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三十三章

胖雪豹 | 2024-05-03 08:22:56 | 巴幣 34 | 人氣 482


  巨獸奔馳於雪原之上,遠處的七邱城鎮民皆能看見此景,無數人驚聲尖叫哀號,四處逃竄卻無處可去。
  這與當時巨獸在深山出現趕跑了魔獸群同樣,一陣混亂中一個身影騎著馬匹穿梭而出……白色的長髮在雪中飛舞,厚實的大衣後揹著一把十字弩,她朝著民眾逃亡的反方向前進。
  在巨獸的前方,有許多魔獸正在逃竄,牠們會是摧毀七邱城的第一線。
  而這並非第一次,在上一次炎天節的魔獸奔踏中也是同樣的情景,若是不解決巨獸問題還會發生成千望萬遍,騎著馬匹的紅深知此理。
  她衝出七邱城的圍牆,從背後抽出一把巨大的鐵樁安插在十字弩的鐵弦上,緊扣扳機將其彈射而出——
  鐵樁劃破空氣砸落在地面上,轟鳴巨響之際火光飛散,一陣爆炸飛揚上天。
  雙角獸的蹄子踏破爆炸的火光,吉娜穿過火焰來到了巨獸的腳邊,她舉起劍刃一擊斬下。
  巨獸的衝擊將她直接甩落馬背,但是她的劍擊重砸在巨獸的骨骼上,痛打使巨獸迫不得已停下了腳步。衝擊下吉娜被甩飛滾到了草堆上,當她連忙起身時才看見巨獸停下腳步屹立在眼前,其高大的姿態幾乎遮蓋了天際,無數雙眼睛同時向下死盯著自己。
  一人一獸對望,吉娜的後方近千步的距離就是七邱城,外圍奔竄的魔獸在紅的火力掩護下朝兩側逃散。
  和戰爭不同,吉娜眼前要務是阻止一頭超級大的野獸踩踏城鎮。
  她與野獸一同呼吸著,雙角獸在巨獸的外圍環繞,小心翼翼地替吉娜尋找著破口,此刻一場惡戰一觸即發。
  吉娜壓低著身子,雙手握緊巨劍,在風雪中白色綁帶飄舞,此刻她非常清楚自己的職責。
  擋住這頭野獸,減少城鎮損失。
  人們要逃過巨獸不難,但是房子、財產、家畜、家園都將被踐踏為平地,失去這一切他們度不過冬天,連明年的春天都熬不到。
  ——所以她非戰不可,人們終要與野獸爭地,只是這頭野獸不是簡單的小狐狸小兔子,而是一頭大怪獸。
  「原來以前的人們,爭地的對象是這種怪物啊。」吉娜不禁感嘆地苦笑。
  當巨獸再次開始衝鋒,風雪揚起,吉娜跨步衝刺而上——她高舉師傅送給她的大劍展開了人生第一次的拚搏。
  巨劍朝著巨獸的腳足直直落下,重擊揚起雪花割裂狂風,一劍劈開血肉將巨獸的腳足割裂開來。然而劇痛沒有阻止巨獸的行動,牠猛力踏出步伐,一道狂風硬生生吹襲在吉娜的身上,超凡的自然之力讓她的身體揚起並且向後被吹飛近百步的距離。
  身子一失衡,吉娜的眉頭皺起,她翻過身體,扭過腰際用雙腳踏穩地面,轉瞬找回重心安穩地踩在草地上。
  狂風使白雪吹飛上天像是龍捲風一樣,無數尖銳的碎冰從天而降,朝著肉體凡胎的吉娜砸落。任何一顆冰錐都能穿透她的骨肉一擊致命,但是吉娜沒有後退,她瞪大雙眼將劍至於身下擺出下段架式。
  「哈!」她一聲怒斥,劍風直切而上。
  手臂揮舞出來的劍壓粉碎碎冰,手中的白色綁帶隨之飄揚而起,隨風飛往了遠處。吉娜對此不聞不顧,她緊握住劍柄直衝而上。
  她邁步跳起,高舉起雙手朝著巨獸的長鼻一斬而下,劍刃閃出的光輝像是風暴中的一道薄光——
  靜靜落下的斬擊揚起無數血花,巨獸雖然受擊卻沒有大礙,牠大聲咆嘯之際向前跨步準備再一次掀翻吉娜。不同於妮菈,巨獸的行動非常單純,吉娜咧嘴一笑後用劍插入地面穩住身子,迎面承受狂風。
  巨獸的邁步足以撼動地面,本來積雪的雪原如今也表露出了底下的草葉,吉娜望著眼前的草葉,想起了春日的百花繁盛,同時脖子上的翡翠項鍊隨風晃動,她看見了項鍊與劍身的光輝相互反射所映出了綠色光彩。
  為了寧靜的春日,她必須跨過名為巨獸的寒冬。
  吉娜咧嘴一笑,她擺出了笑容之際昂手舉起大劍,朝著巨獸一擊揮去——
  巨獸像是感覺到了吉娜的決心般,牠抬腳朝著吉娜的身子正面踩去,同樣地認定必須將對方抹滅。
  劍擊與重踏撞擊在一起,風雪揚起之際吉娜的身子當眾跪下,重踏不是她的身體承受得住的,肌肉與皮膚表面瞬間破裂見血,她的膝蓋跪下且口中滾落血液。
  轟鳴剛結束,風雪微微散去,吉娜喘著一口粗氣勉強在被踩扁之際撐住自己能跪下來阻擋的空間。
  遠處——熟悉的聲音喊著自己的名字,吉娜回頭一望。
  她看見潔西卡握著那條綁帶跑回了七邱城,她站在遠處滿臉悲苦地看著吉娜,她的後方還有許多吉娜所認識的住民,甚至先前想要殺死他的人們都在。
  人們呼喊著她的名字為她加油,吉娜這才回首想使力推開巨獸。
  但是吉娜不管手臂如何施力,她都無法將巨獸推回去,甚至巨獸慢慢地施力將她的身體壓垮。手握著大劍的吉娜用手臂撐住劍身,她大聲怒號想要擠出身體的最後一絲力量,但是這無濟於事。
  在人們的呼喊聲中,她看著遠處,依稀看見了而時在溪邊玩耍時看見的白色小花,她微微一笑……感覺身子就要撐不住了。
  下一刻轟鳴巨響響起,血花與碎骨四處飛散,人們露出驚駭的眼神。
  吉娜頓感雙臂放鬆,她下意識地抬頭一望,她看見巨獸的腿滾落地面……一道優美的月光閃過她的上空,黑色的影子夾帶著獵人的鈴鐺聲響。
  「別擔心,我來了。」一個身影落在吉娜的身旁,單單一句冰冷卻可靠的聲響,吉娜就知道妮菈趕來了。
  「我做的……還不錯吧?」吉娜咧嘴笑著,她感到全身力竭,甚至破裂的皮膚讓全身流滿了血液,但是她仍然為自己爭取到的一切感到滿意。妮菈輕拍她的肩膀,她淡然地一笑。妮菈說道:「做得很好,剩下的就交給獵人吧——妳是個合格的騎士了。」
  當巨獸失去了一條腿,巨獸的身姿在眾人眼前搖晃,然後倒下。
  巨響震飛了塵土,妮菈在塵土中高舉起了鐮刀,半空中塵土敞開一個圓眼,圓眼上空是一抹月光冰冷地照射在她與吉娜的身上。
  「冬天結束了,去死吧。」妮菈望著巨獸的眼睛,她冰冷地說著,然後——
  鐮刀像是斷頭臺一樣閃落,一擊將巨獸的腦袋劈了下來。
  站在遠處的瑪特蕾雅從小山丘上見證著一切,她睜大眼睛望著一場狩獵的開始與結束,還有一個騎士的放棄與掙扎至達成使命。
  她搖曳著尾巴,在草原上閃耀著優美的火光,此刻獵人的家在何處已然不是那麼重要,吉娜是不是國王受封的騎士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僅有他們勝利了。
  在一個邊境城鎮,一場與野獸的爭地中,勝過了冬天的嚴寒。
  當然,那怕他們失敗了,也只是七邱城淪為野獸的棲息地,回歸於自然。但是他們為了人們所認同的故鄉,奮戰然後取勝。
  暈倒的吉娜臉上還浮現著一陣幸福地微笑,因為她的家鄉健在。
  瑪特蕾雅不懂得是,對於吉娜以及正在歡呼的七邱城鎮民而言,這場勝利象徵著什麼?家的完整?民族的勝利?還是一個希望的延續?
  至少,這從來不是一場世界毀滅與否的問題,也從來不是眾人的生死問答,而是一座城鎮的文化延續。
  就算人們選擇逃跑,放棄這座城鎮,也只是七邱城不付存在,回歸於自然。但是人們不願意這樣,他們想要繼續待在這片土地上,那怕需要虧欠於別人,需要奮鬥都要留下來……
  這就是家嗎?瑪特蕾雅感到了困惑。
  當太陽升起,陽光照射在吉娜的劍刃上,劍光優美地透著波紋,波紋與脖子上的翡翠項鍊相互映射,成為了瑪特蕾雅在七邱城記憶最深的風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