20層樓高,碩大的建築主體讓人猜疑著裡面有些什麼設施。

「可愛又可憐的蠢小孩們,這裡就是D班的宿舍,嘻嘻嘻嘻——當然,這不是由我的意思建造的,總歸來說這裡是個花天酒地的地點。」

密珈蘿身上穿著一席毛衣說著,毛衣較長遮住了鼠蹊部,雙腿上則穿著黑絲襪,她正用手指著整間宿舍。

「誰是蠢小孩?我可是高貴的吸血鬼!真沒禮貌!」蜜緹雅不悅的反擊。

「不不——在我看來會說這種話的貴族大小姐是真的很沒腦袋,才會看上那種滿腦子用都是老二弄某種私密部位的人。」密珈蘿冷言道,露出了一副冷笑後又笑了一陣,笑聲讓人感覺怪噁心的。

迪亞布羅對此偷笑了起來,一旁的常生死目的瞪著密珈蘿。

「沒事~嘻嘻嘻嘻嘻,我早就料想到一些情況了,宿舍內各種設備都有,我一一帶你們參觀吧,嘻嘻嘻~」

不遠處的瑟娜聽聞後露出了一絲淡笑,覺得有趣之下從學生後方偷偷跟了上去。(黑)

「嗯...」在不遠處,冬之羽一邊看著宿舍的外觀,而她也在這時發現了密珈蘿的班級,於是便上前詢問:「妳們好,能讓我跟著你們一起參觀嗎?」
面對冬之羽提問,同學們一下看向密珈蘿又一下看向冬之羽,顯然在進行比較,兩人呈現的風格完全是光譜的兩個極端。
「好漂亮喔...
「為什麼她不是我們班的班導啊?」底下的學生議論紛紛,而冬之羽當下沒有察覺他們正在討論自己。()

「嘻嘻嘻嘻嘻——人生本來就總是不如意的事情啊,可憐的孩子們。」密珈蘿轉過頭對著議論冬之羽的學生們冷笑著。

宿舍內部的裝潢乾淨整潔,大廳的空間廣闊,中央放著兼具實用性的裝飾藝術,它是一個圓形的大花圃,開著淺紫色的優美花朵,內部是一個章魚噴水池,底下陳著許多硬幣。

「硬幣可不能拿呢,要是拿的話——會被詛咒的,嘻嘻嘻嘻嘻。」密珈蘿來到裝飾藝術旁笑道。

「我就是詛咒人偶。」帕希爾冷眼道。

密珈蘿聳了一下肩膀,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回:

「所以呢?也可以詛咒你遊戲機都會在三天內損毀不是嗎?嘻嘻嘻嘻。」

帕希爾睜大了眼睛,似乎感到了有些擔心懼怕,常生見狀調侃的說:

「你這沒被老爸打過的是真的會怕了啊。」

「那邊的座位區可以提供駐足休息,圍繞在座位區旁的小書櫃放著你們會喜歡的書,可以坐著休息時閱讀,啊……真麻煩。」

密珈蘿一邊說著便搖了搖頭,露出了一副厭煩的神色。

「你能不能勤奮點啊。」蜜緹雅冷眼。

她聳了一下肩膀,摸著自己的大腿內側說:「在床上我說不定會比較勤奮?」

當下眾人沉默了一會,密珈蘿笑了一陣後接著說:

「嘻嘻嘻,開玩笑的,看看那邊,有每個樓層的房間分配跟設備分配。」

一樓、大廳、中央庭院、外花園長廊、後交誼大廳
二樓、健身房室、街機遊戲大廳
三樓、桌遊大廳、歌唱聽
四樓、貓咪庭院、犬隻庭院
五樓、D班用超市
六樓、D班用宅物商場
七樓、D班用衣服商場……
十樓﹑一號~五號房間……
十六樓、大音樂廳
十七樓、大影院、賭場
十八樓、大舞會聽
十九樓、頂點餐廳
二十樓、景觀聽
天頂、大觀星房間泳池
地下一樓、海生酒館
地下二樓、深海酒館

密珈蘿指著一連串的字符都念了一遍,學生們頓時都愣了一會,懷疑這真的是學校的生活嗎,除了聽比較清楚的之外還有按摩室以及意義奇妙的娛樂間。

「超市商場花的不是現金要注意一下,嘻嘻嘻嘻嘻——」

「不是現金?」常聲問道。

「沒錯,第一個月我會給你們相同的100代幣,可以去購買任何物品,之後的每個月我會根據你們的表現給予不同的代幣量……嘻嘻嘻嘻嘻,如果超資我還是會讓你們帶走商品,相對——

要用人最貴重的東西償還了,嘻嘻嘻嘻嘻~」

密珈蘿的眼睛一陣轉黑,看上去有些駭人。

跟在後方的瑟娜小聲的和冬之羽道:

「我猜想是和艾絲緹雅批免費的貨呢,畢竟艾絲緹雅雖然那樣,其實對密珈蘿是有一點特別待遇的。」(黑)

「特別待遇嗎?」冬之羽一邊思索一邊說著,隨後看向水池中的硬幣,這讓她想起某個一樣喜歡詛咒的朋友。
「但還是請各位不要隨便亂碰一些受詛咒的東西。」冬之羽也提醒一旁的同學們,但有個學生卻提問:「那老師能解詛咒嗎?」
「嗯...是可以,不過如果你們是因為拿了原本不是屬於你們的東西而被詛咒的話我是不會幫你們解的。」冬之羽表情有些認真的說道,她以當前狀態能解除除了死亡宣告以外的詛咒。
「還有,我覺得還是不要跟學生開這種玩笑比較好喔。」這時冬之羽看向密珈蘿說道,顯然不會對密珈蘿的駭人面容感到恐懼。()

「人啊……不能沒有東西約束,會得意忘形便踏上不歸路……

不,當我沒說吧。」密珈蘿說出這句話時眼神格外的深沉冷冽。

「我說過吧——人的生命大多都是為了繁衍後代而存在,你們不明白的娛樂間就是專們提供給你們做各種大人的娛樂用的,嘻嘻嘻嘻嘻——

盡情去玩吧,反正你們也只有這麼一次的青春時間,就算長生不老心靈也僅有這一次。」密珈蘿冷笑著。

「你真的是個很糟糕的老師耶!鼓勵學生登大人的老師我還第一次見到。」常生吐槽著。

「但你喜歡,是吧?」密珈蘿一副瞧不起的眼神看著他。

「你說的對……但……真的讚啊!蜜緹雅我們馬上去用用看吧!?」常生一臉興奮的笑道。

一群冷眼集中瞪著常生,全都是學生的視線,見此狀場面瞬間冷了下來。

密珈蘿又笑了一陣,便說:

「我是不會管成績那種沒意義的數字的,嘻嘻嘻嘻嘻——D班可是個樂園也是個失足就會掉入深淵的地方,要怎麼平衡自己請好好加油吧——嘻嘻嘻嘻嘻。」

突然間——

「像是變成大家的公共廁所或是家畜之類的嗎?」玉藻前極度興奮的問著。

密珈蘿冷笑了一下,便說:

「你的話我會讓大家把你當成高貴的女王,嘻嘻嘻嘻嘻。」

玉藻前頓時全身抖了一下,周遭的學生頓時用著瞧不起的眼神看著她,她又隨之興奮起來。

「那麼去前面的櫃台拿房門卡片吧,這個月的代幣幫你們打進去了,是要立刻揮霍掉還是拿去賭博拚一把或是留著以備不時之需——儘管衡量吧,嘻嘻嘻嘻嘻。」密珈蘿說完後從學生身旁走過離去,舉起一隻手甩了甩已示告別。

瑟娜見狀看著冬之羽道:

「真有意思的方法。」(黑)

「這個班真的讓人很擔心呢...」冬之羽一手扶著臉頰一臉擔憂的說道,就怕這種高度開放的班級會在某一天變得一片混亂。
「雖然能讓學生很自由是可以,但還是要有最基本的規則約束,這樣才不會失控招致無法挽回的後果...」冬之羽低聲說著同時也握住自己脖子上的墜飾,但她在之後馬上整理好心情後說著:「...沒事,各位在放鬆之時也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喔。」()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