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窺》51.驅呈

月雨海魅 | 2021-11-10 16:33:22 | 巴幣 2 | 人氣 56


51.驅呈
  某處傳來救護車警笛聲,不久後再度消逝,宛如被寂靜之夜給消融。
  救護車所在的地方並不遠,約莫在二、三個街區之外。只因深夜聲音迴盪才格外清楚。
  一名年過古稀之年,髮量稀疏、身穿深藍色連身道袍的老人弓曲著背,手持刻有龍圖騰的拐杖;另一隻手放在額頭處,做出有如眺望遠景的動作,直到聽聞身側之人的叫喚才將臉轉向對方。
  「師傅,您的溫豆漿還有油條來了。目前也只有這裡有您要的東西了。」
  「畢竟我們太晚到了,最近也是被一堆瑣事煩心吶。倒也非得連夜趕來。」老人以乾澀的嗓音說道,不過卻丹田有力。
  「是啊,畢竟明天一早還得先趕去客戶那裡,下午就──
  「就要到周家法會那看看了,對吧?」老人嗤之以鼻的打斷弟子的話,這舉動令對方表現得更加怯弱了。
  「是、是的,沒錯。」
  笑了一聲後,老人轉身朝某處走去,然而卻見弟子慌慌張張地趕緊跑到前方,抓起師範手臂,以動作和聲音引導正確的方向。
  「師傅,座位在您身後,再往前走……會到馬路的。」
  「呵呵呵,瞧瞧我的眼睛已經不重用到這種地步了吶,恐怕隨時也要撒手人寰了,到時候就要由你這年輕的小夥子接手道觀囉!」
  老人被引導走向座位區,期間爽朗的笑出聲來,惹來店內為數不多的客人目光。
  「師傅……您別、別這麼說。」年輕的小夥子攙扶師範就座,乍看之下是名沒自信也不成才的修行者。
  「畢竟我現在能將自己畢生一切傳承的對象也只剩你了啊。小楊,這是你我遲早都要面對的現實。當然,你可沒有自己所想得一無是處喔!雖然我的眼睛越來越不好了,但至少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裡吶。比起那個什麼池上仙道觀的小丫頭,你的基礎可說是札實多了。」
  「呃……師傅,那是吸管不是筷子。我拿給您。」再次發現師範差點又因眼睛誤事的弟子,趕緊從筷桶中取出筷子畢恭畢敬的奉上。
  「呵呵,再說,小楊啊,我剛才也不是想要往前走,而是看到了某個東西。讓我初次覺得這場集結全國修行者的除魔法會可能會很有意思。」
  「您是說剛才救護車警笛聲傳來的那個方向嗎?」
  「你果然也發現了呢。」老人再度笑出聲來,只是這次隨即換上嚴肅神情,原本半瞇的眼睛也稍微睜了開來。
  「雖然現在已經分支,但本為同源,所以就算咒法展現出的能量你看不到,但應該也能感應得到。剛才那裡有茅山派的修行者呢,而且還施展了不得了的術法。我研判,如果不是單個實力強大的修行者,就是集合多人的力量。」
  「師傅,弟子想知道您看到了什麼。」小楊拱起雙手,宛如過去師塾上懇請老師解惑的學生。
  「金光啊!照亮天空的金光吶!」老人突然雙手張開,誇張比劃著自己所見景象,這個動作果然再次引來側目。
  「果然那股飽滿的力量是神靈降臨嗎?」沒想到弟子沒有阻止師範的突兀舉動,反而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有人借用了天兵天將吶!」老人慢慢收起微笑如此說道。「可得看他們要面對的對手並不簡單。我想,剛才那一幕也不是結束,而是三天後法會的前哨戰呢,到時候我們不必上去一起演出那場鱉腳戲,等待時機到了再出手就好了。」
  「啊……師傅,那是辣椒醬不是豆漿。」
  沒想到,當小楊再次阻止師範的誤食危機當下,這名老人卻突然轉頭望向某處,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出竅劍指,並在一道類似泡棉破裂的聲響傳來後立刻收回,之後遐意拿起油條就口,這次倒是沒有再拿錯了。
  當然,這個過程小楊全看在眼裡,他自然也知道師傅方才的不尋常舉動所為為何。
  因為他也看見了,看到剛才那位進店買宵夜的年輕人身後跟著一名女性鬼魂,研判是纏上活人等待或準備製造出抓交替時機的鬼魅。
  而那聲類似泡棉破裂的聲響,正是師範除滅那名女性的施咒成效。女鬼在被劍指對準瞬間如炸開的氣泡般消逝。對於任何鬼魅皆抱持剿滅心態,也是師傅教導給他的修行圭臬。
  「小楊,沒有鬼是不害人的。正因為會危害到人,所以它們才成了『鬼』。
  如同深怕弟子每次在見到自己除滅鬼魂後心境再次動搖,老人在啃下油條後再次重申道。
  而小楊也僅再度表現得畢恭畢敬,接受這道聖令。
  這對師徒也因此又受到旁人的關注。
  「好、好,我知道了。沒關係,今晚妳就先休息吧,之後我和老高會找時間過去看看莊先生。」
  張晨高語畢後收起手機,此時的他已經出院回到警署,一直隨同在側的五名小組成員圍繞身旁,等待這名剛歷經危及性命遭遇的小隊長號令。
  「學長,非得在這個時間點嗎?」
  「畢竟時間不多了。我相信這一點不光是對我們而言,也適用在對方身上。如果有人累了可以明早再跟我會合沒關係。如果是因為害怕想要退出我也會准的,你們也聽到剛才我和周警官的對話了吧?雖然都說活人比死人可怕,但更應該說,面對兇惡,良善是脆弱到令人不敢置信。」
  面對小隊成員的疑問,張晨高和顏悅色的回應,當然也不打算隱瞞深入這場須面對鬼怪威脅,危及性命的調查風險有多高,不過他卻沒想到同仁所指並非是在意執行任務的時間點。
  「不,學長,我們是指你真的打算就這樣出院,不打算……至少也好好睡一覺吧?」另一名小隊成員也跟著勸進,但依然被張晨高給拒絕。
  「謝謝你們的關心。我當然也想好好睡一覺啦!不過等熬過這三天後,要睡多久我想副署長應該也不會阻止我了才對。」張警官笑道,並再次重申。「總之,現在我們得把林庚呈視為重要嫌疑犯,至少他也是核心關鍵人,等一下等張天師聯繫上要擔任小隊靈學顧問的師傅們到達後就可以出發了。」
  見阻勸無果,眾人也只能照原定計畫行動。現在確實也如張晨高所說是等待不久前已來到本市,準備擔任小隊靈學顧問,張天師不久前聯繫上的修行者們前來會合的空檔時間。只能說,在這個時間點張天師和其他修行者還願意出手相助,可說是感激不盡。
  而之所以各小隊行動需要如此如火如荼的展開,除了在於三天後的除魔法會,另一方面也如張晨高所言,從現在開始對某個人而言也是相當關鍵。
  那名人物正是他所提到的核心關鍵人物,林庚呈。
  沒錯,這名始終讓警方抓不到尾巴,又能影響警界高層,甚至能使自己在女魔屠殺中全身而退的男人,沒有人相信他是無辜的,更能明顯看出其有很大的概率是鬼魅開始失控殺人的奇點。
  就算他真的是無辜的,但至少也脫不了關係。
  所有事件無論是否撇除時序,都以這個男人為中心展開;這之中牽涉靈學、犯罪、警政人物,他扮演著樞紐,亦是起點與終點。
  起點已如前面所述,至於終點,則是張晨高認為女魔最終也最難以下手的對象正是林庚呈。
  然而,是否真的林庚呈一死一切就會結束呢?其實張晨高也不是很肯定;恐怕關鍵在於「到時候鬼怪是否還是鬼怪本身」。
  關於案件因果的所有線索,以及周孟欣、老高的靈異體驗,張晨高都已於腦中彙整完成了,這其中也包含剛才周孟欣所陳述的最新遭遇。
  最終結論與自己於病房內的推理沒偏離太多。縱使證據還沒到手,但確實也到了該行動的時候了。
  與林庚呈的再次接觸。
  根據稍早帶回的消息,林庚呈此刻並未在家,負責跟蹤的同仁發現對方於晚間離開公司後就駕車離開,為了避免再次上演高宇文警官那時候一樣的情況,這次張晨高先行申請授權聯繫國境以及各縣市關口留意此人,並在他們到達現場前留住林庚呈。
  現在的確還不能確定林庚呈所扮演的角色是否為罪犯,但張晨高已經擬好與對方接觸後的說詞了。
  ──他是警方的案件「重要關係人」,鑒於不想讓他這一位關係人像過去其他人一樣遭到鬼魅殺害,或是遇上其他危及生命之事,他們警方不得已得出手限制對方行動,甚至不排除強硬的執行「拘留」。
  這是特殊情況下的拘留命令。而且四天的拘留天數,更令這道命令前面的說法更具說服力;因為期間還會跨越全國驅魔法會。
  如果林庚呈拒絕,那警方還是可以於其生活周遭名正言順的進行監視,時效更可拖至案件真相大白之前。
  不過,這也代表驅魔大會後的記者會一結束,林庚呈就會恢復自由身,所以對警方而言,撇除林庚呈被女魔殺害這點,實質上還有四天期限。
  而此時,林庚呈又準備去哪呢?張晨高其實心中多少有底了,但他也預期至少今晚是沒辦法將其逮捕歸案的,畢竟如前面所說,證據尚未真正到手。
  可是,卻能藉由追蹤林庚呈的現下行動,找到「某位人物」。
  那也是林庚呈為什麼至今能保全性命,並使女魔生成的關鍵人物。
  
  「學長,林庚呈往機場方向移動了!」
  正好午夜十二點,張晨高在收到身旁同仁放下話筒後道出的最新現況看了一眼手錶,對於林庚呈的行動並沒有太大反應。這當然也是他事先就預見了發展。他甚至好奇這次林庚呈又會以什麼樣的說詞來幫自己脫身。
  只不過,時機點似乎比自己預料的還要早。
  「怎麼辦?學長,要等到顧問來嗎?雖然有交代機場幫我們留人,但面對那個狡猾的男人不知道能堅持多久。讓他搭上飛機的話,可能就追不回來了。」
  的確。如果現在林庚呈如張晨高所預料的一樣,那勢必會前往那個地方。
  只要對方到達那裡並決定不再回來,可能台灣警方就真的拿他沒轍了。他可是還有一堆假設等待驗證呢,怎麼可能讓他逃到那裡。
  ──逃到廈門。
  那也是張晨高自署長最後留下的三個關鍵字:廈、女、周,事先做出的推理。
  預見林庚呈準備前往廈門,正是以「廈」字連結那時候高宇文警官面對的林庚呈指出要與一名電商客戶面談因此需要出國的說詞。
  另外會說可能會找到促使女魔生成的關鍵人物,則是基於周孟欣在雙親房間裡所找到其父失蹤前留下,寫有客戶訊息的紙條內容也恰巧有「福建」、「電商平台業者」的字串,以及周念欣當時在咖啡館曾提過,「三女的生成」,也就是女魔的誕生,依那口空棺來看,很可能是與周家所不外傳,基於借屍還魂為基礎改良的「祕法」有關。
  然後連結上署長向他坦白自己之所以知道林庚呈,在於這男人曾是過去一間國內電商集團公司內的主管,而該集團在之後發生某起駭人聽聞的事件後才從台灣撤資,至今仍與林庚呈有業務往來。
  該事件正是集團董座的全家滅門事件。當時該事件甚至還牽涉上超自然現象,因此轟動一時。
  從這些條件看來就足以窺見人事物上的全貌。
  首先還與林庚呈有業務往來的這間公司,估計就是周家姊妹父親當時所負責的客戶。
  畢竟以集團「從台灣撤資」這點就能知道其原本就不屬國內企業。眾所皆知,該起集團董座滅門案至今懸而未解,如果該案與這次的折骨相關事件相同,那就有發生後續事件的可能,連結上周父前往福建這條線索來看──
  估計就是集團總部透過林庚呈牽線找到了周父,使得林庚呈因此知道所有除靈事件的過程;然後,偷取或知曉了「周家祕法」。
  而他們相約牽線的地點並非福建,而是廈門!
  只不過,張晨高仍覺得這樣的推論仍存在一些得去釐清的部分。
  那是比猜測還要更加不確定的片段,也就是林庚呈在被高宇文帶回署裡那天,稱自己還順便去見了一個女性友人。那個女人到底又是誰?
  現在看來,確實已把周家一家之主的失蹤與祕法外洩連結到折骨案上了,可是張晨高也認為該名女性友人不該只是如此單純的身分。
  「難道……跟署長透漏的第二個字有關,也就是『女』這個字?
  那一天在全數人散去,僅剩張晨高、老高以及周孟欣三人的病房內,他們交換彼此所知訊息,也同時進行推理。張晨高在道出「廈」字的連結後,話便停在這裡。
  然後,也跟著思考的周孟欣將其延伸出一個可能性。
  「莫非是母親,我們失蹤的母親?因為據我所知……該祕法──
  ──是需要付出代價的,而且是跟施術者有關。
  「所以林庚呈監禁了周孟欣的母親嗎?而且還有可能是在廈門?」
  在前往機場的路上,張晨高於後座回想病房內的談話,喃喃自語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